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0章 拦路截杀(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砰!一声巨响后,江陵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而起,不仅如此,在他倒飞而起的同时,更是有一条长长的血线紧跟在身后,就如牵引风筝的长线……

“少门主!”眼瞅着此情此景,灵泉宗的一众门人几乎都要疯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呆立当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实在是想不明白,服用了那么多天材地宝,又拿着神兵利器的少门主,怎么会被林白一击即溃,性命垂危!

但这一击击出之后,林白的攻势显然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根本没有给这些灵泉宗的门人任何喘息的时间,手上所持的飞剑又倏然而动,剑光如长虹,向着江陵便直击而去!

这一剑之迅疾,已然远超常人的想象,在所有人的眼眸中,这一剑就像是幻化而成了一道光!那种速度,是任何人都无法追赶,任何人都无法抗衡的!不仅如此,在这剑光散发出的剑意下,诸人更是感觉到了一种大道的威压,只觉得就连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

畅快!这一剑除却了这两字之外,再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去形容!甚至在这一刻,就连林白自己都有一种错觉,仿佛在现下,自己成了真正的‘仗剑三千里,快意了恩仇’的剑客!

磅礴的剑气,雄浑的威压,在这双重的攻袭下,江陵根本无法抵挡,只能尖锐嚎叫出声,而且身子直接委顿了下去,就像是泰山压顶一般,此种威压,身心根本无法承受。

噗通!在这狂暴的威压下,他根本无法抵挡,咔嚓一声脆响后,双膝直接断折,不由自主的跪倒在了林白面前,这是一个耻辱到了极点的只是!

就在此前不足一分的时候,他还在猖狂大叫,扬言要把林白拾掇得跪下来叫爷爷,但如今只是打了一个照面,准瞬间就被对方给反压的跪倒在了地面!这种言语和行为的巨大反差,直叫他觉得郁结难忍,简直要比杀了他还难受,激愤之下,一口鲜血不禁喷洒而出!

“少门主……”看到这一幕,灵泉宗的一众门人终于醒悟了过来,没有任何迟疑,犹如雨点般,将所有压箱底的本事尽数拿了出来,向着林白轰击而去,试图给江陵争取到一线生机。要知道江陵的身份可谓是特殊之至,他是灵泉宗未来的希望,若是江陵折损在此处,就算他们能侥幸回到灵泉宗,但等待着他们的,也绝对是生不如死的惩罚。

横竖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现在拼一拼,也许还能博得一线生机!但可惜的是,他们明显是有些高估自己的手段了,就在这群人刚刚发动攻袭之势的时候,林白冷然一笑,手中长剑横抬于胸,轻描淡写般朝前一挥,剑气登时犹如天穹上的滚云般骤然而生!

恍如疾风吹荩草,就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剑,瞬息间便将所有的攻势化为了无形,并且直接将这些发动攻势的门人,都如碎石般,直接击落于地,身上满是血污创伤。

“江少门主,你现在怎么这么客气了?”望着江陵的模样,林白淡淡一笑,眼眸中满是促狭的神情,轻笑道;“不过你的礼数虽然够大,但好像还没有履行好咱们的赌约吧?”

话音落下后,林白捏着手中的飞剑,指尖轻轻碰触那闪烁着寒芒的剑锋,眼神更是如同剑锋一般寒冷,犹如渗人骨髓的坚冰,被那双眼眸盯着,江陵只觉得如坠冰窖。

“姓木的,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要是敢把我怎样了,哪怕灵泉宗穷尽一切手段,都会将你碎尸万段!不仅仅是你,就连剑阁,也都要惨遭战火荼毒,这个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虽然心中惊惧莫名,但江陵嘴上仍然是没有半点儿松口,色厉内荏的对林白威胁道:“你要是识相的话,现在就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我们还能留你一条小命,否则的话……”

听到江陵的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他着实没想到江陵竟然自大到了被自己一击击溃,小命都难保的时候,竟然还想以势压人,用这种蹩脚的理由来威胁自己,留他一条小命。

只是恐怕江陵怎么着都想不到,他这种威胁,若是换做隐世的他人,也许还能起到些作用,但对于林白来说,他的威胁可说是连分毫作用都起不到。因为林白并不是隐世之人,只要从隐世脱身,去掉脸上的面具,谁能猜得到他不是那位木姓剑修,而是林白?!

至于说灵泉宗和剑阁引发战火的事情,林白更是连半点儿担忧都没有。剑阁如今已经封山闭关,不与外界接触,就算是灵泉宗有心挑起事端,但也没有半点儿下手的方向。

用这两个可说是连半点儿震慑力都没有的筹码,来威胁林白,江陵实在是打错算盘了。

“姓木的,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之过,惹出滔天大祸!”但江陵哪里知道这其中的蹊跷,他见林白沉默不语,只以为是自己的话唬到了林白,让林白心里边生出了畏惧,脸上的神情当即愈发张狂,言语中的威胁意味也增涨了许多,对林白威胁不止。

“就凭你这些胡言乱语,也想威胁我?”林白闻言之后,只觉得江陵实在是愚蠢到了极致,当即朗声发笑,用看向蠢猪般的目光望着江陵,淡淡道:“可能你不知道,我木某人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父亲,灵泉宗宗主亲至,我又何惧之有!”

话音落下,林白的眼眸愈发森寒,指尖更是轻轻摆动,掌中那柄飞剑瞬息间开始吞吐光华,自其中孕生的剑意更是犹如寒冰一般,顷刻间便叫场内有霜花生出。

“一剑霜寒十九州!疯子,你这个疯子!”听到林白这话,感触到周遭那凛冽的寒意,江陵面色大变,他实在没有想到,林白竟然会对自己的威胁置若罔闻,惊惧交加之下,他颤抖着身躯,强行按捺心中的不安,色厉内荏道:“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是在玩火烧身!”

“去!”淡然一笑,林白指尖轻动,凛冽剑意恍若一条有寒风汇聚而成的洪流,裹挟着森寒无双的杀意,向着江陵便攻袭而去,那狂暴的威势,叫人毫不怀疑,假若碰触到这股剑意分毫,身躯马上就会被霜冷之意所冻结,变作冰雕雪塑!

虽说林白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他也不是那种惺惺作态的滥好人,假若人心尚存一丝善念,他自然会手下留情。但自从江陵表露出杀机,并且出言威胁他之后,他便已笃定了斩杀此人的心思。因为他明白,对于江陵这种人,绝对不能做手下留情之事,你今日对他留情,留下了他一条性命,他不但不会感恩戴德,他日反而会变本加厉,更加残暴的对付你。

尤其是如今的江陵,已经跟和地域勾结在一起的隐盟有所接触,如果留下他的性命,这两者合流,势必会叫局势更加复杂,甚至很可能会过早的叫隐门的势力插入当今之世。而这一幕是林白所最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样一来,态势必然会更加棘手,所以江陵必须死!

剑意虽然乍然发出,但那种霜冷之意却像是已经把江陵牢牢锁定了一般,叫他的身躯连半分都无法挪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璀璨夺目的剑华,不断的向自己逼近。

“江少门主,稍安勿躁,无需畏惧,此人自然由我们来对付!”就在剑华滔天,霜冷气息逼人之际,那领头的隐盟之人冷然呵斥一声,然后手一招,跟在他身边的一众隐盟之人,以及那两名地域的天人杀手,向着林白便不容间发的冲了过去!

无数诡异的法器横亘长空,散发出种种夺人心魄的杀意,这是隐盟之中那些隐世之人的手段!无数藤蔓枝条瞬息间暴涨,一条条都恍若是章鱼的触须,横击长空,带着碎碑裂石之力;无数土层陡然自地面冲起,恍若一道道盾牌,将江陵封堵在其中,抵挡剑意的侵袭。

这无数股气息顷刻间发出,顿时便叫场内的局势发生了一个极大的转变,那恐怖的气机生生将林白的剑意尽数涤荡一空,让场内的霜冷寒意,瞬息间散于无形。

不仅如此,那些裹挟着狂暴威势的法器,以及诡异莫测的术法,更是如倾盆大雨般,向着林白就冲袭而去,那架势都叫人觉得,只要身陷入这气息之中,即便是林白,都要瞬息间被磨灭成粉尘,化与天地,散入虚空中,成为杳杳无名的尘埃!

“尤一水道友,只要你能够结果这小子的性命,能够护卫我的安危,你此前提出的条件,我一定接受,也一定会把你引荐给我父亲,我想他老人家对你的计划一定无比感兴趣!”看到此情此景,江陵只觉得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期盼无比的望着领头的那隐盟之人道。

该死!若是换做旁人,恐怕不会明白江陵这话的意思。但自从在隐盟中发现地狱之人的身影后,林白对隐盟所要图谋的事情,可说是明白了一个大概。如今迫于自己的压力,世间的祸患可说是消弭了许多,地狱之力不断削减,而地狱想改变这局势,就意味着要找到新的盟友,而且还要是强大的盟友!绝对不能让这两者搅和在其一起,顷刻间,林白便做出决断!

“希望江少门主你这次能够说话算话,不要让我们白费了力气!”听到这话,尤一水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神色,向江陵叮嘱了一声后,目光森寒的望着林白,悍然摆手,寒声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