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6章 连破两关(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剑气呼啸如风,剑意威压如岳如海,这一刻,灵剑山恍若陷入了风口浪尖之中!

而此时此刻,泰阿的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如之前所表现的一样,泰阿把属于自己 骄傲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哪怕是能守住骄傲,即便是丢掉性命,都在所不惜。

当初在剑阁的时候,在他看来,整座剑阁,除却了大长老和师尊之外,以及那个除却天才之外,再不能用任何词汇来形容的定光师兄外,再没有任何人具有成为自己对手的资格。而且更准确的说,即便是定光,在他眼中,也并不是不可逾越的大山。

但是眼下,他心中的所有骄傲,在灵剑山的剧烈震动,在这剑气凌霄,剑意如海的剧烈震荡,一股股叫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滋生的一瞬间,那些骄傲悉数荡然无存。

在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挫败!虽然他很清楚,如果换做自己对上这一股股恐怖无匹的气息的话,恐怕等待自己的结局,绝对是九死一生。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宁愿把引起这番诡异变化的人,从林白换成是自己,就算是死,都在所不惜。

因为对于一个骄傲的人而言,这世界上最讽刺,也最叫他失落的事情,便是明明眼前有滔天大波在兴起,但却和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就好像,在这一刻,自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海面浮萍,只能随波逐流,根本不会拥有什么话语权。

这种被放置在一旁,犹如一枚弃子般的感觉,叫泰阿非常的不爽!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不管你做成了什么,但这灵剑山的石阶我还没有走完,这山顶的剑之大道传承,也一定是我的!”紧攥拳头,泰阿眼眸中露出一抹近乎于疯狂的血红色,而后急促了呼吸了几口,脚下猛然用力,向着那第五百七十四级石阶便冲了过去。

但还未等到他的脚尖碰触到那级石阶的青石板,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一样,顷刻间便被反弹了回来。剧烈的冲击之下,他的唇齿间登时一股腥咸味道,顺着嘴角更是有一抹已经几近于黑红色的黏稠鲜血喷溅而出,其中更是夹杂着许多暗黑色的块状物。

那些暗黑色的血块,是伤及了脏腑的征兆。从开始登上灵剑山的那一刻开始,泰阿就一直在拿命相拼。虽然这样拼命的姿态,让他可以以极快的速度冲到台阶的更高处。但同样的,在这样的速度下,那些石阶的威压,就像是潮水一样,一波接着一波,一波更比一波更强。虽然单独放开看不起眼,但联合在一起,带给他身体的创伤,也是无法逆转的。

就算泰阿再骄傲,如今也不能不承认,在这一番跋涉后,他的身体已到了强弩之末。

只剩下寥寥六级石阶,距离山巅的位置近的,仿佛只要一抬脚就能够得到。但就是这样接近无比的距离,在这一刻,却像是天堑一样,横亘在泰阿身前,叫他无法逾越分毫。

“我不服!我一定要登顶!”鲜血交加之下,泰阿怒声大吼,神情愈发凝重,愈发癫狂,整个人犹如疯魔了般,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冥冥中的威压,仍然自顾自的冲击不止。

而此时此刻的林白,情况实际上也不比泰阿好到哪里去。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在剑意和剑气两者的威压下,从内而外,从外而内的颤抖不止。

河图洛书和青莲已经自他身躯中浮现而出,两者缭绕在一起,不断的散发出玄奥气息,阻挡着从灵剑山各处涌来的澎湃剑意和剑气。

但仿佛是感受到了林白的手段一般,洗剑池所化的那些云雾,骤然再现,不过并不再遮挡各处,而是化作一股驳杂无比的光华,向着林白便冲去!那光华斑斓,五彩缤纷,看上去神异非常。林白明白,那是洗剑池洗剑无数年,其中所收集到的剑意。

虽然这剑意驳杂无比,但威力却是恐怖无比,而且因为这股剑意中所蕴藏的剑意效力太多太多,就更是叫人无迹可寻,根本找不出破解的法子。

整座灵剑山,在这一刻就像是沸腾了一样,各色元气在山峦间,沿着那些青石小路,冲刷不止!不仅如此,在剑山中,更是不时有凄厉的声线传出,仿佛山峦都在颤抖发声。

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和剑意,犹如跗骨之蛆般,围绕着林白的身体侵袭不止。一胀一紧之下,林白只觉得全身上下颤抖不止,那种身躯即将爆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这一切的一切,竟然真的是因为林白,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让灵剑山出现这样的异变,难道这灵剑山的剑之大道传承,真的要属于他了么?”望着山上正在不断发生的一幕幕,不管龙彩是有多么的不愿承认,但此刻也只能无奈的去承认,这一切都是因林白而起。

甚至这一刻,在龙彩的心中,都开始觉得,林白很有可能会取代泰阿,获得灵剑山传承。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不会这样的!龙彩不敢想象,假若林白获得了灵剑山传承的话,恐怕自己想要替凌云报仇的可能,必然要变得微乎其微,成为一个妄想。

“太强了,真的太强了!”不仅仅是她,昆吾也是暗暗赞叹出声,在不可思议的同时,言语间更是有崇拜之意。对于林白,他本就抱有崇敬之心,此刻灵剑山威压如此恐怖,但林白却还能周游自如,这如何能不叫人为之而赞叹。

而且让昆吾更为不解的是,林白明明是一个相师,而不是剑修,甚至于他攀登上的石阶还远不如泰阿,但为什么会引动起这样大的异象?!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拥有天地大气运之人,不管是做什么事情,冥冥中总有因果加持,让他得遇种种匪夷所思的造化。

脚尖一寸寸的向下,林白勉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脚碰触到第一百级石阶。他知道,只要自己碰触到那第一百级石阶分毫,这股强烈的威压就会散却。因为那样的话,就意味着自九十九级石阶,散发出的剑仙至强一击,并没有得逞!

但他的每一次挪动,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冥冥中,自九十九级石阶散发出的威压,就像是一只冷酷无情的大手,死死的握住了他的脚踝,让他不得寸进!而且在这恐怖的威压下,仿佛他全身的骨骼都在不断的碎裂,钻心刺骨的疼痛接二连三,叫人心神俱疲。

虽然河图洛书和青莲不断鼓荡,不断的散发浩然之气,但仍然于事无补。甚至于,就连象征着林白精气神的脊背,都开始缓缓的弯曲,仿佛这力量是要林白臣服,是要林白膜拜。

面色苍白如纸,汗水更是顺着额头如雨水般,洒落了一地,脑袋里满是嗡鸣之音,心神的疲惫愈来愈强烈,甚至有晕眩感在不断的滋生。茫然之间,林白无神的抬头,目光望着身体前方那看起来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石阶,看着那被遮掩的一切。

这一切的一切,和人生的道路是何其的相似!不管是什么人,即便是林白自己,不管他有多么精通推算之术,也无法精妙入微的把人的一生推算出来!因为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每一脚的落下,都会有无数种可能出现,再强大的心力,都支撑不了这种推算!

人生如长路,漫漫无绝期。谁都不知道未来如何,谁都不知道结果怎样,即便是林白,也是一般无二。但林白知道的是,不管前路究竟是怎样坎坷,不管究竟前方会有怎样的事情在等着自己,都只有去做了才会知道,都只有努力尝试过,才会换来的好的结果。

“你的剑,历经岁月浮沉,已是死剑!你的道,已暮气沉沉。所以,你只能被我借鉴,永远不会成为我的道,永远不会让我臣服!”剧烈的威压下,林白突然笑了,他这一笑,牵动了全身的骨骼,在受损的身躯,愈发疼痛,但随着这疼痛,林白的眼眸却是愈发清明!

此时此刻,他已明白,这第九十九级石阶,所要考验的,不仅仅是要让人承受剑仙的致命一击!更多的,还是对人心的考验!考验的,是你在面对万丈高山,面对惊涛骇浪,面对血雨腥风,性命都已到了攸关之时,还是否能有那一往无前,走出自己道的决心。

“我的道,我要自己走!谁都不能阻拦,谁也不能让我臣服!”朗笑一声后,林白仰头朝天长啸出声,啸声在天地各处回荡不止,而伴随着这清厉的啸声,林白的手突然握紧了掌中的飞剑凌云,平平举起在身前,如漠不经心般,向着身前轻轻刺出!

剑势划出的那一瞬间,仿佛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凝固了!仿佛所有的威压都已经止住了脚步!而顺着林白的身躯,河图洛书和青莲的劫力鼓荡之下,浩然之气骤然而生,瞬息间便没入了林白掌中所持的飞剑中,而后如滔天之浪,向着四下奔涌而去!

这是林白极尽升华的一击,蕴藏了他心中所有的不屈和百折不挠之意,也蕴藏了他所有对大道求索的决心!这一刻,不管前方究竟有什么,都无法拦阻林白,都阻断不了他的继续往前路行走的决心和意志!无论雷霆雨露,都无法改变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