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49章 剑之所向(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那股剑意越来越强烈,天地都在为之而颤动不止,一种盖世的凌厉气息不断扩散,惊扰得天上的乌云都偏偏散开,露出璀璨烈日,这是一种摧枯拉朽般的力量。

不仅如此,在这股剧烈的剑意下,场内所有人手中的飞剑,都在颤栗不止。那是飞剑自身所产生的感应,那是在感应到了无缺剑之大道后,所表现出的臣服。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拥有无缺的剑之大道。那么多人,穷尽了那么多年,费了那么多心思都没有完成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得到?”望着这波澜壮阔的一幕,赤霄握着剑的手都在不断得颤抖,他想要竭力控制,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提不起力气。

“祖师……”感受着无缺的剑之大道中所蕴藏的那股玄奥气息,依着石壁跌坐在地的玉具长老已是老泪纵横,他实在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掌握了无缺剑之大道的人出现,这个发现,叫他颤栗着喃喃不止,“天可怜见,天可怜见……”

而浑身满是血污的泰阿的神色,也是复杂到了极致,他望向林白的目光中既有羡慕,又有崇拜。羡慕的是林白能够掌握到无缺的剑之大道,羡慕的是掌握剑道的人是林白,而不是自己。只不过相较于剑冢之时,他的心态已经平复了很多,没有了太大的悲喜波动。

今生今世,我一定要自己达到那样的高度!紧攥着独剩的左臂,泰阿心中默默许下誓言。

“该死的!我绝对不容许你像封印仙门一样,破坏我的计划,打破我的布局!”看到这异象,赤霄紧咬牙关,一口本命鲜血喷出,催动飞剑,向着剑光中看不清身形的林白便斩杀而去,想要以快刀斩乱麻,趁着现在这机会,击毙林白,挽回希望。

铮!但就在此时,那无穷无尽,璀璨到了极致的剑光,却是骤然崩裂,而后一道凌厉到了极致,宛若流星一般的剑气倏然而生,直接和赤霄的剑气撞在一处,彻底崩开了剑气杀局!

而在剑气杀局破灭的一瞬间,林白的身躯重新出现,虽然身上仍旧沾满了血污,但他的全身上下,都在散发出一种恐怖无比的气机。那是一种拥有着无比信心的战意,那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勇气,甚至于身躯犹如神佛的仙躯,流光溢彩。

甚至于在这一瞬间,场内诸人都有一种幻觉,仿佛站在他们身前的不是林白,而是一柄尘封了千百年,突然被人拭去了所有尘埃,重新露出森然寒芒的绝世利剑!

成功了,他竟然真的成功了,竟然真的领悟到了无缺的剑之大道!看到这一幕,赤霄心中不禁一寒,心中更是莫名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杀!”但那种感觉只是在他心中出现了一瞬,便迅速被赤霄抹去,大喝一声后,他骤然挥剑,眼眸中都已充满了血丝,他决不能让林白脱身,因为他已经见证到了林白的可怕,如果让林白过去了自己这一关,那自己所有的布局规划,都要全部成空!

这一刻,向着林白飞出的,已经不是剑气,而是赤霄手中的飞剑。那柄飞剑不知是以何种材料铸就而成,在沾上了赤霄的鲜血后,鲜艳欲滴,散发出滔天血煞气息。

“滚!”看到这扑面袭来的飞剑,林白眼眸中满是冷然之色,双唇轻启,叱出一字。而话音落下,顺着他身躯散发出的剑意愈发凛冽,在这一刻,仿佛他整个人都要完全虚化成为一柄锋锐滔天的利剑,仿佛都可以摧碑裂石,横断长空!

一股剑意,顺着林白的身躯陡然而生,向着那不断靠近的飞剑便轰击而去!这是完整无缺的剑之大道所散发出的剑意,更是被林白以浩然之气催动,可谓恐怖无边。

喀嚓!两股气息乍一触碰到一起,场内登时有如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声响发出,只见赤霄的那柄飞剑,竟然当场寸寸炸裂开来,一块块孕育着恐怖的血色威能的碎片,向着天地间散播开来,甚至有许多直接反弹而回,撞击进赤霄的身躯中,溅起一阵血雨。

这一击足够叫人惊诧,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在感悟到了完整无缺的剑之大道后,林白发出的一击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势,这手段可说是亘古罕见!

只是一击,便有这样的效果。要知道这柄飞剑,可是剑阁的前人们穷尽了无数心血,耗费了无数天材地宝,经历了千锤百炼才磨砺出的一柄飞剑,而且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剑阁的历史,铭记了多少人的故事,但就这样被一击所毁,消散于天地之间。

怎么会这样?望着那寸寸碎裂的飞剑,赤霄只觉得心在滴血,他实在是没想到,在最后这节骨眼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数,林白竟然能够感悟到无缺的剑之大道!

“我要杀了你!”茫然无措之下,赤霄愤恨发声,张牙舞爪,操纵着体内所有的霜冷剑气,把己身幻化作飞剑之型,向着林白便冲袭而来,想要以自爆来击溃林白。

仙门已被林白封印,他已经失去了前往仙界,成就剑仙的可能;如果此刻再被拦阻,那连他塑造一名剑仙的希望,都要完全被斩断,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聒噪!”林白见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眸微微开阖间,玩若有冷电光照,犹如杀神一般,握着飞剑,随手一挥,剑气当即澎湃而生!此时此刻,林白已经完全掌控了剑之大道,任何剑意都逃不出他的感受,赤霄的心思如何能够得逞。

这剑气贯穿万古,仿佛时间都要为之停顿,仿佛不管身前之物是什么,都要尽数毁灭。

噗!剑气横贯长空,赤霄的左肩头登时有一朵血花绽放,前后通透,鲜血淋漓,直接染红了半边身子,那模样看上去惨烈无比,犹如是从血河里拉出来的怪物。

“你就算杀了我,也拦阻不了,定光他已经快要成功了,他马上就要成为剑仙,马上就要撕开这两界的封印了!等到那个时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此时此刻,剧烈的痛楚下,赤霄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强忍着身体所承受的剧痛,对着林白怒喝不止。

“放心,有我在,他成不了剑仙,也撕不开仙凡两界的封印!”林白闻言后,冷然回应了一句后,缓缓抬起掌中飞剑,然后淡淡道:“刚才这一剑是我替自己所承受的种种,给你的回报。现在这一剑,是替王疯子,还有岱家山那些死在你手下的普通人索命的!”

哧!话音落下,林白掌中飞剑倏然而起,剑光如流光,倏然划过了赤霄的脖颈,而后一道宛若赤霞般的血液,顺着脖颈直接喷涌而上,头颅轰然坠地!

不仅如此,就在头颅斩断的一瞬间,顺着林白释放出的剑意,更是有一股破灭气息径直出现,直接震碎了赤霄身躯的各处,使其化为灰烬,散于无形!

而在头颅坠落,还未被破灭之力侵袭的那一瞬间,赤霄的目光还是死死的聚集在定光身上,眼眸中满是渴盼之色,似乎至死都还在渴盼着能够有剑仙从自己的手中塑造而出。

一代枭雄,一代野心家,就这样突然死去,就这样化于无形,这一幕实在是叫人震颤。而且这一切发生的又实在是太过突然,突然到叫人心生畏惧,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林白身上,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满满的疑惑。

究竟在掌握了无缺的剑之大道之后,林白的实力是强横到了怎样的一种地步?如果他全力一击的话,那战力又该会是何等的恐怖?

甚至在玉具的心中,有一刹那都在动摇,都在思考,等此间事了之后,是不是要让林白留下来,让他成为剑阁新一代的宗主,让剑之大道能在剑阁中得以传承。

但这年头只是出现一瞬,玉具长老便明白,这是自己在痴心妄想了。且不说其他,单就林白相师这个身份,他就绝对不可能去出任剑阁的宗主;而剑之大道传承的事情,更完全是无稽之谈,试问这世间,哪一个人,不是将自己的心得领悟珍而重之,又怎么可能会拱手想让于他人。就算林白不是剑修,也绝无传授剑阁中人此法的可能。

“师尊……”就在此时此刻,原本正在吸收仙界缝隙中仙灵气息的定光目中突然露出悲恸之色,抬手向虚空虚抓不止,似乎是想要挽留住赤霄,但他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破灭之力何其恐怖,又怎么可能会让赤霄有分毫痕迹存留世间,徒劳无功而虚抓一番后,定光眸色之中突然有妖异的红芒闪现,紧盯着林白道:“你们都该死,我要杀了你们,为师尊陪葬!”

话音落下,澎湃气息登时而是,霜花千结,流光溢彩,向着场内诸人席卷而去!

林白冷哼一声,没有任何言语,向着定光的攻势便迎了过去!他很清楚,赤霄既然已死,那定光就是最大的变数,自己必须要在他成就剑仙,撕裂虚空之前,将其诛杀!

不然的话,等到那时,一切都悔之已晚,大祸就又要重现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