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3章 一剑霜寒十九州(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一剑霜寒十九州!”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泰阿口中又是低低一喝,只见顺着他身体蔓延出的那股寒意愈发森然,仿佛在这一刻,天地间都已从酷暑变幻到了冰封万里的季节。

铿!铿!铿!飞剑不断发出阵阵犹如蛟龙清吟般的清脆声响,剑光震动不安,剑意纵横捭阖,无数剑意就如同是无数道森冷的冰霜,搅动天地森寒一片!

好恐怖的秘法!就在这霜意弥散开来的一瞬间,林白心中登时生出一种警兆。在这森寒的霜意之下,他甚至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肉似乎都要被冻僵了,无法挪动分毫,而且心中的浩然之气,竟然也开始消减,显然这剑意针对的不仅是人体,还有人的心境。

漫天寒光骤然坠降,一道道霜意汇聚在一起,就像是一条游走不定的冰霜虬龙,贯穿天地上下,散发出凛冽到了极致的杀意,叫人心中惊悚不安。

而那些游客,此时此刻,更是浑身如同是在打摆子一般,不断的颤抖不停!数遍这一生,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他们无法明白,人的身体,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手段,眼前的这些,究竟是人,还是仙?!

在这种恐怖的寒意下,即便是昆吾和龙彩两人,都是有些无法承受,忍不住朝后倒退了几步,只能远远观望,不能靠近。这种寒意,乃是纯粹到了极致的肃杀气息,犹如秋之寒霜,要凋零世间一切的生机,又如同是天发杀机,寒意透到人的的心神之中。

甚至于面对这样恐怖到了极致的剑芒,都想要叫人放下手中一切,为之而顶礼膜拜!

“剑阁果然非同凡响,明明是走错的剑道,却能够另辟奇径,将其中的一线,达到此种极致境界!”感触着那寒意,林白心中不禁按暗忖道,而且他能感受得到,眼前这泰阿的手段,还远未达到将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秘术完美发挥的地步。

他不敢想象,假如这一招能够完美施展,会是怎样一个恐怖的画面!甚至于他都隐隐觉得,会不会那完美发挥之人一招使出,便叫天地间万里冰封,寒霜肆虐。

“受死!”与此同时,泰阿眼中一缕寒光闪过,指尖轻轻一摆,操纵着那万千道霜冷剑意,向着林白便斩落而去,似乎要用霜意将林白冰封,将他击杀!

随着他话语的说出,天地间的肃杀之气愈发凛冽,整个人杀机与寒意毕露,仿佛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化成了绝世凶器,那寒冷的气息,强大到了几乎叫人血肉都开始痉挛的地步!

“青莲动,河图洛书出,浩然之气现!”但在这强大到了极致的霜冷压迫下,林白眼眸中非但没有流露出忌惮,反倒是战意愈发灼热,而且眸色也愈发清明!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他的左右两手,两处刺青陡然有无数光华闪烁,而后缓缓汇聚出河图洛书和青莲异象,两者联合,使得林白的身躯显得愈发笔挺!

铿!铿!铿!不仅如此,在这两者的气息散发开来后,顺着林白的脊椎骨开始发出一声声如长剑轻吟般的声响,仿佛在这一刻,他的脊椎骨,就是剑!

何为脊椎,脊椎是撑起人身重量的支柱,也是人精气神的集中之所!也是浩然之气的凝聚!此时此刻的林白,便是将浩然之气这种宁折不弯的气势,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林白!”感触到这股气息,昆吾神情大变,不可思议的盯着林白,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颤声道:“竟然真如师尊所言,竟然真的是他来救人了!可是他怎么长成了这幅模样,按照他那师兄所言,如今的林白,不是年方二十来岁才对么?”

“你是林白!是那个封印仙门之人!”不仅是他,在感触到这气息后,泰阿眼眸微露惊愕之色,旋即战意大作,冷声道:“我说是什么人杀了凌云师弟,原来是你!吃我一剑!”

话出口,霜寒剑意骤然轰出!裹挟着刺目的神光,剑鸣声一声接着一声,恐怖无比,几乎都要叫人的灵魂崩碎!而其中所裹挟的那肃杀之意,更是如死神挥舞的镰刀般,叫一众游客纷纷跪倒在地,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斗!”就在这电光石火间,林白口中淡淡发出一声叱音,而后周身上下的所有浩然之气,向着掌中握着的飞剑便灌输而去!剑意一丝一毫的逸散开来,虽然还未曾达到巅峰,但已是席卷天地,天地各处,到处都是凛冽的剑光!

而且在这剑光中,更是裹挟着一股大道的气息,引动得龙彩和昆吾掌中之剑颤抖不止,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长鸣!这是剑本身,对大道气息的敬畏!

没有任何犹豫,林白眼眸中的神情变得清冷无比,缓缓抬手,掌中握着的飞剑平平抬起,顺着飞剑自身,陡然有一圈圈如水波般的涟漪,开始在虚空之中出现!那些向着林白侵袭而来的霜寒剑意,在碰触到这涟漪后,顷刻间便化作烟消云散,尽皆破灭!

天穹之上,随着这两股剑意的对抗,天色变得凋敝无比,而周遭的树木更是纷纷摇荡不止,无数枝叶开始坠落,一股股冷冽的气息,似乎是要将这方天地都毁灭!

“去!”林白淡淡一喝,手中剑骤然挥出。一舞剑器动四方,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浩然之气在这一刻,也完全汇聚在了林白这一剑之上,那种孕育在脊椎骨,撑起了人这一生的精气神,所谓的骨气,也全部都融汇在了剑中!这剑光的璀璨,顷刻间便达到了一个极致,几乎要比无数太阳的光华汇聚在一起,都还要璀璨几分!

“霜寒九州!”在这凌厉的攻势下,虽然泰阿心中震荡,但手上却是没有任何迟疑,剑光以一种诡异的轨迹,直接滑落,向着林白便斩落下来!

如霜一般森寒的剑芒,在这一刻,彻底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将所有的一切都掩盖了下去!仿佛在这一刻,这一剑已经变成了永恒,要将这天地都完全分开,要让这方世界重新回到荒古之时!要让所有一切的生机,都在这霜意下凋零,尽数破灭!

但还未等到这剑势彻底落下,林白手中的剑光已经飞出,无数道浩然之气裹挟着剑意,顷刻间,便将那霜寒剑意的前后左右完全封堵!

一道道剑意,都如同是一道道锁链,如一道道虬龙,磅礴而又有力,又像是蕴藏着大道之力,竟然生生将那道霜冷剑意封锁在了虚空中!

随着这一击的发出,原本肃杀的天地,顷刻间归于常态,被彻底的凝固,仿佛一切都不可撼动,而一股浩然气息更是骤然弥散!这便是浩然之气的力量,何为浩然,便是浩浩翰翰,永无绝期,而又最为中正平和,在这一瞬,天地间是如此的和谐自然,一切仿若未现!

“霜冷为杀,以你之血,证我剑道!”虽然霜冷剑意被封锁,但泰阿仍是兀自冷笑不止,而且在这一刻,所有人类的情感,似乎都已从他身上剥离,似乎他已经完全化作了一台杀戮机器,所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杀戮这一件事情!

而随着他的话,那被浩然之气混杂着剑意封锁的霜冷剑意,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仿佛是要崩裂一切!那种恐怖的波动下,甚至于龙彩和昆吾都快要无法站立。

而且在天坑的周遭,更是不断有无数碎石轰然坠降,落入其中,恍如末世将至!

“你的道如凌云一般,也错了!错了的道,就算是走到极致,也只是微末小道,根本无法与大道相抗!错了就是错了,错的就不会对,也不会胜!”对那骤然又变得凌厉的剑意,林白没有任何表情,反手握着飞剑,朝前轻轻一挥!

铿!飞剑倏然飞出,直接斩在了泰阿掌中的飞剑之上!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后,两者就像是黏在了一起般,久久无法分开!而后无数狂暴的气息,在短暂的平静后,骤然逸散而出,而顺着泰阿掌中的飞剑,向着天地之间那些霜冷剑意迅疾弥散开来!

轰!一声爆响后,那些霜冷剑意间,开始有无数如蜘蛛网般的斑驳裂痕出现!而在剑碎的那一瞬间,天地间的一切霜冷肃杀之意,顷刻间烟消云散!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望着霜冷气息尽散的天地,泰阿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想不通,自己这一击怎么会被破去的如此轻易而举!

不仅仅是他,就连龙彩和昆吾也已经完全失语,眼中满是匪夷所思之色。击溃‘一剑霜寒十九州’,这是在剑阁之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轰隆!轰隆!但就在此时,天地却突然开始颤抖,无数震耳欲聋的声响骤然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