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93章 一刀地狱,一刀天堂(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江少门主,还请你冷静些!铁老之前就说过了,切原石这种事情,不等到最后一刀落下,永远不可能知道结果如何,谁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做得了手脚!而且你这块原石的表现虽然好,但铁老也只是说有可能有极品灵石,从始至终,你可听他说过一句确定的话!”

不等江陵的身子靠近铁元,顾太虚却已是悍然出手,指尖轻摆间,仿佛平地有一股如野兽下山般的腥风升腾而起,风劲直接将江陵击落在地,而后淡淡道。

不过话说出口的时候,顾太虚的目光却是不自禁的向着远处好整以暇,一脸看好戏表情的林白望去。在这一刻,他愈发的笃定,恐怕早在这块原石没有分割之前,林白就已经知晓了其中的结果,而且这一切的一切,恐怕真如江陵所说的般,就是一个圈套。

不过这个圈套,却不是铁元和林白商量好了弄出来的。而是林白一个人刻意布下来的,而且不管是自己,还是铁元,抑或是江陵,自始至终都是被林白在牵着走!

这个年轻人真是好强的心计!念及此处,顾太虚愈发觉得心中凛然。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林白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洞悉了原石内里的表现。要知道按照铁元所说,即便是掌握了观灵之术的人,也不过是只能看出一些原石的端倪,而无法像林白这样,将一切了然胸中。

“你们在使诈!一定是你们在使诈!我不会输的,我从来都没有输过!”被顾太虚一击击落在地面,一瞬间,江陵整个人就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般,双眼之中更满是如鹰隼般毒辣的神情,死死盯着林白,寒声道:“姓木的,是你在使诈对不对?!”

这江陵真是输不起啊!听得江陵这话,场内围观的那些隐世宗门中人只觉得对江陵又低看了无数眼,赌垮了就是赌垮了,身为灵泉宗的少门主,就算是输也要输的体面些。像眼下这样,不过是赌垮了一块原石,就哭天抢地,闹腾不止,哪有一派宗主的气宇风度。

“江少门主真是喜欢开玩笑,你说木某动了手脚,不知道是你哪只眼睛看到的?从始至终,可是木某逼迫你买了这块原石,你可别忘了,是你从我手里抢了这块原石。”

“自己时运不济,赌垮了就赌垮了,何必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难道你灵泉宗就这么点儿风度?!要是输不起,就不要玩,别在这丑态百出的闹腾,没来由的碍人眼!”

林白闻言之后,淡淡轻笑出声,眼眸之中满是不屑之色。

听得林白这话,场内围观的那些隐世宗门之人纷纷点头不止。诚如林白和顾太虚所言,刚才的一切一切,都是他们亲眼目睹,一切都是江陵自己选择去做的,跟林白半点儿关系都没有。而且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又有什么人能造得了假!

此时江陵口口声声说林白和铁元联手算计他,言外之意岂不是在说他们这些围观的人都是睁眼瞎,都看不出其中的蹊跷,都是心中存着诡计,联手在坑害他江陵?!念及此处,这些围观的隐世宗门之人,望向江陵的目光登时变得不善起来。

“少门主……”眼瞅着江陵已经惹起了众怒,那一众灵泉宗的门徒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妙,生怕局势再恶化下去,想要劝解江陵几句,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尤其是想到那六十五瓶灵泉换来一块奇渣无比的下品灵石,更觉得心就像是在滴血一样。

“江少门主,不知道你跟木道友的赌局还是否要继续下去!”看到江陵这模样后,顾太虚淡淡一笑,然后望着江陵,道:“若是你真觉得我们处事不公,我可以宣布这赌局作废,你所购原石的价格自己拿出来,至于木道友的,就算是我顾某送他的好了。”

“少门主,要不我们放弃算了!现在放弃了,就算是拿出那六十五瓶灵泉,咱们不管怎么说,还有几块灵石,要是再赌下去,恐怕……”顾太虚这话音一落,那一众灵泉宗门人的脸上登时露出不可掩饰的喜色,从这话语,可见他们对江陵已经不抱有任何信心。

“一群废物,给我滚开!赌,为什么不赌!”听到这些门徒的话语,江陵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狞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冷眼望着林白,寒声冷笑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有一块下品灵石,而他姓木的就只有一块狗尿皮地的原石,他拿什么跟我赌!”

“少门主……”听到江陵这话,一众灵泉宗门人登时惊呼出声,想要拦阻江陵继续赌下去的打算。需知道顾太虚如今的话,可谓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此放弃赌局,虽然折了些面子,毕竟还能保住几块灵石,勉强抵得过那些灵泉。若是继续赌下去,万一输了,那就完了。

“不用说了,我还要继续赌!”不等一众门人把话说完,江陵猛然摆手,双眼之中寒芒毕露的盯着好整以暇,笑吟吟的林白,寒声道:“姓木的,你还敢不敢跟我赌?!”

顾太虚闻言后,不置可否一笑,然后望着林白,缓声问道。“木道友,你意下如何?若是觉得赌局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不如就此作罢。”

“师尊,要不放弃算了!反正这姓江的已经丢够了人,咱们也不亏什么!”听得这话,冷展颜眼眸中顿时露出一抹喜色,转头向着林白急声道。说句老实话,她对林白手里那块狗尿皮地的原石,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觉得不如就此作罢为好。

“既然江少门主切了这么块烂石头,都还有这么好的兴致,我又怎么能拒绝?”听到这话,林白淡淡一笑,向着冷展颜摆了摆手,然后转头望着江陵,促狭道:“不过我要提前奉劝江少门主一句,若是等会儿你还是输了,还请不要再像现在这样丑态百出,到时候不认账!”

开什么玩笑,自己兜兜转转,引导着姓江的转了一圈,等的就是这一刻,就是要把这小子的身家尽数给弄过来!如今只差临门一脚,就要大功告成,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谁要是不认账,谁就是婊子养的!”江陵闻言,只觉得心中的恼怒到了极致,不顾身份的怒骂了一句后,向着林白手中的狗尿皮地原石扫了眼后,狞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哪里来的信心,这块狗尿皮地的原石又能切出来什么东西!”

“好,话都是江少门主你自己说的,等会儿可千万不要不认账!”林白闻言之后,轻轻一笑,然后将原石拿出,转头看着一旁的铁元,温声道:“铁老,还请您替我掌刀。”

一看到林白手中的原石,铁元的眉头不禁就皱了起来。虽然刚才江陵的事情发生后,他总觉得林白似乎早已笃定了这一切的发生,但每每看到林白手里这块差的出奇,黑白相间的狗尿皮地原石后,那思绪便会顿时间烟消云散,化作乌有。

“木道友,这块石头……”接过林白递来的原石,又扫视了几眼后,铁元脸上的苦笑之色愈发深重,想要向林白说些什么,但看着他那笃定的神情,却是欲言又止。

“生死在天,富贵在命,富贵险中求嘛!”林白见状嘿然一笑,又向着江陵瞥了眼,然后玩味的笑道:“既然刚才江少门主表现那么好的一块原石,都只切出来了一块废料,那谁说得好我这块看起来不咋滴的原石,里面说不好就是藏着稀世奇珍呢。人生在世,赌一赌嘛!”

人生在世,赌一赌!听得这话,场内围观的那些隐世宗门之人均是连连摇头不止,脸上更满是促狭的笑容,心中暗道:这年轻人的赌性还真是重,刚才顾太虚给他那么好一个台阶,居然都不知道顺坡下来,非得继续赌,这能有什么好结果?!

“这块狗尿皮地的原石,要是能出东西,那真是见了鬼了!灵气都已经流尽了,里面别说是灵石,恐怕就是连灵砂都不见得有一粒,也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哪来的勇气……”

那此前最先辨认出原石和灵砂的那位匡姓老人见状后,也是苦笑摇头,连连叹息道。

“不是这情况是什么情况,江陵是输不起,这木道友是赌性滔天,这俩人倒也真的两朵奇葩!不过江陵就算再输不起,至少人还是灵泉宗的少门主,也拿得出东西,而且还有那么块下品灵石。这木道友这狗尿皮地的原石,怕是连下品灵石都切不出来。”

“年轻人赌性太重,又不知道天高地厚,难免是要吃大亏的。江少门主这次是险中有福啊,遇到了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赌性奇大的家伙,之前的挫折应该是有人替他承担的!倒是这位木道友,恐怕是要惨了,怕是不但要输掉飞剑,就连面子也要折落个精光!”

望着那块和烂石头没什么区别,可说是垃圾到了极点的狗尿皮地原石,场内那一众隐世宗门之人均是连连摇头不止,讥笑连连。在他们眼中,林白不但不知道天高地厚,赌性极大,而且还愚蠢至极,明明有个好机会就在眼前,竟然会直接抛弃,真是自取其辱。

姓木的,就你这块破石头,狗屁都不会有,你拿什么跟我赌!听着这话语声,江陵只觉得心中郁意一扫而空,仿佛已看到了林白落败,而自己身上所有的耻辱,都一洗而空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