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49章 滚雷阵阵惊燕京(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光华闪耀,璀璨而又夺目,但仅凭灵识去感知的话,任凭是谁都无法从那张薄薄的符纸上感触到什么威压,就像是那些神异的符纹,和符纸间达成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平衡一样。

但只要是见证了此前那一幕幕的人,就绝对不会对这张貌似平平无奇的符箓有任何轻视之心。尤其是拿着符箓的沈凌风,更是无比笃定,只要自己将这张符箓丢出去,爆发出的威能绝对惊天动地,虽然不及此前林白拿出的那张,但相较于之前,也有百倍的提升!

“竟然是沈哥你第一个勾画出了符箓!”听到这话后,所有人的注意力登时都集中到了沈凌风身上,林白更是有些讶异的开腔道。他原以为,第一个完成符箓的,应该是修为已经臻至化神境界的张三疯或者是陈白庵他们俩才对,却没想到竟然是沈凌风拔得了头筹。

不过若是仔细去想的话,沈凌风之所以能够第一个完成,倒也不足为奇。

其一是因为他的修为相较于陈白庵和张三疯稍稍低了一些,而且在进入勘天境大成后,因为天道反噬的缘故,他不能施展过多的术法,所以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精力一直都投入在符箓一道上,对符箓的认知,自然要比陈白庵和张三疯略多一些。

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因为沈凌风在过去的一年里面,他一直都站在跟天人和炼气士打交道的第一线,所经历的种种,所忍受的憋屈,也都要远超陈白庵和张三疯百倍!

所以在沈凌风的心里边,一直就藏着一股子不平之气,虽然林白回归后,领着他去出了一口恶气,但发泄心中郁气这种事情,靠别人,终究不如自己来的爽利!而如今勾画符箓的雷纹,一动而惊天地,也可说是一种不平气息的体现。

胸中藏着不平之气,沈凌风勾画雷纹符箓的进境,比陈白庵和张三疯两人更快一筹,的确不能说是机缘巧合,而应该说是一种必然的结果才对。

“我成了!”,“我也成了!”……,就在此时,张三疯和陈白庵的声音又一前一后的响起,而且在两人的手掌间,正有两枚符箓在闪烁着熠熠光辉,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

“试试这符箓的威力,比起以前咱们炼制出的符箓如何!”林白轻笑一声后,道。

话音落下,沈凌风、张三疯和陈白庵三人的眼眸登时便亮了,相视一眼后,朗笑出声,然后如同心有灵犀一般,没有任何迟疑的都将手中所持着的符箓丢了出去。

轰!轰!轰!三枚符箓一脱手,天地间登时便有阵阵惊雷之声轰隆响起,每一声都直贯天地,叫人觉得耳膜嗡然作鸣,甚至于连脚下踩踏着的地面,都在不断的颤抖!

不仅如此,这三枚符箓爆裂开来之后,爆发出的威力,更是将林白设下的法则领域直接轰出了无数道如蛛网般细密的裂痕,叫人毫不怀疑,假若再来上一轮,这领域必破!

这符箓果然是牛掰!眼瞅着这惊人的一幕,沈凌风、陈白庵和张三疯三人一时间都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如果不是那种震荡感依旧存在,它们几乎都要无法相信这符箓乃是由他们手中发出的,换做以前,恐怕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符箓还有如此恐惧的威能!

再来一发!相视一眼后,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三人眼中登时又露出跃跃欲试之色,握紧了符笔,想要再运笔如飞弄出几张符箓,再来试一试威力!这种收发随心,一击发出,雷鸣阵阵,叫天地为之颤栗的感觉,实在是爽到难以形容,不再来一发简直对不起自己!

“我说几位,你们要是想拆东西,换个地方拆去,我这可经不起你们折腾了……”眼瞅着三人那股子跃跃欲试,还想要再扔出去几道符箓的架势,再看看已经被他们拾掇得惨不忍睹的庭院,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色,作可怜巴巴状向几人拱手道。

“看这臭小子小气的,不过是个庭院罢了,就这么心疼,改天再送你一套便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时此刻的陈白庵身上哪里还有半点儿此前的颓色,整个人精神奕奕更胜往昔,调侃了林白一句后,转头望着沈凌风和张三疯兴致勃勃道:“咱们再找个地头玩玩?”

“是得找个地方转转,要不然这符箓之术不是白学了!而且所谓熟能生巧,不多运用运用,我觉得以后想要提升,怕是有些艰难。”张三疯一直都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如今陈白庵都有些坐不住了,他哪里还能老实,当即便深以为然的附和道。

“是得多锻炼锻炼,为了以后符术能够更上一台阶,我觉得咱们很有必要把每天出去试符做成一种常态,就像是跑步一样,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成效的。”沈凌风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而且这小子比张三疯和陈白庵更狠,竟然打算每天都来这么一趟。

“这么说的话,倒也是有些道理。”张三疯听得已是眉开眼笑,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了许久后,露出犯难之色,道:“不过总得找出个不错的试符之处吧?”

“我看不如还去五道口吧,上次和林白去那边的那一趟,我总觉得没过足瘾!而且据我所知,上次那边有几个据点咱们没处理干净,所谓除恶务尽嘛,还是去看看有没有跳梁小丑不知死活的在那闹腾,也算是为民除害吧!”沈凌风显然是早就想好了去处,好整以暇笑道。

“不错,不错,我也觉得那边是该勤去一些!原来好好的一个美臀风景点,被那些家伙弄得乌烟瘴气,着实叫人郁闷!”张三疯连连点头,高兴得眼睛都快合不拢了。

“说那么多做什么,赶紧过去便是!”陈白庵大手一挥,当即便做出了决断。

“这么热闹的事情,我看我们也过去瞅瞅热闹好了。”野人老爷子似笑非笑的向林白和贺嘉尔几女扫了眼后,向无支祁递了个眼色,嘿然道:“也省的待在这,有人看我们不顺眼。”

“各位前辈师伯,我也跟你们一道过去。”冷展颜的心性何其活泛,看到野人老爷子的眼神,便明白他是想给林白和几位师母留点私人空间,而且好容易来了这俗世一遭,她也着实想看看,这繁华的俗世究竟是个什么景象,当即便轻笑道。

张三疯和陈白庵他们着实没想到冷展颜会跟他们同往,先是一愣,然后眼中露出看好戏的神情向林白扫了眼后,便笑眯眯的点头应允了下来。

几人都是说做就做的行动派,计划一定,当即便大踏步便朝屋外走去。

“你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五道口的那些人又不是兔子,跑不了窝,那么着急做什么!”眼瞅着他们跃跃欲试的模样,林白不禁苦笑出声,拦住几人后,调出一条禁蛇,交给沈凌风,然后道:“拿这个去把尔善体内的禁锢解了,那小子这段日子也受了不少苦。”

“好嘞!”沈凌风闻言后,眼眸一热,重重点头后,握紧了掌中符笔,似又重新恢复了往昔的意气风发,豪气干云道:“兔崽子们,你们沈爷爷来了,是咱们秋后算总账的时候了!”

看着几人的背影,林白不禁摇头苦笑,不过他也明白,以他们如今掌握了符术的手段,以及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坐镇,那些天人和炼气士也翻不起什么浪花,而且自己和几女又是离别许久,正是温存一番的好时候,也就没有拦阻,随他们由着性子去闹腾便是。

而且林白可以笃定,此番这一遭走出去,按诸人心中积郁了这么久的不平之气,如今雷纹符箓在手,这一遭走出去,必然是要滚雷阵阵惊燕京!

“小子,你这次回来给猫大爷我带什么东西没有?我总闻着你身上的味道有些不对劲,肯定藏了不少好东西还没拿出来!”就在这时候,驮着雪金雕的小黑猫也不知道是从什么鬼地方钻了出来,轻轻一跃,蹦上林白的肩头后,贼兮兮的淫笑不止。

“给你带个狗屁!”眼瞅着这小家伙如此不识时务,林白眉毛一挑,一把捏住小黑猫的身子,朝院墙外便丢了出去,然后朗笑道:“沈哥,陈老,把小黑也带着!”

“臭小子,这笔账猫大爷我记下了,咱们以后走着瞧!”眼瞅着身体凌风而起,没出墙外,小黑猫自知没有重返院内的机会,色厉内荏的威胁了林白一句后,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声嘶力竭的大声疾呼道:“我知道这小子身上的味道为啥不对劲了,他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

“王八犊子,再敢信口开河,小心小爷把你丢了,让你自生自灭去!”眼瞅着小黑猫如此抹黑自己,林白如何能忍,怒骂一声后,转头向几女望去,只见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一个个面若冰霜,不禁陪着笑脸道:“你们别听小黑那犊子的话,我这些日子可是守身如玉到了不能再纯洁的地步,不信你们来试试,我敢保证,有绝对的证明给你们看!”

但话音落下,几女的神情却是不见任何好转,依旧似笑非笑的盯着林白,连半个字儿都不带多说的,看着这模样,林白不禁有些慌了神,可怜巴巴道:“别啊,你们还不相信我吗?我这么重情重义,身上怎么可能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小黑那是信口胡诌,你们别中它的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