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0章 废墟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熹微的光亮下,褐红色土壤的大地,沉默而又孤寂!

而诸人在随着昆吾手指所指方向望去的时候,却是发现,在他手指的方向,竟然赫然有一个古老的楼阁!虽然那楼阁在岁月的侵袭下,已经倒塌了许多,残垣断壁几乎都要跟这褐红色的大地连接在一起,但还是能够看出,那绝非自然形成,而是人工建成的痕迹。

在熹微的光亮照耀下,沐浴着褐红色光芒的破旧阁楼,就像是从战场上爬回,全身上下沾满了凝固血污的巨兽,此时此刻正静静的张大了血盆大口,等待猎物的到来。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望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诸人已然完全笃定,他们如今绝对不是在天坑之下,而是来到了某处诡异的空间之内!但让他们不理解的是,这地方怎么会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他们不敢想象,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在这荒凉之地生存下来。

所有人都在沉默,但他们的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因为眼前的这一切,都关乎到了他们的生死存亡,关乎到了他们能否继续活下去的希望,没有人可以平静以对。

“啊……那是……那是什么……”就在此时,卫雀却是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刺耳的声音,顷刻间便将这寂静打破,然后她面带惊惶之色,蹿到林白身畔,喃喃道。

林白没有任何犹豫,伸手将卫雀拉到自己身后,沉声询问道:“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那里……”卫雀小脸煞白,全身不断哆哆嗦嗦发颤,伸手指着不远处,喃喃道:“那里有一个死人的头骨,现在正对着我们……”

诸人闻言望去,只见就在诸人身前不远的地方,在那褐红色的土壤和砂砾间,正有一颗已经被腐朽的不成样子的头骨。那两个硕大的眼眶,直勾勾的望着诸人,被腐蚀掉了牙齿的下颌,极像是挤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这样的画面,也难怪卫雀会如此惊慌。

林白缓步走了过去,抬脚向着那头骨轻轻踢去。嘎啦一声,头骨从土层中被踢了出来,这头骨不知道在这地方已经存在了多少年,骨骼都已经被这些褐红色的土壤泡的有些发红。

不仅如此,林白更是发现,在这头骨的周围,还有许多骨骼碎砾,显然死在这块的还不止是这头骨一人,还有其他的人,只不过是岁月过久,才会腐败成空。

“看起来咱们不是第一波来这里的游客……”一脚将那头骨踢到远处后,林白先是自嘲一笑,宽慰了卫雀一句,然后正色道:“这地方没那么简单,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去不去那里看看!”但和旁人眼眸中的惊慌失措不同,在泰阿的眼眸中,却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双眼直视着那处阁楼,向林白平静笑道。

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有的人在面临陌生环境的时候,心中会恐惧莫名,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但有的人却是会对陌生环境出现极度的好奇,越是未明的状况,越是会激发他心中的好奇,想要探寻其中的隐秘。卫雀很明显是前者,而泰阿则很显然是后者。

“走吧。”林白淡淡一笑,然后转头对卫雀温声道:“你跟在我身后,小心一些。”

随着行进,阁楼的情况渐渐开始出现在诸人的眼中,但越是走,诸人眼眸中的惊惧之色便越是深重,不管是林白,还是泰阿和昆吾等人,那神情都如出一辙。

因为随着靠近,他们发现,实际上在这处并不止是坍塌的一处楼阁这么简单。在这坍塌的楼阁后面,竟然还有许多坍毁的建筑物,在无边无际的向着褐红色大地的远方蔓延。只是先前因为楼阁对视线的阻挡,所以他们才未能发现这情况。

残垣断壁,到处都是碎裂的石块和砖瓦。但无论是石块,还是砖瓦,上面都蒙着一层厚厚的褐红色灰烬,显得愈发古朴苍凉。在熹微的光亮下,这些残垣断壁,似乎是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悲壮的岁月往事。

看着这广渺的废墟,诸人毫不怀疑,也许在数百,或者是数千年前,这里该是何等的浩瀚与宏大!那些废墟蔓延开来后,接连天地,一眼根本望不到边际;而且即便是经历了千百年来岁月的腐蚀和侵袭,这些建筑物的地基依旧无比坚实。

诸人不敢想象,若是这些建筑物没有崩毁,此时此刻,在他们眼前的该是一个何等壮观的画面!而更让他们好奇的是,在这诡异的地方,究竟是什么人,修建了这样雄伟的建筑?!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这诡异的建筑,才会变成如今的断壁残垣?!

在眼前这雄伟的废墟之前,诸人几乎都已经快要忘却了恐惧,每个人心中都在惊叹莫名。

“这……这是什么地方……”就在此时,那名先前被猎鹰抓伤了手背,后来又因告诉坠落而昏倒的胖子,终于悠悠醒转过来,望着眼前的画面,颤声道:“我是死了么?这里是鬼门关么?你们是鬼,还是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判官?”

“我们是阎王爷!”听到中年胖子的话,许是因为面对这广渺废墟,心情大好的缘故,泰阿竟然破天荒的跟胖子开了个玩笑,但话刚出口,神情却是又一凛,淡淡对林白道:“你带来的人,你跟他解释清楚,我不想等会儿不停的听他大呼小叫。”

明明不是个冷心冷肝的人,偏生要弄成这么幅水火不侵,冰冷如霜的模样,到底是何苦?!听到泰阿的话,林白不禁苦笑摇头,然后向卫雀递了个眼神,示意她给胖子讲清楚事情的原委,毕竟这小妮子干得就是解说这一行,而且和人说说话,也能减少她心中的恐惧。

“这天地间的光源,好像是从里面的地方发出来的。”就在卫雀给胖子讲解的同时,泰阿也是发现了一些异样的地方,皱眉向着废墟深处指了指后,又感应了一下气息,道:“我刚才发出的剑意,应该也是碰触到了那里,才爆发出的诡异气息。”

“进去看看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也许说不好这光源是连接着外面的世界,所以才出现的。”向着远处端详了一阵后,林白脸上露出抹笑意,缓缓道。

与此同时,卫雀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楚。这胖子已是被吓得半死,原本是想要大呼小叫,痛哭流涕,但泰阿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去,登时便叫这厮把声音咽回了肚子。这画面,也让林白不禁感慨,在这种时候,有个狠人在,也还真是挺有用的。

熹微的光亮,在满是褐红色尘埃的古老废墟中缓缓流转,仿佛那光亮也变得如血般浑浊,使得这一望无际的断壁残垣,愈发的凄惨荒凉,更叫人感受到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

而越是走,诸人心中的惊叹便越是深重!因为他们发现,随着往废墟深处的进发,里面的建筑物比起外面还要宏伟得多。那些建筑物的基石,几乎都要四五个人合抱那样雄壮,而且有些断裂的建筑物在他们走过时带的风吹拂下,更是闪现出往昔的金碧辉煌。

望着这一切,他们愈发的感慨,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力量,才能够在这诡异的地方,修建出这样一片宏伟的殿阁,组成了这样一个浩瀚的建筑群!甚至林白毫不怀疑,如果这些建筑物没有损毁的话,恐怕要比燕京的故宫都还要雄壮威武。

沙拉……沙拉……沙拉……。在这静谧的天地间,诸人脚步踩在那些残砖断瓦上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废墟中缓缓传递开来,愈发显得此处荒凉与悠久。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踩踏着那些残垣断壁,缓缓行进,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才算是终于走到了废墟的尽头。但还未等到他们最后一步迈出,登时便感觉,有一股凛冽到了极致的气息,直接向着他们扑面袭来,那气息恍若一阵神风,直叫人自肌肤骨骼!

气息加身,诸人停顿良久,间毫无意外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而后缓步向前踏出了那被无数乱石阻隔了视线的废墟。但刚一踏出废墟,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了口冷气!

只见就在这废墟之后,竟然是一大片连绵在一起的石塔林,每一座石塔都直上直下,如浑然天成的石剑般,傲然立于褐红色的地面之上,每一座石塔都裹挟着一股冷冽的锐气!

甚至于诸人都感觉,这些石塔林就是真正的剑,每一座石塔都如为出鞘,正在养育锐气的利剑。虽然剑未出鞘,但宝剑之锋芒,已经有些许逸散,即便只是那丝丝缕缕,一星半点儿,都有一种惊天动地的气势,似乎是要刺破云霄!

虽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但和外面的残垣断壁不同,这些石塔林依旧完整无缺!而且诸多石塔林之间,似乎还有一种诡异的连接,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整体,犹如是一柄巨大的飞剑!而且自这些石塔林间,更是有杀气溢出,砭人肌肤,刺人心神!

即便是林白,在这石塔林之前,都是心中悚然,有望而生畏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