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60章 小方诸山(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前辈,您真的只是剑阁的剑修,这才是第一次学会绘制符箓吗?”

“前辈,我怎么总觉得您是在糊弄我呢,您实际上不会是位白胡子老神仙吧?”

“前辈,您能不能跟我说说,作为天才,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最大的不同是在哪里?”

听着冷展颜这小妮子刨根问底,一幅如那些外界那些扒地三尺,连人明星穿什么裤头都想弄明白,否则就誓不罢休的八卦记者般的问话,林白实在是烦不胜烦,虎着脸训斥了这小妮子几句,并且恶狠狠的告诫她,如果再问下去就要杀人灭口后,才算换回了耳根子的清净。

此时此刻,林白更是后悔死了自己方才扔出那张符箓。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那么一张薄薄的符箓,怎么着只不过是从云篆换成了雷纹,就能有那样恐怖的效力。那恐怖的火元气息,几乎都能跟同时爆发四五颗燃烧弹相提并论了。

就在符箓炸响之后,林白便觉得那处不能再多做停留,当下没有任何犹疑,便急忙带着冷展颜向着通往小方诸山的反方向奔去。他很清楚,自己弄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恐怕必然是要惊扰到外界的各部门,以及小方诸山中的那些隐世宗门。

若是继续逗留在此处,不管是遇到这两者中的哪一个,都绝对是要惹上麻烦。自己此行的目的,可是想要打探清楚这些隐世宗门的底细,若是被耽搁了就不好了。

虽说林白自负,但他还没有托大到那种,可以把这些隐世宗门中的强者,都视若无物的地步。所以林白才会选择离开爆裂符箓的那处,并且走上一条背离小方诸山的路线。

不过林白千算万算,却是没算到冷展颜这名女隐修,竟然也如外界的女子一般,有着一颗强大的八卦之心。从那山谷离开之后,就一直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对自己追问不停。叫他不得已用那种威逼的手段,才算是换回了耳根子的清净。

“前辈,最后一个问题。”许久之后,仿佛是再无法忍耐心中的狐疑,冷展颜用看向怪物的眼神,紧紧盯着林白,怯生生道:“前辈您和外界的那些相师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你怎么会这么问?”林白闻言一愣,不禁哑然失笑,他还问冷展颜这个问题,却是没想到冷展颜竟然会先向自己发问,这倒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冷展颜见林白没有发怒的意思,这才放松了一些,咽了口唾沫后,道:“您学制符的手段学得实在是太快了,而这世上会符术的,除了我们这些隐世符师,就剩下外界的相师了。”

“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关联,只是我那位朋友跟我讲的略多一些罢了。”林白闻言淡淡一笑,作漫不经心状,淡淡道:“看起来你对外界的事情也颇为了解,不知道你对那些相师有什么看法?我在宗门的时候,听人说外面现在似乎闹得挺凶的。”

“就他们那些人,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再凶能凶到什么地步。一群草鸡而已,根本就不是隐世宗门的对手,那些宗门不过是不想理会外界的俗事罢了。”冷展颜闻言之后,眼中却还是有些疑窦,道:“不过我听人说外界现在有个叫林白的相师,手段似乎很强,甚至还封印了仙门,斩断了无数人想要升仙的契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也听说了这事情,若是真的,那人倒是真强,有机会倒是要会会他!”林白闻言不禁哑然,他着实没想到,自己在隐世宗门中的名头,竟然也颇为响亮。

“前辈你还是不认识他最好。”冷展颜闻言连连摇头,轻笑道:“我听说有不少宗门对他封印仙门的事情颇为不爽,想要找他的麻烦。前辈你若是认识了他,岂不是惹了一身的麻烦。可惜那人恐怕连咱们隐世宗门的存在就不知道,恐怕还被瞒在鼓里,真是可怜……”

“麻烦,我怕什么麻烦!若是他们惹恼了我,我一剑一个也就杀了!”林白闻言之后,眉头微皱,冷然开腔,话语之间,满是森然杀意。

林白着实没有想到,因为封印仙门的事情,自己竟然又惹上了这样一个大麻烦。而且诚如冷展颜所说,如果不是自己此番为了寻找鲁燕赵而来了神农架,发现了剑阁的存在。恐怕至今都在蒙在鼓里,到时候说不好死在这些隐世宗门手里,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听得这话,冷展颜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片森寒,而且林白眼眸中的那抹杀机,更是叫她觉得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冰水般,整个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位年纪轻轻的前辈,身上怎么着有这么强的杀意,似乎最近隐世宗门也没发生什么争斗啊!

而且在感触到这杀意的时候,冷展颜更是在心中不断的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再因为看林白还算好说话,就敢再胡言乱语。虽然这位前辈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而且也没有什么恶意,但若是就这样把底细都交代出去,天知道是好是坏。

需知道,大家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这位前辈出手相救,说不好也只是逞一时之快,若是觉得心情烦闷,搞不好一剑就把自己给斩成了两段。在隐世之中不是早有传言,剑阁的这些剑修们,都修剑修坏了脑袋,变成了疯子和一个疯子,哪敢理论那么多。

见冷展颜脸上满是惊惧之色,林白也没再多向她询问什么话,只是默然折返,沿路向着小方诸山所在的方位走去。一路无话,只是越走林子越密,还有影影绰绰的雾气升起,而且路上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不过大都三两成群,神色冷峻,除却身边人外,不和外人多言半句。

林白明白,自己这应该是已经走到了小方诸山所在的位置,而且他试探性的往外放出一丝神念后,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气息。他毫不犹豫,此时此刻,就算是有再先进的军用卫星,也绝对无法发现自己身周的区域,以及这些人群。

穿过一段密林之后,诸人便走到了一处断壁之前。那断壁陡峭无比,一眼都望不到底,而且断壁之下,更全部都是缭绕的白雾,仿佛坠落到下面,就会坠落到地狱之中。

不仅如此,在山崖的一侧,更是有两名年轻女子垂手恭立,其中一名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数块令牌,不过那些令牌却是要比林白手里拿的那种小上一些。

而每每有人走到这两人跟前,递过去一个小瓷瓶后,另一名垂手恭立的女子便会打开瓷瓶仔细检视一番,然后便会将瓷瓶收起,交予一瓶令牌。

他们这些人交给那女子的,应该就是自己从冷展颜手中获得的极寒冰髓。看着这一幕,林白顿时便想起了冷展颜此前所说的话。不过就林白所见,这拿极寒冰髓前来交换令牌的人,倒也不是很多,看起来冷展颜的符术,也还的确是有几分手段。

而这就更让林白笃定了心思,一定要把那段被隐藏的历史,给深掘出来,弄清原委。

“前辈,拿出你的令牌。”就在林白犹疑,想要看看周围的人是打算怎么下去的时候,沉默了许久的冷展颜却是突然开腔,然后更是毫无征兆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见林白满是疑惑后,这才小脸有些羞红道:“只有持有令牌,才能破开禁制,进入小方诸山。”

小方诸山竟然是在这悬崖底下?!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不禁暗暗吃了一惊。目光却是不禁望着悬崖望去,这一眼望去,他却是有些觉得脑袋有些发晕。这才想起来,自己千好万好,就是有恐高症这一点儿,实在是不爽的紧。

见林白在前面犹疑,站在他后面的隐世宗门之人却是不悦起来,其中一个身着黄衫的年轻男人,语气极为不善道:“走还是不走,给句痛快话,难道还怕摔死不成!”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哄笑声,诸人也是觉得稀罕,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害怕跳入山门中的人。就连冷展颜都是有些好奇,难道林白在来小方诸山之前,他在剑阁中的那些长辈就没跟他说过此处的玄虚,果然疯子的思维和神经,和正常人是不同的。

林白闻声之后,冷哼一声,缓缓回头,向着诸人回望一眼。虽然一言不发,但眼眸中的冷厉光芒,却是犹如两柄利剑,扫视过诸人,直叫他们觉得压抑莫名,空气都似要凝固。

被林白的目光一扫,场内诸人的笑声登时静下,空气中寂静一片!

果不其然,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不乏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存在!回望了那黄衫年轻人一眼,林白却也懒得跟他计较,扯起冷展颜的胳膊,纵身便往下跃下。

跳崖就跳吧,只可惜身边跟着的不是几女,而是冷展颜,否则的话,落入世间外人的眼中,岂不是又成就了一段凄美鸳鸯,为爱殉情的传奇故事。

不过在纵身一跃的那瞬间,恐高症之下,林白的手还是禁不住握紧了冷展颜的一双柔荑。只觉得自己的小手,被一团如火的大手包住,冷展颜只觉得自己的脸就像有火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