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42章 枯木新春(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好险!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心里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也亏得林白见机得快。否则的话,若是这股澎湃到了恐怖地步的天地元气,一股脑冲进大病初愈,身躯机能无比衰弱的陈白庵身体里,怕是说不得就要把他体内的经脉给尽数胀破。

若真是发生了那一出,林白为了找出禁蛇所耗费的千辛万苦,岂不是也要付之东流。

只是还没等到诸人心中侥幸落下,也没等林白把那一口气喘匀,只见陈白庵面颊上的那抹红晕竟然开始缓缓消散,那原本恢复了一点儿的生机,似乎又有着向行将就木的趋势改变。

“奶奶的,不用法则领域阻挡天地元气,就要把身体撑爆;可阻挡了,吸收不到天地元气,身体机能又得不到复原,这他娘的不是为男人吗!”看着这一幕,林白不禁怒斥出声,一时间有些犯难,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如何处置为好。

这四合院的风水布局,当初本就是为了汇聚天地元气所摆布的,天地元气的汇聚程度,本就远超外界,哪怕是自己把法则领域打开一条小缝,冲进来的天地元气恐怕都会要了陈白庵的命;可若是不打开法则领域,不让天地元气进入,却又没办法用元气来补充陈白庵体内缺失的法力,用法力来反哺身躯,衍化生机。打开或者不打开,这着实是个大难题!

不仅是林白,张三疯、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他们在这一刻,也均是犯了难,心中开始犹豫,是不是先把陈白庵从这院落里挪出去,去一个天地元气没这么浓郁的地方。可看陈白庵如今的状态,他的身体怕是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好容易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又要眼睁睁看着丢掉性命不成?!

灵石!就在此时,林白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自己自隐世中取到的灵石。灵石乃是天地元气钟灵汇聚而成,和天地元气可说是同根同源,不过和天地元气不同,这灵石更为中正平和,对人体也只是纯粹的温养,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给此刻的陈白庵用上,可说是再好不过。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迅速摸出一颗下品灵石,将其放到了陈白庵的掌心之中。之所以选用下品灵石,倒也不是说林白小气,而是经历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后,林白实在是不敢再冒险了。虽然下品灵石蕴藏的灵气差了点,但同样的,人体对其进行吸收就会更缓慢一些。

正是因为出于这目的,所以林白才会去选择使用下品灵石,而不是更好的灵石。要知道,对于林白而言,只要能救回陈白庵的性命,他连命都可以不顾忌,又何况是几枚小小的灵石。

只见灵石入手,顺着那莹白的石块,登时便有丝丝缕缕如雾气,又如朦胧光华般的事物,陡然滋生而出,然后分为数股,缓缓向着陈白庵的身躯内没去。

只见那些如雾如光的气息乍一碰触到陈白庵的身体,登时便烟消云散。紧接着,陈白庵的脸上顿时又有红晕泛出,那原本都快要绝断了生机的身躯,似乎也在发生着改变。

气息一丝一毫的散却,陈白庵的神情渐渐开始好转。原本枯槁的形容,只是短短片刻后,面色已是变得无比红润,虽然不如此前那样如婴儿般没有任何皱纹,但脸颊上原本笼罩着的那一丝青黑色的死气,此时却已是完全消失不见,整个人看上去,犹如枯木逢春。

不过他手中的那枚下品灵石,因为灵气被吸收的缘故,光华黯淡了不少,形体也有缩小。

这是什么东西?!一时间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登时都被那枚如石块般的小小灵石所吸引了,他们还是第一遭看到这样的东西,而且他们也想不明白,这看起来明明就是一枚石块的东西,其中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天地元气,而且还是这样温和的气息。

不过诸人所没有发现的是,在看到这石块的那一刻,无支祁的眼眸中突然多了几丝亮光。

“陈老……”还没等林白跟诸人解惑,他便看到了陈白庵的指尖开始抽搐,没有任何犹豫,林白急忙轻轻呼唤出声。话声乍一落下,陈白庵有若是被惊醒了一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用那种略带迷惘的神情,打量着屋内的情形,似乎有些搞不清自己的所在。

逡巡了许久后,陈白庵缓缓转头,望着林白,疑声道:“这是梦,还是我到地狱了?”

“您老人家千秋万代,地狱的那些小鬼儿才没工夫来找您吶!”听到陈白庵这话,林白不禁轻笑出声,调侃了一句后,然后转头向贺嘉尔望去,柔声道:“嘉尔,你跟小青去取些山参之类的滋补之物,给陈老弄点参汤喝。他老人家重病初愈,正是需要补充体力的时候。”

“陈老,您这一趟可是又遭了不少的罪!”禁锢之力已经尽数被禁蛇破去,此时见陈白庵悠悠醒转过来,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他们也是缓步走了进来,轻笑道:“我看您老人家可别说胡话,刚一醒就咒我们,您要是在地狱,那我们岂不也是孤魂野鬼了。”

“这些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像是死了,又像是活着,倒是跟阎王爷下了好几天的棋,一时间也弄不清自己的死活了。”陈白庵摇头苦笑着自嘲了一句后,仅仅握住林白的手,缓缓道:“不是我遭罪,是让林白遭了罪,又给你添麻烦了。”

话说着说着,已经看惯了人世间悲欢离合,生死是非,早已心如止水不起浮波的老人,此时此刻,已是忍不住老泪横流,浑浊的泪水如两条蚯蚓,顺着面颊缓缓爬下。

虽然他不知道林白究竟是用什么法子找到了禁蛇,但他知道,林白这一行,绝对不会比当初深入始皇陵寝寻找不死药那一遭轻松多少,甚至很有可能还要遇到死亡的威胁。

若是为了自己这已经活了两百多岁的老古董,而让林白这小年轻丢掉了性命,或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是还能好端端的活着,恐怕内心也难能安生。

“看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咱们都是一家人,说的这么客气做什么。我当初出事的时候,您老人家还不是满世界的找我,遇到过的危险就少了?再说了,就凭我这手段,天底下什么地方去不得,别说是找几条禁蛇,就算是入海抓几条蛟龙回来,那都不叫事儿!”

也只有在陈白庵和张三疯这些人的面前,林白才会卸下他在外面的伪装和心机,恢复往昔的真性情,那虽然谈笑自若,却毫无疑问是一片赤子之心,叫陈白庵不禁又泪流满面。

“是啊,咱们这些人啊,早就把命交在了对方的手上。这些有的没的就不用再说了,大家心里边门清儿就行!”张三疯闻言后,也是轻笑颔首,然后笑吟吟接着道:“陈老,您老别想那么多,先安心把病养好。等您病好了,咱们好好喝上一顿,就当是给您庆祝新生,给林白庆功。您老要是觉得亏欠林白了,就赶快好,等到酒桌上多让这小子喝几杯就是了。”

“师兄说的在理,咱们谁都别觉得亏欠谁什么,交情到了这份上,说这些话就是矫情。”林白闻言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道:“我等着您老的酒,您赶快休养赶快好!”

“好,好,好,我听你们的……”听到张三疯和林白的话,陈白庵唏嘘良久后,终于抬起颤抖的手,抖抖索索的将眼角的泪水拭干,面上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

“这就对了!”林白见状后,知晓陈白庵的心结已经打开,会心一笑,然后道:“我们师父去的早,您老人家对我们就跟师父他老人家一样,您能好好在,我们不管做什么心里都踏实不是。您就别杂七杂八的想那么多,什么辛苦,都是虚的,您老好好的,才是实实在在的!”

陈白庵闻言苦笑点头,心中颇为慨叹,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上了林白和张三疯他们这一帮子人。倒不是说如果没有他们,自己这把老骨头,早就去见阎王爷了。而是因为遇到了他们,才让自己仅剩下的岁月,变得不那么寂寥,不那么无趣。

对于一个在世上过了两百余年的老人而言,又有什么能比寂寞和无聊更折磨人。

“你们在我手里塞个石头做什么?”就在此时,陈白庵突然觉得自己手里沉甸甸的一坨,皱眉疑声问了一句,然后便作势想要把石头扔出去,但手还没扔出,却是突然缩了回来,然后目光紧紧盯着那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灵石,疑声道:“不对啊,这石头怎么有这么强的灵气?”

“是啊,小师弟,这石头是怎么回事儿?我刚才也感受到了,就在你拿出这颗石头的时候,有一股中正平和的天地灵气涌入了陈老体内。这是什么石头,怎么会有这样的功效?”

不仅是他,张三疯也是疑声开腔,虽然他看不见,但在感知力方面,除了林白之外,场内这些人恐怕就得属他了。就在林白拿出灵石的时候,他便感知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只是陈白庵突然苏醒,一时间忘了发问,听陈白庵这么一说,这才算想了了起来。

“师兄、陈老你们没说错。这玩意儿就是一块有灵气的石头,叫灵石!”听到陈白庵和张三疯的问话,林白轻轻一笑,然后环视四周,一字一顿接着道:“这是我在隐世里弄到的!”

灵石,隐世?!话音落下,恍若有滚雷划过诸人的心头,所有人心中瞬息都满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