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5章 天坑(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轰隆之声,恍若惊雷!而诡异的气息,则是如锁拿囚犯的链条。裹挟着林白等人便坠落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而且在他们即将碰触到地面的时候,更是有一声如雷霆般的巨大声响爆发,那声音之狂暴,似乎是要将空间都撕裂一般!

而且在那一刻,诸人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冲击力,仿佛整个人都已化作了齑粉。但这震荡,却只是转瞬即逝,旋即又恢复了风平浪静。震荡与寂静交错,给人一种诡异感受。

天地间光线熹微,到处都是嶙峋的怪石,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影子,看上去就恍若是传说中的地狱一般,叫人没来由的心中就一阵紧张,恍然有身死之后,步入鬼门关的感觉。

“没死,我们还活着,还活着……”长久的沉寂后,空地上突然响起了卫雀激动到了略带哭腔的声音,但那激动只是旋即即逝,又变得茫然无措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听到这声音,林白才算是轻喘了一口气,伸手向自己大腿用力掐了一把,感受到疼痛后,脸上也是露出欢欣之色。刚才那股气息之强,以及震荡之力之浩瀚,即便是他,都有些害怕,自己会不会在那剧烈的震荡下,惨死在这万丈深渊之下。

铮!但还没等林白一口气喘匀,一股凛冽无比的剑意,却是犹如冰霜般,直接撕裂虚空,向着他便冲袭而来,而且那剑势更是带着宁折不弯之意,似乎要一击必杀。

该死,泰阿那王八犊子也还没死!这王八羔子,真像牛皮糖一样难缠!感受到这剑意,林白心中暗骂出声,没有任何迟疑,身子往一侧翻转过去,堪堪避过那一道霜冷剑意后,指尖轻动,操纵着掌中飞剑,喷吐出一道剑华,向着那霜冷剑意袭来的方向便攻袭而去。

剑意如虹,迅疾如流星,剑势划过,霜冷剑意袭来之处,登时便传来一声闷哼。

“现在情况不明,不是你我争斗的时候。”一击得手后,林白却也没有再趁势猛攻,而是缓缓放下了掌中飞剑,向着泰阿所在的方位冷声道:“不如咱们暂且先罢手,寻找出去的路。等到你我从此间走出之后,再决一死战也不迟。”

虽然林白对泰阿实在欠奉好感,但如今情况不明,多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份助力,更不用说是泰阿这种剑修高手。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林白才会暂时搁置争执,主动对泰阿示好。

话音落下,泰阿口鼻间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根本不愿考虑林白的提议。对于他这种修习杀之剑道的剑修,争斗可说是他生命中的一切,生命不止,手中剑未断,争斗便一刻也不能停止。这也正是为何,先前在情况不明的状态下,他还悍然对林白出手的缘由。

“泰阿师弟,眼下情况不明,咱们还是听他的,等出去再战也不迟。”与此同时,昆吾也是摸索着起身,伸手拦住了仍想跟林白拼命的泰阿,缓声劝解道。

不仅是他,龙彩也是跟着接腔道:“泰阿师兄,你就听昆吾师兄一次,眼下情况未明,不如联手求得一线生机,等从这天坑出去了,你和他决一生死。”

“好,那你我就暂且放下先前之事,先联手从这天坑出去。等到出去后,不管在天坑发生过什么,你我间都必须要决出一个生死!”听得这话,泰阿面色阴晴变幻一阵后,缓缓道。

以他的心性,如何能感觉不到这天坑下面的危机感,他也很清楚,如果现在继续跟林白争斗,不管是对林白,还是对自己,都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一旦拼个两败俱伤,恐怕自己都要命丧其间。与其如此,倒不如暂时联手,等出了天坑,在决一死战!

“放心,不管这里面发生了什么,等到从此处出去,你我马上便决一死战。”林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对于泰阿的手段,他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个推断,以此人的修为,绝对胜不过自己,但他也不点破,只是狐疑道:“你们久在神农架,知道怎么从这天坑出去么?”

“我们也不知道……”昆吾闻言缓缓摇头,眼眸中也满是迷惘之色,向着四下扫视了一番后,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道:“不管是什么人,除非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都是不会往这天坑底下跳的不是。我们剑修也是人,也懂惜命这道理……”

听到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知晓自己是白问了一句,诚如昆吾所言,这世上除了那些活得腻歪之辈,哪有闲的蛋疼去跳天坑的人。而且他们毕竟还只是剑修,而不是能够借助飞剑凌空,翱翔于九霄之上的剑仙,还不能涉险地如履平地。

沉吟少许后,林白也没再发问,只是缓缓将神念向着四下探去,想要勘探周遭的方位!但他的神念乍一探出,一股森寒到了极致,甚至要比泰阿的霜冷剑意,还要狠辣几分的气息,陡然间自冥冥中生出,向着林白的神念便斩落下来。

而且更为匪夷所思的是,这股气息竟然强悍到了,直接如摧枯拉朽般,便将林白的神念斩断了一缕的地步。神念被断,林白只觉得头疼欲裂,就像是被人兜心窝子捶了一拳般,整张脸顷刻间都青了,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无比艰难,仿佛生命在迅疾的抽离。

这地方他娘的有古怪!神念被斩断,林白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这还是他回归之后,第一次受到创伤。自从经历过封印仙门一役后,他的神念已经强大到了牢不可催的地步,即便是霜冷剑意都不能侵袭分毫,可如今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斩断一缕。

“你怎么了?”听到林白的闷哼声,一旁的卫雀急忙跑了过去,接着熹微的光亮,伸手挽住林白,关切无比的问了一句后,然后倒抽了口冷气,盯着林白的脸,往后倒退了一步后,寒声道:“你的脸皮怎么破了……而且还没有流血……你是人吗?”

“我不是人,还能是什么?”喘息了好一阵,才算是让自己从神念被斩断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后,林白心有余悸的向着四下扫视了一眼,伸手把脸上已经被剧烈冲击下撕扯成碎片的面具扯下,随手扔到地上后,皱眉对卫雀道:“你们的人,情况都怎么样?”

“你是之前进我们旅行团的那个人……”虽然光线熹微,但卫雀还是看出林白就是当初旅行团里面那个有点儿神秘的年轻人,当即面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感慨了一句,不过这一天她经历的不可思议之事着实已经太多,林白面容诡异的变幻,对她倒也没造成太大的震动,神情一黯,接着缓缓道:“我也不知道,我那边就只有我一个人。”

怎么会这样,明明都是被那剧烈的震荡吞没进天坑了,怎么着到现在为止,除却自己和这三名剑修,以及卫雀之外,已然没有其他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儿?!

哼哼……,就在此时,场内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呼痛的沉闷声响,听到这声音,林白没有任何迟疑,身形疾动,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疾步赶去。

等他赶到那处后,面色却是不禁一黯。只见此时此刻,在他的面前,正横七竖八的杂陈着四五具尸骸,而那痛呼声,则是从被这些尸骸埋在下面的中年胖子口中发出的。不得不说,这胖子的运气还真够好的,其他人都是被坠落的落石砸死的,而他却是被他人的尸骸挡住了撞击,才算是侥幸保住了一条性命。不过这胖子眼下身上满是血污,恐怕情况也不算好。

“你不会是想带着这些普通人跟我们一道吧?”冷眼望着正在从死人堆里往外扒胖子的林白,泰阿眼眸中神情冷淡无比,淡淡道:“我想你不会不知道,他们会拖死我们!而且天知道这地方是有什么古怪,与其让他们留在此处受罪,倒不如给他们个痛快。”

听到泰阿这不含分毫感情波动的话语,卫雀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躲到林白背后,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经历过之前的事情后,她一点儿都不怀疑,泰阿会直接对她拔剑相向。

“他们也是人,也是命。如果你不愿待他们一道从这鬼地方出去,那我们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等到从这地方出去后,再决一死战!”林白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缓缓伸手将胖子从死人堆里拖出来,然后向他体内度入了一道法力,止住了他身上正在流血的创口。

虽说对于胖子,以及其他的一些游客,林白对这些家伙的观感,实在是欠佳。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和林白自己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无辜的性命,在自己面前消逝,虽然林白杀伐决断,但还是做不到这种冷心冷肝的事情。

“带着他们吧,就他们两个,不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拖累的。”昆吾心性纯善,也不愿再起什么争执,疾步赶到林白身边,帮他搀着那胖子,然后向着林白温和一笑,道。

“多谢。”林白见状微微有些错愕,他实在没想到这三名剑修里面,竟然还有个心肠还算不错的特例,但旋即他心中突然回想起凌云死前的话,神情大变,一把扯住昆吾的胳膊,道:“你是剑阁大长老的门人?我家师兄的情况现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