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1章 灵剑异象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诚如卫雀所想,如今的林白,的确是遇到麻烦了!

他实在没想到,这五十五级石阶所蕴藏的拔剑之意,竟然是如此繁多复杂。即便是他心智过人,却也是惊愕无比的发现,以自己眼下的观测速度,恐怕就算是坚持上一年,也不见得就能把这石阶所蕴藏的拔剑之意,全部剖析干净。

这是一种诡异的情况,同样的,这对于人的心神而言,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因为你想要体悟拔剑之道,就必须要把心神沉浸到石阶所描摹出的每一种拔剑态势之中。如此周而复始,剑出鞘,却不能发泄,就会让人在疲劳的同时,心中出现抑郁不得发的煎熬。

难!很难!感悟许久之后,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叹息。如果说,他现在只是去临摹这石阶所蕴藏的拔剑之势,那就很简单;但想要从这些拔剑之势中,去其糟粕,存其真髓,剖析出其中所蕴藏的大道,那就无比艰难。因为道是最为玄虚,也是最为难以捉摸的。

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当初创建灵剑山的那位前辈,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这区区一级石阶上,制造出如此之多的变数,让人几乎可以无限度的推演下去。

但如今剑已到了弦上,不得不发。林白很清楚,自己如今就算是想退出,恐怕除却剖析出其中大道之前,都无法退出。而且如果不能尽快剖析出其中的大道,在这种极度的压抑和抑郁之下,心神恐怕会受到无以复加的打压,甚至于会让自己心神迷失在这万千拔剑之势中。

最重要的是,虽说就眼下而言,时间对于林白而言,并没有多重要。但结合整个大形势而言,时间对他又是无比重要。因为不管是陈白庵,还是乌尔善,他们的时间都已所剩不多,所有的希望也都维系在林白一人身上。这样的话,时间对他而言又是弥足珍贵。

可假如他的心神迷失在这石阶的万千拔剑之道中,那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时间!没有任何犹豫,林白心中默诵清静经,让心神达到空明的地步,开始不断的剖析这万千拔剑之意。

时间迅疾而逝,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中,林白仍旧双眼紧闭,站立在原地,不断的剖析石阶所蕴藏的拔剑之道。无数道拔剑之势变幻不断,甚至于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经过万千次的模拟后,他的身躯已开始散发出淡淡剑意。

仿佛这石阶有一种潜移默化的能力,是要把林白化成一柄死物,变成一把死剑。

虽然剑冢之中,并没有时间的概念,在漫天红褐色的沙土映射下,仿佛时刻都是夕阳西下之时。但正是这静谧而又永恒的态势,却是叫灵剑山外的诸人,愈发沉默。

卫雀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眼睛直勾勾的盯在灵剑山上,努力想要辨认清楚林白如今究竟是在做什么。但在那浓抹淡妆的雾气下,她所能看到的,就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而且越是看,她面上的神情便越是担忧。因为她能感觉得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可即便是如此,林白的身形至今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停留在第五十五级石阶,仿佛是他的脚已经在那个地方生了根,根本再无法挪动分毫。

而泰阿,如今却已是走到了五百五十阶,只差二十阶就要走到了灵剑山的巅峰。

时间不断流逝,天地间肃杀一片,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白的身躯却是明显多了许颓势,顺着他身躯散发出的那股森冷剑意,也越来越凛冽,仿佛要蜕化成一柄死物。

“不对……这不对……”许久之后,林白心中骤然一凛,没有任何迟疑,迅速将心神从揣摩中放出。越是剖析,他便越是发现这石阶所蕴藏拔剑之道的无穷,仿佛不管自己如何去揣摩,都无法从其中找寻到大道起始的所在!

而且此时此刻,他已分明感受到,自己的身躯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变化,仿佛如果继续推衍下去,自己就要变成一把死气沉沉的利剑,心神都要万千迷失。

“拔剑之道,究竟是怎样的大道?”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番心神后,林白没有再把心神沉入那万千拔剑之势中,而是缓缓扫过那些变化万千的拔剑之势,而后屏气凝神,喃喃道:“道之所存,即为唯一!大道所在,必是大巧不工,必是最为简单,又是最为复杂的一个!”

话刚一说出口,林白的双眼突然睁开,在他的眼眸中,更是有一抹兴奋闪过。因为他发现,自己刚才试图从这石阶万千拔剑之势中寻找大道的想法错了,而且错到了离谱的地步。大道从来就只在自己的心中,想要去向外界寻求,不过是缘木求鱼,徒增笑尔!

就如同这拔剑之势,真正适合自己的,永远不是外人所表现出来的,因为每个人的身体,每个人的修为和肌肉的一些细微操纵,都不尽相同。去临摹别人的,永远都只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真正的拔剑之道,就只存在自己的身躯之中,要依靠自身的本能。

最重要的是,能够成为剑仙的人,哪一个不是惊采绝艳,眼高于顶之辈!这些人虽然也会尊重前人所踩踏出的道,而且会去借鉴他人的道,但那些始终都是他们在追寻大道的路上,所看过的风景罢了。真正被踩在脚下的,从来就只有一条,那就是他们自己的路。

剑只有在对的人的手中,才会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同理,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拔剑之势,才是最贴近于拔剑之道的起手式。剑在手中,剑在心中,一法通,而万法动!

越是想,林白越是觉得自己如今已不是刚才茫然无措,在万千拔剑之势中苦苦寻觅的无头苍蝇。而自己的思维,现在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再无束缚。

但寻找到了思路,并不代表,就能够找寻到唯一的道!如果寻找道的过程,真的是那样简单的话,这世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为了求道而孜孜不倦,而穷尽一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找到思路之后,林白并没有贸然去尝试,而是开始调整自己的心神,并且以法力游走于全身各处经脉,让自己的精气神都达到巅峰。

许久之后,林白面上的颓色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奕奕,就像一柄久经拂拭的湛然利剑。

“起!”沉吟片刻后,林白缓缓闭上双眼,把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了凌云飞剑之上,神念宛如抽丝剥茧般,缓缓洞悉了飞剑之中的每一处,似乎是要把飞剑的结构都洞晓于心。

不仅如此,在勘察飞剑的同时,他的法力更是游走在体内的每一处经脉,每一块血肉之间,甚至连一条细小的神经末梢都不放过。在这一刻,林白觉得自己从未对身体如此了解过。

而在这两股法力的运转下,飞剑和身躯之间,缓缓开始有一种细微的连接开始建立。在这一刻,林白甚至觉得,哪怕是自己指尖的微微震颤,都会给飞剑带来一层涟漪。

在这一刻,仿佛飞剑就是他,他就是飞剑,但这种姿态,和凌云以及泰阿所施展的剑意合一并不相同。因为后者的剑意合一,只是存于心,而是把飞剑当成了一种工具。而此时此刻的林白,则是让飞剑变成了自己身躯的一部分,就像是血肉一般,不可分割。

就在这种契合达成之后,林白觉得,自己身躯的数处肌肉和经脉,正在微微跳动,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在这感觉出现后,林白明白,自己证实拔剑之道的一刻到了。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口中轻叱出声,而后一丝法力如涓涓细流般,登时顺着那正在微微跳动的经脉和血肉倏然而动。这法力运行期间,身躯自然而动,毫不拖泥带水,犹如鸿泥雪爪,犹如天马行空,不存分毫桎梏,仿佛是和天地都连接在了一起!

起手式一出,甚至于林白还没有感受到掌中飞剑的重量,一声如龙吟的般的清脆铮然之声,骤然响起!而且和以往不同,这飞剑乍一出鞘,登时便有万千森然剑意放出!最重要的是,这些剑意似乎已和林白的身躯融为一体,只要心之所向,便是长剑锋芒所往!

这是林白自从得到这柄飞剑后,从来都没有过的感受。甚至于,在他当初炼化这柄飞剑时,都未曾有这种感受。仿佛直到了眼下这一刻,这柄飞剑才算是真正为他所用!

成了!在这一刻,林白甚至还感受到了掌中飞剑那种欢欣鼓舞的心意!他明白,自己这一招,便是最适合自己的剑之起手式,便是最适合于自己的拔剑之道!

与此同时,已冲到了五百六十八级的泰阿一声怒吼,身躯如剑而发,终于落在了五百六十九级石阶之上,距离终点,仅剩下十步之遥!剑之大道,仿佛已触手可得!

铮!就在此时,整座灵剑山却是骤然爆发出一阵清越高亢的长剑出鞘之音,万千剑意犹如一道道飞鸿,倏然而动,向着长空奔涌而去!剑意森然,浑若天成!

而且就在这剑意发出的一瞬间,整座灵剑山的气势更是骤然而变!仿佛就在这短短数息之内,它已从万古不化的迷蒙画面,转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长剑指天,宛若大道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