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47章 滚雷阵阵惊燕京(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平地起惊雷!除却这寥寥五字外,诸人实在是找不出更适合刚才那情形的词句!

虽然此前在发现那符箓乃是以雷纹书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觉得,这符箓的威力,绝对是要比以复文、云篆书就的符箓要强横一些,但实在是没想到竟然强横到这样的地步。

尤其是扔出符箓的沈凌风,这会儿脸都已经吓白了。他不敢想象,假若不是林白刚才拦阻及时的话,眼下该是一个怎样的情形!恐怕在符箓爆裂开来的那一瞬间,他们这些人都要被震得口吐鲜血,尤其是身无法力的贺嘉尔和夏小青,怕不是要香魂杳杳归于西天吧!

越是想,他便越是觉得心中发寒,手心更是起了一层冰冷湿濡的汗液。

“这符箓……这符箓……”盯着屋内正中央那黑魆魆的大洞,陈白庵有心想要缓和下场内的气氛,但话到了嘴边,却是不禁有变成了感慨,思忖半天,也没想到一个更适合表现这些符箓威力的词汇,只得双唇翕动,喃喃道:“这符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沈哥,您以后要是再做什么,先打声招呼,这玩意儿可不比咱们平时用的符箓。若是扔出来炸到人怎么办,就算是炸不到人,万一炸到花花草草也总归是不好的对不对?”眼瞅着沈凌风的脸都吓得如纸般惨白,林白不禁促狭开口,调侃道。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还未等沈凌风开口,不知道跑到哪里转悠了一圈的张三疯,撒丫子又跑了回来,向着屋内扫视了一圈后,不禁张大了嘴,露出狐疑神情,盯着诸人道:“我就走了这么会儿功夫,你们在这屋里搞什么了,莫不是刘老二弄炸弹过来了?”

“不对啊,刘老二不在这啊!而且刚才那气息明明是术法波动的气息啊!”话刚说出口,张三疯便又是连连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话之后,如警觉的猎犬般,在屋内巡视不已,更是连连抽动鼻子,似乎是想要找出一些用来剖析出这一切发生原因的蛛丝马迹。

“是我扔了一张符箓……”看着张三疯那紧张兮兮的模样,沈凌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

“扔了一张符箓?沈老弟,你莫不是也跟我一样疯了?刚才那动静别说是我,怕是连半个燕京城都惊动了,你跟我说是捣鼓符箓捣鼓的,莫不是在逗我?”听到沈凌风这话,张三疯大笑摇头,甚至作势想要去摸沈凌风的额头,判定下他是不是发烧烧昏了头,但手还没伸出,他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了场内人的神情,不禁愕然道:“这还真是符箓搞的?”

诸人没有言语,只是以无奈的神情,默认了这一切的确是符箓造成的事实。

“我靠!”看着诸人的神情,张三疯憋了大半晌,终于憋出了两个字来,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这叫人震颤的一幕,居然会是他熟悉无比的符箓所导致的,震惊许久后,他眼眸中的神采陡然大变,犹如被点燃的火焰般,死死的盯着林白,然后双手拇指和食指捏动不止,笑吟吟道:“小师弟,这符箓你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还有吗,能不能借给我两张?”

话音乍一落下,陈白庵和沈凌风两人也如同是心中有着无比的默契般,齐刷刷的将目光死死的盯着林白,想要看看他究竟会说出什么话来。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很清楚这符箓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只要有足够的拥有这种威力的符箓,绝对能够扭转他们如今处处受被动限制的局势,就算是再不济,至少也能多上一些自保之力!

但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是,按照他们心中所想,这种符箓的威势如此恐怖,炼制起来绝对是艰难无比!就算是林白,恐怕手里边的存货应该也不会太多!

“师兄,实在是抱歉了,这是我带回来的最后一张符箓,再没有其他了……”看到诸人那期待中又略带不安的神情,林白心中突然生出促狭的想法,做慨叹状,无比怜惜道。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叹息之声响起。张三疯和陈白庵他们脸上的期盼之色登时黯淡了许多,尤其是沈凌风的神情更是变得无比复杂,眼眸中满是自责之意,心里也更是不断的在埋怨着自己,如此珍贵的一张符箓,自己连个招呼都没跟林白打,竟然就这么扔了出去。

“沈老弟,不用自责,不就是一张符箓吗,扔了也就扔了。而且就那么一张,对局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用不着自责。”见沈凌风神情黯淡,张三疯急忙对他安慰道。

“师兄说得对,沈哥你不用自责,因为……”听得这话,林白先是面色沉重的安慰了一句,而后神情一变,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缓缓接着道:“那的确是我带回来的最后一张符箓不假,但却并不见得就是这世上的最后一张!而且这样的符箓,以后你们也可以绘制出来!”

轰!这话刚一出口,场内的气氛登时如一锅沸粥般,瞬间沸腾了起来,原本神情黯淡的诸人,更是登时抬头,眼眸中那炽热的神采,几乎都要把林白给点燃了。

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想到,林白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他们实在是有些怀疑,以刚才那符箓的巨大威力,似乎仅凭他们怎么着都发挥不出来,怎么着林白会说他们也能够绘制出来这样的符箓,这实在是太叫人不解了!

“臭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开涮到我身上了!”陈白庵爽朗一笑后,向着林白瞪了一眼,然后佯作发怒道:“别再跟我们卖关子,老老实实把事情交代清楚!”

“这符箓的来历,三言两语也不好说清楚,还是以后有机会再仔细跟你们说。”林白闻言挠了挠后脑勺,嘿然一笑,然后面色变得郑重起来,一字一顿道:“不过我的确是没有欺瞒你们,这些符箓,你们也一样可以绘制出来,只要有精力支撑,想画多少就画多少!”

说着话,林白更是抬手从背回来的大包小包中,将那些经历了符劫洗礼的符笔尽数拿了出来,摆在了诸人眼前。符笔乍一出现,那斑斓的五彩光芒,以及那生生不息,流转不止的五行气息,几乎都要叫场内所有人窒息。从他们出生至今,还从未见过此种神异之物。

“我们以前绘制的符箓,都是用云篆和复文书就,但现在却是要改一下,要用雷纹来取代它们!而且要用这些符笔来书就,才会有更强大的效力!”眼瞅着诸人眼中那恨不能马上就把符笔握在手里的神情,林白叮嘱了一句后,朗笑道:“看哪个喜欢,自己来挑吧!”

“臭小子,刚摆了我们一道,现在我可就不跟你客气了!”听得林白这话,陈白庵没有任何犹豫,抬手便从那一摞符笔里面,抽取了一支觉得看起来最顺眼的,然后将其紧握在手心,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连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越是看,他便越是觉得惊叹。

以他的修为,如何能看不出这符笔之中所蕴藏着的五行之理。但越是懂得多,他心中的惊叹便越是多,而且更叫他觉得不可理解的是,他觉得这些符笔所采用的材料,和往昔所使用的符笔,可说是有着云泥之别,甚至都无法看出这些材料究竟是何物。

而且最诡异的是,这符笔刚一入手,他便觉得自己和符笔之间,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生出,就像是这符笔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只要心意一动,符纹便会自笔尖流淌而出。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不仅仅是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的两人也均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握着那些符笔,他们只觉得自己如在梦中。

他们很清楚这些符笔的出现,将会给一切带来怎样的转变!虽然这些东西看起来是那样的不起眼,但就像是太平洋彼岸的一只蝴蝶振翅般,必将引起大西洋的一场风暴!

假如真如林白所说,以这符笔绘制出的符箓,能够拥有那样神异的效力,以后他们在面对天人和炼气士的时候,就再也不用如以前那样畏首畏尾!而且不要再说什么自保,即便是那种修为臻至‘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境界的高手,一堆符箓扔过去,也能把他们堆个半死!

“记住,用这些符笔绘制符箓的时候,必须改变我们的习惯,要用雷纹来替换云篆和复文,如果还是以前的云篆和复文的话,即便是有这些符笔,带来的改变也不会太多。”眼瞅着诸人那热火朝天的干劲,林白心中只觉得快意无比,当初为了获取炼制符笔材料所付出的辛劳,以及对抗符劫所忍受的那些痛楚,此时都已是荡然无存。

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在意的这些人,能够有更强的实力,能够更好的捍卫属于他们的安宁生活,不受外力的影响。如今这些符笔将会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让他们再不用如以往那般忍气吞声,这如何能不叫林白欣慰。

“臭小子,别废话那么多,赶紧跟我们怎么炼制符箓!”抬手将盏中的参汤一饮而尽后,陈白庵只觉得握着符笔的自己,那种重病初愈的虚弱感已经恢复了一大半,双眼中冒着夺目的精光,直视林白,期盼无比道:“把云篆和雷纹之间的转变,尽快告诉我们!”

不仅是他,张三疯和沈凌风两人眼眸中的热情,也如出一辙,几乎要把林白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