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1章 剑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望着这一座座傲然挺立的石塔林,林白不禁暗暗心惊,在这天下竟然还有一处如此恐怖之地,这样强烈的剑意,实在是叫人望而生畏!

林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卫雀和胖子二人,而身为剑修,已经习惯了剑意逼身的昆吾、泰阿和龙彩三人,此刻在剑意的侵袭下,也是面色发白,心惊胆颤。不过在这三人的眼眸中,在惊愕之外,那抹欣喜之色,却是越来越明亮!

难不成在这地方还存着剑仙,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剑意!感触着那剑意,林白愕然莫名,而且他分明从这剑意中感触到了一丝剑之大道的韵味,这让他不禁开始怀疑,会不会是在这神秘叵测之地,藏了一名不世出的剑仙。

但这股逼人的气息,在出现了短短几瞬后,便迅疾消散。石塔林犹如外面的废墟一般,重新归于了平静和沧桑之中,虽然寂静无声,但却给人一种神秘非凡之感。

“那里有一块石碑,上面好像有字迹……”就在此时,眼尖的卫雀却是又突然出声,指着石塔林内,距离诸人不远的某个方位,大声道。

诸人闻言定睛向卫雀所指的方位望去,只见在石塔林的某处不起眼之处,正有一柄剑状的青石。虽然经历了那岁月的侵袭,那块青石已经变得有些斑驳,但上面的字迹却还是清晰无比,而且一字一顿,都如透入了青石的深处,有一种凛冽之意。

不仅如此,这青石剑碑上的字迹,还有一种叵测的灵动之感,仿佛每一个字迹都并不是刻在石板上的,而是由剑气浮动在其上,随时都可能化作飞剑从青石剑碑上飞离。

“剑冢?”盯着那青石剑碑端详了许久后,林白缓缓辨认出了其中的字迹,道。

“剑冢,这里竟然真的是传说中的剑冢,剑阁内的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天,我们不会是看错了吧……这……这怎么可能,剑冢竟然真的存在!”

“不会是我的眼花了吧,还是这一切都是幻象?剑冢,我竟然到了剑冢!”

不仅是他,泰阿、昆吾和龙彩三人也已看清楚了这青石剑碑上的字迹!不过和林白的吃惊不同,他们面上虽然也有不可思议之色,但更多的却是狂喜莫名之态。

尤其是平素面容冷冽如冰霜的泰阿,此时面上竟然也满是不可掩饰的狂喜之色,甚至于就连他的指尖,都是在剧烈颤抖不止,足见他心中的激动和亢奋。

“剑冢?”看着这三人的模样,林白眉头不禁微皱,他如何看不出来,这三人神态之反常,绝对说明,他们对于这所谓的剑冢,知晓甚多,便沉声问道:“你们所说的剑冢,究竟是什么东西?这地方究竟是有什么蹊跷?你们又知道多少?”

“所谓剑冢,便是剑之坟冢!”听到林白的话,昆吾顿时以极快的语速,以及无法掩饰的喜色,急声道:“不过剑和人不同,人会死,剑除却断折外,却是不会死!而按照我剑阁的传说,剑冢乃是前辈高人仙逝之后,不愿佩剑为外人所得,将其尘封之处!”

“那你们的剑渊又是什么?”听到这话,林白不禁愕然,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些人眼下所处的地方,竟然会是个埋剑之地。不过昆吾这说法和凌云对他的说法,却也是有所不同,因为按照凌云的话,似乎剑阁的前辈仙逝后,他们所用的飞剑都是葬入剑渊,留待后人使用。

“你怎么会知道剑渊?”听到这话,昆吾先是一愣,然后便明悟过来,应该是凌云告知了林白,便解释道:“剑渊乃是天地元气黯淡,铸造飞剑的灵物日渐减少,为了避免让剑阁式微,后人无剑可用,所以那些前辈高人做出的无奈之举。而剑冢,是天地元气未变,剑修全盛,飞剑并不稀缺之时,那些前辈高人的埋剑之处。”

“实际上,不管是那些前辈高人,还是我们,都认为,真正的飞剑,就该是自己炼制出来的,从己而生,从己而亡!只有这样的飞剑,才能让剑修发挥出最强的实力。如今的我们,虽然手中有剑,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自己的剑!除非机缘巧合,否则很难被飞剑承认。”

听得这话,林白也是微微颔首,对这话极为赞同。这世间如河图洛书般,可以认主之物,实在太少太少。诚如昆吾所言,这世间的东西,只有是自己的,施展起来,才能不作他想,心无旁骛。对于相师而言如此,对于把飞剑视为生命的剑修而言,就更是如此!

“不错。此地自古以来,都是我剑阁的一个谜。”龙彩缓缓点头,眼中也是无法掩饰的喜色,道:“而且在我剑阁传言之中,剑冢不仅是那些前辈们埋剑之处,也是铸剑之所!而且在这里很有可能还存有炼制成功,但并没有被人所用的飞剑!”

听得此话,林白不禁微微咋舌,望向那一众石塔林的目光,更是截然不同。他很清楚,不管是昆吾,还是龙彩,都根本没有任何欺瞒自己的必要。而如果真如他们所言,那这剑冢的存在,的确是极具震撼性的。在这未知之地,有着这样惊世骇俗的传言,实在叫人心惊。

而且再一想到,身后那些宏伟浩大的建筑,林白就更是惊叹。他甚至可以想见,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这真正的剑阁该是何等的昌盛繁荣。

不过时过境迁,不管是怎样浩瀚的事物,终究都有凋亡的时刻;无论怎样华美的建筑,也都有变成一地瓦砾的时刻。而唯一不会变的,便是这些如石塔林般的事物,它们能够屹立不倒,是因为它们秉承了那些人的精气神,这些东西,是永远不会被时间长河磨灭的。

“千百年来的传说,终于成真,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圣地终于出现!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祖师当初要把剑阁避世隐入神农架之中,原来是为了寻找剑冢!可是不管是列祖列宗,还是师尊他们,谁又想得到,这剑冢,竟然就一直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望着那一柄柄如剑般,耸立在褐红色大地上的石塔林,泰阿缓步向前,眼中满是迷醉之色,用颤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拂拭着那些石塔林,口中喃喃自语不止。

听得泰阿的话,昆吾和龙彩也是感慨莫名,不过眼眸中的神采却是愈发欣喜。因为他们明白,自己这一次并不是遇到了祸患,而是遇上了一次天大的机缘,甚至很有可能拥有一柄真正属于自己的飞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从亡去的剑阁前辈手中‘借剑’。

望着这些人迷醉的眼神,回想着之前发生的种种,即便是林白,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但他明白,这一切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他不敢想象,在华夏这片苍茫的大地下,究竟还隐藏的有怎样波澜壮阔的历史,又是否还有许多如剑冢这样的神异之地!

在那段历史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究竟是绚烂到了怎样的地步,又究竟是因为怎样的原因,那些繁荣的卷轴,才会突然凋零,变化成如今的模样?!

就在林白感慨之际,泰阿脸上的神情却是突然一变,疾步向着石塔林前方走去。而昆吾和龙彩两人,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快步跟在他身后,也进入了石塔林内部。

“你们两个小心一些,跟在我身边,不要轻举妄动。”向着卫雀和胖子叮嘱了一句后,林白便带着两人,也向石塔林内里走去。虽说他并不是剑修,但也着实是想看看,这剑冢究竟是存着怎样的秘密,而那所谓的真正的飞剑,又是怎样。

在那股诡异气息消散后,剑冢的石塔林,并没有显出什么特异之处,虽然并没有如外面的建筑般,被岁月侵袭倒塌,但也早已荒芜的不像样子,诸多塔林上都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埃。

不过明珠始终是明珠,永远不可能被尘埃所蒙蔽,即便是没有那些气息的释放,但诸人也还是能感觉得到,这些石塔林都不是凡俗之物,依旧非凡无比。

而且行走在这些塔林中,林白更是有种被人盯着后背的诡异感觉。他知道,这种感觉并不是真的后背有人,而是这些石塔林内尘封的那些飞剑,并没有随时间的飞逝而失去灵性,而是在他们进入其中后,感触到了他们的气息,自然而然生出的反应。

塔林并没有多少,只是前行了百余步之后,便已走到了尽头。不过即便是如此,林白却也还是感慨不已,因为虽然只是百余步,但塔林却是足有数百成千之多。这也就是说,曾经有数百成千位剑阁高手,将他们的飞剑葬在了此处!

一个门派,曾经有寥寥几位高手,就已经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但剑阁却是能够如此之多的强者,这怎能不是一件令人惊叹之事!不过这个庞然大物,如今虽然形容尚存,但骨架子却是已经散却,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感到有些悲哀的事情。

“前面有水!”就在林白感慨之际,卫雀却是突然开腔,眼眸中满是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