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5章 剑池异变(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1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难道剑冢真的已经抛弃了如今的剑阁弟子,要把无主的飞剑,都赐给这些和剑阁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望着眼前这璀璨的一幕,泰阿只觉得心如剑绞,痛苦至极。

不仅是他,昆吾和龙彩脸上也满是黯然之色,眼眸中更是带着艳羡和嫉妒望向林白。因为洗剑池此时爆发出的威势,要比卫雀当时得到飞剑的画面,要绝伦无数倍!而在他们想来,这也必然就意味着,林白所要获得的飞剑,恐怕要比卫雀的还要强大更多!

轰隆!轰隆!轰隆!不仅仅是剑池,此时此刻,整座剑冢,似乎都在不断的震动,仿佛剑冢的地下是有什么怪兽被他们惊醒,此时正在肆意翻腾。

难道小爷的气运真就如此强大,只是随便一伸手,竟然就有匪夷所思的收获!别说是泰阿和昆吾,即便林白这时候都有些震撼莫名,心中暗暗感慨不止。

但就在此时,顺着洗剑池之前的虚空中,却是陡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犹如一只巨大的独眼,竖立着向两边直接开裂!仿佛洗剑池外的一切,本就是一张无形的画布,此时此刻,这张画布被生生撕裂,露出了其中最为真实的内里。

轰!就在这裂缝撕裂开来的一瞬间,天地间陡然多了无数狂暴到了极致的剑意,一股股剑意,犹如狂风席卷天地,向着四下冲袭不止,叫所有人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轰隆隆!一声接着一声,无数狂暴的剑意冲出后,那裂缝的内里终于缓缓出现。此时此刻,出现在诸人面前的,竟然一座百余米的山峰,这山峰犹如一柄庞大到了极致的飞剑,有着一种诡异至极的气势,仿佛是要刺破云霄一般!

嗖!嗖!嗖!与此同时,诸人身后的那些埋葬了飞剑的石塔林,一尊接着一尊石塔,陡然向着这座山峰奔袭而去!仿佛是带着某种诡异的韵律,错落的坐落在了这山峰的各处。

而就在这石塔落入山峰后,气息瞬息间便出现了诡异的变化,仿佛在这一刻,这些石塔已经不是石塔,而是一座座错落的小山峰,每一座都如长剑,傲然挺立在苍穹之下,散发出一种叫人心悸的森寒剑意!仿佛只要它们愿意,随时都可将这天地洞穿!

与此同时,一股难以名状的诡异威压,陡然自那座混杂了埋葬飞剑石塔的山峰传来。那威压如秋风横扫,直叫所有人心悸无比,更是叫他们面色发白,下意识的朝后倒退几步。仿佛此时此刻,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山峰,而是一柄吸食了无数鲜血的巨大飞剑!

不仅如此,就在这山峰散发出威压的同时,洗剑池内的水液,登时化作水云,向着山峰便缭绕而去!三者相汇,顺着山体又是一阵轰鸣发出,只见雾气翻涌之间,在这座山峰的山脚下,缓缓有一条古朴稚拙的青石小路出现。

这座云雾缭绕的山峰,在完全成型后,气息更是瞬息大变!虽然它并不陡峭,但林白毫不怀疑,就算是这天地间再能翱翔的飞鸟,都无法立足其上!而且在这山峰上,更是有一种凌厉的剑意,砭人肌肤,心神俱寒!

这是什么东西!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已经完全惊愕的说不出话来!这山峰虽然出现得突兀,但他尚能理解。恐怕是剑阁的前辈高人,借助此处的风水地势,布下了封印结界,将这座山峰隐藏在了幻象之中,不被自己这些人发现。

可是那些埋葬了飞剑的石塔林,以及洗剑池的诡异变化,他却是完全无法理解。但他能感悟得到,刚才发生的种种,除却不可思议外,都藏着一种大道的气息。他无比笃定,布置出此种诡异画面的人,绝对是一名掌握了无缺大道的强者!

林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对上那样一名强者,会是怎样的结局!恐怕在那样的对手之前,一击之下,自己就身死道消,是一种绝对的结局!

在当今之天下,竟然隐藏着这样一处匪夷所思之地,实在是叫人望而生畏!

不仅仅是他,泰阿、昆吾和龙彩三人面色也是苍白的没有半点儿血色,只能仓皇失措的望着眼前这突兀出现的山峰!他们在剑阁之时,只以为自己的师尊掌中之剑,就已是当世最强,就是真正的剑!但此时此刻,他们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荒谬,是有多么可笑!

只有见识了这座山峰,才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不仅如此,在这一刻,他们掌中握着的飞剑,不管是林白手中的,还是泰阿、昆吾和龙彩,抑或是刚刚才被卫雀得到的飞剑,都在颤鸣不止。即便是剑意不能相通之人,都能感触得到,那并不是飞剑的战意,而是对于长者,或者说是前辈的一种无限尊崇!只能膜拜,无法抬头!

而这一刻,在这强大的威压下,那名倒霉的胖子,已经完全昏厥过去,虽然双眼紧闭,但面上也满是惊悚的神情,仿佛是在昏迷中,都能感受得到这强烈的剑意!

“这是什么地方?”望着那座如剑般的山峰,林白咽了口唾沫,转头对昆吾颤声道。不知为何,在这山峰之前,他总有一种渺小无比的感觉,仿佛在他眼中,这只有区区百余米的山峰,实际上却是要比世间任何一座山峰,都要更加巍峨!

“不知道……”昆吾悚然摇头,不仅仅是林白有此种感觉,即便是昆吾也是同样,甚至于他的感觉要比林白还强烈,都想要对这山峰顶礼膜拜,“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你听说过,我们所有人都听说过。”但听到昆吾的话,泰阿那张凝重到了极致的面容上,却是缓缓露出一抹渴盼之意,眼眸中更是有无法掩饰的欣喜,虽然他勉力控制,但声音仍有一丝颤动,“不仅仅是你我,剑阁中的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所有人又都不相信有这么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