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9章 粉碎的骄傲(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得不到灵剑山的剑之大道传承,这山上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也只能属于我!”

就在鲜血喷吐出口,将面容都染得血污一片之后,泰阿猛然回头,双眸死死盯住林白的面容,一字一顿道。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铆钉,重重的向着林白楔去,仿佛是要把林白钉死在当场,好让泰阿可以永远不再见到这个碍眼的男人。

从记事开始,泰阿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手中,受到过这样多的屈辱,也从没有人能像林白一样,把泰阿心中存在的那些骄傲,用脚践踏的七零八落。

先是天坑之上的对抗;再是天坑之下的一剑斩破幻化北斗的光点;然后是眼下这石阶上的竞争。为什么明明一个连剑修都不是的人,却能够一次又一次的践踏自己的骄傲,泰阿想不通,所以他只能愤怒,他只有努力去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骄傲绝不会碎裂!

话语出口,泰阿的眼眸中那抹妖异的红,陡然变得明亮了几分,就像是燃烧的愤怒火焰!

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去践踏他的骄傲!低低的咆哮了一声后,泰阿转头,向着近在咫尺的山巅一声大喝,而后猛然抬脚,向着山巅猛冲而去!双眸之间,那火焰似乎都要变成实质,似乎都要完全燃烧,似乎都要把整座灵剑山都踩踏成粉尘!

但就在脚步即将要碰触到第五百七十四级的那一瞬间,那股诡异的反弹之力,却是又陡然生出!在脚尖距离石阶连几毫米都没有剩下的时候,泰阿全身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青筋一条条高高绷起,肌肤更是出现了数道血痕!那是极致威压下的伤害,那是撕心裂肺的伤痛!

但即便是如此,泰阿却依然没有放弃!他的脚仍然死死的往下踩落,就像是要把灵剑山踩穿一般!他不愿让林白走在自己的前面,不愿让自己心中仅剩下的一丝骄傲,也如先前一般,变成碎落满地的玻璃!为了骄傲,他必须坚持,必须往上攀登!

一定要撑住!最后的荣耀一定是属于泰阿师兄的!望着山上泰阿的模样,龙彩紧握双拳,低喃不止。她实在无法接受最后站在山巅上的会是林白,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但在沉默冷寂的灵剑山前,不管是什么祈祷,都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就在泰阿的脚,堪堪要碰触到第五百七十四级石阶之时,那股反弹之力陡然又开始暴涨!

就像是突然被飓风卷起的海涛拍打到了身躯一般,泰阿突然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但他明白,实际上并不是有什么地动山摇,只不过是他自身在摇晃而已!

轰!一声巨响之后,泰阿的身躯重重的跌到在地,全身上下的血痕,明显又加剧了几分。一道道血口子,就像是小孩子咧开的嘴唇,仿佛是在嘲弄他。

“我不服!我还要再登!我一定要登上山巅,一定要拿到剑之大道传承!”重重一掌拍落在石阶上,泰阿鼓起全身的力气,重又站起,猛然迈动步伐,向着第五百七十四级踩下!

那一脚已经用尽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更是蕴积了心中所有的骄傲和坚持!甚至于在他脚踩出的那一瞬间,全身上下的血痕都开始往外迸裂出鲜血。

望着这鲜血淋漓的一幕,卫雀惊愕的张大了嘴,完全失声。她有些想不通,究竟是怎样的坚持,究竟是怎样的心态,才会叫人在这样惨烈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的坚持!而且她知道,不管结果如何,泰阿这种以命相拼的决绝,都绝对值得任何人去崇拜!

而在龙彩的面颊上,有清泪坠落,他们明白,这是泰阿在拿命相拼!昆吾更是低下了头,不敢再往山上多看一眼,生怕多看一眼,就会让自己的泪水滴落,但即便是如此,他的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涌出,一滴一滴落在了那褐红色的土地上!

一脚踩出,赫然有风雷之声相挟,仿佛是要石破天惊,是要将那裹挟这无穷威压的石阶,踩踏成齑粉,化作虚无的粉末,散落于天地之间,不剩分毫痕迹!

仿佛是感受到了泰阿的战意,第五百七十四级石阶的无穷威压骤然而生,剑意恍如冲破凌霄的炮弹,向着泰阿的身躯猛冲而去!

喀嚓!就在这股气息和泰阿落下的腿相遇的那一刹那,空气中登时传出一声清脆的裂鸣之音,那是泰阿小腿的骨骼碎裂的声音。

这便是灵剑山的恐怖,它只允许真正领悟到了这五百余级石阶蕴藏的真意的人继续往上!如果不能明白它所要表达的一切,不管修为如何,不管心性如何,都要击溃!

在这种剧烈的反弹之下,泰阿面上的血色尽消,他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巅峰,仿佛那灵剑山巅峰也在盯着他!但那巅峰却在一点一滴的变得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他知道,这是灵剑山的排斥,这是灵剑山要将他从山中排挤而出!他也清楚,这是自己已经力竭的征兆,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还能支撑自己走到山巅!

“不要!我还有力气,我还能继续走下去!”感受着那股诡异的力量,泰阿茫然无措的大吼出声,喘息如牛一般粗重,他的双手狂乱的在虚空中拼了命的抓,就像是落水之人,想要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但在那虚空之中,空无一物!

无论泰阿如何挣扎,无论泰阿如何努力,但在这灵剑山下,却是一无所存,那股排斥之力,还是缓缓的将他朝山体外排斥而出!顺着他的眼眸,渐渐开始有泪水涌出。

泪水混杂着面颊上的鲜血,砰然落地,仿若是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的血花,又像是泰阿那仅剩下一丝一毫,然后又被无情折断,碎裂满地的骄傲!

“你的道错了!”望着被排斥之力,渐渐开始往灵剑山外反弹的泰阿,林白轻轻叹息,眼眸中露出一抹悲悯之色,缓缓道:“剑修靠的从来都不是你所说的骄傲,你们靠的是胸中的浩然之气!虽然那气息和骄傲很相似,但绝不是你这样盲目的骄傲!”

“而你也从来都没有弄清楚究竟什么才是属于剑修的骄傲,真正的骄傲,并不是把苍生踩在脚下,视天下的一切为蝼蚁!而是要用你手中的剑,去守护你所珍惜的一切,去守护你所在意的一切,用你的心去爱人,用你的剑却守护你爱的人!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骄傲。”

“如果你一天不弄明白这件事情,一天就无法超越我!也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剑之大道!因为你这种心态,只是偏执,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剑修!”

向着身躯渐行渐远的泰阿,淡淡的说出了心中所想后,林白缓缓将手负在了背后,脊背陡然挺直,然后淡淡道:“现在,你看我是怎么走完这段路的!”

话音落下,林白轻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步接着一步,缓缓向山巅踱去!

纵然威压如岳如海,纵然那威压要比泰山还要沉重,甚至于叫林白觉得在这威压下,似乎就连身体内的骨骼,都要被压低几分。但即便如此,他的脊背依旧挺拔如青松,仍旧如一柄傲视苍穹的利剑般,根本不见分毫弯曲,就那样淡然的一步步往前行进!

五百七十四!五百七十五!五百七十六!五百七十七!五百七十八!

“再有一阶,就要走到终点了!”就在林白的脚步,终于在五百七十八级石阶落下的那一刹那,卫雀双眼中露出兴奋莫名的光芒,激动的呼喊不止。

而在灵剑山下,更是陡然间有一股无形的风暴,瞬息间在泰阿、昆吾和龙彩三人心中掀起!泰阿盘膝坐在地面,双目之中满是血丝,双眸死死的盯着林白的身影!他的双拳紧紧握在一起,顺着掌心,更是有丝丝缕缕的鲜血滴落!

这一刻,他心中思绪的复杂,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是真正的剑修,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即便是在剑阁中,也是顶尖的存在!但在这一刻,他却只能去仰视旁人,这种巨大的落差,叫他实在是无法接受!甚至于卫雀的欢呼声,传入他耳中后,就像是一柄锋锐的尖刀,将他心口扎得生痛,他知道,那是骄傲的彻底破灭!

从此以后,泰阿再没有任何骄傲可言,都已伴随这灵剑山的云霞,化为乌有!

难道自己的道真的错了?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一般,正是因为自己的道错了,正是因为自己那完全不知所谓的骄傲,所以才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才会一败涂地?!

望着沉默不语的灵剑山,泰阿心中的思绪,万般复杂,千言万语,都化为了无言!

虽然林白的身躯依旧笔挺,虽然仍然如一柄刺破苍穹的利剑般傲然,但他的身体已经无法保持先前的平稳,而是在颤抖不止,就像是一块悬在山上,摇摇欲坠的石块!

虽然五百七十九级石阶近在眼前,但那区区一步,却像是一生一般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