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3章 洗剑池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现在说说,我的飞剑强不强,是不是比你的飞剑还要更厉害一些?!”

一击得手,卫雀脸上的神情愈发得意,对泰阿的畏惧更是大幅度降低,伸手一招,便把飞剑召回了自己身边,只是这小妮子的动作实在是太粗犷,飞剑飞回的时候,差点儿没把她自己戳个透心凉,幸亏飞剑有灵,血案才算没有发生。

心有余悸的一吐香舌后,卫雀向泰阿做了个鬼脸,做出一幅傲视群雄模样,朗声道。

“雕虫小技,不值一哂!想要胜过我,先把纵剑之术学好了再来吧,不然的话,说不好哪一次,你就要死在自己的飞剑之下!那样的话,可真就是这世间所有剑修的笑柄!”泰阿闻言不为所动,淡淡开腔,不过在场之人,不管是哪个都能听得出他言语中的酸楚。

看着泰阿这幅幽怨的样子,林白不禁苦笑摇头。这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甚至于大到了让整天摆着一幅死人脸,仿佛谁都欠他两块钱,冷若冰霜的泰阿,都破天荒的说出这样叫人轻易而举,便能感受到酸楚味的话语。

但更让林白大跌眼镜的画面,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就在冷冷叱出这话语后,泰阿竟然疾步向着那水池子便狂奔而去,而后拔足跃起,向着水池中便跳了下去!

这孙子还真他娘够狠的!看到泰阿的模样,林白心中不禁暗暗感慨。不过也明白,在卫雀这种飞剑认主前后,判若两人的巨大反差下,泰阿这种眼高于顶,从确定此处是剑冢后,就已经笃定主意,要弄到一柄飞剑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还如往常般平静以对。

对于他而言,只要能得到还未曾认主的飞剑,别说是这样一跃跳进水池里,就算是让他把这一池子的水给喝干,恐怕都不是没有可能。

不仅仅是他,昆吾和龙彩也是疾步赶到了水池边,虽然不如泰阿那样夸张,但还是拼了命的搅动水池子里的水,想要和水池生出感应,看能不能弄到一柄未认主的飞剑!

轰!就在泰阿的身躯完全没入池中后,池内登时爆发出一声轰鸣,而后数米高的水浪直接向着上空轰击而起!水点噼里啪啦,犹如下了一场暴雨!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也弄到了一柄未认主的飞剑?!看到这和刚才卫雀触碰水池时,有着惊人相似程度的画面,林白心中不禁一凛。需知道虽说眼下几人还在联手合作,但实际上还是敌人,鬼知道弄到这样的飞剑,会给泰阿带来怎样的提升,到时候自己恐怕就麻烦了。

但接下来的事实,却是告诉林白,他显然是多虑了。因为那一蓬水浪散开后,泰阿如一枚炮弹般,直接从水池子里被轰了出来,在褐红色的地面上摔了个狗啃屎。

全身上下的白衫,此时悉数都是红色的粘土,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上,而相对于这凄楚的外表,他的神情才真叫人为之感慨。因为此时此刻,在泰阿的面上,已经根本找不到任何傲然之色,眼眸中剩下的神采,就只剩下仓皇和无助。

不仅仅是他,就连昆吾和龙彩两人也被水池中爆出的气息轰击开来,虽然没有泰阿这么惨,但神情却也是落寞到了极致,无比不甘的望着那水池。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望着那碧波依旧的水池,泰阿喃喃自语不止,眼眸中满是不甘不愿之色,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想不明白,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水池子竟然会不认许自己这名真正的剑修,而是把飞剑赐予了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卫雀。

这飞剑到底是怎样选择主人的?别说是泰阿,就连林白看着这变故,心里也是有点嘀咕。

铮!铮!铮!但就在此时,那水池子之中却是陡然有一阵接着一阵的长剑出鞘之声传出,仿佛在池中,是有千万柄飞剑在同时齐鸣。从水池中冲出的剑意,更是凌驾云霄,神芒如电!

“好恐怖的剑意!难不成这水池里竟然已经养成了剑之大道?!”感受着这股凌厉的剑意,林白骇然往后退了一步,目光紧紧的盯着水池,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而且他更是完全想不明白,看外面那些建筑物的模样,此地恐怕已经腐朽了不知道千百年之久,可是这无尽的岁月度过,怎么着这水池中的剑意还如此的恐怖?

铮!又是一声清鸣后,水池之中翻涌的波浪登时变得平静下来,这原本碧波无痕的水池,变得愈发清澈透亮,而且从水池中更是有千丝万缕的毫光发出,就像是在这水池下面,埋藏着千百万口锋锐的绝世飞剑,而这光华,正是那些飞剑的锋芒所散发出来的。

“洗剑池!这是剑冢之内,锻造仙剑的洗剑池!”望着那诡异莫名的水池,泰阿、昆吾和龙彩眼眸中登时露出匪夷所思之色,颤声道。

不管是世俗间的寻常铁剑,还是这些剑修所使用的飞剑,虽然炼制两者所需要的材料,截然不同。但都需要千锤百炼,才能锻造成型,才能让其变得锋锐!

而不管是制造铁剑,还是制造飞剑,在千锤百炼的锻造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便是淬火!只有淬去剑中所藏火气,才能让剑身更为凝实,才能去除其中的杂质!

即便是寻常炼制铁剑的场所,那种洗剑池,经过积年累月的淬火之后,洗剑池都会拥有一种逼人的煞气,更不用说是这用以淬炼飞剑的洗剑池!而且就刚才所见,埋葬在这剑冢中的飞剑,就已有千余把之多,以此便足见这洗剑池是洗涤过多少飞剑!

经历过这样的洗礼之后,这洗剑池已经不再是普普通通的水潭,而是变成了真正的洗剑天池!林白毫不怀疑,即便是凡铁,在淬炼的时候,在这水池内淬火,都能变得更为不凡!

而这也正是无尽的岁月过去,剑冢的建筑都已变得腐朽,但洗剑池内剑意却分毫未见消减的缘故!因为此处乃是一处真正的圣地,这是洗剑之地,也是感悟剑道之地!

对于剑修而言,这洗剑池更是提升剑道感悟的圣地,若是能感悟这洗剑池内驳杂的剑意,间接地明悟出剑道奥义,便足以能叫修为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且从这洗剑池,更是能看出,剑冢内的那些前人,绝对和如今的泰阿这种剑修不同。因为这洗剑池内虽然有万道剑意纵横,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叫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其中根本没有任何杀戮气息,而是只有神圣非凡,浩然宏大的气息。

只有这样的剑修,才是真正的剑修!顷刻间,林白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泰阿、昆吾和龙彩他们没有办法从其中获得飞剑的缘故,因为他们的道,相较于他们的前辈,已经偏差到了天差地远的地步!而相较于他们而言,心性纯善的卫雀,才是最好的人选!

但林白想得通,泰阿却未必想得通。望着那洗剑池中的璀璨剑光,他不断的伸手想要往其中探寻,甚至释放出自己的剑意,想要和洗剑池建立交流的渠道。

但不管他如何试探,洗剑池回应他的,只是一声接着一声,要比雷鸣还要恐怖的铮然之声;只是一击接着一击,浩然宏大的剑意,每一击都快速绝伦,将他轰击开来!

一击接着一击!泰阿身躯颤抖不止,嘴角更是有鲜血喷洒,但即便是如此,他却还是没有放弃。望着泰阿的模样,昆吾和龙彩眼中神光黯淡,面上满是失落之色。

“洗剑池!藏剑万千,为什么我不能得到!难道我就不是剑修,难道我就不是剑阁弟子,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为什么不把剑给我,而是给一名普通人!”泰阿再一次的被击飞开来后,抹去嘴角的鲜血,目光凛冽的盯着洗剑池,冷声呵斥不止。

但洗剑池沉寂依旧,没有分毫声响,只是静默以对,仿佛根本不愿多与泰阿交流半分。

“你去试试!”久试不成,泰阿眼眸中露出一抹凶光,疾步逼近到了胖子身畔,一手捉起他的领口,直接把胖子从平地拎起,作势便要往洗剑池内扔。

“我不去,我不去……”种种变故,胖子的心神早已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被泰阿这么一提,更是吓得直接嚎啕大哭起来,口中只是喃喃念道‘我不去’这三字,眼中神情涣散,死死的抱住泰阿的胳膊,生怕他真把自己扔进洗剑池内。

“你这又是何必!”看着泰阿的模样,林白苦笑摇头,道:“这种事儿,讲究机缘的。你没有机缘,就算是苦苦相逼,这机缘也落不到你身上。”

“机缘,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机缘!”泰阿根本不为所动,单臂用力,直接便将胖子扔进了洗剑池内,寒声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已经抛弃了剑阁弟子!”

轰!但还没等胖子沾到池水,便被池中剑意弹开,跌坐在地,眼神涣散,惊愕莫名。

水液纷飞,恍若暴雨,泼洒在地,宛如碎玉,正如泰阿那颗将近于破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