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48章 滚雷阵阵惊燕京(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6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轰!轰!轰!一阵阵如滚雷般的声响在四合院内不断滚荡,仿佛在这一刻,这小小的院落,已经成了雷电的源头,那震颤的雷音此起彼伏,甚至叫地面都颤抖不止。

“该死,难不成真是人老了,记性不行了,明明记得这一笔是要利利落落的往下划的,怎么还是笔锋还是扬了起来!不行啊,老夫春秋正盛,绝不能服老,不然真就要被你们这些年轻人给甩到后面吃土去了!老当益壮,我得好好给你们证明证明这个道理!”

“靠!这雷纹还真是不好弄,我看勾画的时候,心里边得有着一股杀气才行,不然的话,就弄不出来那种大开大阖,涤荡天宇的豪情壮志!陈老,你还别不服气,这种睥睨天下的气魄,除了疯子我之外,你和沈老弟都不行!这最先弄好符箓的,绝对非我莫属!”

“开什么玩笑!就你这天天盯着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儿屁股看的脾性,也敢妄谈什么霸气!咱们这些人里面,真正霸气十足的,绝对非我莫属,就算林白比我都有些不如!靠,怎么又爆了一张!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再来一张!不管你们信不信,这一张绝对能成!”

毫无疑问,这霸气十足的话语,乃是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所呼喊出口的。

就在林白给他讲完了雷纹的绘制手段后,他便没有任何迟疑的开始勾勒起来,只是画了那么多年的符箓,早已经习惯了复文和云篆。一时间让他们改变以前的思路,用雷纹来绘制符箓,着实有些艰难。只是以雷纹绘制的符箓,威能可说是恐怖无比,只是一笔一划的错漏,符箓顷刻间便会爆炸。虽然被符箓爆裂开的剧烈威力弄得灰头土脸,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甚至于在这三人之间,都开始展开了谁能第一个完美勾勒出符箓的竞赛,那股子兴奋劲头,怎一个热火朝天,一个个埋头勾勒不已,干劲那叫个十足!只可惜在多年的习惯下,想要以雷纹完美的勾勒出一道符箓,却远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只是他们这么一弄,却是苦了林白!需知道这些符箓的威力可说是恐怖无比,中间出现一点儿差错,便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爆裂!刚开始的时候,林白还没把这当回事儿,但眼瞅着他们都快要把整个院子给拆了,而且还在乐此不疲的时候,心里这才发了慌,然后便以河图洛书和青莲勾勒出法则领域,将他们几人笼罩在其中,尽可能小的让符箓的威力波及开来。

不过虽然有些心疼自己的庭院被弄得千疮百孔,但在林白的心里边,还是兴奋占了多数。因为如今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他们,虽然还没有完美的勾勒出符箓,但即便是这些中途爆裂的半成品符箓,威力却已是极其不凡,比起往昔符箓的威力,提升了百倍不止!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林白之前的推测的确是一点儿都没错,这隐世之中的符术,就是为相师专门而量身打造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罢了。

“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师尊,他们为什么也能把符术施展的如此强悍,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也是相师吗?”从进入四合院之后,一直都在默不作声,打量事情种种进展的冷展颜,在看到这一幕后,也终于再无法按捺得住心中的好奇,疑惑无比的向着林白问道。

“没错,就因为他们是相师!展颜,符箓这东西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些符纹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是道的体现,它们都是有生命的。想要让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效力,你就只能去仔细体味这些东西。虽然你这些年临摹符箓应该也临摹了不少,但我想,你应该只是把它们看做了死物,看做了简单提升实力的工具,而没有思考其中更多的东西。”

“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简简单单的去看待,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草一木,它们之所以能够存在,都是经过了无数年的演变,无数年的适应。而这些演变的过程,适应的过程,便是道的变幻。这些符箓上的符纹也是一样,只有明悟了它们的真义,才能发挥出最强的效力。”

“之所以我会说这符术乃是为相师所量身打造的,便是因为只要你身为相师,就要去体察这世间的一切,去明悟这世间的一切,去推演,去揣摩。在你眼中毫无生气的崇山峻岭,在我们这些相师眼中,它却是活的,哪怕外表相似,但道韵却决然不同。”

“你可以按照我所说的这些东西,去体味一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微笑着向冷展颜解释了几句后,林白双眼直视若有所思的冷展颜,缓缓接着道:“我要你看的事情,你都已经看到眼中了,做好决定了吗,是留下,还是回隐世?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的,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拦你,也不会对你的决定有任何的不满!”

“师尊,我想问您一句,您之所以进入隐世,之所以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吗?”冷展颜沉默片刻后,没有正面回答林白的问题,而是岔开话题接着问道:“您吃了那么多的苦,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会不会觉得其实根本没必要做这些事?”

“没有必要?为什么会没有必要?”林白闻言不禁轻笑出声,眼眸中露出一抹缅怀之色,轻笑道:“展颜,你没有经历过那段时日,不知道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所说的,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候,把性命交在对方手里,这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且你觉得我吃了苦,但我师兄的目盲,还有陈老的伤,实际上都是为了遵守当初给我的一个承诺。”

“我如今所做的这一切,连他们对我恩情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且为他们做这些事情,就算真的是吃了苦,遇到些危险,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因为我和他们,就像是一家人,若是换做出事的是我,他们也会一样去做的,只要有一线机会,哪怕是刀山火海,都在所不辞。”

林白的话说的虽然很温和,每一字每一顿似乎都云淡风轻,但传入冷展颜的耳中,却就像是一阵飓风吹过了她的心扉一般。在隐世中见惯了生死仇杀,见惯了尔虞我诈的她,根本就无法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存在!

甚至于她都开始觉得,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称之为人吧!

“师尊,那我在您眼中是什么?”沉默许久后,冷展颜突然鼓足勇气,缓缓问出了心中最大的一个疑惑。从她知晓林白的身份之后,这问题便一直在心中回荡,她不知道,林白究竟是拿她当什么看,究竟是一个利用工具,还是说是把她看得和这些人一样重要。

“你是我的徒弟。”听到冷展颜的话,林白显然有些错愕,他没想到冷展颜会问出这个问题,皱眉思忖片刻后,缓缓道:“虽然可能会让你失望,但如今的你,在我心中的确是没有他们重要,这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咱们接触的时间长短而已。”

“原来是这样。”听着林白的话,冷展颜笑着点了点头,但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但她也知道,林白的话的确是没有一点儿错的地方。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把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看得比自己多年的好友更重要!

林白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缓缓问道:“那你做好决断了吗,是去还是留?”

“我选择留下。”没有任何迟疑,冷展颜突然轻笑开腔,用那种斩钉截铁般的语气道。

林白闻言微微颔首,没有多言任何话语,也没有询问究竟是什么原因。有时候,有些事情,永远不需要去追问答案究竟是什么,只要知道结果是什么,就足够了。

冷展颜也没有言语,只是轻笑着将目光重又投到了,仍在热火朝天的勾画符箓的陈白庵等人身上。她之所以选择留下,不是因为跟在林白身边,会有一个强大的依仗,而是她所见到的的这一切,让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一种想要体验体验究竟才是真正的人的生活!

不是往昔那些在隐世中的黑暗日子,而是阳光万里,处处温暖的生活,一种她已经阔别已久,已经快要想不起来的一种生活!如今的她,已经下定决心,去尝试着拥抱这个改变。

“你们说她究竟是谁,不会是林白这一趟又拐骗的小姑娘吧?”只是林白和冷展颜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人交谈的同时,有一批人眼眸中正带着淡淡的敌意,正在揣摩着她和林白之间的关系。而那些人,除却了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之外,也再没有旁人。

“我看有些不像,那女孩儿对林白似乎有着一种发自肺腑的崇拜。”沈小艺摇头道。

“这可说不好,咱们这些人里面,可也是有不少以前都是从崇拜,慢慢喜欢上这花心大萝卜的。”宁欢颜闻言后,冷冷一笑,眸中掠过一抹促狭之色,寒声道:“要是这小子再敢拈花惹草的话,就看我怎么收拾他吧!不让他三天下不了床,走不成路,我就不姓宁!”

几女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但俏脸却是不禁有些微红,更有种眼热心跳的感觉悄然滋生。

“成了!成了!小爷终于弄成了!”就在这诡异的气氛悄然滋生之际,场内却是突然传来沈凌风兴奋到了极致的欢呼声,掌中符箓光华闪烁下,那股久违的精气神似乎重归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