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41章 同门相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云层低的仿佛触手可及,密布的阴云,仿佛拧巴拧巴,就会有倾盆大雨坠下。而且在云层与云层的摩擦中,更是不断有沉闷的轰隆声此起彼伏,仿佛要把人的心神摧毁。

而在赤霄话音落下的时候,那盘膝坐在地上,正在不断吸收剑渊石壁上那诸多飞剑所蕴藏剑气的定光,微眯的双眸突然睁开!眼眸乍一睁开,自他的双眼中,登时有两道如飞剑般的神光飞出,而且他的眼眸,更是冷冽到了极致。那模样,看上去诡异无比。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看着定光的模样,泰阿心中惊愕莫名。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只是出去了这么一遭,怎么着定光师兄和赤霄师尊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不仅如此,就在刚才定光的眼眸睁开的那一刹那,他还感觉到一股浩瀚无比的杀意,陡然从定光的身躯逸散而出,犹如溃堤的汪洋狂潮般,直接将整座剑渊覆盖!

“龙彩师妹,你快走!”感触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之后,泰阿没有任何迟疑,转头向着身畔的龙彩急声叱道,但当他话出口后,却是发现情势有些不大对劲,只见时间只是过去了这么短短一会儿之后,龙彩的神情竟然变得如其他的师兄妹般,呆滞无比。

仿佛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冥冥中就有一种力量,把他们的神魂悉数抽走了。

“师尊,师兄,你们到底怎么了?”望着这诡异的一幕幕,泰阿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惶急,觉得事情越来越诡异,急声道:“你们赶快醒一醒!”

“你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还能保存有神智?”话音乍一落下,赤霄便面露疑惑之色,盯着泰阿上下扫视了几眼后,突然桀桀怪笑道:“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长进了这么多,既然如此,那我的计划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几分!定光,动手吧!”

赤霄的话乍一出口,那犹如行尸走肉般,眼露精光的定光陡然拔剑,犹如幽魂一般,无声无息,一剑就朝着泰阿所在的位置刺来,一剑动,风雷相随,恐怖无比。

定光乍一拔剑,泰阿登时便觉得全身一阵森寒,更是觉得感受到了无比的凶险,没有任何迟疑,鼓起全身的力量,向着一侧偏移开了数米,才算是避开了这一击。

嗤!虽然泰阿躲避过了这一剑,但他身畔的一名神情呆滞的剑阁弟子,却是没有那个命数,剑光闪烁间,顺着他的脖颈便呼啸而过,直接在空中勾勒出一道血线!

而且就在鲜血自脖颈间涌出的同时,泰阿更是发现,顺着那名已经丢掉性命的剑阁弟子身躯中,有一道恍若剑形的森然白气骤然而出,向着定光的身躯汇聚而去!

就在那如剑形的森然白气,混入定光身躯后,他眼眸中的冷冽之意陡然变得深重了几分,甚至于连掌中握着的长剑,都渐渐开始有寒霜覆盖,森冷到了极致。

不仅如此,就在那缕如剑形的森然白气出现的一瞬间,泰阿更是分明感受到,在自己的身体内,似乎在某个冥冥的角落,陡然出现了一阵颤栗。那不是敬畏或者惊惧的颤栗,而是一种类似于嗜血渴望的颤栗,就像是野兽在看到血肉时的反应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儿?那剑形的森然白气究竟是什么?又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效力?!看着眼前这一幕,泰阿在惊惧的同时,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铮!但还未等到泰阿搞清楚其中的缘由,定光却是再次发难,他的身躯就如同是鬼魅一般,剑势更是阴柔到了极致,仿佛乘风而来,鬼气森森的同时,又有着强大无比的杀伤力!

不过这一次,定光的剑针对的方向,却已不是泰阿,而是那些神情呆滞的剑阁弟子。长剑飞过,一蓬蓬鲜血骤然洒落,只是短短几瞬,地面都已被鲜血所覆盖,血腥味滔天而起,让原本神圣非凡的剑渊,变得犹如九幽之下的炼狱般恐怖!

疯了!他们都疯了!望着正在疯狂屠戮同门的定光,以及望着这一幕,非但不拦阻,反倒快意无比大笑的赤霄。泰阿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无力感,他的手也终于握紧了剑!

一声大吼,泰阿掌中长剑倏然出手,浑身上下剑意澎湃,恍若一轮烈日,只不过这烈日散发出的并不是炽热的阳气,而是森冷无比的霜寒剑气!

“一剑霜寒十九州!”望着泰阿的动作,赤霄脸上的神情先是一惊,而后抚掌大笑道:“好,好得很!没想到,泰阿你竟然把这一招炼到了此种地步,这样一来,希望就更大了!”

“师尊,你到底在说什么?”泰阿紧咬牙关,目光死死盯着赤霄,眼眸中满是疑惑和不解,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曾经给自己传道授业解惑的师尊,会变成如今这模样。

“我在说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你会投身于这熔炉之中,成为剑的一部分!”赤霄闻言桀桀怪笑不止,而后神情一凛,寒声道:“定光,施展出你的一剑霜寒十九州!”

定光闻言之后,淡淡冷哼一声,手中飞剑一摆,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顷刻间弥漫而出!

虽然相距甚远,但就在这寒意出现的那一刹那,泰阿还是忍不住颤抖连连,浑身哆嗦,感觉完全承受不住这种森寒!而且就在这寒意弥散开来的瞬间,在剑渊周围更是出现了无比可怕的景象,只见一层厚重的白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爬满了周围所有建筑。

仿佛在这一瞬间,整座剑渊都已彻底冻结,变成了一块冰霜世界,森然寒气一股接着一股,叫人觉得连骨头都要被冻裂开来,甚至于有那修为稍低些的剑阁弟子,在这寒意侵袭下,更是身躯破裂。鲜血乍一溢出,便化作冰霜,鲜红和雪白,两色对比,刺眼无比。

“一剑霜寒十九州!”含混不清的低喃一声后,定光掌中长剑陡然抬起,一股剑气倏然而生,这剑气的速度已然快到了极致,空中已经完全看不到它的身影!

而剑气所过之处,更是有无尽的冰霜寒冷气息涌现,似乎要冰封一切,将万物的生机都化为霜冷的死气!这才是真正的一剑霜寒十九州!

在这一瞬间,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要完全凝固,就连头顶的乌云,似乎都是被冻结了,要定格在这一瞬间,一直在冰霜之下,尘封万年,成为不朽的永恒!

望着眼前的一切,泰阿不得不无奈的承认,在这一刻,他必须要全力出手,否则的话,就必然要死在这突然间发生了古怪转变的师兄和师尊手中。只是究竟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师兄和师尊会变成这幅残忍嗜血的模样?!

心中犹疑,但经历过灵剑山的磨砺之后,泰阿的手段已然提升了不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剑气如虹,森然而现,向着定光的攻势,便拦阻而去!

两股气息相遇,犹如两个去向不同的浪涛撞击在一处,发出轰然的铮鸣,气息狂暴恣意,浩浩荡荡,向着四下弥散开来!气息所过之处,一切尽数被白霜所覆盖,不留分毫!

“泰阿,你果然长进了!”看到这一幕,赤霄桀桀怪笑出声,而后目光一寒,向着定光寒声叱道:“定光,全力出手,把他击溃,等你吞噬了他的剑气,我们就离目标更近一步了。”

听到赤霄的话,定光的神情突然露出了一丝迟疑,但那迟疑只是出现了一瞬,手中的剑又凌厉抬起,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身周,甚至出现了一个如六芒星般的诡异符纹。那是冰雪的符号,是冰霜的本源,这定光的剑气显然已是碰触到了冰霜本源的外层。

寒意侵袭下,泰阿不禁打了个寒颤,更准确的说,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的灵魂打了个寒颤。因为此时此刻,自赤霄飞剑溢出的森寒气息,已经不止是简单的冰霜之力那么简单,而是一种能够森寒伤及心神的力量,令人神魂重创,根基损毁,阴毒无比。

需知道,泰阿此时可是也施展出了一剑霜寒十九州,而且修习这种秘术,人对冰冷霜冻的感觉,本来就已经是低微到了极致。但眼下泰阿却是觉得自己有一种要被冻伤的感觉,这就足以说明定光施展出的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剑气之恐怖!

嗤!还未等泰阿从这股寒意的惊惧中清醒过来,定光飞剑却是又呼啸而出,剑气宛如长虹,一道接着一道,向着四面八方陡然弥散开来!只是顷刻间,森寒的气息,便充斥在了整个剑阁,叫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冰封霜冻之中,仿佛要将这片区域都变成冰霜世界!

寒意笼罩了一切,冰霜悄然爬起,似乎要将一切冻结在这一瞬间!

而且在这寒意下,泰阿更是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肉,都如同是被冻结了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儿反抗的力气,甚至于连手中的飞剑,都快要抓不稳!而且最为诡异的是,他觉得自己体内那种冥冥的力量,此时似乎正在急切的渴望脱壳而出!

“赤霄,你在做什么?”就在此时,剑渊的门口,突然传来玉具长老愤怒的大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