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2章 飞剑认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随着卫雀的这一声大喊,所有人的目光,登时便向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就在石塔林尽头的不远处,正有一片小小的湖泊,和周围褐红色的土层不同,湖泊清澈的就如同是一块通透的蓝宝石,散发出一股叫人迷醉的水汽。

望着那通透的水池,林白眉头微皱,觉得有些古怪。从进入这诡异的地方之后,到处便一直是死寂一片,怎么着这湖泊却是如此的通透,两者反差如此之大,恐怕是有什么古怪。

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卫雀却是疾步向着水池跑去。这一行奔波而来,她身上已经沾染了不少尘埃,而且更是出了一身的臭汗。这对于卫雀这种爱美的女孩儿而言,可说是难以承受的折磨。如今好容易遇到这么一处美妙的水潭,自然是要好好洗洗才行!

“站住!”望着卫雀疾速奔离的身影,林白急忙出言大喝,并且想要发出先天真罡拦阻。

但狂喜之下的卫雀,却哪里还能听得见林白的话,已是快步冲到了水池旁,然后掬起一捧水,洗去面颊的尘埃后,这才回头望着林白,道:“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见卫雀无虞,林白缓缓摇头,只道是自己多想了。不仅是他,泰阿、昆吾和龙彩等人面上的期盼也渐渐消散,没再把注意力放在水池上,而是继续向四下搜寻。但在林白的眉头,却还是存着一丝疑惑,在这苍凉的荒野中,这水池的出现,实在是太古怪了。

铮!但还未等林白的脚步迈出,诸人只觉得脚下的地面却是突然开始颤栗起来,而后自天地间,传出一声如长剑出鞘般的龙吟之音。

而后只见自卫雀身前的水池中,陡然有无数道剑意开始冲霄而上,恍若无数条虬龙飞舞一般,冲破云霄,遮天蔽日,叫人为之而颤栗莫名!

“好强的剑意!小心!”不假思索,林白登时向着卫雀便疾步赶去,想要把她从水池边拉过来,但还未等他的步伐迈开,只见自那水池中,陡然有一团水光涌出,而后直接便凝聚在了卫雀的身前,水波流转,剔透通明,赫然化作了长剑之形。

飞剑!望着那如水波般的飞剑,泰阿、昆吾和龙彩面上登时露出狂喜之色,没有任何犹豫,便向着水池所在的位置飞奔而去,想要取得那柄飞剑!

但他们的步伐,刚前行到水池周围,陡然间却是有一道道凌厉的剑意,骤然自其中冲出,毫不留情的就向着几人斩杀而去,似乎完全就没有念及他们是剑阁弟子身份的事情。

而相较于这一幕,更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是在后面!只见就在这诡异的情形下,卫雀竟然抬起颤抖的指尖,向着那柄悬浮在她身前,如有水波流转的飞剑触碰而去。

“别乱动!”看到卫雀的动作,林白不假思索断然出言。飞剑不是寻常之物,更不用说是在这诡异地方出现的飞剑,而卫雀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寻常人,天知道如果她碰触到这飞剑,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会不会直接被这飞剑夺去性命!

但话出口之时,为时已晚。还未等林白的话音落下,卫雀的指尖已经碰触到了那如水波般的飞剑之上。只听得哧然一声,自那飞剑上,陡然有一道剑意喷薄而出,直接将卫雀指尖削出一道血痕,鲜血顷刻间便沾染在了那如流波般的飞剑之上!

鲜血浸透在剑身,犹如泥牛入海,顷刻间便消散不见!而紧随着鲜血的灌入,飞剑散发出的剑意却是愈发凛冽,而且剑身更是颤抖不止,发出一阵阵铮鸣。

咻!紧接着,那如流波般的飞剑,骤然向上疾飞而起,而剑身上裹挟着的恐怖剑意,更是激荡的水池水面荡漾不止,无数水花如剑雨般,向着四下打去,击起阵阵尘埃!

不仅如此,在那飞剑腾飞而起之后,更是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卫雀的头顶直直坠降而下,剑光璀璨,恍若一颗流星,慑人的光芒,几乎都要把卫雀吞没。

这小妮子怕是要完了!看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心中不禁一凛,不假思索的便迅速调动浩然之气,催动掌中飞剑,想要发出一道剑意,击溃那如流波般飞剑的攻势。

但还未等他掌中剑飞出,不可思议的一幕却是又出现。那柄恍若裹挟着泰山压顶之势的飞剑,竟然犹如是在跟卫雀开玩笑般,就在堪堪靠近她头顶的时候,竟然生生止住了攻势,而后犹如灵活的游鱼一样,在卫雀周围游走不止。

甚至于,望着那诡异的画面,林白都觉得,似乎是那柄飞剑在讨好卫雀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一波三折的变故,已让林白完全失语,全然想不明白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着这柄声势如此浩然的飞剑,对卫雀的态度竟会这般诡异。难不成是自己之前看走眼了,这小妮子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气息隐藏的极好的强者。

“林白,我好像能知道这柄剑在想什么,好像我让它怎么动,它就能怎么动,真是太神奇了!”就在此时,卫雀却是咯咯娇笑出声,而后指尖轻绕,只见随着她那有些笨拙的动作,飞剑在空中顿时划出一道道诡异的角度,剑意森然,逼人至极。

飞剑认主?!听到卫雀的话,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林白不禁惊愕的张大了嘴!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剑冢中未曾认主的飞剑,在选择主人的时候,第一个选择的竟然不是身为剑修的泰阿、昆吾和龙彩三人,而是卫雀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妮子。

不仅是他,泰阿、昆吾和龙彩三人,已是惊愕的几乎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们望向卫雀的眼眸中,更满是不可掩饰的嫉妒之色。任凭是他们中的哪个,能想得到,这水池中的飞剑,选择的主人,竟然会是那个除却有些碎嘴之外,再无其他特异之处的小姑娘。

不过他们却也明白,飞剑一旦认主,便是不可改换之局。也就是说,这柄飞剑从此之后,就跟卫雀生死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随其存亡!而更为重要的是,从这一刻开始,卫雀就不再是那个普通的女孩儿,而是成为一名拥有自己飞剑的女剑修!

“这柄飞剑也是肉眼凡胎,竟然会选择这么一个主人,想来威力也不会高明到什么地方。”目光复杂的向着正欢呼雀跃调动着飞剑的卫雀扫了眼,泰阿言语间略带着些酸味道。

他在进入剑冢的诸人之中,乃是修为最高的剑修。在他想来,这剑冢中的飞剑,自然会优先他来考虑,为他所得。但如今飞剑却是落入了卫雀手中,这如何能不叫他心里发酸。

“我的飞剑可不普通,它厉害着呢!”飞剑在手,卫雀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学着林白之前操纵飞剑的模样,右手有模有样的并成剑诀,然后向着泰阿便轻轻一挥。

虽然这小妮子是依着林白的样子画瓢,但画虎画皮难画骨,更不用说,她学习的那个人,本来就是个不是剑修的半桶水主儿。这指尖一挥,那飞剑在空中飞得歪歪扭扭,实在是惨不忍睹。甚至都叫人怀疑,这飞剑会不会飞出几尺后,就坠落在地。

“凡俗之物,也敢在我面前卖弄!”泰阿冷哼一声,眸中露出一抹寒光,指尖轻摆,掌中剑倏然而出,向着卫雀那柄歪歪扭扭在空中前行的飞剑便斩落而去,剑意纵横,光如秋霜,铺天盖地弥散开来,顷刻间便将那柄飞剑完全吞没!

看起来这柄飞剑恐怕还真是不怎么样,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不济!看到这一幕,林白也是暗暗叹息,如泰阿一般,在他想来,真正强大的飞剑,又怎么会选择卫雀这么个不济的小妮子。想到此处,他不禁捏紧掌中剑,想要局势不妙时,便替卫雀,拦下泰阿的攻势。

铮!但紧接着,又是一幅叫所有人大跌眼镜的画面陡然出现。只见卫雀发出的那柄飞剑,在和泰阿飞剑碰触到一起时,竟然骤然发出一声清鸣,而后顺着剑身上下,骤然有无数宛若水波般的剑意骤然发出,宛如波涛狂潮,向着泰阿的剑势便迎了过去。

轰!两股剑意相触,那宛若水波般的剑意,竟然如摧枯拉朽般,径直将泰阿的霜冷剑意尽数破解,而且余波更是震荡得周围地面尘土飞扬。

望着这一幕,不管是林白,还是昆吾和龙彩,都是良久失语,眼镜掉了一地。虽说泰阿刚才那一击并没有倾尽全力,但却也是相当不凡。尤其是对于如卫雀这样的普通人而言,这种程度的攻击,更是可以轻易而举的将她的性命,从这天地间抹去。

可就是这样的攻击,竟然会被刚刚认主卫雀的飞剑拦下,甚至于还轻松至极的击溃了泰阿发出的那些凛冽剑意。这样巨大的反差,实在是叫人觉得匪夷所思。

而且看着这一幕,泰阿、昆吾和龙彩除却惊颤之外,眸中的渴盼之意却愈发旺盛。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心神都有些动摇,思忖自己要不要也寻寻机缘,看能不能弄到一把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