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98章 做绝又如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所有人都很清楚林白所说的江陵忘了的事情是什么事,那件事情便是赌约之中最为重要的一条:若是谁输了,谁就要跪下向对方磕头叫爷爷,以后相遇,也要磕头自称灰孙子。

只是场内这些隐世宗门的人,不管是谁,都没有想到,林白在得到了江陵交出来的东西后,竟然还死抓着这一条不放,执意要让江陵兑现诺言。如此一来,接下来绝对有好戏看了。

不过诸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林白已经发现江陵对自己动了杀心。而且这杀心也不光是想想那么简单,结合此前江陵的所作所为,林白毫不怀疑,江陵接下来会做出怎样暴戾的事情。既然对方已经动了杀心,林白又何必再给他留什么面子。

“我把人做绝?”听得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似笑非笑的向江陵望了眼后,淡淡道:

“可能是江少门主你搞错了一些事情,咱们剩下的一条赌约,似乎不是我提出来的,而是江少门主你自己提出来的。说言出必行的是你,毁约的也是你,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你?若是江少门主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那也简单,我再拿你的原话说一遍便是。”

“江少门主你此前的话说的是,谁要是输了,除了交出身上的东西外,还要滚出交易会,并且跪下乖乖的向对方叫三声亲爷爷,以后若是双方撞着了,也要跪下喊声爷爷,说自己是灰孙子才行。这时间才过去了短短片刻,江少门主你难不成就忘了?!”

话出口后,林白脸上神情骤然一凛,淡淡道;“还望江少门主你言出必行,能言而有信。”

“你在那胡咧咧什么,我们怎么没听到那一条?!”听得林白这话,不等江陵开腔,他身边的一名灵泉宗门人,登时急声开腔,冷叱道:“我们少门主是何等身份,又怎么可能会说出来这种话,我看是姓木的你自己在胡编乱造!”

“真是好笑,见过无耻的,但还没见过你们这样无耻的人!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就像是放屁一样,亏你们灵泉宗还是隐世宗门中的大派,原来竟然是如此无耻!”眼瞅着这灵泉宗的人颠倒黑白,对此前说过的话视若无睹,冷展颜气愤不过,冷冷道。

“我早就看你这个游魂野鬼不顺眼了,你什么身份,竟然也敢对我大呼小叫!”那灵泉宗门人闻言后,冷然一笑,淡淡道:“今天我就给你些教训,好让你知道知道自己的身份!”

话说完之后,那灵泉宗门人手淡淡一招,登时有一股气劲自他身躯骤然爆发而出,犹如钻头一般,带着强大无比的威力,向着冷展颜便攻袭而来。

看到那气劲,冷展颜眼神一凛,没有任何迟疑,迅速抛出一张符箓!但符箓和那气劲相遇后,瞬息之间便被气劲冲袭的四分五裂,而且在击破符箓后,气劲更是完全没有消减之意,仍然带着呼啸的风声,向着冷展颜攻袭而去,攻势凌厉至极!

只是瞬息间,那气劲便已冲到冷展颜的身前三寸之处,似乎顷刻间就要夺走她的性命。

这灵泉宗的人实力倒还真是不一般,只是一名普通弟子,修为竟然就不在此前的辰轩之下,看起来这隐世宗门的实力还真是不容小觑!感触到这股气劲之后,林白眼眸不禁微微一凛,心中暗忖一声后,指尖轻轻摆动,登时一股剑意骤然而生!

铮!剑意乍现,场内诸人登时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威压骤然而生,而且随着这剑意的出现,那灵泉宗门人放出的气劲,更是应声直接碎裂开来,归化于无形!

但这还没有结束,就在林白指尖轻摆之间,更是有一缕先天真罡骤然而发,宛若游蛇一般,直接缠绕住了那名灵泉宗弟子,宛如长鞭般,直接便将他裹挟到了此处!

“你自己可能忘记了,但我记得很清楚,刚才就是你在说如果我那块狗尿皮地的原石能切出灵石的话,就把石皮给吃了的!”将那名被先天真罡裹挟下,面色苍白无比的灵泉宗门人拘束到身前后,林白冷然一笑,转头向着冷展颜道:“展颜,拿石皮来!”

听得林白的话,冷展颜一愣,旋即面上露出喜色,没有任何迟疑,俯身便在地上抓了一大把原石切割时产生的碎裂砂砾,笑吟吟的将其交到了林白的手上。

“姓木的,你敢!”看到林白接过砂砾,手缓缓抬起,那名灵泉宗门人面色已如猪肝,青紫交加,眼眸中满是惊惧的喊道:“少门主……少门主……救我……”

“愿赌服输,言而有信,你自己说的如果切出灵石,就吃掉砂砾的,怎么着现在又开始反悔了,赶快给我吃下去!”望着那灵泉宗门人的模样,林白冷然发笑。

“姓木的,是你逼我的!”听得门人的呼救声,江陵眼眸骤然一凛,陡然抬手,登时有破空之声传出,而且顺着他手掌的方向,更有三粒黑魆魆事物,向着林白身体的要害处打来。

阴泉砂!看到那三粒黑魆魆的事物,场内登时有惊呼声响起,那些围观的隐世宗门之人眼眸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虽然他们早料到会有好戏上演,但也没想到竟然会来出全武行。

“够了!”就在此时,场内却是突然传来顾太虚如闷雷般的声响,一股凛冽如猛兽的气息骤然自他身躯而生,以电光石火之势,直接便拦在了那阴泉砂之前,将其轻描淡写的向着反方向击回后,他缓缓朝前走了两步,道:“还请两位能卖我们小方诸山个面子。”

需知道,不管是小方诸山,还是其他历届交易会,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主持交易会的宗门,有维持秩序的责任。当然这种责任,也只是限制在山门之内,若是出了宗派的山门,管你是杀到九天之上,还是九幽之下,也不会有人去理会。

而顾太虚出手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评判一次交易会的成功与否,不单单是要看交易会的东西是否有高价值之物,还要看举办交易会的宗门,是否能维持现场的平静。

此番交易会,乍一开场,丹鼎宗便有两人身亡。虽然两人的死,乃是他们咎由自取,但这就已经够叫顾太虚无法忍受的了。如果此时林白和江陵再起争斗,再弄出人命,那交易会还要不要进行了,而他们小方诸山的威名,恐怕也要一落千丈。

抬手将阴泉砂抓起之后,江陵冷哼一声,冷眼望着林白,冷笑不语。

“吃下去!”林白闻言后,面上神情微微一凛,反手握紧了砂砾,向着那灵泉宗门人嘴里拍进去后,抬手便将此人向着江陵所在的位置扔了过去,淡淡道:“记住这个教训,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男人嘴里说出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是要言出必行的!”

“少门主……”那灵泉宗门人被扔回去之后,张大了嘴,想要把被林白拍进肚腹中的砂砾给呕吐出来,但在先天真罡之下,那些砂砾直接被顶到了肠胃深处,又如何还能吐得出来,一番干呕后,他的面上满是惶急之色,望着江陵急声求救道。

“废物!”冷然向那门人扫了眼后,江陵缓缓转头,望着顾太虚,淡淡道:“顾山主,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这姓木的可是伤了我门下的一名弟子!”

“是他率先出手,而且他也的确说过若是木道友切出灵石,就吞下原石的石皮,木道友这只不过是在帮他履践诺言罢了,何错之有!”顾太虚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

场内诸人听得此话,也均是纷纷摇头不止,这江陵也真是愚蠢,也不想想以林白的实力,顾太虚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灵泉宗门人,就去难为他。

“今日交易会是在我小方诸山举行,顾某虽然无心拦阻两位道友,但无奈这是职责所在。”见场内的气氛渐渐平静下来后,顾太虚向着林白和江陵扫视了一眼后,淡淡道:“两位这次也算不打不相识,不如卖顾某个面子,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如何?”

“那就听顾山主的好了,今天这件事就这样罢了。不过我有一句话要送给江少门主,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还请江少门主能谨记在心,日日夜夜提点自己一二。”林白听到顾太虚的话后,淡淡一笑,然后冷眼向着江陵望了眼,淡淡道。

林白很清楚,只要自己还想在小方诸山内待一刻,还想参加交易会,就必须如顾太虚说的这样,把这件事情就此抹过,给顾太虚这个面子才行,否则的话,怕也要被赶离此处。

“既然如此,那我也有一句话送给木道友。”江陵闻言之后,不置可否的淡漠一笑,寒声道;“做人做事留一线,日后还好相见,以后切莫把人事做绝了。”

“就算是木某把事情做绝了又怎样?”林白闻言后,仰头长笑不止,眼中满是嘲讽之色。他如何不懂这个道理,但做人留一线,那也要看是对什么人,对江陵这种人,一分都不用留!

“以后你就知道了。”江陵淡淡一笑,手一招,对一众灵泉宗门人道:“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