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39章 魔咒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说什么?!”听到昆吾的话,玉具长老面色登时大变,紧紧盯着昆吾的双眸,寒声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泰阿真的是在施展一剑霜寒十九州?!”

“徒儿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而且林道友还和泰阿交过手,他也能为我作证。”昆吾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无心的一句话,会叫玉具长老神情出现如此之大的变化。

“昆吾说的没错,我和泰阿交手的时候,的确是听到他念叨过这句话。而且他的剑气凛冽如寒霜,森冷如秋风,恍若没有半分生机。”林白闻言后,微微颔首,附和道,不过在他的眼眸中,却也满是疑惑,不明白为什么玉具长老的情绪波动会如此之大。

“我说这两次过去,他们那边的气氛都那么古怪,那些弟子看着一个个都跟寒冰似的,原来竟然是在修习一剑霜寒十九州!”玉具长老听到林白的话,两道寿眉顿时倒竖,眼眸中更是凛冽之意,寒声道:“该死,真是该死,竟然把祖宗的规矩忘了个一干二净!”

说着说着,玉具长老的胸脯突然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眼眸中更像是有火焰要喷出,而且整个人的气息都全然大变,完全被一种愤懑的情绪所包围。

“师尊,究竟是怎么了,您老人家怎么生这么大的气……”眼瞅着玉具长老那幅急火攻心,似乎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晕过去的模样,昆吾连忙给他轻轻捶了捶背,才疑惑道。

不仅仅是昆吾,就连林白和鲁燕赵他们这些外人,此时都有些疑惑。不过就是一些人修习了某种秘术而已,又不是做了什么犯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玉具长老怎地如此激动?!

“好你个赤霄,原来你竟然是在干这种好事儿!”经过昆吾的一番劝解,虽然玉具长老的神情稍稍舒缓了一些,但他心中的怒火却依然未曾消减,仍旧恼怒无比道:“难道他赤霄就忘了列祖列宗的嘱托,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秘法,剑阁每代只消有一个传人便可。若是修习此法的人过多,便会陷剑阁于危局之中,而离剑阁道统传承消解之日,也为时不远……”

听着玉具长老这话,林白总算是弄明白了老人家为什么这么激动的原因。感情是当初创制这术法的祖师爷说了,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剑道秘术,每一代弟子里面就只能传授给一个人,若是修习这术法的人多了,就是剑阁的败落和破灭之日。

不过这说法,着实叫林白有些腹诽。他也不是没有领教过一剑霜寒十九州的秘法,这种剑术专走偏锋,冷冽异常,虽然偏离了大道,但却也远没到那种祸害无穷的地步。

而且就林白看来,当初那位创制这秘法的前辈,之所以不想让太多的人修习此种秘术,恐怕不是因为修习的人多了会有什么祸患。而是因为一旦修习这剑术,就会叫人心性冰冷如寒冰,一个宗门里面,有一个这样的人还好,若是多了,谁能受得了。

可是如果仅仅是这样,就说什么宗门破灭,道统断绝,也未免太夸张了一些。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不仅是林白,就连昆吾都有些傻眼,觉得玉具长老的话未免也太夸张了一些,这世上哪有过说因为宗门弟子修习某种术法,就导致门灭道统断绝的事情。

“错了!你们不知道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恐怖之处,但我却亲自见过!”玉具长老缓缓摇头,眼眸中露出一抹惊惧之色,缓缓道:“那还是在我刚刚进入剑阁的时候,一位以剑入道派系的前辈,为了谋求派系的壮大,便将这秘术,传给了门下的一对天资卓越的孪生兄弟。”

“刚开始的时候,那对孪生兄弟在修习了一剑霜寒十九州的秘术后,修为的确是突飞猛进,虽然他们是后来者,却还是在宗门内崭露头角,许多前辈高人都比斗不过他们。”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兄弟在修习这秘术后,一直相安无事。过去了一段时间后,甚至都叫人觉得,老祖宗留下来的那禁令,就是一纸屁话,根本连半点儿效力都没有!”

“但就在许多人都蠢蠢欲动,想要去修习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秘术的时候,一件怪事却是突然发生了!那对孪生兄弟,却是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开始自相残杀起来!而且每一招都狠辣至极,似乎恨不能致对方于死地。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兄弟,而像是生死仇敌。”

“一剑霜寒十九州讲究的便是剑走偏锋,至冷至冽!那两兄弟可说是深得其中三昧,两人的身上,都被对方用剑气斩出了无数道伤口。但即便是如此,他们却还是没有任何要停手的征兆,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驱使他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继续对彼此下手!”

“他们两人的争斗开始之后,即便是宗门的一些前辈出手,都根本无法让两人分开,反倒会被牵入战团。无奈之下,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曾经是天之骄子的孪生兄弟自相残杀。鏖战持续了一日一夜,那个哥哥才力竭而亡,而弟弟也只剩下了一口气!”

“宗门当时拼尽了一切力量去挽救那个弟弟的性命,但命虽然救回来了,人的魂却是丢了,从此以后,在他嘴里就只会说‘我要拿你祭剑’这一句话。没过两年,宗门的人就发现那弟弟不见了,搜遍剑阁,最后发现他自挂在了剑渊,气息已完全绝断!而在他的身前,则是用鲜血书就了‘一剑霜寒十九州,不可全得’这十个大字!”

话说到此处,玉具长老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仿佛时间虽然过去了数百年,虽然那些过往都已经尘封在了历史的尘埃中,但一旦回想起来,却还是叫他心有余悸。而从他的那略带颤抖的声音,也足矣听出,此事对他所造成的影响之大。

而倾听玉具长老讲述的一众人,此时也是有心有余悸之感,眼眸中满是惊诧和狐疑之色。他们实在是想不通,一种秘术,怎么着就有着这样的魔力,甚至能够让手足兄弟变成生死仇敌,进行厮杀!而且又为何只有同代之中修习,才有此效,隔代就不会产生作用?!

“自那之后,一剑霜寒十九州这秘术就被剑阁束之高阁,每一代只传一名弟子!我这一代,是赤霄得了传承,而你们那一代,则是定光得了传承!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才过去了多少年,难道赤霄就他亲眼目睹过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愤怒的一拍身下的椅子,玉具长老长身而起,沉声道:“不行,我要去找他!我要问问他,看他究竟是要做什么,难道真的是要把我们剑阁拉入绝境之中么?要让我们剑阁陷入危境之中,要让一众门徒自相残杀,让剑阁的道统传承,自此断绝于世间?!”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道前往,刚好再问问赤霄,能不能分润一条禁蛇给我。”见玉具长老情绪如此亢奋,林白一锤定音,便想要奔赴赤霄所在的另一座阁楼。

轰隆!就在这时,一声恍若天雷般的破空之响,骤然在剑阁内生出!这剧烈的声响,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叫诸人觉得脚下踩着的地面都在不断颤抖,几乎站立不稳。

这是怎么回事儿?感受着那剧烈的震动,场内诸人心中满是疑惑不解。

但还未等到他们心中的疑惑消散,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寒风骤然刮过,原本风和日丽的剑阁,瞬息之间,便阴沉了下来,天地四方,充满了肃杀气息!

那些原本正在向外界展现着茁壮生机的绿树红花,在这气息弥散开来的一瞬间,悉数凋零。青翠的落叶,艳丽的花瓣,随风凋落,那模样美丽的妖异!

但此时此刻,震动还在继续,而且似乎这已经不在是剑阁的震动,而是整座神农架都在震动。无数植被和药草在凋零后,在那森寒气息下,迅速粉碎成齑粉。

而且冥冥中,更是有一股白茫茫的雾气骤然而升!那雾气碰触到一切,顷刻间便将万物都彻底冰封,都彻底冰冻,就像是寒霜骤降一般,整个剑阁都化成了森然的白色世界。

即便是林白他们此前来之时看到的那汪洋肆恣的瀑布,在这寒冷的气息下,竟然都在不断的凝固,最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冰瀑布,悬挂在崖头上。

那模样看上去,端的是肃杀而又冷寂到了极致,仿佛天地间的一切生机,都已荡然无存。

铮!铮!铮!就在剑阁完全化为白色世界后,气息却又突然大变!虚空中有无数长剑出鞘之音响起,而且伴随着那声音,更有一道道森寒呼啸的剑气,犹若冰霜,瞬息间充斥了剑阁的各处角落,将整座剑阁都包裹在森寒剑气之内!

此时此刻,剑阁已经完全成为了森冷剑气的海洋,举手投足,都有无穷威压降临,可怕到了极致的地步!在这一刻,不管是林白,还是玉具长老,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而且他们觉得,在这剑气呼啸的苍穹之下,似乎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故在发生。

“魔咒,难道我剑阁真的又要重蹈覆辙,陷入一剑霜寒十九州的魔咒之中?!”望着皑皑一片的苍茫山峦,感受着空气中的凛冽剑气,玉具长老全身上下颤抖不止,声如筛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