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17章 石阶难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剑气森然,一道道剑意恍如天虹,灵剑山巍峨不语,只有洗剑池所化的水雾缭绕。而在山中,早已没了林白和泰阿等人的身影,天地间静寂一片,一切显得是如此安宁,仿佛之前的种种,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又如时间在此处凝滞,即便历经万古,也不会损毁分毫!

在进入灵剑山的那一刹那,林白登时感受到一股难以描述的气息,自山中陡然冲出。那气息如一阵寒风,而且这寒风吹拂的不仅仅是肉体,还深入到了灵魂之中,仿佛风扫过,全身上下所有的隐秘,都已荡然无存,都已被灵剑山所悉数知晓。

而且在这股寒风消散的同时,无数云雾陡然自脚下的石阶生出,将前路变得烟云缭绕,黯淡无比。前路被遮挡,威压刺骨,这种感觉叫人很不束舒服。

“卫雀……”皱眉向着山周围打量了一番后,林白转头向身后望去,想要宽慰跟在自己身后的卫雀几句。毕竟卫雀乍获飞剑,只算是刚刚步入奇门江湖,还没经历过什么奇诡之事,在此刻这种诡谲态势下,心中难免惊惶失措,但头刚一扭转,林白到了嘴边的话却生生止住。

只见此时此刻,在他身后,哪里还有卫雀的身影,只有浓厚的云雾缭绕,仿佛在进入这灵剑山的那一刻,就有某种诡异的力量,把他和卫雀分到了不同的空间之中。

紧接着,他的身周迅速被无数云雾所遮掩,看不到退路,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唯一所能看到的,就是身前那条蜿蜒前行的青石小路。

云雾弥漫,山中寂静一片,甚至于假若此时哪怕只是有一根针坠下,声响都能如雷鸣。这诡异的寂静,叫人心中有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这山上山下,就只有自己一人,别无他物。

这是怎么回事儿?幻象,还是什么?!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林白小心翼翼的分出一丝神念,向着四下探去,但神念乍一放出,便迅疾被周围那些缭绕的云雾所吞没,神识犹如坠入云山雾海,烟笼雾罩之下,根本不能探查到任何讯息。

不仅如此,林白还分明感觉到,在这些云雾的最底层,还有一股浓烈的肃杀剑意。很显然,那是灵剑山对他的警告,他毫不怀疑,假如自己再继续执意以神念探查,恐怕那股剑意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神念斩断,以儆效尤,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而且向着四下逡巡了许久后,林白更是从这些云雾透露出的气息中,感触到此处并不是幻象,因为没有任何类似幻术的波动气息。而且他还发现,此处也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而是和外界一般无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可就是这普通之地,却是有如此不普通的事情发生,这两者联合在一起,说是诡谲,也一点儿都不算过分。

见无法发现什么蹊跷后,林白向着脚下的青石小径望去,青石板古拙朴素,没有任何雕刻,不过石面却是光滑无比,在闪烁着奶白色光芒的云雾辉映下,更是有毫光散出。那模样,仿佛是这灵剑山的青石小径,已经被无数人踩踏过,才会有这种光滑而独特的光芒。

沉吟许久后,林白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缓缓抬脚,向着自己身前的第一块青石石阶踏下!就在他踏上第一块石阶的时候,他觉得脚下这朴素至极的石阶,似乎突然一阵震颤!

而且与此同时,顺着石阶,以及周围的那些云雾,陡然有无数剑意向着自己的身躯压下!那剑意迅疾而又宏大,不过并无本体,只是简简单单的一道意识。不过即便是如此,在这剑意下,林白还是觉得全身上下的肌肤骤然一凛,肌肤上甚至都有鸡皮疙瘩冒出。

好诡异的地方!感受着诡异的感觉,林白心中不禁暗叹出声。此地既不是幻象,又不是独立于世的空间,却能够将进入其中的人分散开来,而且山中还有一种独特的势,可以给登山人无尽的威压,而且按林白的猜测,这石阶上威压的难度,恐怕是一阶更比一阶难!

不过这种感觉,却是给了林白一种澎湃的斗志,让他心中更是生出一种想要登顶灵剑山之感!自从出道至今,林白便已无比明白一个道理,人生之事,便如逆水行舟,若不奋勇击帆、迎头而上,便只能随波逐流、江河日下。为人处事如此,而如今登山,便也如是!

而且看眼下的态势,如果自己不迎头之上,恐怕连从灵剑山出去的法子都没有!既然没有退路,那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别说是区区百米的灵剑山,就算是泰山,也照样要踏在脚下!

深吸一口气之后,林白再没有多想任何事情,只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登山之上。将心神和体内的法力提升到最完美境界,又再感受了一番这第一阶石阶的威压后,他眸中露出坚定与执着之色,缓步沿着青石小路,一阶接着一阶,缓缓向上走去!

不过此时此刻,林白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进入灵剑山之后,在这座云雾缭绕的灵剑山上,渐渐有云雾散开,浮现出了他们这登山五人的身影!

而此时此刻,最先入山的泰阿正一马当先,已是快到了接近半山腰的地方!而昆吾和龙雀,则是紧随在后。最让人吃惊的是,就连卫雀那小丫头,都已走到了六分之一的位置,甩开了落在最后的林白一大截,这可谓是不能不叫人吃惊。

“走下去,一定要走下去!”昆吾口中喃喃默念不止,此时此刻,顺着他的额头已经有无数汗珠淌下,而且面色更是变得有些青白!他实在是没想到,这灵剑山的石阶竟然如此神异,每一级石阶散发出的威压,竟然是以几何的倍数在递涨!

刚开始的时候,他虽然觉得威压逼人,但还可以勉力承受。但越是到后来,行进便变得越艰难。甚至于每行进一级石阶,他都要驻足喘息一番后,才能踏上新的石阶。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他走了这么远,却还是觉得身前的青石小路,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尽头一般,再加上那些浓云淡雾,更是给人一种茫然无措之感。再加上石阶那强烈的威压,甚至叫心中都开始渐渐有魔怔出现,似乎有人在耳边低喃,劝说他放弃行进。

在这外力加心中退意的双重打压之下,昆吾甚至只能用喃喃自语,给自己打气,以及紧咬下唇,用疼痛来逼退心魔这种笨方法,来让自己还能够继续前行下去。

但若是此时此刻有人在山外,定然会惊愕出声。因为此时此刻,龙彩和昆吾两人的身子,几乎都快要紧贴在一块,但他们两个人却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一般,甚至于偶然转头对视,都无法发现彼此的存在,仿佛他们的五识已经被完全斩断!

不过此时龙彩的情况,却也不比昆吾好到哪里去,香汗不但淋漓了额头,甚至已将她身上的衣衫都已尽数打湿!每往前行进一步,就会在青石石阶上留下一个汗湿的脚印。

此情此景,甚至都叫人怀疑,如果继续行进下去,龙彩会不会脱水而亡!

“凌云,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一定会继续往前!”紧握双拳,龙彩也如昆吾一般,不断地给自己打气。虽然从见到林白开始,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流露出太强烈的仇恨,但那种心态实际上,却都是隐藏在她心中,并不为外人所知。

即便是得知凌云死前对林白并无怨恨,甚至于还将自己的飞剑赠与林白,嘱托他替飞剑寻找一个更合适的主人。但这种恨意还是没有任何消减,因为凌云是她所挚爱之人,也是她这辈子所认定的人,而这个人不管怎么说,都是死在了林白手中。

就算凌云不怨恨,她却不能不怨恨。但她很清楚,自己的修为和林白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尤其是在经历了拦阻剑奴那一战后!她更是发现,两人之间境界只差,可说是天高地远!她知道,以自己眼下的修为,如果想去给凌云复仇,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而想要提升修为,就只能靠眼下一步步的往山上跋涉,努力拉近自己和林白之间的差距。

而在山腰间,泰阿已不是如昆吾和龙彩一般,低低自语,而是在低吼不止!不仅如此,他更是将自己的上衣都脱下,露出了精赤的上身,任凭汗水随身躯的走动,而挥洒!

不仅如此,他前行的模样,和其他人也是极为不同。不管是昆吾,还是龙彩,都是一阶一阶的缓慢跋涉,而他却是用一种冲刺的态度,一连跨越数道石阶,然后稍作停顿,平复气息后,再行冲刺,用奔跑的姿态,向着山顶行进!

汗水滴入目中,夹杂着承受的疲惫,他的双眼都已完全充血,布满了血丝,变得犹如传说中的魔神一般,充斥着一种妖异的鲜红,眼神中,写满了疯狂与执着!

在未坠入天坑之前,他的‘一剑霜寒十九州’剑意,被林白破除,败了一次;诛杀剑奴,他未能破开穹顶北斗光点,又败了一次;洗剑池的抉择中,他又输了一次……

这一次,他绝不允许自己再败下去,他不想自己完全输掉,不想自己的骄傲尽数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