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50章 血光之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各位老婆大人,我对天发誓,我说的话真是连半点儿虚言都没有,我这一趟出去真的是守身如玉,连人家姑娘的手都没碰过,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这一切都是小黑那家伙瞎编出来,坑我的啊!你们请明鉴啊,千万不要冤枉了好人。”

眼瞅着几女依旧一言不发,林白揉了揉鼻子,做出一幅委屈无比的模样,凑到几女跟前,接着道:“你们冰雪聪明,怎么会被小黑那黑心黑肝的家伙蒙蔽,睁开慧眼看清楚啊!”

“都把人家姑娘带回家了,还敢说没有,林白,我看你不仅脸皮是越来越厚了,而且还开始不想承担责任了,看来我们以前真是看走了眼,怎么会选了你这么个花心大萝卜!”听到他这话,宁欢颜撇了撇嘴,做出一幅不屑模样,寒声道。

“冤枉,真是天大的冤枉!你们可千万不要中了小黑的计谋,它就是要挑拨我们夫妻关系。”林白闻言后,连连摇头道:“我对展颜可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她是我这一趟收的徒弟。”

“呸,谁信你的鬼话,你就编吧!还说连人家姑娘的小手都没摸过,你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到了正经事儿上反倒是不行了。而且人家那么大个姑娘,就你这年纪,会拜你为师父,你这话就拿去骗鬼吧!”虽然听得林白的话,再回想到刚才林白和冷展颜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宁欢颜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但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促狭道。

“这……这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林白苦笑摇头,向着虎视眈眈,显然是要刨根问底的几女扫了眼后,缓缓道:“展颜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跟你们说说……”

苦笑几声后,林白便缓缓将从相遇冷展颜开始,到后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尽数讲给了几女。等几女听到冷展颜所在的丹符宗一夜间被人斩杀殆尽,只剩下她跟爷爷两个人相依为命,后来连爷爷都去世,只剩下她孑身一人的时候,眼眶都不禁有些发红。

她们实在是没想到,在那个看起来无比坚强的女孩儿身上,竟然还有一段这样的过往。

“各位老婆大人,我林白的一颗红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对你们那绝对是忠诚无比,绝对没有分毫的其他心思。”眼瞅着几女神色稍稍转霁,林白顿时又陪着笑脸,道。

“听你这么一说,展颜那小丫头也真是挺可怜的……”听得冷展颜的身世,宁欢颜也是有些触景生情,感慨一句后,话锋突然一转,毫无征兆的对林白道:“那小丫头在这世上连个亲人都没有,要我说不如让她来跟我们做姐妹好了,我们大家在一起也是个伴不是。”

“嗯……”听得宁欢颜这话,林白心中一动,正准备附和,但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瞬间反应过来,这显然是宁欢颜在套自己的话,若真中了她这话里面隐含着的圈套,岂不是坐实了自己对冷展颜有心思的套,那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当即做义正言辞状,坚决无比道:“这怎么可以,她是我徒弟,若和你们做了姐妹,辈分岂不是乱了。不妥,大大的不妥!”

“瞧你那口是心非的样子……”宁欢颜见状后,轻啐了一口,有些鄙夷道。

“算了,他和展颜之间应该是清白的。”夏小青见状,拿出大姐头的架势,轻轻喝止了宁欢颜的话,而后缓缓道:“这一趟他也辛苦了,咱们就别难为他了。”

“还是小青体贴我,知道我的心意。”眼瞅夏小青开始为自己解围,林白顿时感激无比的向着夏小青看了眼,然后嬉皮笑脸道:“对了,我这次去隐世,还给你们带回来了一些好东西,能叫你们常驻红颜,不朽不老,一直这么漂亮下去!”

“林白,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东西?”听得林白这话,夏小青和贺嘉尔几女脸上登时露出欣喜之色,望着林白有些不可置信道。

世界上没有不爱美的女人,虽然几女的容颜已经堪称绝世,但这不代表她们就没有对美的追求了,而且女卫悦己者容,她们和林白之间柔情蜜意,更是希望自己能在情郎眼中更漂亮;而且虽然嘴上没说,但对于容颜和身体的朽老,已经成了几女心中一个盘旋难去的难题。

她们很清楚,以林白如今的修为,想要达到陈白庵那样长寿的地步,可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林白可以,她们却不能,她们依旧要受到岁月之力的侵袭,在时光中变得垂垂老矣。几女都无比畏惧,若是有一天红颜弹指老,而林白却还是青春依旧,等到那个时候,她们究竟是该如何来面对这份感情,如何去面对林白。

她们不敢想象,假如自己鸡皮鹤发的那一天来了,生活会变成怎样!但如今林白却说他带回来了能叫她们永葆青春的良药,这如何能不叫她们兴奋。

但林白如何能知晓几女的心思,见几女眉开眼笑,不禁咧开了嘴角,笑得合不拢嘴,心中更是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带回来了月华露和丹朱草这些东西,算是侥幸逃过一劫。

“姐妹们,你们别听他胡诌,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说什么给我们带回来了灵药,摆明了就是嫌我们老了,想找更年轻的小姑娘了!”但还没等林白心里那口气喘匀,眼瞅着他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宁欢颜眼珠子一转,面露促狭之色,调侃道。

“你这小姑娘,说话怎地这么不中听,我看是要打屁股了吧!”林白闻言后,心知必须要用绝招,才能堵住冷展颜的嘴,当即箭步往前,一把揽住宁欢颜的纤腰,然后手掌高高举起,轻飘飘落在了宁欢颜的挺翘丰润的娇臀上后,又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一边促狭的看着就在巴掌落下的瞬间,话语顿时堵在喉中,化作低喘的娇媚容颜。

“坏蛋!就知道调戏我们!”宁欢颜媚眼如丝的盯着林白,眼眸中满是如水的春情,而后紧咬着下唇,缓缓道,但那话语声听在林白耳中,却是叫他觉得瞬息间口干舌燥,心跳急速加快,全身上下的血液马上就要沸腾一样。

“不调戏你们,那我去调戏什么人呢?”听着宁欢颜的话,林白面上顿时露出一抹促狭之色,手掌悄然而动,宛如灵蛇般,灵巧无比的顺着衣摆攀援而上,将那一团如雪似玉的酥软握在了掌心,轻轻揉捏一番后,笑眯眯的望着几女,道:“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屋内说,等会儿我们再给你说个比这些灵药还能叫人保持青春的好法子。”

但春心荡漾,热血入脑的林白,却是丝毫没发现,在几女眼眸深处那玩味的促狭之色。

“药呢?还不拿出来?”一入屋内,宁欢颜的神态顿时大变,犹如一只媚态的小猫般,仅仅的攀着林白的身躯,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胸背间轻抚不止,媚眼如丝,微咬银牙,媚态万千道:“把药拿出来,姑奶奶我陪你玩个痛快!”

“好嘞!”眼瞅着美人邀春的千娇百媚画面,林白如何还能忍受,当即轻笑一声,伸手便将丹朱草和月华露拿了出来,虚虚在空中一摇,然后以先天真罡将其包裹,推到了房梁之上,轻笑着对几女道:“你们哪个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先给谁!”

话说完之后,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促狭笑容,向着神情有些失色的几女扫了眼后,眼中满是得意神情,只觉得自己扳回一局,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换快感。

“不过是要些东西罢了,还这么刁难,姑奶奶不陪你玩了!”但让林白所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刚一说出口,宁欢颜脸上的媚态却是瞬间消散,然后凑到林白耳边轻啄了一下后,脸上满是玩味之色道:“boss,跟你说个不好的事情。我们姐妹们今天身上不是太舒服,恐怕是刷不成你了,怕是要再过些日子,我们才能好好陪你了。”

“欢颜,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啊!你要那些灵药,我给你便是!”听到这话,林白只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瓢冷水般,直接从皮肤冷到了心底深处,面露侥幸之色,望着几女道。

“不稀罕你那些东西了。”宁欢颜轻笑一声,不屑的摆了摆手,然后促狭无比望着林白道:“你那些小玩意儿,爱给谁给谁去吧,我们今儿是真陪不了你了。原本还想着逗逗你,寻个开心,但看你这么小气,连逗你的兴致都没了。”

“小青,嘉尔,小艺,漫云,月叶,小薇,懿兰,秋水……”听得这话,林白可怜巴巴的转头望着其他几女,面露期冀道:“你们别学欢颜,可别唬我啊!”

“欢颜妹妹没说错,我们今天身上真是有些不利索,你回来的着实不巧。”夏小青闻言后,掩嘴哑然失笑,然后有些幽怨的望了林白一眼,道:“谁让你不在家里多待,天天就知道往外面跑的!自己往我们这血光之灾上挤,也不能怨别人不是。”

“可不是嘛,你今天回来,我早上额头上就长了个大青春痘。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脸上还是第一次长疙瘩,你可真是个小灾星!”不仅是她,李秋水也是略带埋怨之色,促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