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43章 为自己而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天地间,到处皆是凌厉到了极致的剑气和威压如山的剑意!

两股气息抗争不止,那霜冷剑气,就如同是一条冰霜虬龙,冲击不断,似乎是要将剑莲尽数磨灭;但任凭霜冷剑气何等霸道,那剑意汇聚而成的剑莲,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以一种静默无比的姿态,一瓣一瓣的绽开花瓣,催动剑意不断上升。

甚至于在这两股气息的较量之下,诸人手中的飞剑都在嗡然铮鸣不止,仿佛是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战意,迫切想从鞘中脱身,来倾尽光辉一战。

“师兄,你这些年看似隐忍,原来修为一直没有落下,看起来,倒真是我小看你们以气御剑这一宗了!”感受到霜冷剑气被拦阻,赤霄冷然一笑,不过眼眸中却又倨傲之色流露,淡淡道:“不过多年前的那一场比斗,你不如我,如今你也不会战胜我!”

话音落下,赤霄神情一凛,手中飞剑脱手而出,恍若一道流星,顷刻间分化成为千万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凌厉到了极致,叫人觉得即便是摧山裂岳都不是没有可能!

一道接着一道的剑气,轰然而降,直击在那剑意形成的一道道莲瓣之上。就像是陡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般,叮叮之声不绝于耳。而且在剑气轰击下,莲瓣上开始出现一道道如蛛网般的熄灭裂痕,顷刻间,那裂痕便越扩张越大,几近开裂。

但叫人啧啧称奇的是,这莲瓣就像是代代无穷般,一瓣碎裂,迅速从内里就又有一瓣补上!如此剑气不断轰击,不断碎裂,又不断新生,破灭与新生,两者交替不断。

与此同时,定光手中纷飞而出的剑气,却已是抵达到了一众剑阁弟子的身前,凛冽寒光闪过,纵然泰阿和昆吾拼命去拦阻,但还是转瞬间就被夺走了几条人命!

而在性命被收割之后,顺着那死去的几名剑阁弟子身躯中,有一道道剑形的凛冽寒意陡然而生,向着定光的身躯之中就汇聚而去!这些寒意一进入定光的身躯,便叫他的眼眸更凌厉,阴寒了几分,甚至于到了最后,连一分一毫人类的感情都没有。

但在收割了数条性命之后,定光的剑气仍然没有半点儿收回的迹象,盘旋之间,倏然便向着泰阿斩落而下!剑气凛冽如寒霜凝成的虹光,一往而无前,冷冽如万古不化的坚冰!

“师兄……”剑气已经逼近身躯,泰阿却不闪不避,只是目光悠悠的望着定光,颤声道。

听到这师兄二字,定光发出的剑气明显一滞,而且眼眸中的神采更是突然变得有些复杂。但那复杂的神采,只是乍一出现,便又迅速被淡漠之色所取代,仿佛整个人都已成了坚冰。

剑气只是稍稍停顿,便倾巢而出,径直向着泰阿脖颈间斩落而下,那动作就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叫人毫不怀疑,假若被剑气碰触到分毫,便会身首异处。

铮!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这股剑气堪堪在碰触到泰阿脖颈,甚至于泰阿都开始闭目等死的一瞬间,顺着他的身体却是有一股玄奥莫名的剑意突然生出。

虽然那剑意极为微弱,但却藏着一种古朴稚拙之意,而且生生将霜冷剑气隔绝在外。

“咦?”看到这异变,定光和赤霄几乎同时惊呼出声,目光并且悉数落在了泰阿的身上,只见散发出那股玄奥剑意的,乃是泰阿身畔携带的一柄破破烂烂,几近腐朽的锈剑。

“这是何物?泰阿,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东西?”虽然那柄剑已是锈迹斑斑,似乎只要轻轻一触碰,就会完全碎裂,但偏偏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柄如同是从垃圾堆里拣出来的破剑,却拦住了霜冷剑气,就算赤霄是睁眼瞎,自然也能觉察出此剑的不凡,不禁下意识问道。

泰阿闻言,面上根本没有任何劫后余生的喜色,只是目光平淡无比的望着赤霄,缓缓道:“师尊,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我在你眼里,究竟算是什么?是你的徒弟,还是你豢养的家禽?”

“祖师佩剑!这是祖师佩剑!”泰阿话音刚刚落下,玉具长老眼眸中却是突然露出惊喜之色,目光炯然盯着那柄锈剑,颤声道:“其剑本是凡铁,得祖师之用,而化成仙器!但岁月已久,剑身腐朽,祖师飞升之际,留剑于灵剑山巅!这是祖师的佩剑!”

“祖师的佩剑!你们竟然真的找到了剑冢和灵剑山!很好,实在是太好了!”听到此话,赤霄突然狂喜发笑,兴奋莫名道:“我原以为凌云死了,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剑气就要少一道,如今你既然去了灵剑山,修为提升,自然就可以弥补他那一份!定光,去杀了他,夺了他体内的霜寒剑气,再把祖师佩剑夺回,有此物相助,大事定然可成!”

话音落下,定光手中飞剑倏然而动,剑气愈发凛冽,向着泰阿便攻袭而去!不过此次的剑气,明显要比先前更为强大,剑气呼啸间,空气中不断有霜粒倏然落下!

“师尊……”泰阿闻言,神情凄然一片,双颊泪流,但唇齿间却是忍不住发出笑声。那笑声凄厉无比,那是自嘲的笑声,那是泰阿在嘲笑自己的一生,他原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赤霄看中他的资质,所以多加照拂,原来在赤霄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待宰的羔羊!

此时此刻,泰阿前所未有的疲倦,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一个笑话。心中所有的骄傲,在剑冢中都被林白踩落在了泥沼中,而唯一的师尊和师兄,却又是想要拿走自己的性命!

既然你们想要我死,那我便死给你们吧!惨烈一笑后,泰阿缓缓抛下了悬在腰间的祖师佩剑,慨然起身,闭上双眼,静默以待,等待霜冷剑气的侵袭。

眼瞅着泰阿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林白哪里还能看不出来,如果自己再不去拦阻的话,恐怕说不好就真叫赤霄的谋划得逞,当即没有任何迟疑,青莲和河图洛书倏然而动,轻轻摇摆间,一道轻薄透亮的光幕骤然显现,而后将泰阿及一众剑阁弟子纳入其中,不受剑气侵扰!

“剑修想要成为剑仙,这本没有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牺牲掉这么多人的性命,来成就剑仙之位,这就是错的!而且你这法子,也根本不是你们剑修的大道!剑修剑修,修的便是剑,你用人命来堆积,想要塑造一名剑仙,这样塑造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仙,而是魔!”

淡淡向着定光扫了眼后,林白缓缓把目光投到了泰阿的身上,沉声接着道:

“别人要杀你,你便洗干净脖子等着让他们杀?!你的骄傲没有了,你的师尊和师兄抛弃你了,你便不活了,真是可笑。人这一辈子,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而是活给自己的。你已经为他们活了那么久,总得要为自己活一次才行。如果你觉得你死了,你的这些师弟妹就能得到生机,你尽管去死,我绝不拦你!如果你不想他们也丢掉命,就捡起你的剑!”

“我不想!我不想他们死!”听到林白这话,泰阿那原本已经完全灰败的眼眸中,突然有一丝亮光闪过,缓缓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锈剑,目光平和的望着赤霄,淡淡道:“师尊,你给了我泰阿剑,传授了我剑术,今日我抛弃泰阿剑,斩断右臂,权当还了你的恩情。从今以后,你我师徒情分,至此而断!今日你若想斩尽同门,就先踏着我的血与骨过去!”

话音落下,根本不等任何人反应,泰阿手中所持的锈剑,已经齐着右臂斩落而下!血光迸溅,那模样惨烈到了极致,但在这剧痛之下,泰阿非但没有呼痛,反倒露出释然笑意。

虽然右臂斩断,意味着从此以后成为残缺不全之人,而且修为也要大打折扣,但这也就意味着,从今以后,他就把过往,如那截断壁一般,抛之脑后。从此以后,他才是真正的他,才是真正活给自己,而不是追寻那虚无缥缈骄傲,抑或活给赤霄的泰阿!

“林白,又是你!”眼瞅定光的攻势受阻,赤霄眼眸中露出愤懑之色,寒声道:“你封印仙门,已经绝断了我们成就剑仙的一线希望,如今却又来斩断这最后的希望!今日你必定要死在此处,做定光剑下的亡魂,成为他成就剑仙的垫脚石。”

“孰死孰生,现在还言之尚早!而且你不要忘了,别说他现在还没有成就剑仙,就算是成就了剑仙又如何,死在我林白手下的,也不是没有过仙人!假若他悖逆道义,我照样叫他血洒苍穹!”林白闻言,冷笑出声,手腕一摆,凌云的飞剑骤然悬于掌心。

铮!剑刚落在手中,便铮然出鞘,一股澎湃无比的气势,陡然自林白身躯而生,在这一刻,仿佛林白的身躯和他掌中的飞剑已经完全融为一体!

这便是灵剑山那五百七十九级石阶考验的成果,虽然林白不是剑修,但他同样也拥有法力,而且更是明悟了石阶中所蕴藏的拔剑、出剑和最强一击剑道。若单单论起剑术修为,他此刻的手段绝对不在场内诸人之下,甚至对道的体悟,要比他们还深一些。

“这怎么可能?”感受到顺着林白身躯散发出的滔天剑意,赤霄眸中神采骤然一凛,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白,寒声道:“你怎么可能也掌握施展飞剑的手段,而且能达到人剑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