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17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该死的,这个臭小子,心机真他娘的太深了!”望着林白和冷展颜的身影,如兔起鹘落般,转瞬间便消失在了眼眸中,被炸的灰头土脸、发丝倒竖,面上满是灰黄土色的巫玄和宿斗上人相视一眼后,不禁怒骂出声,面上满是尴尬和愤怒神色。

他们着实没想到,林白竟然会如此戏弄他们,而且竟然能够将他们的心思尽数洞悉。而最让他们惊诧的是,林白的符箓威力竟然是如此的狂暴,他们明显感觉到,刚才林白扔出的那张符箓显然还留有余力,否则的话,他们俩绝不可能只像现在这样受这么点儿皮肉伤。

到底是怎样的符术,会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效力,这位木道友身上究竟藏了多少隐秘?!

“赶快去找顾道友,小方诸山戒备森严,这小子应该跑不了多远,现在追的话,也许还能追的上。不管怎么说,根据此前的表现,咱们那一行若是想要得偿所愿,就少不了这小子的帮助。”心中思绪变幻片刻后,巫玄向着宿斗上人扫了眼,缓缓道。

宿斗上人闻言之后,重重点了点头,而后两人没有任何犹疑,一前一后,向着拍卖会的现场便赶了进去,想要尽可能快的通知顾太虚这边发生的一切,让他做出决断。

“师尊,那两个老匹夫没有追过来?”奔逃出许久后,冷展颜心有余悸的向后扫了一眼,然后无所顾忌的拍了拍高耸的胸脯,用满含着崇拜的眼神,望着林白道:“师尊你的符术实在是太帅了,就连巫玄和宿斗上人这两个成名耆宿都拦得住,我实在是太佩服了!”

“只要你想学,未尝没有亲手施展出此种符术的机会。”林白微微一笑,然后颇有些疑惑的向着冷展颜问道:“那个巫玄和宿斗上人在隐世里面很出名吗?”

“师尊您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修炼疯子,竟然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听得林白这话,冷展颜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向着林白望了眼后,道:“他们两个都是隐世中最为出众的散修之一,而且各自都获得过极为神奇的际遇,得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道统传承。虽然他们没有宗门作为依仗,但在本身的实力下,即便是一些实力一般的宗门,都不敢轻易惹他们。”

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眼角微微一凛,眼眸中的神色更是变得清冷了许多。不管是在什么地方,看起来实力都是衡量一个人的重要标准。同样是散修,如冷展颜这样实力低微的,此前甚至于差点因为一瓶极寒冰髓就丢掉性命;但如巫玄和宿斗上人这样本事高强的,虽然没有宗门作为依仗,但依旧能够横行无忌,处处被人高看一眼!

而这便是实力!尤其是在隐世这种只以实力高低来判断一个人的弱肉强食之地,强大的实力,更是不可或缺之物。不过让林白有些好奇的是,这巫玄和宿斗上人究竟是得到了怎样的际遇造化,才能从一众被称为孤魂野鬼的散修中脱颖而出,成为隐世的强者之一!

“什么人,站住!”就在林白思忖之际,两人已经赶到了小方诸山的山门之前,见两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登时便有小方诸山的门人冲了过来,用戒备的神色望着两人,急声道。

听到小方诸山门人的问话,冷展颜脸上的兴奋神情登时一凛,然后急忙向林白背后躲去,望向这几名门人的眼眸中,更是充满了畏惧之色。虽然跟随着林白的这段时间,已经叫她的地位和之前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面对强大宗门之时的这种敬畏,已经根深蒂固的种植在了她骨子的深处。虽然形势已发生了变化,但她一时间仍然无法接受这种身份的转换。

“赶快……赶快……”听到这几人的问话,林白眼珠子一转,登时计上心头,脸上瞬息间做出一幅惶急之色,伸手向着身后一指,颤声道:“交易会出了变故,巫玄和宿斗上人想要杀人夺宝,和顾山主起了纠纷。如今已将顾山主打成了重伤,性命就在一线间!”

“胡言乱语,我小方诸山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杀人夺宝之事!而巫玄和宿斗上人又都是我小方诸山的贵宾,怎么会跟山主动手?!”听到林白这话,领头的那小方诸山门人当即呵斥道,不过林白分明发现,这人说话的模样明显是有些色厉内荏,眼眸里更是有隐忧闪过。

“你不信不当紧,不过等顾山主死了,可别怪我没有通知过你!”这种神情间的细微变化,如何能够逃过身为相师,最为精通察言观色的林白之眼,冷笑一声后,淡淡道:“我想你们应该也听到了刚才剧烈的爆响声,你们再好好掂量掂量,权衡一下究竟是什么重要!”

话音一落下,那几名小方诸山门人眼眸中的忧虑之色顿时又深重了许多,几人虽然沉默不语,但眼神却是互相交流不止,甚至有的都已经开始使用传音入密之法来互相交流。

看着这几人的神情变幻,林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如成竹在胸般,用一幅看好戏的神情盯着眼前这些人。通过这一番对隐世的接触,他很清楚,外界‘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用在隐世可说是再合适不过。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谁都无法笃定,自己身边的人,究竟是可以把性命交在对方手上的过命兄弟,还是转眼间就择人而噬的猛兽。

巫玄和宿斗上人虽然是小方诸山的座上贵宾,但那也只是在利益相同之时,谁也不知道,这两个身为贵宾的主儿,会不会因为某些利益的诱惑,转瞬间就变成了白眼狼。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所说的话半真半假,才更叫这些人难以辨别。因为此前符箓爆裂的轰鸣声,的确是真真切切能够传入这些小方诸山门人耳中,事实在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好!我就姑且信你一回,但是假若情况非你所说,而且你还心怀叵测,就不要怪我们小方诸山对你不客气,他日我必定上剑阁去讨个公道!”沉默许久后,那领头的一名小方诸山门人冷然向着林白撇下一句话后,向着身周的一众人扫了眼,沉声道:“走!去保卫山主!”

“若是木某所言有假,阁下尽管去剑阁讨公道!”听到这话,林白差点儿没把肚皮笑破,如今剑阁已经完全封山,不理会外界之事,就算是他们去了,又能怎样!

话音落下,那几名小方诸山门人一咬牙,转身便向着交易会的现场赶赴过去。

“走!”眼瞅着这几人离去之后,林白向着冷展颜扫了眼,然后疾步便向着离开小方诸山的通道走了过去,只是倏然几步,两人登时便出现在了此前进入的山崖之间。

“师尊你的演技实在是太高明了,只是寥寥数言,就叫这些小方诸山的人方寸尽失。”向着四下扫视几眼后,冷展颜轻轻感慨道,望向林白的眼神里的崇拜之意也愈发深重。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师尊,就像是一个巨大无解的谜题的化身一般。

他对隐世中许多人尽皆知的事情,根本没有半分知晓,却偏生实力又强大的惊人。这种强大的反差,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几乎连自己本人都无法相信。

“不是我的演技好,是他们输不起。”林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

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先是一愣,旋即便明白了林白话语里的意思。诚如林白所言,那些小方诸山的门人并不是被林白的演技给蒙蔽了过去,只是被他们自己心中的猜忌所蒙蔽了。因为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从来就没有把巫玄和宿斗上人当成是自己人。

在隐世中生存的考验,已经叫他们失去了人与人之间最为基本的信任。即便是同一个宗门的师兄弟,都不见得是能够同仇敌忾的兄弟,更不用说是连同样师承都没有的所谓的贵宾。

他们毫不怀疑,假若真的遇到什么无法抵抗的诱惑,巫玄和宿斗上人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对顾太虚出手,将那些事物抢夺进自己的手中。更重要的是,之前那声剧烈的爆响,他们也的确是亲耳所闻,这就更加增加了林白所说之言的可信程度!

在这样的事实,以及这样的猜忌之下,他们没有理由不去相信林白的话!因为如果林白所说为真的话,他们晚去一分一秒,就会让顾太虚多一分危险,让小方诸山的实力降低几分几毫。所以在心中的这个忧虑之下,他们赌不起,也输不起,所以只能去照做林白的话。

越是想,冷展颜望向林白的目光中,便越多敬佩和疑惑。她有些想不明白,假若自己这位师尊,真的是一位只知修行,对外物不闻不问的修行疯子的话,又为何会对人心的揣摩和把握到了这样精准的地步。像这样的能力,不该是经历了无数事情之后,才会有的吗?

“不要想那么多了,赶快走吧!”向心事重重的冷展颜望了眼后,林白转头向四下扫视而去,只见天地间肃静一片,天穹之上无星无月,黑漆漆一片,仿佛黑暗已经将这世间的一切都尽数吞没。望着此景,林白不禁感慨道:“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啊!”

听到林白的话,冷展颜心中不禁一凛,眼眸有些畏惧的向着四下扫视不停,但身子却是自然而然的向着林白靠近,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师尊有许多秘密,但她觉得,自己的师尊和自己以前所接触过的隐世之人都截然不同,他绝对可以信赖。这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犹若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