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38章 剑阁二宗(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放之剑阁,也同样适用。

当矛盾积累得极深的时候,必然就会去寻找一个宣泄的出口。而在当时的剑阁,也正是如此。剑阁的第一代弟子们,每日沉浸在闭关论道,证明自己之中;而他们门下的弟子,也如他们师尊般,不断的论证,并且他们论证的法子,要比他们的师尊还要凶悍!

时间一点一点而过,甚至于连剑阁那些第一代弟子,都还没有意识到矛盾已经积累到不可调解的时候,一件惊天之事,突然在剑阁之中发生!

以气御剑这一派系的一名弟子,在跟以剑入道派系的一名弟子,在进行比斗论证之时,错手杀了这名以剑入道派系的弟子。这事乍一发生,便如同是捅了马蜂窝般,瞬息间便让整个剑阁变得风雨飘摇,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

以气御剑一方的弟子,认为这一战已经把孰是孰非,表明的很清楚。存活者既然是以气御剑一方的弟子,那自然剑阁所要修习的正宗便是以气御剑!

但以剑入道那一方的弟子,却哪里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当即便有修为高深的弟子,从其中挺身而出,悍然出手,斩杀了那名侥幸得存的以气御剑派系弟子。

鏖战自此开展,整座剑阁都笼罩在腥风血雨之下,所有人都提心吊胆,胆战心惊,生怕莫名其妙间,就有无妄之灾降落在自己头上。在那段时间,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在早上还跟某位同门弟子说笑,但到了晚上,便发现那名弟子已经身死道消。

杀戮一日接着一日,在这旷日持久的争斗中,剑阁被损毁得已不复往日荣光。按照玉具长老的话说,经历过那段岁月的前辈们曾说过,在那段时间里,就连剑阁头顶的月亮和太阳,都是闪烁着猩红的血腥光泽。这说法,足见当时剑阁弟子内战之激烈!

争斗的态势越来越大,终于惊动了那几名还在闭关的第一代弟子!眼瞅着道统传承,几乎都快要到了断绝的地步,几人哪里还敢再过多纠缠,当即悍然出手,才算是把此次纠纷给压了下来,才让这段杀戮的岁月终于停止,让剑阁重归了清明。

但即便是如此,他们出手的时候已是太晚,经历那一役之后,剑阁弟子已是十不存一,剑阁的建筑更是被破坏的千疮百孔!不管是以气御剑这一派系的弟子,还是以剑入道这一派系的弟子,都已是元气大伤,损耗之大,已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那一场鏖战,无奈之下,剑阁才举族搬迁,来到了神农架深处。并且在迁移至此后,那几位第一代弟子更是叫门下弟子立下誓言,发誓永世不得再有争斗。

可誓言这东西,只有你想让它起效,它才能奇效;只有你想去遵守,它才能有约束力。

之前那一役中,死在双方手中的人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不管是哪个派系存活下来的弟子,都有亲朋故旧,折损在对方的手中。这种仇怨,又岂是简单的誓言所能约束的。

虽然有关派系谁才是正宗的纠纷,在经历了此事后,在明面上几乎销声匿迹,但在暗处,却还是暗流汹涌,仍然有无数人在为了证明自己才是对的,而不断的做出努力。

但经过那一战后,双方都已是元气大伤,所以并没有过激的行为出现。而后天地渐渐衰落,灵气暴跌,想要继续修习以气御剑之道,已是难如登天,而这一派系的实力,更是一跌万丈。而以剑入道的一方,却是还能在灵气衰减之世绽放异彩。

天时之下,不管以气御剑的那些人是有多么不甘心不情愿,都不得不承认,他们正是衰落的一方!而且自灵气衰减后,修习以气御剑的剑修越来越少,更多的人改换门庭,加入到了以剑入道的一方。偌大个剑阁,修习以气御剑的,除却大猫小猫三两之外,再无他人。

到了今时今日,整个剑阁,更是只剩下了玉具长老和昆吾这两个以气御剑的剑修。

而这也正是为何玉具长老会说,即便是他去向赤霄劝解,也不会动摇他的决心,不会让他交给林白禁蛇的缘由。因为玉具是以气御剑这一派系的门人,而赤霄却是以剑入道那一派系的门人。虽然两人口头上有师兄弟之称,但师兄弟之谊,却是半点欠奉。

而且不仅没有情谊,若是仔细论起来的话,说成是有世仇的双方,都不为过。

而到了此时此刻,林白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玉具长老和昆吾两人,会对自己没有恶意。因为他们不但不能仇视自己,而且还要感谢自己。因为正是自己封印仙门,才引动的天地异变,灵气复涨,才算是叫他们这些修习以气御剑的剑修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你们剑阁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历史……”听完玉具长老的话,林白歉意一笑,缓声道:“玉具长老,方才是林某失礼了,以小人之心,度您君子之腹。”

“抱歉的话,就不要说了。说到底,还是我们师徒俩要谢你才对。如果不是因为你,这天地也不会有异变,灵气也不会回涨,我们也看不到这一线崛起的希望。”玉具长老闻言一笑,感慨道:“只可惜因为此事,不能为林道友帮衬一二,玉具实在是心中有愧。”

林白苦笑摇头,心中却是暗暗腹诽不已。这件事情说一千道一万,实际上要怪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位完全不负责任的剑阁祖师。他老人家传了这么多道行,却不给个折中的方案,拍拍屁股自己就走了,把个烂摊子扔给了后人,实在是不负责。

想到此处,林白也是不禁暗自有些庆幸。自己失踪的那一年,岂不是也如那位剑阁祖师般,突然就撇下了个烂摊子,撒手离开。也幸亏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以及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他们,能够镇得住场,能够同心协力,否则现如今怕也是一盘散沙。

“玉具长老,我们时间紧迫,就不跟您多说了。我去那边拜会拜会那位赤霄长老,看他能不能通融一二,把禁蛇拿出来一条……”略一沉吟,林白双手抱拳,对玉具长老道。

虽然林白的话没有说完,但场内诸人都知道林白话里未说完的意思。如果赤霄长老能够通融一二,把禁蛇拿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他不拿的话,那就只有强夺了。

说穿了,也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本事去得到这禁蛇。

“赤霄师弟天资过人,在以剑入道的修为上更是另辟奇径,林道友你要多多小心,如果能善了的话,最好善了……”玉具长老也知道事情不可拦阻,轻叹了口气火,缓缓道。

“嗯?”听到玉具长老这话,林白心中突然一动,然后望着玉具长老,疑声道:“玉具长老,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您老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们这两个派系的区别,以及赤霄的手段又有那些,好叫我能够未雨绸缪,早作准备。”

“这个好说。”玉具长老点了点头,郑重其事道:“我们这一宗,修的是以气御剑,也就是说,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剑,而是自己这个人。是以人的能力,去操纵飞剑,并且通过飞剑,来扩大人的能力;而赤霄师弟他们那一脉,修习的以剑入道之法,乃是将剑视为身体的部分,修剑气入身躯,让剑和身躯能够连接无暇,发挥剑的最强威力。”

“以剑入道之法,剑气凛冽,出剑之后,不见血,长剑势必不还。而赤霄师弟修习的又是一剑霜寒十九州这种秘法,这就叫他的剑气更为凛冽,也让他的性情变得更加孤僻。以我如今的修为,绝不是赤霄师弟的对手。”玉具长老轻轻叹息出声,话语中却存着落寞。

曾几何时,他们这以气御剑的一脉,也是强横无比,在剑阁内也是占有极为重要的一席之地。但如今却是时过境迁,他们这整个派系,即便是加上刚刚拜入门庭的卫雀,都只有寥寥三人。甚至有时候玉具长老都在想,等自己百年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多谢玉具长老的点拨,晚辈记在心中了。”在心中揣摩了一番玉具长老的话后,林白双手一拱拳,沉声道:“前辈搭救我家师兄的恩德,林某一定铭记在心,没齿不忘。”

“千万不要再说什么恩德了,要是再听下去,就要羞煞老朽了!”连连摆手,推脱了林白的谢意后,玉具长老又语重心长的加重语调道:“一剑霜寒十九州秘术,乃是他们以剑入道一脉的不传之秘,林道友你可千万要小心谨慎,切莫大意。”

“师父,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不等林白把话说出口,一旁面色一直以来有些古怪的泰阿,却是突然抬头,向玉具长老道。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听到这话,玉具长老微微皱起眉头,沉声道。

“泰阿现在也修习了一剑霜寒十九州……”略一沉吟,昆吾接着将自己从龙彩口中得知的消息,讲了出来,“而且据龙彩师妹讲,不仅是他们,那边的弟子如今都在修习这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