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8章 符术(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要告知我隐盟何事?”等走到距离花头陀只剩下三步之遥时,林白停下步伐,道。

“你在靠近一些。”花头陀向着林白招了招手,然后向着冷展颜瞟了眼,压低声音道:“隐盟之事,事关重大,绝对不能入第三人之耳。”

林白闻言默然,依言向着花头陀走去,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定然会发现,在林白眼底深处,满是促狭的笑容,和冷冽的杀机。在他眼中,花头陀此时已是死人!

就在林白距离花头陀只剩下半步之遥,而且俯身要去侧耳倾听时,花头陀的面上突然露出狰狞笑意,手如闪电般,向胸口一拍,寒声道:“小子,是你自己找死,可不要怨旁人!”

但这笑容刚在花头陀面容上绽放,却是瞬间凝固,而后他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双眸死死的盯着林白,颤声道:“你……你竟然发现了……”

只见就在花头陀手拍到胸口,一条淡红色如细线般的不可察觉毒虫,向着林白面颊扑去的那一瞬间,自林白身躯中,陡然有一道剑气砰然而生。

剑气如流光,瞬息间便散发出强烈的森寒气息,直接将那毒虫冻结成雕塑,四分五裂。

“你真以为我会上了你的当?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秘密的吗?”林白冷然一笑,然后以传音入密之术,淡淡对花头陀道:“原因很简单,因为赤霄已经死在了我手中!”

“什么,这不可能……”花头陀闻言,瞳孔瞬即睁大,惊呼出声,但话音还未落下,他的头颅却直接被森寒剑意从脖颈斩下,砰然坠地,死不瞑目。

紧接着破灭之力瞬息而生,便将这花头陀化作了一蓬飞灰,散于天地间。

哪怕是到死,他都想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冒冒失失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有斩杀自己的本事,又怎么可能会杀了如赤霄那样的一代宗师,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仅是死去的花头陀,就连冷展颜也是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管怎么说,花头陀也都算是隐世宗门中的强者,一手蛊虫之术可说是出神入化,但这样的手段,在林白的手下,竟然连几招都坚持不了。甚至于连花头陀的阴谋诡计,都被林白尽数洞悉,这实在太可怕了!

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对花头陀的一切计谋都已经心知肚明,却还能装出来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于显得呆呆笨笨,这种心机实在深沉的可以。

“前辈救命之恩,大恩大德,难以报答……”虽然心中惊惧,但冷展颜面上的神情却是愈发恭敬,甚至心中都已经笃定主意,假若林白索要补偿的话,一定要毫不犹豫就把极寒冰髓拿出来。要知道,眼前这人的手段,和花头陀可是全然不在一个层级上。

“我不需要你报答……”林白淡淡一笑,不过目光却是落在了冷展颜死死护着的一个琉璃小瓶,疑声道:“瓶中之物便是极寒冰髓吗,此物有何效力,竟然会给你引来杀身之祸?”

刚才在接近到冷展颜的时候,林白明显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禁蛇情绪有些激动,而且它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冷展颜手中的这个琉璃小瓶中的事物。

“假若前辈需要的话,我愿意将此物奉献出来。”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一咬牙,缓缓把琉璃小瓶拿了出来,不过面上却满是肉疼之色,显然此物对她极为重要。

“我没有巧取豪夺的意思,只是好奇此物的功效罢了。”林白见状,微笑摆手,道。

“前辈你没听说过极寒冰髓,哦,对了,你是剑阁之人,对这种培育灵兽之物自然是没听说过。”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不禁松了一大口气,急忙诚恳无比道:“极寒冰髓乃是冰蛛体内的产物,以此物喂食灵兽,便能提升其修为灵识。此次小方诸山更是向隐世发出了讯息,只要是能够携带极寒冰髓前来小方诸山之人,便可以获得一枚参加交易会的令牌。”

竟然还有这种东西?那灵兽又是什么?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心中不禁觉得凛然,越是和这隐世宗门中的人接触,他便越是觉得世间之事不可思议,有一种红尘中的普通人,在看待奇门江湖中发生之事的感觉。好像在这里,自己也如一张白纸。

而让林白更好奇的是,冷展颜刚才所说的话中,提到的乃是隐世,也就是说在这隐世中,并不都是豪门宗族,而是还有一些散修的存在,而且听话里的意思,生活的也颇为艰难。

“还有这种规矩?”虽然心中疑惑,但林白还是勉力控制情绪波动的小一些,然后将玉具长老交给自己的一枚用青玉雕成的令牌摸出后,道:“你说的令牌可是此物?”

“前辈你难道不知道小方诸山是以培育灵兽闻名的宗门吗?哦,对了,你是剑阁的剑修,都说那里是……”话刚说出口,冷展颜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生生把‘修剑修疯了的剑疯子,真是一点儿没错’这句话吞到了肚子里,然后才不无艳羡的向着林白手中的令牌扫了眼,道:

“前辈手中拿的,的确是交易会的令牌。像前辈这种宗派中的翘楚,自然是不需要像我们这样废力,只要宗门动动嘴皮子,什么资源都能拿的到。”

林白淡淡一笑,对冷展颜的话却也不多加评论,只是不置可否道:“不知道你拿极寒冰髓换取令牌,是想在拍卖会上换些什么东西?”

“我是散修,无门无派,想来交易会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提升些实力。”听得此话,冷展颜神色一黯,然后突然抬头看着林白,眼露喜色道:“前辈,你这种令牌乃是宗门令牌,不知道能否带我一个,我愿意把这极寒冰髓送给您,就当是买您一个进入交易会的名额。”

好伶俐的小妮子!旋即之后,林白又不禁哑然失笑,这冷展颜还真是打得好主意,她很清楚,以她的手段,拿着极寒冰髓,保不齐会惹出什么麻烦,所以把极寒冰髓交在自己手中,而且和自己一道进入交易会的话,更是可以得到自己的庇护,免去一些危险。

“你若有此意也好,不过你要是想得到我的庇护,这一份极寒冰髓还是不够的,要再回答我几个问题才行。”不过林白却也没有拒绝这小妮子的意思,毕竟他初来乍到,的确是需要一个熟悉隐世宗门中的向导才行,这冷展颜修为虽不高,但心性不错,却是上上之选。

被林白一语戳中心事,冷展颜俏脸微微一红,急忙将极寒冰髓双手奉给林白,然后恭恭敬敬道:“只要是我知道的,前辈你尽管询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刚才说隐世,不知道在隐世中,有多少如你一样,没有加入隐世宗门的人?”林白伸手接过小琉璃瓶,打开一看,只见那瓶中的极寒冰髓,色作冰蓝,其中更是如有无数星子般,闪烁不止,熠熠生辉,当即觉得惊叹莫名,不过还是压下心中的惊叹,不动声色道。

“前辈你说的是散修?”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愈发笃定这林白定然就是剑阁中那种嗜剑如命,一万年难得出山门一次的怪物,便略带艳羡的口气道:“许久之前,隐世尚还只有宗门,但各门之间摩擦难免,有一些小宗门自然便会被抹灭在人间,而那些宗门的弟子,也就只能在残破的宗门禁地中,苟延残喘,而我们更是把自己戏称为孤魂野鬼。”

“原来如此。”林白闻言目光微凉,他着实没想到,这隐世宗门竟然也是这般的世态炎凉,厮杀颇多,只不过不被外人知晓而已,便做漫不经心的样子,对冷展颜道:“你刚才跟花头陀对战之时的手段有些特殊,和我一位朋友有些相似,不知道你这手段是哪个宗门的?”

“孤僻的剑修竟然也有朋友?”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就像是嘴里被塞了个鸡蛋般,瞬息间张大了嘴但话一出口,便觉得失言,急忙歉意一笑,道“前辈你说的是我符术?”

“没错,就是此种符术。”林白闻言淡淡一笑,对冷展颜道;“不知道你可否将你的刚才制符的符纸和毛笔给我看看,让我看看究竟是有什么玄异之处,竟然可以通过这纸笔之间,就能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我们这些东西,哪里能跟前辈你的飞剑相比。”虽然有些不舍,但冷展颜还是乖巧无比的将毛笔和符纸拿了出来,在将两者交给林白后,还不禁往后退了两步,显然是害怕林白将自己的制符之物拿走后,如花头陀一般,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做那苟且之事。

但冷展颜明显是多想了,在接到这和相师制符之物极其相似的毛笔和符纸后,林白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这两者之上,哪里还有闲心去做他想。

而且冷展颜实际上是有些高估自己了,虽说她的相貌清秀,但和贺嘉尔、夏小青他们相比起来,却是稍显逊色,不过是中上之资。习惯了几女容颜的林白,如何会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