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2章 机关算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4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轰!一剑挥出,顿成惊天之势,剑华犹如光雨,向着天地四方冲刷而去!

这一击之下,不管是尤一水,还是那几名隐盟和灵泉宗的人,都变了颜色。林白这恍若战神附身,至刚至强,猛烈到了极点的攻势,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

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剑光瞬息间便已经冲到了他们所形成的拦阻之前!剑光飞出,他们布置下的拦阻瞬息间便被穿透,电光石火间便尽数消散,叫人全然反应不过来。

噗!剑锋陡然穿透,一名实力稍弱的灵泉宗门人顿时大口喷血,剑光直接洞穿了他的身躯,肉身直接自胸口处开始,出现如蛛网般的裂痕,而后轰然一声爆裂开来,鲜血和骨殖散落一地,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化为烟消云散,再没有在这世间存在的任何痕迹!

但死亡在这一刻,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刻,还未等诸人从同伴的死亡中惊醒过来。林白的剑华瞬息间又穿透了隐盟一名高手的拦阻,剑华吞吐之间,凛冽的剑气犹如滚滚而逝的东流水一般,直接顺着他的脖颈滑落而过,山风吹拂,头颅跌落,绽起一蓬璀璨血花!

该死的!这人怎么会这么强悍?!目睹着同伴的死亡,那些原本还存着心思,想要跟林白倾力一战的几人,眼眸中瞬息间露出了畏惧之色,想要抽身离去,避免再和这杀星碰撞。

说时迟,那时快,这念头刚一出现,登时便有几人抽身离开,如兔起鹘落般,向着远处狂奔而去,想要脱离林白的控制,给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

“现在才想要逃,不觉得有些晚了吗?”看到这几人的动作,林白冷然一笑,指尖轻动,盘旋于身前的飞剑,陡然宛若流星般向着几人所奔逃的方向疾驰而去!

那华光吞吐不定的飞剑,速度已然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只是瞬息间,便赶到了其中一名奔逃之人的背后,而后速度又猛然加快,犹如摧枯拉朽般,直接洞穿那人的后心!

啊!一声惨烈的痛呼后,那人跌跌撞撞的又往前行进了几步后,身躯轰然坠倒在地,虽然整个人还保持着往前奔逃的姿态,但身体却已僵直,哪怕是再细微的动作都无法做出!

而那璀璨的剑光,在穿透了那人后,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又向其他奔逃之人追击而去!剑光就像是达到了能够穿越空间距离的地步般,只是眨眼间,便将那些奔逃之人的性命尽数收割!在这一刻,剑光就如死神的镰刀,每一次的变幻,都有一条性命消逝于世间!

只是短短的几瞬,数条性命已自人世间消散,那些想要拦路截杀,杀人夺宝的隐盟和灵泉宗之人,便只剩下身受重创的江陵和呆立当场的尤一水二人!

不管是这二人中的哪一个,在这一刻,都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他们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林白会如此强悍,为什么明明是他们在人数上占据了优势,怎么着会败得如此彻底,甚至于只是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他们就都变成了光杆司令!

山风呼啸,血气犹如潮水,在山谷间不断肆虐,那浓重到了极致的血腥味,叫人不禁都有一种错觉生出,仿佛在这一刻,他们所在的不是真武大峡谷,而是地狱的炼狱!

“你们现在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目光森寒无比的向着江陵和尤一水扫视了一眼后,林白淡淡开腔,话语中满是冷若坚冰的杀意,虽然只是一言,便叫人觉得如坠冰窖!

“尤道友,杀了他!”听到林白这话,看着他的神色,江陵脸上露出惊慌失措之色,转头望着尤一水,急声道:“只要你能杀了他,我们灵泉宗马上就跟你们隐盟定下休戚与共的生死盟约,我父亲那边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争取!尤道友,杀了他!”

愚蠢!听到江陵这话,林白眼眸中不禁露出了一抹怜悯之色。这江陵实在是不智到了极点,到了眼下这种境遇,对于尤一水来说,休戚与共的生死盟约和他自己的性命相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别说是江陵还没有在灵泉宗当家作主的本事,就算是他能够当得了灵泉宗的家,但拿这种虚无缥缈条件叫人来替他卖命,恐怕只要尤一水还有一点理智,都不会应允。

“江少门主,盟约之事咱们就无须再谈了!”不出林白所料,听得江陵的话后,尤一水断然拒绝,而后向林白陪着笑脸,祈求道:“木道友,我们隐盟和阁下近日无怨,前日无仇,今日种种,只不过是因缘际会罢了。只要木道友能够高抬贵手,绕我一命,今日种种,我一定尽数沉埋于心底,不向外人吐露半句,而且那些现金我也可以双手奉上!”

林白闻言之后,冷笑不语。虽然尤一水许诺的条件,还算诱人。但在如今的形势,林白又如何可能放他一马。且不说这人的许诺没有半点儿可靠,但就是隐盟和地狱搅合在一起这一点儿,都已经注定了林白今日必须要斩杀尤一水的结果!

需知道地狱和林白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更不用说是隐盟这种已经和地狱沆瀣一气的存在。就算今日林白网开一面,不诛杀尤一水,而尤一水也能遵守诺言,不去跟灵泉宗结盟,但必然还会去找另外类似于灵泉宗的隐世宗门。

而等到那个时候,势必要将林白的布局完全打乱,这个风险,林白绝对不能去冒!他必须要假借自己今日这剑修的身份,制造出一种极力排斥隐盟这种和外界纠缠在一起势力的态势,才能够叫这些人以后再做此种打算的时候,先仔细掂量掂量,再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隐盟和地狱之间是怎么回事儿?”沉默片刻后,林白冷然出声,对尤一水冷然呵斥道。自从发现地狱的天人杀手和隐盟搅合在一起之后,这个问题便一直在林白心中徘徊。

需知道林白之所以发现隐世宗门的存在,可说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的结果。林白实在是想不通,地狱的这些人,怎么会也如自己一样发觉到隐世宗门的存在。而且他必须要弄清楚地狱和隐盟两者之间的关系,尽早弄清楚这一切,才能够未雨绸缪,早做决断!

“木道友你竟然知道地狱!”听到林白这话,尤一水神情登时一怔,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就尤一水所知,地狱乃是近一年来才在外界声名鹊起,隐世宗门之中知晓地狱底细的人可说是少之又少,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能够一语道破隐盟和地狱有所牵连之事。

这个木道友究竟是什么人?!念及此处,尤一水心中的疑惑顿时愈发深重,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透林白,想不明白自己所面对着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问我问题!”冷冽一笑,林白缓缓道,眼眸之中满是逼人的寒意,叫人毫不怀疑,假若尤一水再多嘴多舌,等待他的就是杀身之祸!

“好,我说!”听到林白这话,尤一水心中顿时暗骂自己不智,也不看看眼前这究竟是怎样的形势,自己的性命都拿捏在对方的手里,别人问什么,自己就答什么,多说那么多做甚,当即急忙道:“隐盟实际上就是地狱在隐世的分支,我们隐盟的主导者还是那位地狱主人,至于像我这样的人,不过是给他跑腿的一些隐世宗门的散修。”

隐盟竟然只是地狱在隐世的分支,而且一切竟然还都是那位地狱主人在暗中主宰!

听到这话,林白心中不禁一凛,对那位所谓的地狱主人也愈发忌惮,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位所谓的地狱主人,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才会来做这一切,略一沉吟,他缓缓道:“在隐盟里,像你这样的人还有多少?那个地狱主人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在没有加入隐盟前,我只是一个被称作孤魂野鬼的散修,得不到任何资源,只能在夹缝中苟活,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生存都是问题!木道友你应该也清楚,在隐世里,像我这样的人有多少,而隐盟如今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只要我们能为组织立下功劳,就能够换取相应的资源。在这个条件下,像我这样加入隐盟的人有多少,木道友你可想而知。”尤一水道。

林白闻言沉默,诚如尤一水所说,就他自冷展颜口中得知的讯息,像冷展颜和尤一水这样在隐世宗门夹缝中生存的散修,可说是多之又多。他们得不到太多的资源,但又不想去灵气匮乏的外界,所以只能在这夹缝中苟延残喘,在尔虞我诈中,给他们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

如果真的如尤一水所说,隐盟能给这些散修开出这样的条件,响应者必定趋之如骛。

“关于地狱主人,他的存在乃是隐盟和地狱最大的隐秘,我在隐盟里面只是一个跑腿之辈,怎么可能会知晓有关他的事情,又怎么会知道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尤一水轻叹一声后,眼眸中露出一抹苦涩,神情变得愈发卑微,甚至双膝软软跪倒在地,对林白哀声道:“木道友,我真的对隐盟和地狱所知甚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不敢跟你作对了!”

林白闻言后,淡淡一笑,眼中露出促狭之色,道:“尤道友,话说了这么多,不过我想你也该把藏在手里的东西拿出来了吧?莫非你以为木某的眼是瞎的,看不到你的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