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1章 祭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都不要动!”没有任何迟疑,林白指尖轻动,神念骤然汇入手中飞剑之中,只见飞剑登时开始不断吞吐光华,灵动无比,似乎随时都要择人而噬。

“你也是剑修!”看到林白竟然能够催动飞剑,泰阿神情骤然一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一想到之前感受到的那股浩大的剑道气息,他便明白,自己的问话有些多此一举,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林白的气息和自己这些剑修的气息有些不大一样,皱眉向着林白逡巡片刻后,神情骤然一凛,寒声道:“不对,你不是剑修!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使用这柄飞剑!”

就在刚才仔细端详的那一瞬间,他分明发现,在林白身上根本感受不到剑修独有的那种凛冽剑意,而这就说明眼前的人,绝不是剑修!可是如果不是剑修的话,怎么会释放出那么强大的剑道气息,又怎么可能能够把凌云的飞剑化为己用?!

需知道剑阁内的每一柄飞剑,都灵异无比,拥有着独特的灵性,可以自己去选择主人。如果主人生死,飞剑就会归于平常,除非它再遇到合适的主人,否则绝不会重绽锋芒!这个过程,即便是剑阁内如二长老那样的强者,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过程分毫!

而且就泰阿所知,从剑阁迁移至神农架至今,似乎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今天这个万中无一的特例却是出现在了他面前,这如何不叫他惊悚莫名。

他全然想不明白,究竟林白是有用了什么手段,才会掌控了操纵飞剑的秘术,而且又是通过怎样的手段,可以释放出那样强大的剑道气息!

但相较于心中的疑惑,他心中骄傲所受到的挫折,要远胜于这些疑惑千百倍!他身为剑修,费尽一切心思,就是为了谋求剑之大道的契机。但此时此刻,能够释放出剑道气息的竟然不是如他一般的剑修,而是一个不是剑修之人,这是怎样的挫败。

“我的确不是剑修,但我也能使用你们的飞剑。剑是外物,人才是本道,你们的道是错的,我的道是对的,飞剑自然会择善而从!”林白淡淡一笑,缓缓道。

“巧言令色!”泰阿冷笑出声,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了一眼后,掌中剑骤然而出,淡淡道:“我不管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今日我便要用你之血,来祭我掌中之剑,祭拜我师弟在天之灵,以及猎鹰之伤;以你之败,来成就我剑道之大成!”

言出之后,只见泰阿掌中飞剑登时光华大作,散发出浩瀚威势。他手中这飞剑,同体洁白,宛若冰晶雪魄,又如淡烟璞玉,浑然天成。剑出鞘,森寒之意便骤然而出,恍如霜华满地,朔风挥舞。其容清明,天高日清;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

剑身通体上下,更是没有分毫瑕疵,可说是天下之寒至洁之物!就在这剑意挥洒出的一瞬间,场内诸人顿时觉得周围的气温降低了许多,甚至于脚下地面的水汽,都凝成了霜花。

而且就在剑出鞘的同时,泰阿整个人也是变得森寒了许多,面容愈发冷厉。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犹若冰川般的高傲孤冷之感,仿佛已经完全和他掌中飞剑融成了一体。

剑意合一!看着泰阿的举动,林白眼眸不禁一凛,以他的修为,如何能看不出,眼前这泰阿在剑道上的修为,恐怕是要高出凌云好几个等级!而且别的且不说,单就是这小子手中的那柄剑,也是极为不凡,放眼在剑阁,也肯定是绝对的神兵利器!

不过不知为何,林白竟然从自己掌中握着的凌云飞剑中,感受到了一丝悸动。不过那不是在强大威势前的畏惧,而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挑战之意,仿佛要跟泰阿飞剑一决高下。

“救救我们吧,我知道你们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一定能杀了他的。”就在此时,屈平和舒远两个人也已奔逃到了泰阿的跟前,在那剑意的威势下,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响头叩得震天响,接连道:“只要你杀了他,我们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果然如师父说的一样,你们这些外面的人,都是寡鲜廉耻之辈!明明是你要去抢夺他手中之剑,他斩你一根手指,已是优待,若是换做我,你命休矣。这样的恩德,你却还要择机报复,甚至来挑拨我,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你欺瞒的吗?”泰阿是心思何等高绝之人,如何看不出事情的原委底细,当即冷笑道。

若是换做我,你命休矣!听到这话,屈平和舒远两人半边身子都直接软了,脸上的喜色更是荡然无存,而是青白交加,他们很清楚,自己这是刚从狼窝出来,就又进了虎穴,没有任何迟疑,连连叩首道:“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你不是要向我求救吗,要我杀了他?”对这两人的哀求,泰阿根本不为所动,冷笑一声后,向着两人淡淡道:“你们外面的人最喜欢讲交易,你要我替你们杀人,我也要向你们收点报酬!一命偿一命,再划算不过,他的命硬,就拿你们俩的命为我祭剑来换吧。”

“不要……不要……”舒远和屈平闻言,脸上顿时满是错愕震颤之色,他们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心中苦苦盼望的大救星,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煞星,没有任何犹豫,两人在哀求的同时,便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想要赶回林白身边保住小命。

“聒噪!”听得二人的言语,泰阿眉头微皱,手轻轻一挥,头顶骤然出现一朵铅灰色中混杂着丝丝缕缕如璀璨白银交杂的花朵,而后直接没入他的飞剑之中,操纵飞剑,向二人便斩了下去,一边斩,口中一边淡淡道:“拿你们的命来祭剑,是你们的幸运,不识好歹!”

“泰阿……”听到泰阿的话,昆吾神情一紧,刚想要出言拦阻,但双眼接触到泰阿那如冰般森寒的目光,却是把后半段话吞进了肚子里,只是眼眸中露出抹怜悯之色。

没有任何停顿,剑光犹如一道冰冷的霜光,直接划过了舒远和屈平的脖颈。蓬!剑光掠过,两道鲜艳欲滴的血光,直接从两人的脖颈处溢出,泼洒了一地。

而接连收割了两条性命后,那柄飞剑依旧欺霜赛雪,连分毫血污都没有沾染!

好快的剑!看到这一击出手,林白眼角不禁微凛,心中更是慨叹莫名。虽然刚才只是一道倏然流光掠过,但他看的很清楚,这样迅疾的剑速,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无法拦阻的。这样的剑意,已经超出了先前败在自己手下的凌云太多太多,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而让林白有些诧异的是,他分明发现,这剑阁内的人,也并不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比如跟在泰阿身后的昆吾,似乎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就比较排斥,看起来剑阁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一样残酷无情,看起来其中也不乏良善之辈,只不过是泰阿这种人占据了主导地位罢了。

这血腥的一幕,林白自然还能承受。但跟在他周围的那些游客,哪里见过这种血淋淋的场景,目瞪口呆之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噤若寒蝉的浑身颤抖不止。

看着地上身首异处的两具尸骸,那些游客后背暗暗发冷不止。他们以为先前林白斩断舒远尾指的手段就够狠辣了,但是和眼前的泰阿比起来,这才叫真正的残忍和狠辣。而且泰阿在杀人的时候,神情更是没有半点儿波动,显然是常做这种事情的主儿。

他们更是不禁庆幸,幸亏林白拦阻的及时,否则的话,他们这会儿恐怕也都命丧剑下了。

“呕!”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不断向着鼻翼间侵袭不断,在这难闻的气味,以及血淋漓的画面下,卫雀胸腹间一阵郁意升腾,突然歪倒在一边,呕吐不止,眼中满是恐怖神情。

直至此时此刻,她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林白先前说舒远和屈平,以及那些向着泰阿三人扑去的那些人是敌我不分。眼下看来,林白的话,的确是一点儿错没有,那些人哪里是救星,分明是杀星才对!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这些人还会有活路么?!

“不够,还远远不够。”冷眼向着林白身后的那些游客扫了眼后,泰阿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寒意,冷冷向着诸人扫去,淡淡道:“只有你们都死了,才能让我成功祭剑!”

话音落下,场内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惶急无比的躲到了林白背后。他们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泰阿的话绝对不是说说这么简单,他们甚至可以感受到那种凛冽的杀意。

而且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也终于明白林白才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你不觉得,杀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太过残忍了一些吗?”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抬头,脸上露出一抹淡漠笑意,望着泰阿,淡淡道:“而且你觉得这样做,就能成就剑道?”

“剑为凶器,乃是杀人之物,自然需要鲜血来养育,以杀入道,以命养我剑道,有何不可?!”泰阿闻言一愣,然后如同听到了个笑话般,仰天笑道。

“既然如此……”林白闻言沉默,而后抬起掌中剑,淡淡道:“那我只好用你来祭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