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32章 赠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林白!”就在此时,静寂的场内,突然传出泰阿的声音,那声音有些嘶哑,仿佛虽然只是寥寥两字,却是用尽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和勇气。

林白闻言缓缓转头,向着泰阿望去。两人的目光乍一交集在一处,登时便叫人觉得场内的空气突然一凛,有一种莫名的紧张突然滋生。不过只有林白看得出,泰阿眼眸中如今的神情已经出现了变化,再没有此前的骄傲,整个人变得平和了许多。

“林白,我承认,这一次你赢过了我,但一次的胜利不能代表什么,我以后会继续向你挑战的。”缓缓将眼眸中的杀意收回后,泰阿缓缓开腔,言语间满是执着之意,虽然属于他的骄傲,如今已被林白尽数踩踏成空,但他的执着还在。

这一次虽然败了,但他会竭尽全力,去努力奋进,争取有一日能赢过林白。

“只要你觉得自己能够胜过我,大可寻我,我随时奉陪。”林白轻笑出声后,沉默而了片刻,然后抬手把握在掌中的锈剑朝泰阿丢了过去,淡淡道:“这是你们剑阁的东西,收好。”

虽然看得出山巅的这柄锈剑绝对有匪夷所思之处,只要能剖析出其中的隐秘,未尝不能让锈剑重放光华,提升实力。但对于眼下的林白而言,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继续将属于相师的道走下去,纵然这飞剑有再多的不可思议,对他而言,也是和废铁相差仿佛。

而且泰阿能够一鼓作气,冲到五百七十三级石阶,并且百折而不挠,虽说究其原因,是为了他自己心中那虚无缥缈的骄傲,但心性之坚忍也可见一斑。既然这柄飞剑,对自己而言,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又何必将其留在身边,倒不如送给更合适的人。

“这是……”铮然一声,把飞剑拔出来后,望着那布满了锈迹,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折的飞剑,泰阿面上露出了疑惑之色,望着林白,沉声道,有些不明白林白的意思。

“杀人不过头点地,泰阿师兄是败给你了不假,但你又何必用赠他锈剑,来恶心他,难道你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有些过分了么?”龙彩见状,眼眸中露出厌恶之色,道。

“龙彩,不要多言!”听到龙彩的声音,昆吾急忙出音拦阻,不过看向林白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复杂。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会玩这么一出,而且如龙彩所言一般,他送泰阿这柄锈剑,岂不就是在说泰阿就是那柄看起来只要轻轻一碰的锈剑。

虽然林白是胜利者,但是做出这样折辱人的事情,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林白闻言轻笑不语,只是静默的望着泰阿。他相信,即便是昆吾和龙彩他们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以泰阿的修为,不可能发现不了这柄锈剑的诡异之处。

“这把剑有古怪……”定睛向着锈剑扫视一番后,泰阿缓缓抬起掌中飞剑,如摧枯拉朽般,向着锈剑便斩落下去,剑势如虹,叫人毫不怀疑,即便是金铁,在这剑下都要斩成两段。

铿!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泰阿掌中飞剑落下,剑锋斩向那锈剑的时候,锈剑竟然连一分一毫的震动都没有。不仅如此,那原本已经锈迹斑斑,甚至于个别处都被铁锈腐蚀的看上去马上就要破裂的剑身,竟然连一丝裂痕都没有出现。

这是什么剑?!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龙彩和昆吾登时失言,双眸中满是疑云,时而目光汇聚在剑上,时而汇聚在林白身上。需知道,他们对泰阿的手段,可说是再清楚不过,泰阿的剑,讲究的就是凛冽两字,但就是这样凛冽的一剑,却对锈剑分毫伤害都没造成。

这样的结果说明了什么?就说明这柄锈剑绝对是藏了什么天大的玄机,而且绝对不是凡品。而更让他们诧异的是,作为胜者的林白,又怎么会把这样神异的剑,送给自己的对手,而且还是一名刚刚向他下了战书,随时都可能去找他比试的对手手中。

“这是你从灵剑山山巅取下的飞剑……”望着掌中那柄虽然锈迹斑斑,但却诡异莫测的长剑,泰阿眼眸中突然露出惊颤之色,突然间双手捧剑,颤声道:“这……这是祖师的剑!”

祖师的剑!听到这话,昆吾和龙彩面上顿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望向林白的目光更为诧异。诚如泰阿所言,此时此刻他们也反应过来,在这荒无人烟的剑冢之内,林白根本没有可能刻意弄到一柄锈剑来折辱泰阿的可能。

再加上林白刚从灵剑山山巅走下,那这柄锈剑的来历,也就只能有一个。那便是林白从灵剑山山巅获得了这柄锈剑。而千百年来,从未有人成功登顶过灵剑山,这也就意味着,这柄锈剑,乃是剑阁祖师留下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祖师的佩剑。

想通此节后,那柄看起来其貌不扬,锈迹斑斑的长剑,在诸人眼中,登时变得神秘起来。而他们看向林白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疑惑,完全想不通林白为何会做出此举。

他们能觉察到这柄锈剑的不凡,林白又如何能觉察不到,又如何能想不出啦,这柄锈剑很有可能就是剑阁祖师的遗物。即便是如今长剑仍然锈迹斑斑,但谁也不敢确定,就没有可能让这柄蒙尘的长剑,重新绽放出往昔的光彩!

而且他们毫不怀疑,如果这柄飞剑复原之后,恐怕威力要远远超过剑阁之中所有的飞剑。要知道这可是剑阁祖师的遗物,而剑阁祖师又是一名剑仙,剑仙之物,那该是何等神异!

可就是这样的神异的事物,林白却是没有分毫据为己有的心思,反倒是随手就把它交到了自己的敌人手中。这种心态,不管是泰阿,还是龙彩和昆吾,都自恃无法做到。

难道是我之前想错了,这个人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可恶?!望着含笑望着泰阿的林白,龙彩心中充满了疑惑,也破天荒的开始挣扎,开始仔细思忖凌云之死的原委。

双方斗法,本就是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结局。而林白想要胜过凌云,就必须要下重手,否则的话,他就要死在凌云的手中。按照常理而言,对于死敌,根本不需要任何怜悯,而凌云也完全没有必要去托付林白什么。

但最终凌云却是托付林白,让他替自己为飞剑寻找一个更合适的主人。之所以出现这种异变,一定是在两人的斗法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让凌云觉得自己死在林白手下,并不过分。

究竟该怎么办,是继续复仇,还是……一时之间,疑惑充斥龙彩心中,叫她心神恍惚。

“我不能接受这柄剑,这实在是太珍贵了……”沉默片刻后,双手捧着锈剑的泰阿缓缓出声,虽然嘴上说着拒绝,但他眼眸中却是无法掩饰的渴望。因为这柄剑,对于剑阁的所有剑修来说,都可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能够用祖师的剑,想一想,就可想出,这是何等荣耀!

但心中虽然渴望,泰阿却不能不拒绝。因为这柄剑并不是他获得的,而是属于林白的。最重要的是,泰阿不知道,如果自己接过这柄剑,以后是否还会生出挑战林白的斗志。

因为这柄剑实在是太贵重了,因为它承载过剑阁最大的荣耀,承载过剑阁所有的辉煌。

“我是相师,不是剑修,这柄剑与我无用,我留着它,不过是叫明珠蒙尘……”林白淡淡一笑,却也不去接剑,只是平视泰阿,淡淡道:“你放心把它拿去,我绝对不会用这件事来要挟你什么,或者要你去做什么。你以后想要挑战我,我林白也绝无二话!你也可以这样看,就当我是为了给自己竖立一块磨刀石,要用你来磨砺我的道!”

泰阿闻言沉默不语,他的神情有些恍惚,林白在灵剑山说过的那些话,又开始一字一顿的在他耳畔回响。在这一刻,他突然破天荒的觉得,也许真的如林白所说的一样,自己的道真的是错的,而且自己在心中坚持的那所谓的骄傲,是那样的荒谬和可笑。

“好!那我就却之不恭,收下此剑了!”沉默许久后,泰阿眼眸中的疑云终于消散,双手捧剑,对着林白郑重其事的施了一礼后,沉声道:“如你所言,我会竭尽全力发现祖师佩剑之中的隐秘,也会尽早超越你,比你更早获得大道!”

“我等着你让这柄锈剑,重见光明的那一天……”林白闻言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

他知道以泰阿的心性,只要能找准属于自己的道,一定会有匪夷所思的成就,未尝就不能除尽这柄锈剑之上沾染的斑驳锈迹,让森寒剑锋,重现世间。

但他更清楚的是,即便泰阿真的做到了这一步,自己也绝对不会输!因为自己已经定下了决心,已经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所要坚持的道路,只要坚持,就不会输!

就在此时,只听得场内突然有阵阵轰隆声响起,那座原本静默不语的灵剑山,却是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这颤抖之剧烈,犹如天崩地裂,似乎是要接通遥远的某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