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38章 符术来源(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但瞬息后,等到光华散却、轰鸣退散,望着眼前的画面,林白的眉头却是暗暗皱起!

只见在那符箓爆裂的方位,只留下了一个方寸在半米左右的小坑,而且坑的深度更是只有七八厘米深。虽说这种威力已经比之前冷展颜施展的符箓强悍出了许多倍,但相较于符箓爆发时出现的那种声威和狂暴画面而言,却是极不相符。

看起来这符术的确是为相师而量身打造的,如果不是相师施展的话,就无法让其发挥出最大的效力。沉思片刻后,林白心中顿时浮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只是如今陈白庵和张三疯他们不在这里,而自己的手段又太为特殊,叫林白无法用实证来验证心中所想。

“好厉害!”林白对眼前这一幕有些失望,但这根本无法影响冷展颜的好心情,这小妮子在看到眼前被符箓炸出来的坑洞后,面上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神情,要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势,虽然对林白而言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冷展颜来说,已是比以前有了一个天大的提升。

若是换做以往,她根本无法相信,这雷霆一击会是自己施展出来的。但就在她目光转移到林白脸上,看到那若有所思的表情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尊,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这威力和我所想的有些不相符。”林白闻言后,轻笑着摇了摇头,犹豫片刻后,对冷展颜缓声道:“展颜,我问你一件事情。你想不想让自己的符术获得一个空前的提升,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想要用我说的法子提升符术,你之前修习的种种,可能都要从头来过,要付出更多的辛劳,而且很有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危险。”

“只要是师尊说的,我都相信,我不怕吃苦,也不怕危险!而且有师尊您在,就算是真有危险又算得了什么,您肯定会护卫我的周全的!”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眼眸登时一亮,眼眸中满是坚毅和渴盼神情,沉声接着道:“请师尊您传授我法门吧!”

“不急在这一会儿,那法子比较麻烦,等等你就知道了。”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他着实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还是个急性子,一听到有提升术法的机会,就想马上去修习,只是如今仍处在隐世之中,他还没有办法把自己是相师的隐秘告知于冷展颜。

而且想要让冷展颜改投相师门庭,必须要从一些最为基础的东西开始让她学起,而自己实在不是什么好老师,在遇到瓶颈的时候,指点两句还行,要是深入浅出的讲述其中最基本的那些东西,那就是茶壶里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这事儿还得麻烦陈白庵才行。

“听师尊您的吩咐。”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神情一黯,显然是觉得不能马上就开始修习提升符箓威力的法门有些失落,不过失落归失落,这小妮子的脸上更多的还是兴奋神情,而且小脑袋里更是在不断的憧憬,自己有朝一日,是否能够如林白这般,一符惊天地!

看着冷展颜那跃跃欲试的期盼神情,林白不禁摇头苦笑。他知道,这小妮子必然是低估了自己所说法门的艰难程度,等到她真的去接触相术的时候,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了。

相术之博大精深,恍若黄河泥沙,即便只是其中的符箓一道,所要修习的都有《云笈七签》、《无量上品灵宝度人经》种种,而且还要承受大量的重复绘制,锻炼对符箓的体味。

而且在符箓一道中,更是有无数的奥妙存在,即便是如今林白洞悉了符箓大道,弄清楚了其中的最基本之理,但也不敢说,已经把符箓中的种种秘辛都悉数洞悉。

“大道之艰难,恍若步青云登苍天,其中种种,绝无一蹴而成的道理!”轻叹一声后,林白转头望着冷展颜,道:“展颜,你这符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隐世精通此法的人多不多?”

听到林白的话语声,冷展颜神情顿时为之一黯,甚至于林白还发现,这小丫头的眼角在自己提到此处的时候,都微微有些泛红,似乎是被自己触到了一些什么伤心往事。

“师尊您可能不知道,实际上在很久之前,我并不属于孤魂野鬼,而是一个被称作丹符宗的小宗门的弟子……”沉默片刻后,冷展颜平静了一下心神,缓缓将心中的那些往事悉数道出,只是声音冷冽而清凉,那口气就如心死之人,在诉说着不相干之人,不相干之事。

随着冷展颜这清冷的声音,过往的一幕幕,缓缓在林白面前揭开了帷幕,其中种种,叫林白叹息不止,他着实没想到,在冷展颜的身上,竟然还有着这样叫人唏嘘的过往。

如冷展颜所说,在她五岁之前,乃是丹符宗的一名弟子,她的父母,乃是丹符宗之中的翘楚,她的爷爷更是丹符宗的宗主,当时的她,说成是丹符宗的小公主也不为过。

隐世虽然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但在这样以黑暗为基色调的地方,实际上也并不是没有光亮的存在,而丹符宗便是这样一处地方。如其宗门的名称一般,丹符宗乃是以修炼符术为主的宗门,其符术的传承,可追溯到天地灵气未衰减之前,只是来历已经不可考。

天地灵气衰减之后,丹符宗也如隐世的其他宗门一般,遁入隐世。只是符术威力极小,虽然宗门前辈竭力争取,但也只是在隐世里谋求到了一方小小的净土。

不过净土虽小,但对于与世无争的丹符宗之人,也已经满足,至少他们有一个栖息之地,可以不被外界的纷扰所干涉,能够一门心思的剖析符术衰落的原因所在。

而冷展颜五岁之前的生活,也可说是过的平静而温暖,可说是在她遇到林白之前的一生中,最为弥足珍贵,也是阳光最充足的日子。虽然冷展颜只是言语寥寥的说了几句,但从这小妮子不经意间微微上翘的嘴角,林白也能猜想的出来,那段生活对于冷展颜的意义。

只是有时候,人不去招惹麻烦,麻烦却是会来招惹人!就在冷展颜五岁生日的那一天,丹符宗所在的山脉,却是突然发生了一场剧烈的震荡,而且在那震荡之后,丹符宗的灵气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得到了暴涨,灵气的充裕程度,即便是比起一些大宗门都不遑多让。

在丹符宗诸人掌上明珠生日的这一天,天地出现这样的异变,对于丹符宗之人来说,这自然是一场不胜之喜,甚至他们都开始认为,这是上天在给他们启示,在告诉他们,距离他们洞悉符术之秘,重现符箓威力的那一天已经指日可待!

但丹符宗这些人所没有想到的是,这场震荡,对于他们而言,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天启,也不是什么福缘,而是一柄不被他们察觉间架在他们脖子上的屠刀!只是当初处于兴奋中的他们,却是连一点儿危机都没有发现,只是沉浸在盲目的兴奋之中。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那场震荡又太过剧烈,引起的关注更是极多。丹符宗山门灵气暴涨的事情,很快便在隐世之中宣扬了起来。甚至于有许多人都开始传言,之所以丹符宗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变数,是因为丹符宗的山门之内存有惊世隐藏!

刚开始的时候,丹符宗这些人对于这传言还只是一笑置之,不以为意。但让他们所没想到的是,传言有时候就如猛虎,没过多少时日,便有许多人前来丹符宗。虽然这些人嘴上说的冠冕堂皇,说什么要共襄盛举,只是为了拜访。但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来意不善,而且这些人在进入丹符宗之后,更是恨不能把丹符宗翻个底朝天。

到了这时,丹符宗的一干人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但按照他们所想,既然没做亏心事,自然就不怕鬼敲门,既然没有什么所谓的惊世隐藏,只要这些人发现并没有他们所要寻找的东西,自然就会退散,不可能过多的去难为他们这样一个小宗门。

但他们却是明显高估了这些隐世中人心中的善,也低估了人性之中的恶。那些人在把灵符中上下颠倒翻了个遍之后,见仍旧没找到震荡发生的原因,一个个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是笃定丹符宗是把这些隐秘可以给隐藏了起来,不愿他们知晓。

而在丹符宗感觉到这些人心中恶念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了!对于那些穷凶极恶之人举起的屠刀,心性善良的丹符宗之人根本没有任何应对,而且以他们的符术,也根本无法阻挡那些人落下的屠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屠刀相向,丹符宗化作一片血海。

“父亲和母亲为了保护我,让爷爷带我走,他们殿后拦阻,来给我们争取时间……”说到此处,冷展颜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惨烈的笑容,眼眸中更是带着浓的化不开的伤悲,缓缓道:“我至今还记得,连那一夜的月亮很大很圆,但月光一点都不皎洁,而是如血般的红色!”

林白闻言沉默,望向冷展颜的目光变得有些悲悯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在这个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总是如小财迷般的小丫头身上,竟然还背负着这样深沉的往事!

这隐世之中的人性之恶,怕是已到了积弊难除的地步。而这更是叫林白笃定心思,必须尽快提升自己和自己在意之人的修为,否则等到隐世将触角渗入之时,一切都恐怕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