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3章 反误了卿卿性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7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木道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到林白这话,尤一水神情一凛,眼眸中更是有一抹杀意一闪即逝,然后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颤声道:“木道友,我真的只想给自己求到一线生机,求求你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不开眼的这一回吧!”

说着话,尤一水更是叩头连连,哀求不止,那模样看上去端的是可怜至极。只不过若是留神去看的话,定然会发现他被头颅掩盖的双手正在不断的动作,似乎是要拿出什么东西。

“木某说的话究竟对与不对,我想尤道友你心里最清楚。”林白不露痕迹的一笑,淡然道,不过叫人觉得无比反常的是,虽然他的双眼已经捕捉到了尤一水的动作,却是没有做出任何应对的策略,仿佛经过了连番的争斗后,他的自信已经爆棚,到了自大的地步。

“姓木的,是你逼我的!”林白话音刚落下,尤一水便陡然朝后退去,然后双手朝前疾扬,嘴角更是露出一抹冷笑,寒声道:“今日我便让你自食其果,葬身于自己的手段之下!”

随着他的话语声,空气中陡然传来一阵震荡,而后两团金光璀璨的光华,向着林白便恭喜而来,若是仔细辨认的话,便会发现那两团金光乃是两张符箓,而且符箓上的花纹,更是和林白此前在交易会上拿出来的符箓如出一辙,二者显然就是同一事物。

符箓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林白陡然猛冲而来,那模样可谓是狂暴到了极致!

“姓木的,恐怕你到死都想不到,你最后竟然会死在自己的手段之下吧!”望着那威压正在不断攀升的符箓,尤一水只觉得快意到了极致,冷笑连连道:“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太过贪心,若不是你把这些符箓拿出来,又怎么会让我有机会获得这些东西!”

“哈哈哈!”听到尤一水的话,江陵脸上也是露出狂喜之色,急不可耐道:“尤道友,杀了他,只要你杀了他,我们灵泉宗马上就跟你们隐盟立下誓约,天高海阔,恣意所为!”

“尤道友,一切怕都是你自己多想了吧!你觉得以木某的为人,会没有想到这些符箓落入你们这些宵小手中,会出现怎样的情况,会不在符箓上留下后手?”听得尤一水这话,林白轻笑出声,而后两指并成剑诀,朝前轻轻一指,淡淡道:“定!”

话音一落,只见原本那气息狂暴到了极致的符箓,骤然停顿于虚空之中,此前散发出的种种狂暴气息,更是尽数收敛,重新归化于最原始模样,只是两张金光璀璨的符箓。

要知道这些符箓乃是林白所制,说成是林白的孩子都不为过,而且对于这些符箓的气息,林白更是无比清楚!早在尤一水刚露面的时候,林白便从他身上感受到了这些符箓所散发出的气息波动。而早在那个时候,林白便已想到,尤一水定然是抱有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将这些符箓打出,好用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来打自己个出其不意!

只可惜打死尤一水都想不到,自己当初在出售这些符箓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此种可能,在符箓上动了手脚,留下了一个后门,假若符箓针对的是自己,轻易便能将其控制!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那时候明明是试验过了的,不管是什么人,都能让这些符箓爆发出最强大的威力!”听到林白的话,看到眼前这一幕,尤一水脸上顿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手脚都开始颤抖,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精心的布局,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漏洞。

“可能与不可能,都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木某说了算!”林白淡淡一笑,眼眸中杀机乍现,冷然道:“既然尤道友你也说了,那我就让你尝尝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的滋味!”

话一出口,林白指尖轻摆,只听得嗡然一声后,那静静悬浮于虚空中的两枚符箓,顿时有风雷之声出现,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尤一水便攻袭而去!

“木道友,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的命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眼瞅着那两枚符箓展现出的滔天威势,再一回想到当初在拍卖会上这两枚符箓爆发出的威力,尤一水只觉得半边身子都凉了,他根本不敢想象,若是被这两枚符箓碰撞到自己,会是怎样的结果!

“自作孽,不可活!早在你跟地狱沆瀣一气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结果了!”林白冷然一笑,指尖轻摇,符箓的风雷之威陡然散发,其中所蕴藏的火元之力更是陡然暴涨,顷刻间自那两枚符箓所在的方位,便如同是在空中又多了两轮骄阳般,光华几乎将一切吞没!

望着这一幕,尤一水没有任何迟疑,撒开脚丫子,便想要从此处奔逃而走!但还没等到他的脚步迈开,那符箓爆裂开来之后,逸散出的狂暴火元之力已经将他吞没。

在撕心裂肺的疯狂嚎叫声中,尤一水瞬息间便变成了一个火人,在剧烈的一番挣扎之后,顷刻间便被烧成了一团齑粉,只剩下一枚如玉玦形状的事物,在骨粉中闪烁着暗淡光华!

亏了!望着那一滩灰白色的骨粉,林白突然露出一幅肉疼模样,心中更是懊恼不止。因为就在符箓将尤一水焚烧一空后,林白才突然想起来,在这家伙的身上,可是藏了一张至少有一亿美金的银行本票。但如今在这火元焚烧下,那一亿美金,怕也是打了水漂!

亏大发了,不但毁了两张符箓,还丢了至少一亿美金,早知道就该先逼这家伙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然后再动手的!自己果然不是当强盗的料子,连这种先要钱,再撕票的基本道理都没有弄清楚,看起来自己的心还是太善良了一些!轻叹一声后,林白摇头连连!

只是林白却是不知道,他这慨叹的面容,落入冷展颜和江陵的眼中后,直叫两人后背出了一层冷汗!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望着那一堆骨粉,做惋惜之色,究竟是什么个意思。

不过这两人若是知晓了林白此刻心中所想,这股子恶寒恐怕会加深重更多吧!举手投足间,便斩杀了如此多人,却因为没捞到那一亿美金而觉得自己善良,这善良未免也太可怕了!

“上古玄玉?”轻叹一声,将心中的思绪收敛后,林白的目光缓缓汇聚到了尤一水骨殖间正闪烁着淡淡幽光的那块玉玦之上,他着实是没想到,这上古玄玉竟然如此古怪,自己制造的符箓中所蕴藏的火元之力,比之太阳真火恐怕都不遑多让。

别说是尤一水,就算是精金,林白都有信心将其炼化成铁水,而这其貌不扬的上古玄玉,确在烈火焚烧之下而不改颜色,足见此物恐怕绝对不是如它的外貌看起来那样简单!

略一思忖,林白缓步走到骨灰前,用脚尖将骨殖踢散之后,缓缓伸手将那块上古玄玉从其中取了出来!虽然历经火元焚烧,但这块上古玄玉在触手之后,却依旧是没有半点儿多余的火元气息,甚至连一分一毫的温度都没有增加,仿佛对它而言,刚才的一切都只是虚妄。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在这块上古玄玉握在手中的时候,林白更是感觉到自己贴身收藏的那块上古玄玉竟然微微一动,两者间有一种血脉相连之感。不仅如此,刚把上古玄玉握在手中,林白刹那间又感受到了那种晕眩感,耳畔又回荡起了那有些熟悉的山呼海啸之声!

但那晕眩感和声响,只是出现了片刻,便迅疾消散!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些上古玄玉全部弄到手里,看看这玩意儿里面究竟是隐藏着怎样的隐秘!虽然已是竭力把握,但依旧没有弄清楚这上古玄玉中那山呼海啸声究竟是什么后,林白心中不禁升起一阵慨叹。

不过这念想只是在林白心中出现片刻,便迅速被苦笑所取代。早在交易会的时候,顾太虚便在收集上古玄玉,恐怕绝大多数的上古玄玉,都在此人手中!而对于顾太虚,林白心中更是有种莫名的忌惮,他很清楚,此人绝对不像孔方和江陵这样好对付。上古玄玉落入了他的手中,自己想要将其从他手里掏出来,恐怕绝对不是那样简单的一件事情。

“木道友,我这里也有一块上古玄玉,只要你饶了我这条命,我就把它双手奉上,献给你。”看到林白握住上古玄玉后,露出的若有所思模样,江陵突然没来由一喜,就像是落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对着林白急声哀求不止,说着话,更是把一块上古玄玉捧在手中。

“江道友你还真是言而无信啊!说好了,只要赌局输了,就要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的,原来还另有隐藏!”听到江陵这话,林白眼眸中不禁有促狭之色掠过,轻笑着嘲讽道,他着实没想到,江陵竟然如此知情识趣,自己刚对上古玄玉动了心思,他就巴巴的递过来,这就好比是人正想要打瞌睡,马上就有人塞过来软枕头和暖被窝。

“爷爷,亲爷爷,求求您饶我一命!乖孙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望着林白的眼神,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趾高气昂,在这一刻全部都化作了泡影云烟,在江陵的心中,只剩下了求生的渴望,别说是喊几声爷爷,就算叫他跪下舔林白的鞋面,他也会毫不犹豫去做!

只是在他的眼眸深处,仍有一抹愤懑和怨憎存留,他更是在心中暗暗发誓,只要自己能侥幸逃得性命,以后哪怕是追寻到天涯海角,都必定要诛杀林白,一雪今日之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