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51章 白虎冲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们啊……”听着几女的话,林白连哭的心都快有了,仰天长叹一声后,叹息道:“你让我说你们什么好,难道坑我一下,就能让你们那么开心吗?”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不就是开心二字吗?”宁欢颜闻言后,轻笑着踱步到李秋水身后,揽住她的身子,然后纤纤春指如蜻蜓点水般,在李秋水额头的大红包上轻抚了一下后,略带同情道:“你瞅瞅,秋水妹妹这娇俏的面颊,偏偏生了这么颗小灾星,多败兴啊!”

“就算是长了个小疙瘩又算什么,我看是秋水你最近上火了,还是让我帮你去去火就行了……”林白闻言后,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床上,笑吟吟的向两人望去,只见在李秋水的额头上,此时的确是鼓起了一个鲜红色的小包,虽然那小包的表面已经被胭脂水粉竭力掩盖,但还是破坏了那秀丽面庞的统一,不过却并不丑陋,而是让这张脸平添了一些生动之色。

望着那颗小兜,林白原本想打趣两句,但越是看,却越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不知为何,他突然开始觉得李秋水额头上的那粒小红痘不像是上火引发的,而更像是伴随着某种命理的变化,而具象化出现在她面容上的一种不仔细察觉,就可能会忽略的迹象。

痘为血色,且生于印堂这人面相极为重要之地!越是看,林白越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而且这么仔细一观察,他更是发现,那颗小红痘虽然看似寻常,但却像是钉子一般,牢牢的钉在了印堂的龙门之位,并且在小红痘周围,更是缭绕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印堂生暗,痘如烟钉,恐关云长有失马之惊!就在此时,林白心中骤然一动,陡然想起了柳庄相法中的这一句,但因为李秋水和他关系极近,天机被蒙蔽的极为严实,只能窥探到一丝半毫;再加上印堂之处的异变,所牵扯到的灾劫极广,是以一时间林白也有些吃不准,李秋水这面相上突发的这个变数,究竟是意味着怎样的灾劫!

“林白,怎么了?你不会那么小心眼,我们刚说了两句你就生气了吧?”眼瞅着林白的神情有些反常,宁欢颜只以为林白是被自己和几女这么调侃的生气了,不禁小意问道,而且想要松开揽着李秋水的胳膊,走到林白近前,去好生安慰他几句。

“别动!”眼瞅着宁欢颜要做出举动,林白急忙摆手,将其拦阻下来,然后做出一幅色眯眯的模样,轻笑道:“都别动,我要好好看看你们这群美争春图!”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娇笑声,宁欢颜更是轻啐出声,暗骂林白的厚脸皮。

但几女哪里知晓林白的心事,他之所以不让宁欢颜动,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刚才就是在宁欢颜到达李秋水身后的时候,才发现李秋水身上这异常变化的。因为天机蒙蔽,仅凭面相不能推演出更多的东西,所以就只能借助刚才的动静,来运用十二字推算秘术来进行推演。

虽然嘴角笑容依旧,但林白心中却是在高速运转不止,而且指尖也开始不为人所察觉的不断掐动。一时间,场内的一切在林白的眼中都已经发生了完全的变化,仿佛几女的身躯都已经不复存在,仅仅剩下了代表她们所在方位以及时刻的各种符号。

问题只是出现在宁欢颜和李秋水两人身上,她们俩之间的讯息,才是破开这谜底的重中之重。没有任何迟疑,林白迅疾推演出几女所在的位置都可算作是无用的驳杂信息,当即便将这些扰乱天机的驳杂讯息自十二字推演秘法中祛除,然后开始把最重要的讯息往其中套。

宁欢颜居于李秋水的背后,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西方,西方属庚金,而宁欢颜的命理又为极阴之命,难道是阴煞侵身?!不对,不是阴煞!就在此时,林白心中骤然一动,突然想到了宁欢颜身体的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因为极阴命理的缘故,她和其他女人不同,身上的私密处,没有分毫毛发,也就是俗称的白虎!而她居于李秋水的背后,便正是背靠白虎。

而且按照宁欢颜所说,如今她更是遇到了天葵之兆,也就是俗语所说的大姨妈。白虎沾上了血污,凶气更甚,可说是一股不折不扣的凶煞!

食指和尾指相合,适用十二地支,而后李秋水的生辰八字也开始和这些讯息迅速结合。随着林白大脑的高速运转,具体的卦象开始一点点在林白脑海中出现:背倚白虎,煞星天降,劝君多惜取,莫待泪沾襟!这面相的改变,所指带的乃是至亲遇到灾难!

一时间,林白的思绪纷乱到了极点,他想要继续剖析卦象,但天机已经尽数被蒙蔽,即便十二字推算秘术神异无比,但已无法推算到更多的讯息,只能止于此而已。

为什么会出现‘背倚白虎,煞星天降,劝君多惜取,莫待泪沾襟’的卦象?!目光汇聚在李秋水的脸上,林白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何李秋水会遇到此种灾劫。

按照自己以前给李老先生推演的命理,飞鹅山那次劫难,乃是老人家此生中最大的一次灾劫,也是最后一次灾劫,那桩灾劫过去后,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凶化吉,颐养天年,可说是完全无忧的一件事情,即便是百岁之期,也不是没有希望的事情。

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变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有人在暗中捣鬼?可如果是那样的话,假如李嘉程出现了什么命理上的变数,绝对是能够被自己所把握到的,但是如今自己却是没有感触到一丝半毫的讯息,这实在是太怪异了!

还是说这一切的一切,实际上就只是个巧合,并没有过多的意思,是自己多想了?但这念头在林白心中只是一出现,便被他迅速打消,别的能做得了假,但面相这东西做不得假,李秋水如今的面相,可是实打实的白虎相依之兆,这也是无法推翻的铁打的事实!

在华夏古书《警世通言》第十三卷可是有言,‘白虎临身日,临身必有灾’。可这个灾劫究竟是体现在了什么地方,又究竟是谁要应这一劫呢?!

“林白,你到底怎么了,我怎么总觉得你怪怪的?”眼瞅着林白那若有所思的模样,宁欢颜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大对劲起来,伸长胳膊,冲林白招了招手后,轻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要是有什么话想说的话,就跟我们说说,我们帮你找找解决的办法。”

“完了!”就在宁欢颜这么一伸手的功夫,林白眼眸骤然一凛,人更是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脸上的神情更是肃穆到了极致。虽然刚才宁欢颜伸手的举动,看起来简单无比,似乎什么意义都没有,但要知道林白如今正在推算卦象,她如今在卦象中,正象征着依附在李秋水身上的白虎灾厄,她的一举一动,都可说是秉承着天意!

而她这一伸手,也就意味着白虎伸手!在相术之中,有这样一句‘宁肯天天河边走,不可白虎一伸手’,假若谁的命理中出现白虎伸手的卦象,就意味着必然要面对破财、破家、破运这三破之局,甚至于会有突发灾祸,需要有人的伤亡来祭祀白虎!

就刚才宁欢颜的这一伸手,已经无比笃定了灾劫的发生,而且就卦象所言,必然是极凶之兆,必然是有一场恐怖的血光之灾在等待着李秋水,而失去的东西,必然叫她泪沾襟!

“林白,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别这么盯着我看,你这眼神看的我心里毛毛的。”望着林白那瞬息间凝固的眼神,以及面上沉郁的神色,李秋水只觉得心中发毛。

“没事儿,我就是多想了一些东西。”虽然心中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林白却不想让李秋水平因为自己的发现受到惊吓,而且命理这东西,虽然看似早已注定,但也是瞬息万变,即便是自己,也不能说能完全笃定,不会发生错算的可能,便温声道:

“我刚才突然想到,回来了这么久,还没有跟李老爷子联系过,不知道他老人家身体咋样,心里有些愧疚,实在是有违做人子女的孝心。你跟老人家打个电话,看他身体如何?”

“我前两天才跟爷爷联系过,他老人家的身体很好啊,说过两天就要来燕京看你的。”听到林白的话,李秋水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见林白神情执着,还是依言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人家的号码,跟那边说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笑眯眯:“老爷子身体好着呢,现在正跟吴爷爷在海上钓鱼呢,两位老人家现在可是真会享清福。”

“老爷子身体挺好的,那就好,倒是我多担心了。”林白闻言后,这才松了口气,但向着李秋水扫了眼后,见那黑气却是明显又加重了几分,不禁微微皱眉,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问道:“难不成是我看错了,还是卦象出了什么问题。”

“臭家伙,你以后可千万别跟我们玩这大喘气了,你没看到刚才你的话,把秋水妹妹的脸都吓白了!”刚才林白的举动,也把宁欢颜吓了一大跳,轻拍着高耸的胸脯,埋怨道。

但就在此时,李秋水手里握着的手机,却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刺耳铃声,瞬间打破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