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2章 连破两关(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好恐怖的剑意,我怎么感觉这灵剑山好像要变成祖师的飞剑,要破空离去了!”

望着那不断散发出铮然之音,以及凛冽剑意的灵剑山,昆吾面上满是震颤之色,双眸紧紧盯着灵剑山,更是不断感悟灵剑山所散发出的气息。

因为冥冥中,他觉得,此时此刻,灵剑山所散发出的剑意,有一种很古怪的气息,似乎是剑之大道的一部分。如果自己能够感悟到这气息中所蕴大道的分毫,便会受用无穷。

但不管昆吾如何努力,怎样竭力去把握这股气息,最终的结果却都是一样。这气息就像是完全不认同他一般,不被他把握分毫,和他的剑意完全格格不入。

“这应该是泰阿师兄前行到五百六十九级后,所引发出的异变。”望着灵剑山,龙彩眼中满是炽热的神光,急声道:“一定是灵剑山有灵,要将剑之大道赐予泰阿师兄了。”

听得此言,昆吾不禁苦笑摇头。他知道如今的龙彩,说的不好用听一些,怕是陷入了魔障之中。她的心,已经完全被替凌云复仇所占据。泰阿获得剑之大道,是她复仇的唯一契机。所以不管是出于安慰自己的心,还是给自己增加信心,她都必须认定这一切是泰阿引起的。

不过在昆吾看来,龙彩这话虽然是有安慰她自己那颗心的原因在,但结论应该也是八、九不离十。因为除却已经逼近终点的泰阿之外,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原因会让灵剑山发生这样诡异的变化。至于林白,如今已被他排出了可能之外,在他想来,一个至今仍然徘徊在五十五级石阶的人,这个愁云惨淡的成绩,怎么可能让灵剑山为其而发生异变!

也许泰阿真的是天命所钟之人,是被祖师青眼独加的那一个!

“如此凛冽的剑意,怎么这灵剑山会出现这样诡异的变化?”与此同时,灵剑山上,泰阿也在第一时间内感受到了那股诡异如剑出鞘般的凛冽气息,这突兀的异变,叫他神情不禁一凛,眼眸中先是多了丝兴奋的神采,旋即又被迷惘所取代,变成了疑惑和不解。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在这诡异画面出现的第一时间里,他也以为眼前这异变,是因他踏上了距离终点只剩下十阶所引发的。但是无论他怎么感受,却是从自己的身体周围,感受不到任何那股凛冽的剑意。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这气息的出现是因为谁?!

林白,一定是林白!想到此处,泰阿眼眸中陡然露出一抹惊惶之色。除却林白之外,他再想不到任何人会有这样的能力,能够让灵剑山出现如此之大的异变。

难道是他得到了剑道传承?!不对,这股气息虽然磅礴浩大,但还远没有到大道那样夸张的地步,一定是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我一定要超越他!

越是思忖,泰阿越是觉得事情不大对劲,越是畏惧林白登顶。没有任何迟疑,他当即鼓足了气力,向着第五百七十级石阶便举足奔去。但还未等到他的脚尖碰触到石板,一股巨大的反弹剑意,登时自石阶生出,直接轰击在他身躯之上,将他打了个踉跄。

受到这股阻力,他前行的态势完全被打断,整个人如同遭受了重击一般,面色瞬间变得青白无比,汗水更是沾湿了头发,犹如雨点般,沿着发际啪嗒啪嗒的往地面坠落不止。而且就连他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如老牛,一声接一声,似乎全身的气力都已到了极致。

我不甘心!我不屈服!不管前路是什么,都无法阻止我奔向属于我的骄傲的路!伸手抹去脸上的汗珠,泰阿眼眸中露出一抹狠色,咬牙举足又往上冲去!

但这一次,等待着他的,是比之前一次更加狠戾的反弹。剑意虽然无形,却是将他的攻势化解的七零八落,甚至于一击之下,都叫他跌坐在地,大口喘息不止。

“拔剑之道已经被我掌握了,没有必要再在这里都留了!”好容易将拔剑之道融会贯通,并且将其借鉴到了相术以及法则领域等一些攻袭手段后,林白面上露出一抹喜色,喃喃道。

对于眼下的林白而言,不管接下来的路程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已得益良多。他毫不怀疑,这拔剑之道的领悟,会让他的修为,比之前获得一个匪夷所思的提升。

因为这拔剑之道,虽然听起来简单,但修习的却是起手式,可说是一切万法的根本。只要根本打好了,上层建筑才能更好的修建,而术法的施展,也才能更为得心应手。

“不知道接下来的七十七级石阶,和九十九级石阶又是有着怎样的蹊跷……”心中略一沉吟,林白对接下来的路程,突然多了许多渴盼之意,没有任何迟疑,大踏步朝前走去。

许久的停顿,仿佛已为林白积蓄了比之前更为磅礴的力量,举足间,便是几个石阶落在身后,那模样说成是兔起鹘落,都丝毫不为过,可谓是行云流水,潇洒至极。

泰阿这次,是真的拼了命了!也许灵剑山中祖师种下的灵,就是看上了他这股拼命劲头,所以才会为他引发出这样恐怖的异变吧!看着泰阿几次三番,想谋求存进而不得,仍然毫不言败,决然而然的拔足往上,哪怕身躯被剑意弹回,也不退让的倔强模样,昆吾心中感慨道。

“动了,林白他终于动了!”就在这个时候,从卫雀口中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满含欣喜之意的欢呼。这惊呼声一落下,泰阿和龙彩的目光,登时便向着灵剑山中林白的身影处望去,这一眼望去,他们面上登时便露出了惊诧之色。

只见此时此刻的林白,哪里还有半点儿刚才扎根在五十五级石阶上的呆愣模样,那股一往无前的劲头,完全不在泰阿之下,甚至都叫人怀疑,他要一鼓作气,冲到尽头。

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望着林白那几乎都要拉出一道道残影的身影,泰阿和龙彩惊愕无言,完全想不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林白前后的反差如此之大。

难道先前他一直停留在五十五级石阶,是为了积聚实力,想要接下来一鼓作气冲上巅峰!陡然间,昆吾突然想到了自己在五十五级石阶时所经历的诡异情形。

那五十五级石阶,和之前的五十四级石阶尽皆不同,在那处石阶上根本没有任何威压,的确是一个停脚休息,调养身心的好地方。在当时走到五十五级石阶的时候,昆吾自己也曾在那里停脚休息过片刻,也正是因为那次休息,才让他接下来走的更加平稳。

不对!如果真是要在那里休息的话,以林白的实力,绝对不会在哪里休息那么久!但这念头在昆吾心中只是出现一瞬,却是被他迅速否定。因为就他所见,林白的实力要比他高出一大截,灵剑山的前五十四级石阶威压虽强,但还远没到那种叫人无法承受的地步。

即便是昆吾自己,当时在五十五级石阶,也不过是调息了短短片刻,便让体力重回巅峰。自己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修为远胜于自己的林白。

以林白的修为,完全可以调息片刻,让身躯归于巅峰后,急速往前的。他刚才在那里停顿那么久,如果只是为了调息的话,可说很大一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做无用功。

可如果不是在那里调息的话,林白之前在五十五级石阶逗留那么久,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在那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一时间,昆吾突然有种坠入迷雾的感觉,好像真相已被尽数封锁,根本不能窥见分毫。

“停下了,他又停下了!”就在此时,龙彩却是突然惊呼出声,话语中满是无法掩饰的喜意,喃喃道:“这次是在七十七级石阶,他一定不可能超过泰阿师兄的。”

昆吾闻言望去,只见果然如龙彩所言,林白在接连狂奔而出二十二级后,又愣怔怔的停顿在了七十七级石阶的位置。那模样,几乎和先前他在五十五级石阶上的情形如出一辙。

究竟是为什么,他怎么又停下了?!这一次,从林白先前疾奔的态度,昆吾可以轻易而举的就看出,林白那一鼓作气的劲头,在迈出了二十二级后,还远没到停止的时候。不仅如此,按照林白此前奔波的态势来看,区区二十二级石阶,根本无法耗尽他的体能。

最重要的是,无论昆吾如何回忆,也回想不到,自己先前在七十七级石阶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古怪的地方。这一级石阶并不像五十五级石阶一样,没有任何威压,而是和其他各处的石阶一样,都拥有着比之前的石阶递增威压的效力。

就是这样一处寻常到不能再寻常,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石阶,为什么林白又会停留在那里?!总不会是真如龙彩所言,灵剑山给予林白的威压,和给予他们的不尽相同,而是另有古怪之处,所以林白才会走走停停?无论昆吾如何思索,都实在想不出林白驻足不前的缘由。

但昆吾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别说是昆吾,就连林白自己也有些弄不清楚眼前的形势。因为在这七十七级石阶上,他所感受的气息,除却威压比之前稍强之外,再无任何特异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