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3章 连破两关(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难不成是自己之前的猜测出错了,灵剑山石阶的阳数并不是按照递增来改变的?

感触着那股只比七十六级石阶略强少许的剑意,林白眉头紧皱。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五十五级石阶的异常之处,那么好把握,而这七十七级石阶的异常,却是难以捉摸。

“不对……”就在心中觉得诡异莫名,正在思忖,要不要举足往上之时,林白神情却是骤然大变,身躯更是陡然做出防备之势,口中疾叱出声。

话音乍一落下,自那七十七级石阶,骤然有一股强横到了极致的剑意,向着林白轰然便斩落而下!那气息之凛冽,就如同是一头狰狞恐怖的洪荒巨兽!

虽然林白准备的已经足够充分,但在这诡异的剑意的冲击下,身躯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颤栗,甚至于面色都开始变得有些发白,全身上下的肌肤更是颤栗不断。

太恐怖了,这威压怎么如此恐怖!感受着那股剑意威压,林白心中满是惊慌,并且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先前自己没有感受到这七十七级石阶的诡异之处。

因为五为阳之始,而七为阳之正,而正对应先前第五十五级的拔剑之道,这第七十七级石阶,所讲述的,便是剑之攻袭的出剑之道!阳正而光华璀璨,而气象万千,便如同正午之时的太阳,阳光刺眼夺目,散发出蓬勃无限的热量。

而在剑意中,阳正之时,也是意味着剑意最为强横的时刻,正是剑意释放而出的那一刻!

而之所以刚一踏足这七十七级石阶,并没有感受到其中的异常,原因也是极为简单,因为这是石阶的一种隐藏。灵剑山有灵,不愿让没有发现五十五级石阶隐秘之人,揣摩到此处的变数,是以才会做出伪装,好让人能够觉察不到此处的隐秘。

唯有洞悉了五十五级石阶奥秘,弄清楚了拔剑之道的人,才会在七十七级石阶,迎接到真正属于他的考验,也就是剑之试炼!按照林白所想,这试炼,恐怕就是要人在这恐怖的剑意威压之下,踏上第五十六级石阶。因为只有撑过这剑意,你才有资格去走接下来的路!

刚才的那一击只是试探,接下来的才是属于这七十七级石阶真正的轰击!弄清楚其中的原委之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拔剑在手,双眼微眯,不断以浩然之气,鼓荡飞剑!

剑意倏然而生,瞬息间便弥漫在林白的身躯周围!在这一瞬,仿佛林白和他掌中的飞剑就已经形成了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剑意的磅礴已然被发挥到了极致!而这便正是拔剑之道的奥义,只有洞悉了拔剑之道奥义的人,才会和飞剑拥有这样的连接。

铮!铮!铮!就在飞剑刚被持在手中的那一刻,灵剑山周遭的云雾骤然凝聚,轰然间,便将整座山峦尽数包裹,与此同时,无数凛冽如冰霜的剑意,骤然间,自每一道石阶中产生!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看不到他们了?”望着已然被云雾所吞没的灵剑山,卫雀面上满是疑惑不解之色,惊愕转头,望着昆吾疑声发问道。

但此时此刻额,昆吾和龙彩也是面面相觑,即便是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这灵剑山究竟是出现了什么变故,怎么着突然间会出现如此之多的云雾,将林白和泰阿的身影遮挡。

在灵剑山中,这一刻究竟是在发生着什么,林白和泰阿他们究竟是在面对着什么?!这一刻,昆吾、龙彩和卫雀三人心中充斥着同一个疑惑。

“一定要冲上巅峰,一定要获得剑之大道的传承!”望着近在咫尺的山巅,泰阿紧咬牙关,双眸中满是浓烈的可以将人灼伤的炽热骄傲,竭尽全力的一步步往上攀登。

行路难,更难的便是最接近终点之地!因为即将到达终点之时,不但人的力量已经到了几近干涸的地步,就连心神也会到将近于崩溃的地步。所谓行百里者半于九十,便是这个意思。寻常登山如是,而如今攀登这灵剑山,也正是一样的道理。

而唯一不同的是,灵剑山给人的威压,要比寻常山脉更为恐怖。而在这样恐怖的威压下,除却心中坚毅的执着外,再没有任何能够支撑人走下去的力量。

不过对于泰阿而言,支撑他前行的,并不是对力量的渴望,也不是道心的坚忍不拔,而是对骄傲的渴盼和向往!如果不是因为急于找回属于自己的骄傲,泰阿绝对不会走到这一步!

“五百七十一,五百七十二……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林白真的要获得剑之大道了吗?”就在刚刚攀登上五百七十二级石阶,心中稍稍松弛一分之时,泰阿陡然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强横到了无以复加的剑意威压,骤然垂降而下!!

那剑意的浓烈程度,已经超出了他所见识过的所有人!即便是他的师尊,都绝对施展不出来这样恐怖的剑意!感受着那恐怖的剑意,泰阿愤怒长吼出声,那声音嘶哑无比,已然完全不像是人声,而更像是野兽的嘶吼,那种被逼到了极境之时的怒吼!

而在这一声怒吼出口后,泰阿颤抖的身子终于站直,但他的双眸在这一刻,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色,充斥着红色的丝线,鲜血甚至顺着嘴角开始溢出。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竭尽全力,竭尽自己一切的怒力,试图沿着石阶继续向上。但那剧烈的剑意威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如陷入泥沼,难以挪动分毫;他的每一寸骨骼,似乎都在承受着不可承受之重,似乎马上就要被压成齑粉!

“好恐怖的剑意,难道这就是属于剑仙的剑意么?”与此同时,在感受到那一股股凛冽森寒的剑意,林白眉头微皱,全身上下巨震!甚至于在这剑意侵袭之下,他的身躯都开始颤抖,内心深处都生出一种刺痛感,仿佛是被森寒的剑意所斩伤了一般!

而且隐隐约约中,林白甚至还有一种幻觉,仿佛此时此刻向着自己压来的,并不只是寥寥几道剑意,而是整座巍峨无比的灵剑山!仿佛在这一刻,灵剑山已经变成了一柄出鞘的利剑,裹挟着摧枯拉朽之势,要将他斩杀于其中,不留下分毫印记。

不仅如此,在这恐怖的剑意中,更是拥有着一种摧人心神的妖异力量,仿佛只要感受到这剑意威压的人,都必须在这道剑意下臣服,唯有臣服于它,方可求得生存!

噗!在这滔天剑意的前锋,冲击到林白身躯的那一瞬,林白全身上下剧烈震颤,胸口剧痛,一口鲜血完全不受控制的从肺腑间喷吐而出!甚至于鲜血散落开来,都落入了林白的双眸之中,将他眼前的一切,都染成了血红之色,恍若末世来临!

“区区一道剑仙遗留的剑意,就想击垮我!难道你没想到过,曾经还有仙人死在我手下过!”鲜血喷出,但林白的眼眸却愈发森寒,神情也愈发的坚忍!

屈服,这是从来都没有在林白字典里出现过的字!如果不是为了‘不屈服’这三个字,他又怎么可能会抛下妻子,去九死一生的封印仙门,去斩仙,让仙血染苍穹!

“杀!”无意识的陡然抬头,掌中飞剑紧握在手,林白向着那剑意袭来之处,骤然一声大吼出声,那吼声恍若天雷,一道道声波滔天响起,向着四下轰然扩散开来!

而在这剧烈的怒吼下,林白的双眸仿佛是要燃烧了一样,掌中剑森然而动,剑意如狂潮,向着那灵剑山散发出的剑意轰击而下。不仅如此,他的脚步,更是向着第五十六级石阶踩踏而下,那一脚仿佛是蕴藏了无数的怒火,仿佛是要把脚下石阶踩踏成齑粉!

在这一刻,林白已经笃定主意,自己要做的不仅仅是撑过这剑意,而是要去击溃这道剑意!因为所谓的剑,从来都是宁折不弯,从来都是百折不挠,一往而无前!

剑意倾巢而动,浩然之气骤然而出,河图洛书和青莲自然而然的开始在林白身躯周遭环绕不定!在这一刻,林白全身上下颤抖不止,青筋暴起!在这剧烈的威压下,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在这一刻,在这恐怖的剑意威压下,他身躯所承受的痛楚!

此时此刻,他脚步的挪动,只能用一寸一寸来形容!每一寸的挪动,他全身上下,都会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颤抖,甚至于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那是周身血肉在剧烈威压下,几近于被碾碎的声响,那种痛楚,寻常人根本无法承受!

“破!破!破!”林白的心在咆哮,他的声音在咆哮,他掌中所握着的剑,也仿佛能够领会到他的心意般,在不断的咆哮,剑意一道更比一道凛冽,冲杀而去,一往无前!

一道道剑意连接在一起,就如同是一条剑光所汇聚而成的虬龙!而在浩然之气的灌注下,那剑意更是凌厉至极,恍如惊鸿,飘渺无影踪,近乎于道!

“你的剑道,只能被我借鉴,绝不是属于我的道!”剑意冲霄,林白仰头怒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