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98章 恩将仇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场内所有人都惊呆了,而卫雀在这一刻,一颗小心脏更是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噗通噗通乱跳不止。她实在有些不明白,自己明明都跟林白提醒过了,而且看林白的态度,他似乎也知晓屈平和舒远这俩人没安好心,怎么还会去靠近他们?!

天坑如黑洞,黑魆魆,伸手不见五指,所有人都不敢想象,假如有人坠落入其中的话,该是怎样一个惨烈的结局,恐怕说成是九死一生,都毫不为过。

而舒远和屈平心中所想的,便也正是如此。只可惜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心中这歹意生出的一瞬间,林白就已经洞悉了他们心中所想的一切。

就在屈平手碰触到飞剑剑柄,正以为自己计谋得逞之时,却是赫然发现,在林白脸上竟然满是促狭笑容,而且还是那种如看向白痴时候,才会流露出的笑容。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白脸上这笑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却是愕然发现,已经被他紧握在手中的飞剑,竟然陡然化成一道流光,犹如一道锁链般,直接悬在他脖颈之前。甚至于他都能感受得到,剑刃传递来的那种锋锐冷意。以脖子为中心,全身不禁起了层鸡皮疙瘩!

但一切至此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就在刚制服了屈平的时候,舒远的手也已伸到了林白跟前,用吃奶的力气,向着林白就猛推过去,想把林白推入天坑的万丈深渊中!

这家伙乃是他们大学篮球队校队的一员,平常最擅长的就是身体碰撞,在他想来,以自己的体格,别说是林白这瘦削的小体格,就算是换做两个他,也能被自己推进天坑中。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两只手碰触到林白的身体,却像是碰触到了一块和整座山峦连接在一起,在地底下生了根的连山石一样,根本无法推动林白分毫,更别说把他推进天坑。

“就你们俩这手段,也想在我面前卖弄!”林白抬手轻轻一抖,自体内一股先天真罡陡然而生,直接就是几个大耳刮子朝舒远的脸上抽了下去,冷笑道:“学什么不好,偏偏跟人学杀人夺宝的把戏。你也不想想,小爷的东西,是你们能碰的不?!”

先天真罡是什么东西,那是先天之境武道强者的气息,就算是碎碑裂石都毫不夸张,更不用说是抽在人的脸上。只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只见舒远和屈平两人的面颊已是肿胀得如发面馍一样不堪,尤其是被吞吐不定剑锋指着的屈平,更是几乎要被吓背过气了。

他们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这么生猛,他们原以为就他们俩联合下手,怎么着都能把林白手里的东西抢过来,却是没想到,竟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场内寂静一片,在此情此景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过各人面上的表情却是各自有所不同。这一路行来,的确是有不少人对林白的高压政策有所腹诽,心里边也早就变得有些不安分。但是他们也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敢去打林白的主意,想要去抢他手里的东西。

“你们真是连白眼狼都不如,他刚才才救了咱们的命,你们转过头来就想抢他的东西。你也不想想,如果刚才不是他,咱们这些人早就死在那只鹰手里了。”卫雀越想越是觉得气氛,她也是个性情中人,实在是看不起这种恩将仇报的人。

“他们还是俩孩子,放过他们吧。”看着这俩人的模样,一个大妈脸上露出一丝悲悯之色,劝解道:“再者说了,咱们也算是同患过难的,就别难为他们了。”

“是啊,咱们吃了这么多苦,而且小哥你逼我们也逼得太紧了,他们俩这么做也是无心之举,既然你没事儿,那就不要计较了。”话音乍一落下,又是有几个人在那附和不止。

林白冷笑不语,他看得分明,此时开口的几个家伙,就是刚才闹腾得最欢的几个人。舒远和屈平的所作所为,可说是做了他们心中想做,而不敢做的事,自然不愿林白收拾这两人。

“你们说得轻巧,这天坑那么深,你们被推进去试试!再者说了,我看他们俩这摆明了就是想谋杀林白。要是有人想要害死你们,你们还能风轻云淡的放了他吗?要不让他们俩把你们推到天坑边试试?”眼瞅着这一群颠倒青白的人,卫雀实在是看不过眼,冷冷叱道。

“就算被推一把又怕什么,这位小哥是个有道行的人,难道还怕天坑不成。”听到卫雀这话,诸人神情略现尴尬之色,但还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道:“他们推得又不是你,你那么着急做什么?难道是你看上了这小哥,想要趁机献殷勤不成?”

“你们……”卫雀实在是没想到,这群人竟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非但为差点害死林白的人开脱,而且还要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实在是叫人鄙夷。

“是啊,你着什么急啊。小哥,你还是放了他们吧,咱们也算是共患难的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化解的,闹得太僵了,谁都不好看。”之前劝说的那几人,也是纷纷插嘴道。

听着这些人那些夹枪带棒的话,卫雀双颊胀得通红,眼眸中更满是郁闷。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怎么着接了这么一团人,一个个的都是这么卑鄙无耻。

“都闭嘴!”不等那些人再开腔,林白呵斥了一句后,目光冷然向着舒远和屈平扫去,淡淡道:“你们俩自己说吧,究竟我是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了,你们要对我做这样的事?”

“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么,那什么鹰,还有我们走到这鬼地方,都是你在暗中捣的鬼!我看你就是罪魁祸首,说不好是你和卫雀串通好了,想要谋财害命!”舒远闻言后,双眸死死的盯着林白,脸上满是狠戾之色,神情有些癫狂道。

“不错!”屈平闻言后,也是接腔道:“我们没遇到你的时候,本来还好好的,刚碰到你,就出来了那什么鬼鹰!还有卫雀说只要到这鬼地方,就会有什么驴友在。可是你们看看,这种鬼地方,像是会有人来的样子么?我看就是你们两个故意捣鬼,想要坑害我们!”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之声,尤其是那些心里本就对林白暗暗有些不爽的家伙,更是不断的火上浇油。一时间,所有人望向林白的眼神,都带上了不善之色。

“你觉得是我故意要坑你们?”林白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不禁放声狂笑。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荒唐的人,虽说那猎鹰的确是追寻自己的不假,可是如果不是这群人那样放肆狂拍,又怎么会被发现行踪,而且自己好心好意为了照拂他们,护送他们前来此处,却是被当成了要谋财害命,这让林白实在是觉得可笑得厉害。

“你们觉得,以我的手段,要是真想对你们动心思,要谋财害命,还需要把你们带到这里?”想到此处,林白目光微微一凛,然后冷然扫过场内一众游客的面颊,淡淡笑道:“你们这些人是想要我放了他们两个,对不对?”

“放了他们吧,毕竟都是年轻气盛的孩子,而且他们做得也算不上什么大错……”场内诸人哪里敢去接林白问话的茬儿,只是尴尬笑着替这两个妄图陷害林白之人开脱。

“好,你们既然要我放了他们,那我就听你们的。”林白淡然一笑,眼眸中却是陡然露出一抹戾色,指尖轻轻拂动下,又有先天真罡涌出,直接裹挟着舒远和屈平的身体,冲到了天坑的正上方,而后轻笑道:“你们要我放,那我便放了他们!不过是死是活,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命数了!冤有头债有主,是他们逼我放了你们的,你们做鬼后,去找他们吧!”

话音落下,场内登时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林白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的暴戾,竟然是打算直接把这俩人从天坑上丢下去。

而且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明明看林白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动,怎么着就能让这么两个加起来怕都是得有两三百斤重的人,漂浮在空气中,这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亏我还救了你们的性命,又怕你们遇到危险,才要送你们一程,却没想到,你们竟然恩将仇报,反过来要害我!”林白手陡然一松,先天真罡骤然松去一缕,直接叫舒远和屈平两人往下坠落了大概两三米的距离,两人的脚都已降到了天坑之下的空间。

“不要……不要……”舒远和屈平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眼瞅着脚下那黝黑不可见底的深渊,脸上满是青白之色,肝胆更是俱寒,颤声道:“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刚才是被鬼迷了心窍,是我们不知好歹,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

作为两个还没走出象牙塔的普通人,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恐怖深渊,两人的情绪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面色苍白如纸,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鬼迷心窍?”林白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指尖微动,又散却些许先天真罡后,淡淡道:“人做事都有动机,说出你们的动机!不说的话,这万丈深渊就是你们的埋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