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0章 剑之所向(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吸收了仙灵气息之后,定光整个人似乎都发生了某种诡异的蜕变,眼神变得愈发凌厉,神情更是犹若坚冰,而配着他那双血红的眸子,整个人看上去更是邪异无比,鬼气森森。

“杀!”掌中剑抬起,霜冷剑气登时如汪洋一般,在他身周陡然扩散开来,向着全场诸人攻袭而去,想要在与林白交手之前,就将场内一众剑阁弟子体内的霜冷剑气吞噬。

此时此刻,在定光身上,哪里还能看到半点儿他刚才身受重创的模样,整个人就像是重获了新生一般!剑气冲霄,整个人的寒意更是比先前深重了许多,一举一动,都有一种叫人寒彻心扉的感觉,仿佛只要碰触到他分毫,就会被冻结成坚冰。

“难道此子真的要成为剑仙不成,这种气息,已经远远超过了刚才的赤霄……”感受着这股逼人的寒意,玉具长老面上满是惊惧之色,喃喃自语不止。

而泰阿脸上的神情,更是复杂无比,这个正在举剑想要诛杀他的人,恰恰就是以前他心中最敬重的人,甚至于还是他最想要去模仿的人。曾经有多少个日日夜夜,自己都在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如他一般,傲视苍穹之下,傲气滔天。但这一切,在如今看来,都是个笑话。

“一剑霜寒十九州!”一击发出,定光有轻叱出声,声音犹如碎金裂石,叫长空都为之颤动不安,震得无数人耳膜发疼,似乎心神都要被那股森冷气息崩溃。

而在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在这天地之间,一股肃杀无比的霜冷剑气骤然挥洒而出!就像是一条冰河正在世间不断冲刷般,直接铺天盖地的弥散开来!

在苍穹之下,每一道剑气几乎都凝成了实质,剑气如林,汪洋肆恣的充斥在大地之上,每一道都森冷恐怖,宛若寒冰,光华璀璨,杀气滔天!

而剑气所过之处,一切更是在瞬息间就彻底冰封,所有的生命气息都顷刻寂灭。这是一种恐怖到了极致的攻伐手段,这也是一剑霜寒十九州的真正威势!放眼望去,仿佛只要一瞬间之后,这片区域,就要变成冰雪之域,每一处都要有无限杀机存在。

而且在这股剑气弥散开来的瞬间,场内有几个剑阁弟子更是应声气息绝断,而他们体内的霜冷剑气,更是如受到某种感召力般,向着定光的体内便汇聚而去。而在这气息冲入他身躯后,定光的威势愈发恐怖,整个人显露出森然寒意,杀机凛然,叫人胆颤心惊。

“地火水风,法则领域,现!”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心知,如果让定光继续吞噬那些剑阁弟子体内的霜冷剑气,恐怕一个说不好,就真要被他成功,当即没有任何犹豫,掐动印诀,口中默念玄之又玄的咒诀,操纵河图洛书和青莲,催动法则领域出现,拱卫周遭。

剑气碰触到法则领域,登时铿锵作响,就如同是冰雹垂降一般!也幸亏林白先前感悟通透了剑之大道,否则的话,恐怕法则领域在这狂暴剑气下,瞬息间就要土崩瓦解。

“我一定要成为剑仙,一定要完成师尊的遗愿,你必须死!”剑气被拦,定光神情冷冽,负手而立,眼眸中的光彩更是寒冷至极,犹如冰冷的剑锋,射出的锋芒叫人心悸,淡淡说了一句后,他的手猛然一招,寒声道:“一剑霜寒十九州,斩!”

话音落下,成千上万道剑气登时呼啸而出,向着林白便冲袭而去!剑气冲霄,铺天盖地,将林白完全淹没,这是一种叫人心生颤栗的浩然攻势,剑气凌云,似乎要撕裂虚空。

铮!铮!铮!但在这恐怖的威势下,林白却是没有分毫惧色,眼眸中满是澎湃的战意,身躯更是散发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浩瀚气息,举手投足间,均是把剑之大道发挥到了极致,一道道剑意破空而出,将那些霜冷剑气击打得粉碎!

这是无比恐怖的一幕,剑气呼啸长空,剑意森然恐怖。虽然观战的诸如泰阿、昆吾、卫雀和玉具长老他们这些人,如今只是受到了余波的侵扰,但还是觉得后背一阵阵森寒,凉飕飕的直冒寒气。即便只是余波的侵扰,他们都从中感受到了滔天的杀意。

他们不敢想象,假若此时身处战团之中,在那狂暴的剑意和剑气之下,又是承受着怎样的威压。那是剑与剑的碰撞,森然剑气蓬勃而发,形成了叫人心悸的毁灭性气息。

一招接着一招,剑势连贯成一体,每一招都大开大阖,此时此刻的定光,宛如真成了剑魔,浑身上下不断散发出森寒的煞意,眼眸中的杀意直叫天地都颤抖!他一路冲杀不止,霜冷剑气铺天盖地,似乎要改换世间,把所有的一切都尽数冰封,化作冰雪世界。

而和定光这疯狂的攻势不同,林白在这如狂潮般的剑气下,身躯巍然不动如山,挺身直立于剑气形成的倾盆大雨之中,手中剑平平举起,一往而无前的沉声道:“剑之所向,杀之所往!一往而无前,一法出而万法破,道之所存,即为天道!”

话音落下,场内登时有一阵阵长剑铮鸣的响声不断响起。无数道剑意骤然而起,划开苍穹,裹挟着凛冽的攻势,向着定光便攻袭而去,那沉重的威压,似乎都要把虚空压穿。

两股气息碰撞在一起,爆发出的声威铺天盖地,余波更是震荡得群山嗡然作鸣不止。也亏得剑阁祖师当初为了隐藏剑阁在神农架中的方位,而布下的阵法足够坚固。否则的话,恐怕在这恐怖的威压狂潮之中,剑阁要千百年来第一次向世人展露他的面目。

这小子的天资果然不错,也怪不得赤霄会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认为只要他吸收到足够的霜冷剑气就能够成就剑仙!如果不是自己拦阻,恐怕这谋划真就要被他们完成了!

感受着定光凛冽的攻势,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凛然,不过他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了禁蛇所在的位置,只见被那四条小家伙撕开的缺口越来越大,逸散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多。

如果不能尽快把这个缺口填补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此处出现仙界和人界连接缝隙的事情,就要被另一界的那些人觉察到,等到那时候,自己恐怕就要腹背受敌。心念一动,林白神情愈发凛然,心中已经做好决断,要施展倾尽光华的一击,直接磨灭定光。

“霜寒剑气是我的,我必定要完成师尊的遗愿,成就剑仙的伟业!我也一定要你血债血偿,用你的鲜血,来祭奠师尊在天之灵!”定光眼眸中满是疯狂的杀意,慑人心魄。

话音落下,那一道道霜冷剑气,犹如汇聚成了千军万马组成的洪流,数以亿万计的剑气向着林白便不断穿刺而去!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诡异手段。甚至于在泰阿和昆吾等人的眼中,在这一刻,定光的手段,已经无比接近剑仙的手段,仿佛只差那临门一脚就要跨入那扇门。

“血债血偿,以你之血,告慰师尊英灵!”怒吼连连,定光的攻势愈发疯狂。

“你真以为你能杀的了我?”一连数波的攻势后,林白心中的战意也是被彻底激发了出来,眼眸中的神采也愈发冷冽,淡淡道:“我现在便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剑仙的全力一击!”

话音落下,林白缓缓回撤脚步,双眼微眯,心神更是沉浸到了当初在九十九级石阶之时,感受到的那剑仙全力一击的画面之中。而在感悟画面的同时,他的身躯,更是以感知中那剑仙的动作,缓缓做出改动,依葫芦画瓢般,将那些动作尽数展现。

虽然林白的动作极其缓慢,但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身躯周遭,却是陡然多了许多朦胧的虚影,仿佛在这一刻,有某种诡异的力量出现在了林白身躯周遭。

不仅如此,甚至于在这一刻,就连定光都觉得,那些霜冷剑气似乎要脱离他的控制。

“这……这是……”望着林白的动作,感受着林白身躯散发出的那种诡异剑意,玉具长老先是一愣,而后面上露出惊骇和狂喜之色,颤声道;“这是祖师的手段,一剑飞仙!”

一剑飞仙?!听到这句话,场内顿时死寂一片。泰阿和昆吾面上顿时也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从小他们就在对祖师的仰慕中,耳濡目染长大,对于祖师的手段,自然也是无比了解。

而在那些传说中,剑阁祖师最为叫人神往,所拥有的绝学中,最为恐怖的一项,便是这所谓的一剑飞仙!此法之名,乃是取外飞仙,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之意。

传说之中,祖师施展此招,便会有异象生出,恍若仙人持剑,为其效命!不过这一招的威力太大,而且修习难度极大。剑阁祖师飞升后,此法在剑阁中,便已是无迹可寻。任凭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想到,这一招竟然会在林白身上重新出现。

剑意如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在不断的攀升,而林白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朦胧,看上去就恍若飞仙一般,端的是神秘非凡,剑光耀眼,似乎随时都要发出全力一击。

“杀!”而与此同时,定光也是没有任何畏惧之色的挥舞手中长剑,鼓荡剑气,身与剑融,向着林白便冲杀而去,似乎哪怕阻挡在他之前的是飞仙,都要让其血溅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