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72章 惊天消息(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嘶嘶……嘶嘶……”

只见四条禁蛇自蜕中爬出之后,似乎比之前更添了几分灵动之感,而且顺着它们的脊背正中间,更是有一道淡蓝色的印痕,其中宛若是有什么东西在流淌般,晶莹剔透。

而最为诡异的是,这四条禁蛇身上的五彩斑斓的蛇鳞,有许多变成了如赤练金那样的耀眼金色。林白可以笃定的是,在没有服用这极寒冰髓前,禁蛇身上的鳞片虽然多种多样,虽然也有黄色,但都是橙黄色泽,并不是这种金黄色。

这些金色的鳞片,显然是服食了极寒冰髓之后,才出现的!

不仅如此,这四条禁蛇头顶的那小小肉角,竟然也变长了许多,似乎其中是有什么东西,即将顶破肉皮,从中长出来一样。甚至于林白还在这几条禁蛇的下腹部,发现了五个微微凸起的白点,就像是在这几个白点所在的位置,也要有东西长出来。

难不成这些禁蛇以后要长成五爪金龙,望着正在紧贴着自己手指,不断蠕动身躯,表达亲昵之感的禁蛇,林白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而且在这猜测出现的一瞬间,他甚至都想要把剩下的极寒冰髓全部喂给四条禁蛇,看看会不会再有异变出现。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出现,便很快被林白打消,因为相较于这四条禁蛇而言,极寒冰髓对药娃娃的作用显然更大,而且也只有加快药娃娃的化形,才能够弥补林白心中对它的歉意。

“师尊,这禁蛇既然如此神异,我想这些蛇蜕应该也是极为难得之物,说不好还是什么珍稀的药材,不如把它们收存起来。”望着紧绕林白手指,变得愈发神异的禁蛇,冷展颜眼中突然露出了如小财迷般的眼神,对林白沉声道。

林白闻言一愣,微笑点头,便将蛇蜕尽数装进了那被这四条禁蛇吞噬而空的瓷瓶之中,思忖一番后,更是将装了一条禁蛇蛇蜕的瓷瓶递给冷展颜,然后对她温声告诫道:“我给你的这些东西,你要仔细收存好,切记财不可露白的道理,不然小命休矣。”

欢天喜地的接过装着禁蛇蛇蜕的瓷瓶后,冷展颜连连点头,急忙将此物和月华露贴身收好。她岂能不知道林白这话的道理,而且诚如林白所言,她现在也算是小有身家,虽然禁蛇蜕的效力不明,但也绝非俗物,若是落入他人眼中,怕是少不得要惹出祸事。

“笃笃笃……”就在此时,包厢的房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而后一个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木道友,不知道是否有暇,可否让我们进来一下?”

“什么人?”听得此言,林白向着冷展颜做了个小心提防的神色后,伸手便将赤练金、无极银,以及禁蛇等一应财物收了起来,这才缓缓转头,对着门外压低了声音问道。

门外那人听得林白的问话,爽朗一笑,道:“木道友,是顾某找你有事相商。”

顾太虚?!听到这声音,林白眉头不禁微皱,自己刚刚进入这包厢没多久,而且才刚刚在山门外和顾太虚寒暄过,这顾太虚又来此处是有什么事情。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眼下在小方诸山的地头上,事情不可做得太过,便缓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后,只见顾太虚和两名老者站在门口,便拱手道:“顾道友,不知你前来此处是有何见教,莫不是交易会的事情有什么变数?”

“木道友真是神人,一语中的。”听得林白这话,顾太虚又是爽朗一笑,然后眼中露出一抹狡黠,轻笑道:“我此来是想木道友移步楼下,我有一件惊天消息要宣布!”

“什么消息?”听到顾太虚这话,林白心中一凛,疑声道,不过心中却是暗暗腹诽,不管怎么说这顾太虚也算是一门之主,做事竟然如此神神秘秘,实在是有失身份。

“不可说,不可说……”顾太虚朗笑一声,连连摆手,向着屋内扫了眼后,轻笑道:“等会儿木道友你到了楼下,一切自然就清楚了。顾某先行告辞,还要去通知其他道友。”

话说完之后,顾太虚没有再多言,转身便走,向着其他独立的包厢赶了过去。而跟在顾太虚身后的两名老者,在离去之前,目光却是在林白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番后,微笑离去。

林白见状也没多言,缓缓伸手将包厢之门拉上,然后向冷展颜使了个眼色,示意等一下她要小心戒备。不知为何,林白总觉得这顾太虚对自己似乎是别有用心,此人不能不防。

而更让林白好奇的是,刚才那两名老者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之中似乎是有惊诧之色,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东西一样,这种感觉更叫他诧异。

“师尊,咱们怎么办?去楼下吗?”冷展颜见林白神色凝重,便忧心忡忡道。

“去,为什么不去。”林白微笑颔首,淡淡道:“我倒是要看看,顾太虚究竟是要做什么。”

而与此同时,在走出林白所处的包厢许久后,跟在顾太虚身后的巫玄眉头微皱,有些疑惑的向着顾太虚道:“太虚你刚才感觉到没有,那姓木的身上似乎有些古怪。”

“我也感觉到了,此人身上绝对是有古怪!而且我还怀疑,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咱们对他另有目的。”宿斗上人闻言之后,也是微微颔首,面露异色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身上应该和我一样,都藏着灵兽。不过我却是没有感觉到,他身上藏着的灵物是什么。”顾太虚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的接着道:“这位木道友倒真是个妙人,不但修习了剑术,还精通符术,甚至于身上还有灵兽,他的秘密倒是也不少。”

“太虚,既然那姓木的有古怪,那咱们到时候还找他不找?万一他到时候闹出什么乱子,咱们恐怕可不好办。”听得此话,宿斗上人脸上露出一抹忧虑之色,缓缓道。

“只要他有咱们要找的本事,那找他又有什么。而且这件事情肯定是避不开他的,据我所知,丹鼎宗这次已经应邀把上古玄玉带来了,如今辰轩和孔方身死,那玄玉肯定是在这姓木的身上,咱们要去那处,这玄玉也是必不可缺之物,烧了他有的怎么能成行。”

顾太虚淡淡一笑,接着道;“至于这姓木的究竟是有什么古怪,咱们却也不用多去理会,就算是他有一千一万个邪门的地方,又岂是咱们仨加起来的对手。若是他到时候敢闹什么古怪,咱们三人联手做掉他便是。只要得到了那处的东西,就算是剑阁,又能对我们怎样!”

“你这说是没错,但是假如那姓木的不愿意配合咱们的行动怎么办?”沉默少许后,宿斗上人却是又忧心忡忡的开口,似乎心中仍存疑惑。

“不要紧,姓木的一定会答应的。”顾太虚闻言朗声一笑,似乎早已胸有成竹,信心满满道:“等他到了楼下,知晓了那件消息后,绝对不会拒绝我们的提议!”

宿斗上人和巫玄闻言后,也是微笑颔首,而且在听完了顾太虚的话之后,眼眸中更是露出一抹无法掩饰的狂热之色,似乎对他们所要谋划的事情渴盼到了极致。

等林白和冷展颜收拾妥当,走到顾太虚知会他的地方之后,只见再那处空旷之地,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聚集,正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不止。

而在林白和冷展颜出现的时候,原本有些喧嚣的气氛登时变得冷清下来,不少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林白身上,其中更满是忌惮之色。

经历了先前林白直接出手,斩杀了丹鼎宗的辰轩和孔方之后,在场内这些隐世宗门的人心中,林白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疯子煞星!疯子不可怕,但有实力的疯子可怕。

在这些人眼中,林白不但本领高强,而且手段狠辣,一言不合,直接动手诛杀。这种又疯又有实力的家伙,又有哪个人敢去理会,唯恐避之而不及。

对于这些人的忌惮,林白全然不觉,而且他也巴不得这样。毕竟他对这些隐世宗门的事物知晓甚少,若是有人刻意跟他攀谈的话,说不好就要露出什么破绽。如今这样众人犹如躲避鬼魅一般躲避自己,倒是能给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烦。

也不去理会这些人,林白的目光缓缓在场内扫视起来,想要看看,顾太虚那么故弄玄虚的把他叫到楼下,要参与的什么盛况究竟是一件什么事情。

但出乎林白的意料,在场内扫视了一圈后,他却是连分毫诡异的事情都没有看出来。整个场地除却了嘈杂的人群外,空空如也。而唯一显得和此处的场景有些不相称的,便是摆在诸人周围的一堆狰狞丑陋,漆黑如墨的乱石。

这顾太虚叫自己还有这些人过来,究竟是要做什么?望着这一切,林白眉头不禁微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