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8章 剑奴(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剑奴之固,无物可破;剑奴之锐,无坚不摧!

听着昆吾口中说出的这话,林白心中不禁暗骂出声。要真按昆吾这说法,那这世间能够对付得了这剑奴的,恐怕就剩下剑奴自身了!可是这些都是已死之人,就算自己有心,也没有法子改换他们的神智,让他们去互相轰击。简单点儿说,昆吾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错,剑奴并非就这么强大!”就在此时,泰阿却是冷然开口,但还未等这话在林白心中点燃希望之火,他却是又一盆冷水浇了下去,接着道:“想要战胜剑奴,你就要比他更强大!比他的剑锋更锐利!普天之下,从来就没有什么牢不可催之物!你不能击破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强大,只是因为你自身的修为不够罢了!看剑!一剑霜寒十九州!”

话音落下,泰阿眼眸中闪烁出一抹凛冽到了极致,如同浓霜般的杀机!而且自他手中的飞剑,登然有一蓬白茫茫的剑意料峭而出,寒意铺天盖地弥漫开来,顷刻之间,便叫场内的温度降低了许多,尤其是他的身体中心,更是如降到了冰点之下般森寒!

剑鸣铮然之声,不绝于耳,震荡长空,叫人耳膜发痛!在这一刻,天地间犹若天发杀机,一道道如霜般严寒的剑芒拔地而起,就如同是火山爆发时喷出的烟柱,直冲云霄!

苍穹之上,剑锋森寒,光芒璀璨,煞气冲霄,冷冽入骨,确实有一剑霜寒十九州的气势!

又是一个话说了如同没说的货!听到泰阿的话,林白不禁苦笑摇头,这一门师兄弟,果然是如出一辙。不过泰阿的表现,却也是叫他有些恻目,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天生就是剑修的命,这股浓烈的不屈不服之意,对剑道的修习也是大有裨益。

只可惜他的道却是走错了,只是图取了剑之锐气,却失了剑刚正不阿的本心!要知道,虽然说刀剑都是凶器,都是杀人利器,但相较于刀,剑却更为中正平和,更是为君子所持之物,也正是君子浩然气息钟灵之物!只念杀,不存正气,就算以杀入道,也是微末之道!

虽然心中感慨,但林白手上却也是没有半点儿松懈,掌中剑呼啸着便向那一众剑奴斩杀而去!诚如泰阿所言,想要战败剑奴,就必须要比他们更强大才行!只有将这些玩意儿身上的锐气尽数瓦解,才能叫他们自然败退,若是躲闪不击,那就永无宁日!

“杀!”浩然之气倏然而动,剑气纵横捭阖,放眼望去,天地之间到处都是锋锐剑芒,杀机冷冽,叫人心惊胆颤!不过和泰阿不同的是,林白剑意之中的杀机虽然也锋锐无比,但却多了一种浩大磅礴之意,没有那种尖锐森寒,更显大气!

两股剑气蔓延开来,瞬息间便将一众剑奴包裹在了其中,剑气纵横,摧击的那些剑奴身躯发出阵阵铮然之音,犹如是一堆利剑,在不断的碰撞般。

“师妹,我们也来凑凑这热闹!”虽然心性平和,但望着此情此景,昆吾胸中也是豪气顿生,飞剑倏然出鞘。剑色如玉,作正青之色,并且在剑刃之上,更是有着无数如龙蚓鸟鱼般的符纹,神奥非凡!一道道冲霄利芒陡然出现,向着那些剑奴便轰击而去!

不过和泰阿、林白的剑意不同,昆吾的剑意却是温和平正,犹如一阵阵拂面的春风,似乎根本就没有拥有任何杀意!不过春风无痕,却并不是说,它就不是风,这一缕缕剑气在碰触到剑奴身躯之时,所散发出的威势,也全然不在泰阿之下。

看起来这个昆吾,远不像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他的手段根本就不在泰阿之下,但是却分毫没有剑修的那种倨傲,这种心性,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感触着昆吾的手段,林白心中不禁暗暗感慨,而且想要见见那位剑阁大长老,看能否达成凌云死前的愿望。

与此同时,龙彩掌中剑也已发出,和泰阿掌中剑的冷冽,以及昆吾掌中飞剑的神奥不同,龙彩的剑明显要小巧轻薄许多,而且色彩斑斓,犹如一条五彩虬龙!

不仅如此,在她挥剑斩出之时,发出的一道道剑意,竟然也作五彩之色。甚至于林白还从她的剑意中,感受到了澎湃的五行之力。和龙彩的这种剑意相比,余少卿所谓的元气化剑,完全就不值一哂,两者可说是有云泥之别,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沼之中。

四种剑意纷呈而现,每一种剑意都磅礴无比,冲霄而起!若是此刻有人在天穹向下张望,定然会发现,在这一刻,这里已经变成了剑光的海洋,一望无际,杀机如天!

他们究竟都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施展的手段能够如此匪夷所思?望着林白以及昆吾他们的手段,卫雀眼眸中满是震颤之色。神农架之行的这一遭,精彩与危险程度,可说是她之前的几十年加起来,都不如现在的一分钟精彩。

四种剑意接踵而至,不管是对于什么人来说,都是恐怖无比的一幕,这种剑气形成的海洋,不管是多么坚固的东西,被困在里面,恐怕转瞬间都会烟消云散。

但这些剑奴偏偏就是个例外,这一应剑气,仿佛对他们而言就是无物一般。原本平平凡凡的一群死人,在这一刻,竟然表现得恐怖无比,在剑意轰击下,全无损毁之状。

不仅如此,他们甚至于还在不断的对林白四人发动攻势,剑意对应着穹顶的北斗七星,浩浩翰翰,犹如剑气形成的星海,紧紧围绕着几人,哪怕只是一点儿分心,就会被重创。

“这些剑奴实在是太恐怖了,明明只是一道气息,怎么着这么难缠!”久攻不下,林白眉头紧皱,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对身畔的昆吾急声发问。

昆吾此时也变了颜色,缓缓摇头道:“这些剑奴的事情,只存在于我们剑阁的传说中,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有着什么弱点!”

“我们三人来缠住这些剑奴,你以剑气去斩落穹顶之上的北斗七星!依我看来,那北斗七星,恐怕就是这些剑奴之所以如此强悍的依仗!”此时此刻,泰阿也没了之前的傲然,转头对林白淡淡道,不过他眼眸中的杀机依旧凌厉,如掌中之剑,寒光叫人心悸!

“好,那就交给你们了。我来对付那北斗七星!”听得这话,林白重重点头。如泰阿一般,他也看出,这些剑奴的章法,实际上就是在跟随着穹顶上的北斗七星在运转,如果毁去北斗七星,释放掉其中蕴藏的星气,未尝不会有转机!

“废话真多!”泰阿冷哼一声,手向前一挥,催动着飞剑,淡淡道:“一剑霜寒十九州!”

话音落下,一道道剑芒,变得愈发凛冽凌厉,似乎在这一刻,那些剑意都已经不是剑意,而是天地间的寒霜!无数道寒意汇聚在一起,形成绝杀气息,顷刻间便将一众剑奴淹没!

真是个嘴上一点儿都不肯服输的货!听到泰阿的话,林白不禁苦笑摇头,心中暗暗腹诽一句,然后目中神光一凛,催动浩然之气,裹挟飞剑,向着北斗七星便斩杀而去!

浩然之气加持下,剑光陡然暴涨,每一道剑光都锋锐无比,犹如一条条在浩瀚碧波中挣扎的虬龙,无坚不摧,仿佛顷刻间便可将那穹顶洞穿,释放出其中的北斗星气!

当!当!当!一道道剑芒,如贯日白虹,顷刻间便已冲袭到了穹顶的七星之前。但就在此时,顺着那七星中,却是陡然有星气幻化而成的剑意出现,带着呼啸之音,竟然生生将林白发出的剑意轰击成粉碎,将这一波攻势彻底化解殆尽。

但面对着场景,林白却是没有任何畏惧,指尖轻弹!浩然之气裹挟着剑意,骤然又飞出,向着那穹顶重又斩杀而上,甚至于剑势中,都开始有大道气息裹挟!无数剑气汇聚在一起,更是形成了恐怖无比,叫人心中悚然的毁灭气息!

一招一式,大开大阖,无一不是含着大道的轨迹!在这漫天剑气纵横之下,林白彷如一名剑仙,浑身被剑气所包围!那凛冽的剑气,更是轰击得穹顶轰鸣不断,颤栗不止!

虽然北斗七星仍在不断的垂降星气,但却根本无法拦阻他的攻势!漫天星气都被他掌中利剑摧毁成空!这就是剑之大道的威势,这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去!”没有任何迟疑,林白手猛然一抬,那漫天飞舞的剑气,陡然汇聚成一体,犹如一并阔剑,直接向着组成北斗的光点便轰击而去!

这是无比恐怖的画面,无数道剑气轰击,无数星气幻灭,威势可谓是滔天!感触着林白的手段,无论是泰阿,还是昆吾和龙彩,心中都有一种无力感生出。

即便是三人中最骄傲的泰阿,此时都不能不承认,他在剑道上的修为,相较于林白而言,的确还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而且更让他们觉得无语的,此时正在发出这些凛冽剑意的林白,不是剑修,而是一名相师!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