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88章 豪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玩不起就不要玩!”听到林白的话,江陵只觉得心中快活到了极致,鄙夷无比的看了林白一眼,只觉得胜券在握,朗声笑道:“等会儿输了,千万不要不认账!”

“放心,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听得这话,林白冷冽发笑,眼眸深处满是嘲弄之色。若是他没有禁蛇,感应不到原石内里的蕴藏,那此次赌局孰胜孰败倒是个未知之数。但如今林白禁蛇在手,原石之内的表现如何,他了然于胸,就算是相输,又如何输的了!

江陵见状,只是冷笑不语,不过眼中却是露出迷醉之色,伸手抚摸这那块经历千辛万苦,终于落入他手中的巨大原石,只觉得快活到了极致,嘴里更是不禁哼起了小曲。

“江少门主真是好气魄,如此巨大的原石,竟然举手间就能将其拿下,实在是叫人佩服!”这世间,从来都不缺见风使舵的人,此时见江陵得志,自然是拍马溜须不止。

“我们灵泉宗别的没有,就是灵泉稍微多了那么一点儿。”江陵淡淡一笑,转头向着林白瞄了眼,不屑道:“不像有些人,玩不起就是玩不起,还拿命出来押,他以为他是谁啊,就那条命能值什么东西,真是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等会儿你就知道究竟是谁不自量力了。听到江陵这自吹自擂的话,林白几乎都要狂笑出声,只是想着假若自己此时表现得太过开怀,难免要引起诸人的注意,甚至于会让江陵发现其中别有隐情,便强忍着笑意,只是心中太过开怀,笑意憋得双肩抽搐。

听着江陵这话,再看看站在一旁,仿佛是气的全身颤抖不止的林白,围观的那些隐世宗门之人,均是叹息连连。只觉得林白怕是要倒霉了,不过他们也觉得,林白也实在是太自大了一些,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竟然跟江陵开赌,实在是不自量力。

“木道友,虽然那块原石的表现不错,但是如你所说的一样,天数难测,原石不切开,谁也不知道其中表现究竟如何。以我之见,你此次不如挑选极快龙皇皮地的原石,来试试手气,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见诸人纷纷嘲笑林白,铁元心中有些不忍,对林白道。

“无妨。”林白闻言心中一暖,含笑向着铁元看了眼,道:“没关系的,我的运气向来极好,就算是买不到那块原石,随便挑一块便宜些的,也不见得就输给他。”

“买不起就是买不起,说什么运气好!你脚底下的原石便宜,都是狗尿皮地的,我看你不如就拿一块,来和我比试比试,也好让大家伙看看,木道友你的运势是有多好!”听到林白这话,江陵不禁嗤笑出声,冷冷的嘲讽道。

听得江陵这话,那一众灵泉宗门徒也是附和不止,更是在那加油添醋道:“姓木的,你这一把输定了,此次赌局也绝对要败给我家少门主,我看你这一把还是挑个便宜点儿的吧,不然输了赌局,偿还不起顾山主的这些原石的价格,到时候可就要闹大笑话了。”

“我师尊想挑什么就挑什么,用的着你们管!”冷展颜闻言之后,实在是无法按捺,冷然回应了一句后,转头看着林白道:“师尊,不要管他们的话,咱们挑咱们的。”

“既然你想要看我的运势,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看!”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白仿佛是真被江陵的话激怒了一般,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原石,寒声道:“就这块了,我就要用这块原石来击败你!我告诉你,你还就别不服气,老子分分钟秒杀你!”

话一出口,场内诸人闻声望去,但等看清林白手中拿着的原石后,却均是哄笑出声!只见此时此刻,被林白攥在手中的,乃是一块黑白两色交加,宛如黑石上生了无数尿痕的原石,这不正是此前铁元说过的,含有灵石的可能性几近于零的狗尿皮地原石。

“哈哈哈……”错愕无比的看了林白手中握着的原石,江陵狂笑出声,笑声久久不止,几乎都快要喘不过气来,笑的连腰都快要直不起来,道:“你确定你要拿这块原石来击败我?”

“没错!就是这块了!”林白淡淡一笑,寒声道:“以木某的运气,别看这块原石的皮地不佳,但也绝对能大杀四方,保管诛邪辟易,百战百胜!”

疯了!这位木道友怕是被之前错失那块原石的事情气疯了!看着林白的表情,听着林白的话语,望着他手中握着的狗尿皮地原石,场内一众隐世宗门之人均是摇头连连。

“木道友,你还是不要开玩笑了!”听到林白这话,铁元也是面色一沉,只以为林白是被江陵的话激怒,怒火攻心之下,说出的狂言悖语,急声劝慰道:“听我的,去挑选一块龙皇皮的原石,假如你手头紧的话,可以算作我的,由我来承担,不要开这种玩笑。”

“铁老,你就放心吧,我绝对有那种好运气!击败区区一个江陵,不在话下!”林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开什么玩笑,自己那几条禁蛇对这块原石的反应可是最为强烈,其中所蕴有的灵石绝对非同小可,远远超过场内其他,林白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胡闹!”听到林白这话,铁元的脸顿时板了起来,寒声道:“木道友,你可知道此种原石为何被叫做狗尿皮地?之所以起着名字,并不只是因为它的皮地模样极像尿痕,而是因为这种原石是在生成之时,受到了外力干扰,灵气尽失,所以才在表皮上出现这种如尿痕般的印记。纵然真是天数难测,但也不能用这种原石来进行赌局。”

“你已经赢了两局,这一局只要再加把劲就还有赢得希望,不要因为一时意气之争,而让自己前功尽弃!”解释了一番狗尿皮地原石的缘由后,铁元又苦口婆心劝道。

“我意已决!”林白闻言,断然摆手,淡淡道:“我就要用这块狗尿皮地!”

“铁老,还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是切灵师,不是他的尊长,不要胡乱偏袒,否则的话,会让我们觉得比赛不公的。既然他选择了狗尿皮地,那就让他选好了!”江陵闻言后,冷冷一笑,接着道:“不过这狗尿皮地,倒也真是配他这穷酸的身份。”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不妨我们再在赌局上加些彩头,此前两局就此作废,单以此局定输赢。若是谁输了,不单单要向顾山主交付这些原石的价格,而且还要把收入手中的灵石,以及此行带来参加交易之物尽数交出来!”听得这话,林白犹如完全被激怒了,寒声道。

疯了,这小子怕真是被气疯了!听到这话,铁元眉头一皱,正要准备再劝阻林白一次,但还未等到他开口,林白却像是洞悉了他的意思般,抬手阻住他的话,然后转头盯着江陵,淡淡道:“姓江的,你有没有这个胆子,来跟我玩这局大的?”

“就以你手里的东西,也敢和我这个赌!”江陵听到林白这话,只觉得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一个笑话,盯着林白狞笑道:“不过我倒是觉得这赌注还不够大,以我之见,谁要是输了,除了交出身上的东西外,还要滚出交易会,并且跪下乖乖的向对方叫三声亲爷爷,以后若是双方撞着了,也要跪下喊声爷爷,说自己是灰孙子才行!”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就这么定下来便是!”林白闻言朗声大笑,道:“我倒是要看看,最后究竟哪个乌龟王八蛋成了灰孙子!烦请各位给我们做个见证,等会儿若是有人不认账的话,还请诸位不要视若无睹,请仗义执言!”

江陵闻言冷笑连连,连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只觉得林白真是愚蠢到了极致,拿着那样被称为破石头都毫不出奇的废物,竟然就想跟自己比,说成是自寻死路都毫不为过。

不仅仅是江陵,就连场内其他围观的隐世宗门之人,都是摇头不已,讥笑连连,认为林白不但脾性暴躁,而且不识时务,更是完全不懂原石这东西!拿着那样的一手烂玩意儿,竟然还想要跟别人来这样的豪赌,恐怕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铁元闻言也是缓缓摇头,知晓自己再劝阻也无用,只是慨叹连连,只觉得自己此前真是看走了眼,只以为林白还算喜怒不惊,是个好小子,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师尊……”眼瞅着局势到了此种地步,冷展颜只觉得心中苦涩一片,伸手轻轻碰了碰林白,颤声道;“要不您再考虑考虑,换一块原石吧……”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就看这块原石顺眼,就是它了!怎么着,难不成你是觉得师尊我的眼力劲儿不行还是怎地?”听得冷展颜这话,林白心中一阵欣慰,知晓这小妮子现在算是和自己真正站在一条战线了,但还是板着脸,冷声训斥道。

冷展颜闻言之后,神情顿时一黯,着实不明白,自己的好心好意,怎么会被林白当成驴肝肺,难不成是自己看错了人,他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而是一个疯狂的赌徒?

江陵疯狂大笑不止,眼眸中的讥讽之色愈发深重,仿佛已经看到了林白的最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