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90章 一刀地狱,一刀天堂(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听到这话,铁元不禁向林白望去,眼眸中满是同情之色,在他看来,这块原石切出了灵砂,可说是已经笃定了其中会有不凡的表现,林白这一次怕是玄了!

而与此同时,原石中切出灵砂,可能会有极品灵石出现的消息,更是如插了翅膀般,瞬息间便传遍了整座小方诸山。在这一消息下,原本那些觉得自己实力不济,就没有前来此处的一些隐世宗门之人,以及一些小方诸山的门徒,都是蜂拥而至,想要看个热闹。

虽然此处如今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但还是分毫不减观望之人的热情!

“听说没,这块原石已经切出了灵砂,接下来切出极品灵石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看你是听错了吧,我听人说这原石里面已经解出来极品灵石了,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刚是一出来,就叫这边的灵气涨了百倍,你们感觉感觉,是不是身体舒爽了许多……”

“不对啊,我怎么听说只是切出了灵砂,分开的原石还没有解,具体消息还没出来啊!”

“唉,刚才和这江少门主赌石的那位木道友,这一次恐怕是真要悬了。不单单是要把这些原石的价格给补出来,还要把身上的东西都输给江少门主。而且还要给人下跪磕头叫三声爷爷,这人恐怕是要丢大了,要是我的话,真那么着了,我直接就拔剑抹了脖子算了。”

道听途说的,真正知晓其中隐情的,此时均是七嘴八舌的交谈不止。虽然言语间的话语各不相同,但均是对林白如今的处境表达了极重的同情,似乎已经笃定林白必输的局面。

听着这些七嘴八舌的交谈声,江陵只觉得心里边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到了极致。也亏得他屁股后面没有尾巴,否则的话,这会儿恐怕都要翘到天上了去了。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开始在人群中设起赌盘起来,以林白和江陵的输赢为局。只是这赌局刚一设立,赌局的赔率登时到了一个夸张的吓人的地步。买江陵赢的人,占到了九成九的比例,而买林白输的,则是只有寥寥两人,其中之一还是冷展颜。

在听到这个惊人的比例之后,场内众人只觉得设赌局的那人是得了失心疯,这种稳赔不赚的局竟然也敢设,等会儿等到结果出来的时候,恐怕庄家是要连兜裆布都要输掉。

“别吵吵了,铁老要解石了!”就在这喧闹的时候,场内突然有暴喝声响起。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寂静下来,安静的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集中在铁元的手上,想要见证原石解开之时,极品灵石诞生的那一刻!

而望着那被自己分开,在通明的场内,原石内里正散发着淡淡幽光的灵砂,即便是铁元在这一刻都是有些目醉神迷,心中忐忑,甚至于连持着解玉刀的手,都不禁有些颤抖。

要知道世间已经有无数年没有出现过灵石原石,而极品灵石更是只在传说中存在,犹如风中之云般,看得到,却触摸不到。在灵石原石重现世间的那一刻,铁元这位切灵师的传人,便有了一个心愿:如果有生之年,能亲眼见证极品灵石的诞生,那便是马上就死,也无遗憾!

这便是所谓的朝闻道夕死可矣,这便是一个切灵师最大的骄傲。而这一刻如今距离铁元如此之近,如何能不叫他心潮汹涌澎湃,如何能不叫他激动?!

深吸一口气,抹掉额头上因为激动而生出的冷汗后,铁元缓缓握紧了掌中那柄祖上传下的解玉刀,望着原石上轻轻划了下去!虽然动作仍如此前一般行云流水,不见停滞,但不管是谁,都看得出,他的动作,要比之前轻柔了许多,每一刀划下,都会稍作停顿。

随着解玉刀划过,石屑的落下,被分裂的第一块原石的内里,渐渐出现在了诸人的眼中。

那介乎于黝黑和灰黄两色的外皮被切下之后,原石的石层都已成了最为纯粹的灵砂!在场内夺目的光亮下,每一粒灵砂都晶莹剔透如水晶般,闪烁着诱人的幽幽光芒。那光芒氤氲成一片叫人迷醉的云雾,叫人觉得只要将这层云雾剥开,便能够找到至宝。

“好多的灵砂,好诱人的色泽!这次江少门主可是赚大了,这一局怕是赢定了!”

“江少门主,如果切出极品灵石,可不要忘了给我们这些见证人一些分红啊!”不仅如此,有一些和江陵交好之人,更是出言恭维不止,向他开着玩笑。

听着诸人的话,望着石皮剥离后,那叫人迷醉的灵砂盛况,江陵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痛苦,神情愈发倨傲,向着四下拱手致意后,朗声笑道:“只要能够解出来极品灵石,等会儿我送大家伙一人一块原石切着玩玩,让大家试试手气。”

“安静!”听到他这声音,铁元不禁皱了皱眉头,冷声呵斥道。虽说因为江陵的缘故,让他有了解出极品灵石,以偿夙愿的可能,但江陵这种小人得志的态度,着实叫他不喜。

而且解石乃是一项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活,因为解玉刀锋利无比,而灵石又根本无从察觉是在何处,下手只要稍稍有一分不稳,便有可能毁掉灵石的完美。就算是极品灵石,若是被解玉刀划上一道,也会像少女迷人的胴体多了一道伤疤般,变得不堪。

江陵此时心情大好,自然不会对铁元的话有任何情绪,嘿然一笑,向着众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便将目光紧紧的集中在铁元的手上,等待原石切割的完成!

沙拉,沙拉……,灵砂如玻璃碎屑般,簌簌坠落在地,顷刻间,便如同是在地上扑了一层透明的水晶般,在灯光的照耀下,美轮美奂,叫人目醉神迷。

“我感觉到灵气了,而且好像在原石里面还有一丝光亮透出来!这是要出灵石了!”就在第一块原石被切割掉三分之一的部位后,场内突然有人惊呼出声。

这话一出口,场内围观的人群登时注意力高度集中,目光紧紧的汇聚在铁元的手上。只见诚如刚才那人所言,在铁元的手指缝间,此时正有幽幽的光芒闪现,而且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灵气,悄然萦绕在场内,直叫人觉得心情舒畅。

望着这一幕,江陵只觉得心中一阵噗通噗通乱跳,就像是有鼓点在敲击一样,心脏也悬到了嗓子眼。而且他眼眸中的那股傲意也越来越深重,望向林白的目光也愈发不屑。

看到江陵的目光汇聚到了自己身上,林白不为所动的淡淡一笑。虽然林白也着实没想到在这块巨大的原石里面竟然有灵砂的存在,但他却很清楚,这姓江的笑不了多久了。

看到林白那云淡风轻的模样,江陵只觉得恨的牙根痒痒。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姓木的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捉着那么快垃圾石头,却总是一脸吃定自己的表情!

虽然心中颇有不忿,恨不能冲到林白跟前,和他动手较量一番,但想着此刻的局势,江陵也知道这念头只能在心中想想。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一阵后,他心中喃喃劝慰自己道:就让这姓木的再猖狂一会儿,等老子切出了极品灵石,到时候看他怎么哭去?!

“出来了!灵石出来了!”就在江陵心思变幻的时候,场内却是突然有惊呼声响起。

听到这话,江陵没有任何迟疑,疾步向着铁元身边冲去,想要在第一时间内看到极品灵石。但让他有些好奇的是,如果按照传说中的记载,极品灵石出世之时,声势应该是无比惊人才对,怎么着此时会如此平静,和自己此前切出灵石时候的模样相差仿佛。

而等到看清铁元手间的那块灵石后,他眼眸中更是露出无解之色,眼神里满是失望。

只见此时此刻,在铁元手间拿着的,哪里是什么极品灵石,只不过是一块极为普通的下品灵石,而且灵石里面还有一些杂质,灵气极为淡薄。甚至于都叫人怀疑,假若这块灵石内的灵气再淡薄一分的话,就会四分五裂,成为灵砂一样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是极品灵石吗,怎么现在切出来的是一块下品灵石,而且还是品质差到这种地步的下品灵石?难不成是弄错了,还是这极品灵石就是这样?”

“放什么狗屁,这哪能是极品灵石,要是极品灵石就这鸟操行,还能提升一个宗门的实力?这就是一块下品灵石,甚至于还是下品灵石之中的下品,你们看那杂质堆的,和之前的灵砂看起来都差不多了。这块原石算是解垮了,真是叫人空欢喜一场……”

望着这灵石,场内七嘴八舌的讨论不止,除了有些失落之外,望向江陵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些同情之色。这么高价钱买回来的一块原石,分割开来的其中之一,解出来的竟然是一块表现如此之差的灵石,这买卖可谓是赔到天边去了!

“铁老,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这颗光华黯淡的灵石,江陵恨不能把它给摔成粉碎,双眸死死的盯着铁元,寒声道:“那些灵砂之类的话,是不是你在骗我?你是不是跟那姓木的算计好了,想要合伙来哄骗我,故意引我上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