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46章 杀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咔嚓,咔嚓。如春蚕食桑般的声音此起彼伏,而随着这声音,那原本只有一线的缝隙,正在不断扩大。甚至于透过那窄窄的缝隙,似乎都能看到缝隙内里,那如烟花般绚烂的仙光。

甚至于,在这气息出现的一刹那,林白的身体都在颤抖,而且他的眼眸中更是陡然一抹如寒冰般的杀机陡然掠过,他实在是没想到,形势居然会危急到此种地步!

“仙气!这是真正的仙界气息!”感受着那气息,赤霄的脸上露出迷醉神情,贪婪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后,眼神中的癫狂之色愈发深重,紧紧盯着林白,寒声道:“如果不是你,我又何必费这么多心思布置这一切,如果仙门敞开,我又何必沉沦于此!”

“你知不知道,你要放出来的,会是怎样的恶魔!”虽然那仙灵气息神圣无比,更是有着轻灵之意,直叫人觉得身心觉得无比舒爽,但只要一碰触到这气息,林白便觉得浑身上下起白毛汗,他总觉得,这气息,就像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如二十来岁的老太婆一样。

虽然外表清新可人,但只要把那层厚厚的粉底洗掉,再把铅华涂抹干净,剩下来的就只是一张鸡皮鹤发,看一眼都能叫人大半辈子无法做个真男人的面容。

而且在感触到这一股气息的同时,当时封印仙门的一幕幕,更是如电影般,瞬息间在林白的脑海中一页接着一页的翻开。那愤怒的嘶吼,那拼命的厮杀,以及身躯化为粉尘,最终又重新合成的痛楚,每一点,每一滴,都在林白心中浮现。

不由自主间,林白握紧了掌中的飞剑,眼眸中满是愤懑之意。他林白,绝对不容许这通道打开,至少在这方世界的人们还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之前,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开启!

“我不知道会放出来什么恶魔,我只知道,我即将塑造出一名剑仙!”对于林白的问话,赤霄狂笑出声,而后目光一寒,冷然道;“定光,赶快吸收这仙界气息,调整状态,我来为你护法!林白,你封印仙门之时,那些人没能杀了你,但今日你绝对逃不过这一劫!”

他话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是有着一种不容反抗的杀意,甚至于都叫人觉得,这话音就如同秋风一般,哪怕是听到一丝颤音,都会叫人觉得心神惶恐不安,身躯颤抖。

这便是一剑霜寒十九州的威力,修习到了极致,不但心性会冷冽如寒冰,就连一举一动,都会散发出如寒冰般的凛冽气息,出招之后,寒意彻穿九州十地!

“以我之血,祭我之剑!一剑霜寒十九州!”赤霄又是一声冷喝,声音犹如冬雷,响彻天地,而且就在飞剑举起的一瞬间,他的右手更是陡然握紧了剑身,锋锐的剑芒瞬息间便穿破了掌心,鲜血犹如喷泉,刹那间便汹涌而出,将飞剑染得鲜红一片!

而就在此时,顺着飞剑,陡然有数千上万的虚影开始出现,铺天盖地,向着林白袭去!那是一片绚烂的霜冻力量,犹如无情的岁月之力,能够将世间一切都定格在这一刻,化作永恒!甚至叫人怀疑,假若碰触到这气息分毫,就会变作冰雕雪塑,形神俱灭!

“只要我林白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允许你开启这封印,打开仙界和人世间的通道!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仙路的彼岸,究竟是存在着什么样的人和物!”感触着那凛冽剑气,林白眼角微凛,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长剑陡然平举身前,向前划出!

这一剑看似随心而发,但却暗暗契合道之真理,一剑发出,恍若是要划破永恒一般,犹如是天外飞仙,绚烂到了极致,流光溢彩,夺目非凡,叫人连双眼都无法睁开!

而且一旦有霜冷气息,碰触到这道剑意,顷刻间便崩裂开来,瞬息间寂灭,在这道剑意之下,归于虚无!这便是林白经历了灵剑山那五百九十七级石阶后的领悟,从始至终,那石阶都在讲述一个字,那便是心!只要心之所向,人便所往,心志坚定,便可一往无前!

而林白此时此刻这用浩然之气催动的一剑,便正是借鉴的石阶中所蕴藏的真义!

轰!说时迟,那时快,这两股气息顷刻间便轰击在了一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后,恐怖的滔天气浪,顷刻间席卷全场,无数事物在这强烈的威压下,瞬息化为齑粉。

而且这气息不但席卷了剑渊,更是直接逸散到了剑阁各处!那些传承了千百载的建筑物,在这一刻,顷刻间都已经尽数崩裂,成为齑粉,所有的历史和传承都化为了乌有。

“后世子孙不肖,毁去了剑阁千百年的道场,祖宗若是有灵,就请出手把这乱象解决了吧……”望着剑阁被毁去的一幕幕,玉具长老只觉得心在滴血,嘶哑无力的仰天怒吼不止。

他在此处已经生活了数百年,无论是此处的一草一木,还是一沙一石,都有着极深的感情。而且时间虽然会流逝,人会消失,但这些事物却不会改变。每每看到这些东西,他便能想起那些在记忆中生活的师长和亲朋。这些事物,可说是他一生的承载。

但在这一刻,这一切的一切,却都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而且消散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外敌入侵,而是因为自己宗门之内的人肆意妄为所导致的,这才更叫人心痛。

而就在玉具长老心痛欲裂之时,林白和赤霄之间的争斗,也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杀!”赤霄怒吼连连,霜冷气息盖世,手中飞剑挥舞不止,不断释放出恐怖无比,裹挟着灭世气息的霜冷剑气!那剑气纵横捭阖,席卷四野八荒,犹如一波波被冻结成了坚冰的浪涛,对着林白轰击不止,此种凶威,说成是滔天盖世,都毫不过分。

而林白的手段却也是非比寻常,浩然之气汪洋肆恣,催动飞剑滋生剑气,滔天而出!而且任凭那霜冷剑气犹如狂潮波涛,林白更是兀自犹若迎击浪涛的磐石,安然不动。

不得不说,这赤霄在心机过人的同时,天资也着实非同凡响。这一剑霜寒十九州的剑术,不知道要比泰阿高明出多少倍,剑气呼啸,犹如神虹,永不见绝断之时。

“你以为这样的手段,就能杀了我么?即便是真正的仙人,我也不是没有杀过,杀你如屠狗!”林白头顶河图洛书与青莲,衍化法则领域护卫周身,操纵浩然正气,鼓荡飞剑!

“今日你必死!”久攻不下,赤霄眉头紧皱,冷喝一声后,身躯的气息更是瞬息间完全改变,杀机如狼烟,滔天而起,而冷冽的气息更是铺天盖地,沾染得世间一片凄清。

铮!铮!铮!铮!紧接着,赤霄掌中的飞剑,陡然发出四声铮然长鸣,而后分列成四股剑气,四股剑气分列四方,向着林白便席卷而去!而且这些剑气和此前的不同,色泽都是暗红色,犹如被冻结的血冰晶,流露出的杀机恐怖而又惊人!

每一柄剑气都像是吞噬了无数人的精血,都有无数可怕的痕迹,叫人胆寒,那种气息的扩散,更是叫人觉得有一股子冷意刺穿人的肉身,深入到了神魂之中。

即便是林白,在这四股剑气出现的那一刹那,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赤霄这家伙竟然会有如此之多的底牌,竟然有这样恐怖的术法!

“这是所有死在我霜冷剑意下的生灵,今日,我便让你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赤霄冷然一笑,神情冰冷无比,盯着林白的双眸,一字一顿道。

林白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紧紧盯着,悬在自己身周四方的四股剑气上的那些图纹。虽然那些图纹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得出是人死之前的剧烈挣扎场景。

而当扫视到其中一柄剑气的图纹后,林白的瞳孔更是骤然收缩!假如王疯子也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惊呼,那柄剑气上的图纹,赫然正是他们整个村落惨遭荼毒时的画面。

“原来一切竟然都是真的,并不是王疯子的虚言,原来你为了禁蛇,竟然真的杀了他们一整个村子的人!”盯着那剑气良久之后,林白目光中满是悲悯,缓缓道。

王疯子当了大半辈子的疯子,所有人都以为他的话是疯言疯语。甚至于连林白,此前都有些疑虑,但如今却是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王疯子的身上竟然背负着这样重的负担,而赤霄的手上,又沾染了如此之多的肮脏血污!

赤霄闻言桀桀怪笑道:“天材地宝,有能者得而居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那些蝼蚁,哪里配知晓禁蛇的事情,只可惜当时我还是太过粗心,竟然会放过一条漏网之鱼!”

“那名女相师呢?”沉默片刻后,林白面上没有任何神采波动,淡淡道。

“已经被我杀了,死在了地牢之中!”赤霄朗笑出声,操纵剑气呼啸而起,向着林白便集中攻下,而后冷笑道:“放心,很快你就会和她一样,成为死在我手下的第二名相师!”

“很好!”听得此言,林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仿佛浑然不在意一切,但只有真正了解林白的人,才会知道,林白笑的时候,才是他最可怕的时候,因为这时的他已真正动了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