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1章 一剑飞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剑气一股接着一股,遮天蔽日,恐怖无边;剑意如山如月,道痕湛然,叫人心惊!

感受着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觉得沉甸甸的难受,就像是暴风雨前来的那一瞬间般。但事实证明,他们所觉得惊惧的画面,还远没到结束的那一刻。

天突然黑了!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古怪,天就那样突然间变得如同锅底一般,黑漆漆,冷幽幽,恍如一座潜伏在夜色中的大山,沉甸甸的悬在诸人的头顶。

而在这漆黑的天幕下,尘世间就只剩下两个光亮。其一便是定光所施展的一剑霜寒十九州,那霜冷剑气一道道连接在一起,就像是一条幽蓝色的冰雪虬龙;而另一个光源,便是正在临摹灵剑山蕴藏的那剑仙至强一击的林白,身影朦胧,剑气冲霄,恍若飞仙。

“受死吧!”定光眼眸一寒,掌中飞剑轻摆,整个人似乎都和霜冷剑气融汇到了一处,化作了由霜冷剑气所化的虬龙身躯之中,摇头摆尾,向着林白攻袭而去,甚至于在那如虬龙般的剑气蜿蜒而行之时,虚空中都有若隐若现的龙吟声响起。

难道这剑气已经拥有了灵性,可以化作真正的冰霜虬龙?感受着耳畔回荡的咆哮声,泰阿和昆吾此时此刻,精神都有些恍惚,有些分不清那是真正的龙,还是剑气所化的幻象。

“拟形化物,以剑气所汇聚的虬龙都有此种威势,你的天资果然不错!只可惜,你没有走上正确的路,却是跟他走了一条错误的路。”望着那条蜿蜒而行,向自己轰击而来的虬龙,林白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悲悯神情,淡淡道:“所以,你必须要死!一剑飞仙!”

话音落下,一道璀璨夺目的亮光骤然自林白所在的位置而生,就像是一道流星般,瞬息间划破了永恒,那光亮朦朦胧胧的汇聚成了一个人形虚影,就像是剑仙一般绚烂!

而且这剑光所指之处,一切悉数为之崩溃,那逸散开来的霜冷剑气,顷刻间便土崩瓦解,在这一道璀璨到了极致的剑光下,化作了乌有!

“祖师……”望着那极尽升华,极尽璀璨的剑光,顺着玉具长老的面颊,有两行清泪潸然落下,他从没有想到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有人将祖师的这一招如此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更没有想到,自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竟然会是在剑阁道统传承几近破灭之时。

而泰阿和昆吾两人的眼眸中,此刻也满是痴迷之色,望着那由剑光组成的人形虚影,他们只觉得就像是看到了大道运行的痕迹,每看一眼,心中的体悟就深一分。

轰!说时迟,那时快,顷刻间,这两股气息轰然便撞击到了一起。这可以说是当今之世,两个走到了剑之巅峰之人的对决,这也是剑道和剑气之间的碰撞,更是心念的抗争!

这种对决,恐怖到了极致,即便是扩散出的余波,都叫泰阿和昆吾等人觉得心神压抑,五脏翻滚,全身气血都在不受控制的不断翻涌,似乎随时可能被这气息摧垮。

无数炫目的剑气自对抗的中心,向着四面八方不断扩散开来,席卷了整座剑阁!无数建筑物顷刻间土崩瓦解,无数被已被冰霜覆盖的树木,直接化作碎片!

“我一定要杀了你!今日你必定要死在此处,成为我完成师尊遗命,成就剑仙的踏脚石!”久攻不下,定光怒吼连连,不断催动飞剑,鼓动身躯之中的霜冷剑气。

“以你的手段,还远远不如!”林白不置可否的淡漠一笑,而后手中飞剑微抬,淡淡道:“你的道是错的,就算走到了牛角尖,也是错的!一剑飞仙,屠龙!”

话音落下,只见那剑光所汇聚而成的那人形虚影,陡然抬手,手心中有一团光亮剑气骤然而生,向着定光那些霜冷剑气融汇而成的冰霜虬龙便斩了下去!

咔嚓!犹如摧枯拉朽般,剑气蜂拥而出,瞬息间,便将虬龙一斩两截!无数晶莹的冰霜剑气,在虬龙碎裂的那一刹那,向着四面八方蜂拥袭去,宛若一场璀璨的光雨。

嗷!仿佛这剑气所化成的龙形虚影,已经真的拥有了生命一般,在被斩断的那一刹那,陡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悲愤怒吼!但这怒吼只是停顿了短短一瞬,虬龙便彻底土崩瓦解,无数冰寒剑气四分五裂,化为齑粉,散入虚空之中,溶于无形。

噗!就在龙形虚影碎裂的同一瞬间,定光整个人倒飞而起,大口大口咳血不止,甚至在他咳出的鲜血之中,还有许多脏腑的碎片,显然是在刚才林白的那一剑之下,五脏六腑都已被震成了碎片,生机到了绝断的边缘,再没有任何战力。

败了,就这样败了!望着这一幕,场内一片寂静,谁都没有想到,林白收拾定光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的简单利落,竟然只是一击,就将其彻底击垮!

“我不甘,我要完成师尊的遗命,我要成就剑仙!”虽然大口咳血不止,但定光仍然在不断的努力,想要攀爬起来,但身躯的挪动,却是牵动到了他已经破碎的脏腑,使他血液中咳出的碎片变得更多,但即便是如此,他仍是挣扎不止。

但脏腑已经完全破碎,生机已经到了绝断的边缘,他哪里还有起身的力气,无论如何挣扎,都只是徒劳。而在茫然无措的挣扎中,他看到有一双脚在自己面前缓缓停下。

“到底是你自己想成为剑仙,还是赤霄想让你成为剑仙?”定光闻声抬头望去,却是看到林白面上满是哂笑之色站在他的跟前,淡淡道:“不要给自己找理由,也不要找借口!你并不是臣服于赤霄,被他利用的工具。而是你自己想要去成为剑仙,而且认为,只要你能成为剑仙,就算是牺牲掉这些人也不算什么。什么师尊遗愿,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的东西罢了。”

“赤霄是一个疯子,而你是一个小人!小人要比疯子还叫人恶心。”冷然一笑,林白指尖轻动,一抹璀璨的剑芒陡然自飞剑而生,直接划过了定光的脖颈。

在血线迸发的同时,破灭之力也紧随而生,瞬息之间便将定光的身躯吞没,如之前的赤霄一般,彻底消散于这世间,再不留任何踪迹。

而在生命从定光身躯中流逝的那最后一刹那,他突然没了悲愤,只剩下释然和歉疚。因为他突然发现,诚如林白所说的一样,赤霄从来都没有勉强过他,要他一定去成为剑仙;甚至于,实际上他自身对成为剑仙,也是有着极大的兴趣,甚至认为适当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也正是出于这种缘由,所以他才会默许赤霄所做的一切。至于什么遵从师尊的意志,说穿了都是狗屁罢了,如果自己真的不想去做,难道还能有人强逼吗?

那些话语,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一块遮羞布而已,用来遮盖自己那丑陋的内心。

有风簌簌吹过,天地间的光亮渐渐恢复,不过经历这一番鏖战之后,此时已是日薄西山,夕阳的余晖投射在狼藉的剑阁之上,显得这座传承了千百载的剑道圣地愈发破败暮气。

一切就此结束,就此落下了帷幕!不算是赤霄,还是定光,都没有在这尘世间留下属于他们的任何印记,都已经在破灭之力下,形神俱裂,一切不复存在。

玉具长老几乎都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望着空荡荡的场地,以及那些渐渐恢复了神智的剑阁弟子,他知道,这一次的劫数终于结束了。

虽然剑阁承受了无比的创伤,甚至于道统几近灭绝,但最终仍然是有人存留了下来。建筑毁坏了,只要人还在,就能修复;道统失散了,只要人还在,终究能找回。

只要人还在,希望就一直还在,一切就还有继续的可能。望着这既是破灭,而又意味着新生的破碎剑阁,玉具长老轻轻叹息出声,望向林白的神情更是复杂至极。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想到过,林白竟然会是为剑阁力挽狂澜的那个人,竟然会是他将剑阁从风雨飘摇之中救出。而这一切的一切,实际上也只是因为一个缘由,那便是因为他出于一时的好心,救下了鲁燕赵。谁会想到,这样微不足道的善因,竟能结出这样的善果。

一个疯子和一个小人,就这样悲凉落幕。而唯一留下来的,就只有定光所用的那柄飞剑,剑身剔透,恍若璀璨的羊脂美玉,仿佛纯洁无暇。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却是能发现,在这剔透的剑身之中,仿佛还存了一丝血线,如游走的蛇,正在贪婪的渴望嗜血。

剑如其人。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捡起了定光遗留的那柄剑,走到了那已经空无一物,只剩下千疮百孔的剑渊石壁处,一点一点的把剑插入了石壁之中。

如果一切都是一个轮回的话,那就让这柄剑,当做剑阁这个轮回的开端吧。

“你们准备磨洋工到什么时候,还不下来?”收剑入鞘之后,林白缓缓转头,向着依旧那四条攀附在虚空中,仿佛踩着几条无形钢丝的禁蛇,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