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8章 炼制符笔(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以咱们的实力,若是联起手来,哪有那小子的活路,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望着林白和冷展颜渐行渐远的背影,巫玄攥了攥拳头,不甘心的腹诽了一句后,道:“顾山主,你觉得那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话咱们能信吗?要是三个月后他不履行诺言怎么办?”

“以咱们的实力,联起手来他的确是不见得就有活路,但我相信,他说的也是真的,若是真把他逼急了,恐怕真要把咱们中的哪一个拉下去陪葬。”顾太虚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一声,缓缓道:“至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是想听听两位前辈的看法。”

“他是什么人?”宿斗上人冷笑了一声,向着狼藉的四下扫视了一眼后,缓缓道:“这小子下手稳准狠,连一个活口都没留,这是何其狠辣的手段!这样的人,不是大奸,就是大恶,就算再不济,也称得上是一名枭雄!谁要是和这样的人翻了脸,可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没错,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我也不大不想跟他闹翻!”宿斗上人抚掌轻笑一声后,缓缓道:“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他,最好不要表现出分毫杀心,否则只会惹火烧身。”

“管这小子究竟怎么样,若是三个月后他不出现,咱们就把今天这些破事往外一扔,我就不信,灵泉宗还能放得过他!”巫玄冷然一笑,眼眸中闪过一抹阴骘之色,寒声道:“这笔账我就先跟他记下,等到进了昆仑之后,再慢慢跟他算!到时候,有他的好果子吃!”

“无耻之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听到巫玄的话后,铁元却是勃然大怒,向着巫玄和宿斗上人冷冷扫视了几眼后,缓缓道:“以我之见,木道友的为人不知道要胜过你们多少!”

“铁老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小子扔了一个极品灵石和观灵之术的空话,就把你给收买了?”听到铁元的话,巫玄和宿斗上人先是一错愕,然后露出不屑之色,轻笑道:“我劝你还是把眼睛擦亮一点儿吧,别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在替人数钱!”

“是是非非,自然都在我的眼中!木道友的话,究竟是欺瞒还是与否,铁某心中有数!和你们这两人待在一块,真是多待一秒,都觉得污浊可憎!”铁元朝着地上重重的啐了一口后,冷然盯着巫玄和宿斗上人,缓缓道:“你们说木道友是大奸大恶之人,可是你们看看他对冷展颜的态度,再仔细想想此前他为何会对孔方他们出手,这是大奸大恶会做的吗?!”

话说完之后,铁元也根本不去等巫玄和宿斗上人多言,一甩大袖,扭头便走,连一分一秒都没有多做停顿,仿佛真如他所说的一般,多跟这俩人待一刻,都会叫心情变得极差。

“这老匹夫,竟然还真被那小子的三言两语哄骗到他那边了……”望着铁元离去的背影,巫玄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后,碍于顾太虚的面子,却又不能把话说得太过,只是低低埋怨道。

“铁老和我们不同,他是性情中人,而且一辈子的心血都扑在了原石上,对其他的事情想得也没那么多。可能木道友的脾性颇为对他的胃口吧,和他老人家没有隔夜仇,两位前辈也不用放在心上,咱们还是专心考虑昆仑的事情为好。”

见气氛有些尴尬,顾太虚面带微笑,宽慰了两人一句后,到:“而且我也觉得,木道友应该不会食言。趁着三个月的时间,咱们也能多做些准备。多准备一些,终归是不会有错的。”

见顾太虚都这么说了,虽然巫玄和宿斗上人心中颇有些不忿,但却也只能把这些心思压在肚子里面,只能腹诽几句了事。不过在两人的眼眸中,却均是有凶光闪烁,显然是已经笃定了主意,等三个月后进入了昆仑,怕是要联手摆林白一道。

虽然对两人的心思心知肚明,但顾太虚却也没有多言,轻笑一声后,想再说几句话,调节一下气氛,但目光却是骤然一凛,陡然转头,望着身后到:“什么人?”

“山主,是属下!”听得顾太虚的话,当即有个黑影自密林中钻出,而后恭敬无比的向着顾太虚施了一礼后,沉声道:“山主让我去打听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哦。传音告诉我。”听得这话,顾太虚眼眸中露出一抹喜色,急声道。

听得这话,那小方诸山的门人急忙以传音入密的手段,将打探到的结果向顾太虚汇报道:“属下在得到消息后,即刻便动身去了剑阁,但剑阁已是封闭了山门,属下虽然传了口信进去,但却无人理会。而且我还发现,剑阁的元气有些杂乱,似乎发生过争斗!”

“很好!”顾太虚闻言之后,眉头不禁皱起,向着那门人摆了摆手,缓缓道:“你下去吧!回去之后,去找库房的管事,领取一枚下品灵石!我让你打听的消息,不要透露出去。”

那小方诸山的门人闻言后,登时面露喜色,向着顾太虚一施礼,便撤身离去!

“顾山主,发生了什么事情?”见顾太虚在从门人口中得知消息后,神色有些阴郁,巫玄和宿斗上人相视一眼后,也顾不了那么多,疑声向顾太虚发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顾太虚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的将两人的疑问搪塞过去后,眼眸中露出一抹疑色,轻笑道:“咱们那位木道友,恐怕是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神秘一些!”

听得顾太虚这话,巫玄和宿斗上人登时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师尊,依徒儿看来,顾太虚、巫玄和宿斗上人他们三个,怕是有些不可靠!三个月之后,您真的要去赴他们的邀约,去探那什么昆仑的究竟吗?”等到走远了之后,回头见已经看不到顾太虚等人的踪影,冷展颜有些忧心忡忡的对林白发问道。

“你现在也觉得那位顾山主不是那么和蔼可亲了?”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不禁向她打趣了一句,然后面露笑意,淡淡道:“我又怎么看不出来他们不可靠,而且若真是跟他们前往昆仑,等我的价值被利用完之后,恐怕一场鏖战是少不了的。”

“既然您知道有危险,那这昆仑还是不要去了!就算他们真把今天的事情抖出去,大不了咱们师徒找个地方一躲,我还就不相信,灵泉宗就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找到咱们!”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羞怯一笑,然后急声道。

她着实是有些担心,林白会因为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而去投鼠忌器,被拿捏着这个把柄的顾太虚他们要挟,等进入了昆仑后,对林白突然发难。

“虽然知道其中有凶险,但昆仑这一趟,三个月后还真是非去不可。”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淡然说了一句后,见冷展颜面露不解之色,便笑着解释道:“人生在世,有许多事情都是不情不愿,但却又不得不去做的。昆仑固然凶险,但却也是一个机会。如果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以后怕是就遇不到了。所以此事明知不可为,却也要竭力去做!”

“师尊,您的本事那么高明,别说是自保,就算是称王称霸都绰绰有余,又何必去为了提升实力冒这种生死之险?”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觉得有些似懂非懂,疑惑道。

“称王称霸?”听到冷展颜的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道:“说我强大,那是因为你这小丫头不知道我的敌人的强大。而且谁说我提升实力是为了自己,师尊我提升实力,是为了要守卫那些我在意的事和人,比如你,让你们能够更好的生活!”

冷展颜闻言之后,先是有些错愕,然后双颊突然飞起一片霞红,将脑袋低低的垂了下来,不过呼吸却是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心中更是前所未有的突然暖融融起来!原来自己并不只是师尊因为形势,而随手收的一个徒弟,也是属于他要守卫的那些事和人的一部分!

甚至于在这一刻,冷展颜的小脑袋都有些晕眩。在隐世的夹缝中生存了太久,经历了太多的凶险和叵测,见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后,对于这种被人看重,被人守护的感觉,她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感受到过,甚至于对这种感觉,都觉得有些陌生。

看到这小丫头的模样,林白也自知是有些失言,不过刚才的他话,他却也不是刻意而为,而是自然而然的说出口,这一路行来,他对于冷展颜的观感可谓极佳,早已将她视若如尚卓才和吴良一般,所谓守护,也并不是随口说说,但见这小妮子明显是有些想岔了的苗头,便轻笑着岔开话题,正色道:“展颜,既然有材料了,你跟我说说这符笔究竟该如何炼制吧!”

“师尊您真的是打算把那些材料都炼制成符笔?!”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登时有些错愕,诧异无比的望着林白,一时间刚才的那些小心思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心中只剩下震惊。

虽然此前林白就已经表露过心思,告知过他是打算用符箓换取材料来炼制符笔,但她当时却是有些将信将疑,只以为林白是在跟她开玩笑,收集那些材料实际上是另有他用。

但她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所言是真,而更让她不解的是,林白炼制那么多符笔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