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2章 禁蛇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林白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听到林白的话语声,场内诸人不禁心中一凛,有些面面相觑,向着虚空中张望而去,却是发现虚空中空无一物,连个鬼影都没有。

难道是刚才的鏖战太累了,导致林白这会子出现了幻觉?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林白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虚空中那四条五彩斑斓,长相极为怪异的禁蛇,却是摇动着身躯,向着林白就靠了过来,那模样看上去说不出的兴奋。

邪了门了,难不成林白和它们是老相识?!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管是鲁燕赵,还是泰阿和昆吾,都是有些傻眼,完全想不明白,这些禁蛇怎么着会和林白如此亲密。

而且更让他们感到无语的是,这明明就是几条小蛇,怎么着竟然能听懂人言,而且林白又是怎么发现它们能够理解人类话语的。

实际上,林白发现禁蛇有灵的这个蹊跷,也实属侥幸。当时赤霄放出禁蛇的时候,和其中一条禁蛇对望之时,他便觉得这禁蛇的表现似乎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当然这种细微的神情差别,也只有林白这种,身边有药娃娃、小黑猫和无支祁的异类,才能够洞悉。

在看到这种神情的时候,林白心里实际上还并不是太确定。但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个更蹊跷的地方,在自己和赤霄争斗的时候,这几条禁蛇明显是没有尽全力噬咬空间,而是在磨洋工偷懒,而且其中和自己对视的那个,更是不时鬼鬼祟祟的回头偷瞄几眼。

这样一来,就让林白愈发笃定这四条禁蛇绝对没那么简单,肯定是有了灵性。所以刚才在诛杀了赤霄和定光之后,他才会对它们呼喝出声。至于这几条禁蛇,为何会对林白表现得那样亲热,却是连林白自己都说不清楚,只能归结于个人魅力之上。

毕竟不管是小黑猫,还是药娃娃,抑或是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这些天生地养的圣灵和林白,似乎总是能尿到一个壶里,既然这些禁蛇也如此不凡,自然也不能例外。

“地火水风,四相气息动,封印!”等到禁蛇离开了那连接仙凡两处的缝隙后,林白手上缓缓掐动印诀,催动四相气息,衍化地火水风,将那处缝隙迅速填补。

虽然填补这缝隙的过程,只是过去了短短一瞬,但林白却是觉得全身的精力和法力,都如同要被抽干了般,甚至于要比刚才跟赤霄和定光二人搏斗,都还要更加疲惫一些。

而且在这情况下,他心中更是不禁暗暗庆幸,也亏得刚才这几条禁蛇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磨洋工,若不然的话,恐怕现在的情况就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而且若是缝隙被撕裂开的过大的话,也很可能会惊扰到仙界的那些人,到时候事情就更难办了。

“还算你们几个聪明,知道偷偷懒。”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后,林白伸手弹了弹先前和他对视的那条禁蛇的额头,脸上露出些笑意道。

那禁蛇闻言,得意的摇头摆尾,头顶的肉角耸动不止,看上去完全没有半点儿蛇类的阴冷可怖,反倒是如一个绒线布偶一样,一幅阳光可爱的模样。

“小家伙,你们可是我从赤霄手里解救出来的,以后可要老老实实的跟着我,我叫你们向东,你们可绝对不能向西。”向着那禁蛇打量了几眼后,林白咋呼它们道:“若是敢有半句不从的话,我就把你们洗干净了,丢进瓶子里去泡蛇酒喝!”

四条禁蛇闻言急速后撤,身躯缠绕在一处,做出一幅惊慌模样,惹得林白不禁大笑出声。

虽然此番经历了不少的波折,但不管怎么说,结果都算不错。不仅鲁燕赵安然无恙,就连禁蛇都找到了,而这也就意味着乌尔善和陈白庵两人有救了。而且机缘巧合下,自己甚至还感悟到了剑之大道这样匪夷所思的传承,实力更上一层。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白如何能不把悬在胸口的大石放落地面,可以重重的松一口气。

“多谢林道友出手相助,才算是为我剑阁留下了一线香火传承,大恩大德,我已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要以后林道友你有事需要我们,尽管差遣,只要是你的安排,剑阁莫有不从!”就在林白松了一口气时,玉具长老强撑着身子,走到林白身旁,恭声致谢道。

而且和此前不同,玉具长老在和林白说话的时候,言语间已是充满了敬畏的语调,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而是面对着一个前辈高人。

需知道经过了先前那一战之后,对于林白的实力,玉具长老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而且如果不是林白的话,任由赤霄和定光恣意妄为,恐怕剑阁如今已彻底破灭。就算是不说林白的修为和所做的事情,单就是林白明悟了完整无缺的剑之大道,都足够叫他如此敬重。

需知道历数剑阁的历史,不知道有多少代剑修,都一直想要明白,剑修的道究竟是在哪里,这条路究竟是该如何走下去!但他们穷尽一生,却都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而如今这个答案出现在了林白身上,就算林白不是剑修,也足够他已师长礼来对待林白。

“长老的话严重了,林某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之所以如此,也是为了自己,毕竟仙门一开,最先遭殃的除了你们剑阁,怕就是我的家人。”林白将玉具长老挽起后,温声一笑,向着周围那一众剑阁子弟扫了眼,缓缓道:“不知长老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封闭山门五十年,等过去五十年,我剑阁新一代弟子成型之后,再让他们涉足红尘,不知道林道友以为我这想法如何?”玉具长老闻言,急忙将自己心中的筹划说了出来。

“五十年太久,还是只争朝夕吧。”林白轻笑出口,而后面色陡然一沉,郑重其事道:“剑修剑修,修的是剑,也是剑的铁骨铮铮,若是这把剑一直收在鞘里,不去淬火磨砺,又怎么可能会有绽放光辉的一天。毕竟宝剑锋从磨砺出,玉具长老,你说事情是不是这个理?”

“林道友此话甚是,不知道你的意思是?”对于林白否定了自己的计划,玉具长老非但没有任何愠色,反倒是脸上露出一抹喜意,因为如果什么都不说,那就意味着林白已将剑阁视若无物,认为和他没有任何关联,而这样开口则说明了,他心中对剑阁尚存一线情分。

“重症下猛药,以我之见,剑阁之所以这么多年一蹶不振,并不是因为你们的术法出了问题,而是你们的心出了问题。你们将自己禁锢在这神农架中,看似避世,实为躲避。不入红尘,又怎么磨砺道心?又怎么可能会让手中剑绽放出他本该有的光辉……”

林白毫不留情的一言戳破了剑阁如今最大的问题后,缓缓道:“不过剑阁受此重创,却是该有个喘息调节的时间,但我认为,这个时间三五年也就足够了。时间越久,人心就越不思进取,越是觉得在这剑阁里活得舒服。若真是五十年后,谁知道还有没有人愿出去?”

被林白一语中的的戳中玄机,玉具长老面上也是不禁露出了些羞赧神情。诚如林白所言,经历了这一役后,他其实也发现了,所谓的为了灵气避世隐居,实际上也只是他们剑修不愿意招惹麻烦的一个幌子罢了。但只是辛苦耕耘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又能有什么收成?

而且田地里一旦出现了如赤霄和定光那样的害虫,局势就要更为糟糕,甚至于说不好会让整块地都变得颗粒无存,等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欲哭无泪。

而且红尘炼心,若是不沾染红尘,不经历世间百态,剑心又如何能够坚不可摧!

“好,那就这么定了!三年之后,我会解锁剑阁封印,让剑阁弟子入世修行!”略一沉吟后,玉具长老重重颔首,做出决绝之态,恨声道:“就如林道友所言,重症下猛药,乱世用重典,我剑阁也的确是该好好的整顿整顿,出现些新鲜的面孔才行。”

林白微笑颔首,不过眼眸中却也是不禁露出一抹期待之色。他可以想见,如果玉具长老这个保证作数的话,在三年之后,奇门江湖该是何等沸腾。

林白毫不怀疑,以剑阁这千百年的积累,以及所处位置的这独特性,想要培育出剑道高手,可说是一件简单无比的事情。而等到那个时候,奇门江湖怕是必然要风浪骤起。

不过那时候的奇门江湖,应该都是属于年轻人的了……这个念头刚在林白脑海中出现,林白便不禁苦笑摇头,心中更是暗暗腹诽,自己明明也才二十郎当岁,怎么着如此老气横秋。

不过这倒也不能怪林白心态老成,而是他这二十余年所遇到过的事情,加起来,不知道要超过多少人浑浑噩噩的一辈子多少倍!而经历过那样的事情,还能如林白一般,存着一颗不羁之心,都可说是万幸,而在此种情况下,林白又如何能不老气横秋……

“三年之后,我等你们剑阁的好消息。”含笑微微颔首后,林白神情骤然一沉,正色对玉具长老道:“玉具长老,我有一事想要你来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