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40章 枯木新春(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道友,相逢不如偶遇,既然今日咱们有缘相见,不如为某家奉上盘仪若干?” 就在林白领着冷展颜,敲开四合院那熟悉的大门,看到沈凌风迎面走来后,心中一动,想要跟他开个玩笑,便故意粗着声音,单手作揖,接着道:“今日之恩,以后定有厚报!”

“你走错地方了吧?”林白如今面上带着面具,而且又刻意改了声音,心事重重的沈凌风如何能看得出其中玄虚,只以为是有什么人在捣鬼,当即满是戒备的寒声道。

没看出来是自己!看到沈凌风那戒备的神情,林白刚想再调侃他几句,但话还未说出口,林白却突然发现,沈凌风如今的神情颇为无助,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棘手麻烦。

难道是陈白庵和乌尔善的情况有变?!看到沈凌风这表情,林白再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情,一抬手,将面上带着的面具一把抹下后,大踏步往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沉声呼喊道:“陈老,陈老?您老人家在哪里,听得到我说话吗?”

“林白……”眼瞅着面具之下的那面容,沈凌风的双眼登时有亮光闪烁,那双无神的眼眸,更是如突然有人将其中的光亮点燃了一般,重新绽放出神光。

不仅仅是沈凌风,就连冷展颜此时都已经完全被惊呆了!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在那张面具之下,被自己这段日子一口一个师尊喊着的人,竟然会是这样的年轻。这样年轻的年纪,却有着那样不可思议的修为,自己的这位师尊,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林白?念及此处,冷展颜心中突然想起此前沈凌风对林白的称呼,当即神情一变,伸手扯住沈凌风,眼眸中满是惊诧之色,沉声道:“你刚才叫他什么?”

“林白!怎么了?”听到冷展颜的这话,沈凌风有些疑惑不解,他有些想不明白,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怎么着叫自己跟前这小妮子如此失态。要知道,在经历了封印仙门的事情之后,当今的奇门,不知林白姓名之人,可谓是寥寥无几?

“林白……林白……师尊竟然是林白……”听到沈凌风这话,冷展颜眼眸中的神情已经完全被不可思议所占据,她实在是无法把在隐世中流传的那个封印了仙门的林白,和身为自己师尊的林白联系在一起,当即急声对沈凌风追问道:“是那个林白吗?”

“不是那个林白,还能是哪个林白……”看到冷展颜这模样,沈凌风也是有些吃不准情况了,心里暗暗腹诽,难不成是林白隐瞒了字号,蒙骗了人家小姑娘,越是想,他便越是觉得林白办出这不靠谱事情的可能大,便疑声道:“他没有告诉你他的身份吗?”

冷展颜缓缓摇头,唇齿间更是喃喃自语不止,而眼眸里那种不可置信的神情,更是深重到了极致。当初林白封印仙门的事情,在隐世流传开来后,她只以为是有人在说什么玩笑话,根本就没拿这些话当一回事儿。但如今在知晓了林白的真实身份后,她对封印仙门的事情,却是连一星半点的怀疑都没有了,而且越是想,她便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就俗世这样灵气匮乏之地,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高手,而精通御剑之术,符术和观灵之术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一名相师!这一切的一切,都叫冷展颜觉得如坠迷雾之中。

这小子也真是的,家里一堆老婆了,还出去勾三搭四的,可勾搭人家姑娘也就勾搭了,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跟人家说!看如今把人家姑娘给吓得,连话竟然都说不完整了!看到冷展颜这模样,沈凌风连连跺脚不止,只以为冷展颜是林白这一趟又勾搭的妹子。

就在沈凌风胡乱揣测着该如何去宽慰冷展颜,并且思忖着怎么着才能叫林白不后院失火的时候,林白已是如一股呼啸的山风般,脚不点地,朝着陈白庵居住的房间就赶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林白刚把房间的屋门推开,登时感受到一股狂暴的气息登时迎面向他扑了过来,那气息诡异无比,直叫他觉得全身上下都如同是陷入了泥沼中一样,有一种无处使力的感觉,不仅如此,甚至于连他体内的法力,游走的都开始不顺畅起来。

“林白,你可算回来了!”听到这声闷响,屋内的人登时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却是发现火急火燎前来之人竟是离京多日的林白,那原本神情紧张无比的脸上登时便有喜色露出。

“我回来了。”林白没有过多寒暄,连什么人在屋内都没顾得上看,转身便向着躺在病床上的陈白庵走去,等他走近床边的时候,只觉得心中骤然一沉。

见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陈白庵,面容憔悴,形容枯槁,眼眸半睁,但却是连一分一毫往昔的神光都没了,就像是在他身上,过去的不是短短半月,而是整整七十年一样。那种曾经鹤发童颜,意气风发的姿态,如今在他身上,已经荡然无存,就像是一名寻常的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枯槁老人,甚至于要比那些风烛残年的老人,还更加不堪。

更为准确的说,如今的陈白庵,就像是一段已经几乎快要完全失去生机的朽木。虽然说按照陈白庵那夸张无比的年纪,换做普通人身上,出现这情况一点儿都不足为奇。但陈白庵曾服食过九转灵丹,在丹药生机的滋润下,寿元依旧无比悠久,绝无可能出现这情况。

林白明白,这种反常的迹象,乃是陈白庵体内那些破灭法则扩散开来的原因。破灭法则充斥在体内,形成禁锢,叫陈白庵体内的法力根本无法滋润他的身躯。而失去了法力的滋润,陈白庵细胞以及生命里老化衰减的速度,以他的年纪,自然是要远超常人。

也亏得这些年打下的底子还在,而且这四合院更是有汇聚天地元气,减缓破灭之力蔓延的功效,否则的话,恐怕陈白庵怕是早就被破灭之力折磨的化作一蓬飞灰了。

只是虽然早就知道很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但林白也实在是没想到,陈白庵的情况竟然会在寥寥半月之内,恶化到此种程度。而这更是说明了陈白庵体内的那股破灭之力之强横,这也更叫林白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法器,会有这样恐怖的威能!

甚至于他觉得,即便是他在隐世所发现的那些法器,恐怕都没有这样强的威能。

林白不敢想,假如自己再晚回来几天,那时候陈白庵的情况是会恶化到怎样的地步,恐怕等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取回来了禁蛇,对那时的情况,也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三疯师兄,无支祁前辈和野人老爷子他们难道就不管陈老吗?就让你们在这看着,他们在做什么?”念及此处,向着屋内扫视了一眼后,林白神情一冷,沉声道。

“是我们没照顾好陈老。”看着林白黯然的神情,贺嘉尔和夏小青脸上带着愧疚之色,缓缓道:“你走的时候,陈老的情况还算稳定,但自你走后,一天更比一天严重,后来直接连话都不能说了,只能躺在床上。而且顺着陈老的身子,更是有这种古怪的气息,沈哥、三疯师兄和无支祁前辈他们,根本都进不来这里,只能让我们过来照看。”

“不怨你们,一切都是坑害陈老那人所引起的!现在我回来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找到禁蛇了!”望着两女歉疚的神情,林白心中一软,缓声劝慰道。

他知道,自己刚才是情急失态了。以这房间内充盈的破灭之力,即便是自己进入,都已经极为难忍,更不用说是张三疯和无支祁他们这些实力比他还稍显逊色之人。若是他们进入其中,恐怕说不好还要引破灭之力上身,到时候情况反倒更为复杂,也只能让和嘉尔和夏小青这样的普通人进入屋内,照顾陈白庵,因为她们体内并无法力,自然不会牵动破灭之力。

“你找到禁蛇了?”听到林白这话,贺嘉尔和夏小青面上的喜色顿时变得更加灿烂,然后急声又追问道:“燕赵师兄的下落你找到没有?”

“燕赵师兄的下落我也找到了,他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而且会有自己的机缘造化。这些话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等以后再慢慢跟你们说。”林白心知此时不是说这些闲话的时候,向着两女看了眼,然后道:“你们两个先出去,让无支祁前辈和野人老爷子过来,让他们为我护法,我要给陈老祛除体内的破灭之力,到时候怕是会有变数。”

“我们已经过来了!”林白话音刚一落下,屋外就传来无支祁的腹诽之声,“臭小子,刚一回来就开始拿我和野人老爷子撒气,若不是看在你带回禁蛇的份上,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贺嘉尔和夏小青闻言,掩嘴相视一笑,然后缓缓朝外走去。有时候男人的情谊就是这样,明明感动就在心中,却怎么都无法用话语来表达出来,只能用这喊打喊杀来表现。也许这种情谊,也正是他们之所以能够在生死关头,敢于把性命交付在对方身上的缘由所在吧!

“陈老,你放心,一切都会变好的!”林白闻言也是哑然失笑,而后默然望着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如一段朽木的陈白庵,紧捏着拳头,在心中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