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31章 真正的道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难道这灵剑山的一切,都只是前人跟后人开的一个玩笑不成?!望着手中握着的书卷,林白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苦笑,眼眸中更是写满了疑惑。

如果此时此刻有第三者在这灵剑山巅峰的话,定然会惊愕发现,被林白持在手中的那卷古书,竟然只是一卷白纸,上面连分毫墨迹都没有。而且这白纸,并不是因为天长日久后,墨迹消散而导致的,而是从开始到现在,书卷上就没有存在过一分墨痕。

锈剑,空白的书卷,望着山巅上的这两件事物,林白苦笑不语。如果不是在五十五级、七十七级和九十九级石阶经受过考验,并且有所感悟,林白此时绝对要以为这所谓的剑之大道传承,就是一场笑话,一场流传了千百年的谎言。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我落下了什么东西,遗漏了什么东西没有探查到,所以才没有发现剑之大道?!沉默许久后,林白的目光向着山巅缓缓扫视而去。但山巅空空如也,除却那毫不显眼的石桌石凳和锈剑、破书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事物。

难道是我弄错了,这书卷也如那柄锈剑一般,有着什么隐秘。一番扫视之后,见一无所获,林白眉头不禁皱起,缓缓将神念向着书卷投去,想看看其中是否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要知道在这山巅上,最有可能藏有剑之大道真髓的,不管怎么看,也就只是这幅书卷了。如果连书卷之中都没藏有剑之大道的真髓,那林白真不知道什么地方会有了。

但让林白失望的是,他一番探寻后,却发现这书卷内里空无一物,材质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宣纸,根本找不到分毫特异的地方。

究竟这剑之大道是去了哪里了?难不成这一切真的就是那位剑阁祖师跟后人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将手中握着的书卷放回石桌后,林白微微闭上双眼将神念放出,向着四下探寻而去,试图要通过这山巅元气的波动,来找寻出是否有什么自己未曾留神到的地方。

但山巅空无一物,即便是林白的神念深入到了土层之中,都未发现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如果这真是一个谎言,一个笑话的话,那这乐子恐怕就大了!数次三番寻觅,都无功而返,叫林白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苦笑。需知道这灵剑山山巅之上存着剑之大道传承的传说,在剑阁之中可是流传了千百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山巅的传承趋之如骛。

可是如果这山巅根本就没有任何传承存在,那岂不是要叫那些心存幻想的人,失望透顶。

但按照此前五十五级、七十七级和九十九级石阶的异常,这灵剑山的布置应该不是无的放矢才对啊!一想到此前自己遇到的异兆,林白便觉得有些无法理解。如果不是为了让后人继承剑之大道传承,那位剑阁祖师,辛辛苦苦摆布下这灵剑山又是为了什么?

究竟是自己弄错了什么东西,还是说这就是前人给后人开的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

疑云密布之下,林白缓缓闭上双眼,不断在心中剖析自己从进入灵剑山开始遇到的一切,试图从其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弄明白山巅之上空无一物,根本没有剑之大道传承的缘由。

电光石火间,林白突然想起了自己此前在五十五级石阶所遇到的一切。在那里,有无穷无尽的拔剑之道。但实际上那一级石阶所要自己做的,并不是从那些纷繁复杂的拔剑之道中找出最精准的一个,而是要结合自己身躯和心神的实际,创造出独属于自己的拔剑之道!

道是唯一,又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花叶,也就不会有两个相同的人。即便是孪生兄弟,也或多或少存在差异。所以每个人的道都不尽相同,个人有个人的道。

别人的道,只可以去借鉴,但是不能去重复走别人走过的道,虽然会平坦许多,但这样一来,就永远无法触摸到真正大道的边缘!因为道是唯一,可以相似,但必须不同。

而且只有走自己的道,坚持自己所坚持的,只要是对的,就一定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走出一条真正的大道。虽然那路上可能密布坎坷,可能要披荆斩棘,但只有那样走过去,这样的道才能真正属于自己,最适合自己,也最强大!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这剑阁祖师为了后人,还真是用心良苦!”想到此处,林白突然朗声发笑,眼眸缓缓睁开,眼中满是赞赏和敬佩的璀璨神光。

只有自己走出来的道,才是属于自己的,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旁人所无法夺走的!这便是灵剑山这五百七十九级石阶所要讲述的道理!

剑阁祖师既然布置下了,讲述此种道理的石阶,又怎么可能会把属于他的剑之大道的传承,放置在这灵剑山的山巅!而更准确的说,灵剑山山巅不存在大道,便是一种大道!

因为山巅所要讲述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不管假借何种外力,最终都还是要靠自己,只有历经磨难,坚忍不拔,才能找寻到属于自己的道!

而此前五十五级、七十七级和九十九级石阶所存在的那些异变,实际上不过是剑阁祖师将自己的心得体会拿出了一部分,让登山之人仔细去揣摩,去借鉴罢了。

千百年的传说,却没有一个人勘破其中的道理,也怨不得剑阁日渐凋零,也怨不得就连洗剑池都不愿意赐予如今剑阁中的这些剑修飞剑。因为剑池有灵,对这些根本搞不清楚祖师真正用意,只是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之物身上,以及死守着那劳什子骄傲的剑修们,实在是难以生出一星半点儿的好感,所以情愿把飞剑给卫雀这个普通人,都不愿给他们。

只有等剑阁中的那些剑修,从这个死胡同里走出来,弄清楚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真正要走的大道是什么,等到那个时候,洗剑池才会认可他们,而剑阁的荣光才会恢复!

“不管怎么说,这一趟石阶走下来,都叫我收获良多。前辈的厚义,晚辈牢记在心。”弄清楚了其中的原委后,林白双手抱拳,向着虚空中拱了拱手,诚恳道。

诚如林白所言,虽然这五百九十七级石阶,并没有讲述出真正无缺的剑之大道,但不管是对心神的磨砺,还是道法的感悟,都已称得上难能可贵,叫林白受益良多。

话说完之后,林白缓缓走到石桌前,沉吟一番后,伸手将那锈剑缓缓持在手中,然后缓步走到了山巅之前,向着山下望了一眼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然后抬手向虚空中触碰而去!

“不知道我这一生,是否能有机缘,可以让我能够达到如创制这灵剑山那名前辈一般的境界,能够找到真正属于我的道,明悟属于我的道理,让我的家人可以受到我的庇护,幸福康乐,永不遭劫厄!”仿佛又有风起,轻吹林白的身躯,但那并不是风,而是一种诡异的元力,碰触到林白的身躯,顿时如春雨入泥,滋润身躯,洗清了林白此前所受的创伤。

这是林白自回归之后,一直存在于心中的疑惑。虽然他的修为提升了很多,但经历过那场生死之战后,却是叫他的道心蒙上了一层尘埃,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越来越少用相师的手段,而属于他的大道之路,也越来越难走!

甚至连张三疯和陈白庵等人都不知道,有时候林白就在心中扪心自问,是否自己已经走到了极限,是否自己的道已经走到了歧途的牛角尖,根本无法再有寸进。

但今时今日,这灵剑山发生的一切,却是等于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告诉他,只有坚持自己所坚持的,只有去做自己想要去做的,才会碰触到真正的,属于自己的道!

而唯有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心才算是真正的无羁,才能真正守护家人不受灾厄!

“我心所向,即为大道所向,即为大道所指!纵然没有属于我的道,我也要走出来!”良久之后,林白缓缓睁开双眼,面上满是释然的笑容,而后神情突然一凛,没有任何征兆的,纵身向灵剑山下,一跃而起!山风吹拂过他的双臂,这一刻,他仿佛成了一只大鸟!

疯了!这小子真的是疯了!可是为什么刚才没有感受到任何剑之大道的气息,山巅之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望着林白纵身而下的模样,场内诸人均是思忖连连。

砰!就在身躯即将要碰触到山下坚实的土地之时,林白双手突然朝前一伸,先天真罡骤然发出。这一瞬间,他的身躯之前就如同是装了无数只弹簧一样,身躯先是轻轻弹起,然后轻飘飘的落在地面之上,那模样说不出的潇洒肆意。

望着林白的模样,泰阿心中一片酸楚,他多么希望,从山顶纵身跃下的那人,不是林白,而是他泰阿!林白脸上的笑,落入他眼中,就像是一枚枚尖锐的钉子般,扎的他难受!

但事实就在眼前,最终的胜利者不是他泰阿,而是林白!此时此刻,所有人目光的焦点,也只有一个,不是他泰阿,而是终于从山巅落下的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