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4章 临别传道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62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问题都已问完,事情也都已解决,也没有任何继续留再剑阁的意义。

虽然鲁燕赵想要跟随林白一道出山,但是他当时从山崖跌落时所受的伤实在是太重,而且林白此番还要前往小方诸山,两人若是一道前行,实在是不妥。

是以林白经过一番劝说,总算是说通了鲁燕赵,让他留在剑阁静心养伤。而玉具长老也是向鲁燕赵保证,等到鲁燕赵的伤势痊愈之后,会马上派人带他离山。

经过两人这一番苦口婆心,鲁燕赵才算是勉强应承了下来,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他实际上并不想师兄弟这乍一重逢,却又天涯陌路。只是这世上的事情,总是无奈的事居多。

“既然决定留在剑阁了,就要老老实实的跟着玉具长老修习剑术,争取三年之后,玉具长老能放你下山,再入红尘。不过我想,那个时候的卫雀,应该就不是小麻雀了,而是一飞冲天的金凤凰。”临行之前,眼瞅着泪眼婆娑的卫雀,林白不禁打趣道。

说句老实话,他实际上也有些舍不得这小妮子。不过并不是感情上的舍不得,而是在林白的心里,是把心直口快,仗义执言的卫雀当成了妹妹来看待。

对于林白这话,场内诸人没有一个人有任何质疑。因为卫雀既然能从洗剑池中得到未认主的飞剑,就足以证明她的气运极佳;而能以初认主飞剑的身份,在灵剑山上攀爬出一百七十余级石阶,这就更证明了她天资的不凡。

有和己身极为契合的飞剑,又有着不凡的天资,就算在这三年时间里,卫雀在修习剑术这一道上,只耗费别人一半的时间,也绝对能在诸人中脱颖而出,一飞冲天。

卫雀闻言,虽然俏目含泪,但还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记住你我的约定,等我剑道大成之时,就一定会亲手去取你性命!”就在此时,自从经历了那一役之后,一直冷漠如冰霜的龙彩却是突然开腔,不过她的声音虽然冷冽,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她望向林白的目光非常的复杂。

实际上,龙彩完全无法定义林白在自己心中的身份。按照常理而言,他杀了凌云,该是自己的生死仇敌才对;但他在剑冢之中,一力击退诸多剑奴,也算是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而后来诛杀赤霄和定光,更是成为了力挽剑阁狂澜的功臣,是所有剑阁弟子的恩人……

既是仇敌,又是恩人,这个定位无比复杂,也叫龙彩心中纠葛非常。

“放心,我记得。人头我就放在脖颈上,等你随时来取。”林白闻言朗笑出声,而后神情一沉,正色道:“你放心,凌云的剑,我一定会为他找到传人,会带他前来剑阁,让你去教导他用剑之法,以及用剑之道!”

龙彩沉默无言,默然的点了点头后,没有言语,转身便朝剑阁内走去,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刹那,顺着她的眼角,却是有清泪潸然而下,洇湿了脚下的地面。

“玉具长老,一剑霜寒十九州那剑术的事情,你还要多多留心一些。如果出现什么异常,记得一定要早做防范。”目送龙彩离去后,林白郑重其事的对玉具长老交代道。

虽然经历过此前那一劫之后,那一众劫后余生的剑阁弟子,已经决定不再修习‘一剑霜寒十九州’这门秘术,而改修其他功法,但即便如此,危机却也依旧存在。

虽然林白也很清楚,想要彻底毁灭祸患,最好的办法便是斩草除根,把这些修习了‘一剑霜寒十九州’秘术的剑阁弟子尽数诛杀,但面对这一条条人命,林白实在是下不去手。

而且禁蛇如今也要被他从剑阁带走,倒也算是给这件事情加了个双保险,能把再次出现风险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点,不至于再有赤霄和定光那样的人出现。

“放心,我会小心注意的。”玉具长老微微颔首,郑重其事的将林白的嘱托应承了下来。不过他眼眸中的神情却是有些黯然,因为自始至终,林白一直都没有提过有关剑之大道的只言片语。虽然早就笃定,像这种隐秘,林白应该不会讲出,但他心中难免还是存有幻想。

不管怎样说,对剑之大道的追求,都已经穷尽了剑阁无数代人的心力和精力。这么多年的辛劳,却一无所获,如今终于有一个掌握了完整剑之大道的人,却无法得知关于大道的只言片语,这如何能不叫他为之而感到感伤。

不过他也明白,此时自己也不能埋怨林白什么。像剑之大道这种东西,不管是对什么人来说,都可说是保命的底牌,又有谁会把自己的底牌掀开,露给旁人去看。

“泰阿!”就在玉具长老心中思绪变幻之际,林白却是突然开腔,目光更是缓缓汇聚到了虽然断掉一臂,但不管是精气神,都要比之前更胜一筹,而且更有人味儿的泰阿身上。

嗯?别说是玉具长老,就连泰阿自己都没有想到,林白在离去之前,竟然会叫到自己,这让他不禁有些诧异,要知道两人之间可说是一点儿交情没有,反倒是交手过数次。

“你的臂膀虽然断了,但过往也斩断了!人虽然不完整,但心却完整了。”不等泰阿反应过来,林白缓缓伸手,朝着自己的心窝点了点,沉声道:“剑不光在手里,也在心里!你要记住这一点儿,你手中可以没有剑,但心中绝对不能没有剑。”

“还有,我之前说你追寻的大道是错的,其实那句话也不全对。道虽然是唯一,但通往道的路途却是有亿万。你当时追逐骄傲,的确是走上了歧途,但那种偏执,却也近乎于道。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的道是一往而无前,这是我从心中体会出来的。你问问自己的心,去想一想,你最需要的是什么,也许那就是你一直在苦苦寻找的道。”

“大道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看不到,摸不着。但我想,那就像是你想要守护的东西,你绝对不允许他沾上半点负面的东西!那把锈剑你且留着用,等什么时候,你把那柄锈剑上的锈斑都磨灭干净了,也许你的道就成了。”

说了一连串话后,林白淡淡一笑,道:“希望我这话,能给你些帮助,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我再比过一场!等到那个时候,再看看究竟谁的道是对的!”

“好!”虽然泰阿的神情变化并不大,但任凭是谁都能看出来,他此时的情绪已经激动到了极致,甚至于连身躯都在微微颤抖而不自知。

而玉具长老面上的喜色,更是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林白竟然会将剑之大道的隐秘讲出。虽然言语只有寥寥几句,但对于他们这些追寻了一辈子剑之大道的人而言,却是能够叫他们前行的路途平坦许多,少走无数的弯路。

这种传道的恩德,已经完全不能用任何言语或文字来形容。更准确的说,这种传道的恩德,几乎和再造之恩,没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