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2章 疑云重重(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光雨!璀璨的光雨!在这无穷无尽的剑光释放而出的那一瞬间,在雷蒙和理查德两人的心中,所能够形容替他们眼前这不可思议一幕的,就只剩下了‘光雨’这两个字!

这是蕴含了林白在灵剑山之中,对剑之大道感悟的一剑,更是蕴藏了林白全部的杀意!那浩瀚的剑意,恍若汪洋大海之中的波涛,一浪接着一浪,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冲击!甚至于叫雷蒙等人觉得脚下的地面都在不断颤抖,似乎连大地都无比畏惧这一剑的威势!

“怎么会如此强悍?!这不科学!”望着那铺天盖地弥散开来的剑光,以及遥遥将自己锁定的那抹杀机,那名审判者心中满是惊惧。在这一刻,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渺小感,只觉得面对着那些璀璨的剑光,自己就像是一只蝼蚁一样,瞬息间就会被从这天地间抹去。

逃,逃离此地!与此同时,他心中也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但就在他想要拔足从此处狂奔逃走的一瞬间,却是惊愕无比的发现,在这恐怖的威压下,他全身所有的肌肉都已经完全僵硬,连一丝半毫的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愣怔怔的站立在原地,等待那剑光给他的审判。

明明是一名审判者,如今却成了被审判的对象。这种巨大的落差,直叫他觉得惊慌失措,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往昔那些死在他手下,被他看做蝼蚁的亡灵中的一员。

轰!轰!轰!就在他惊疑不定之时,那漫天逸散开来的剑光,恍若一道道虬龙,直接冲击到了那些依旧在熊熊燃烧的汽车残片之上,两者相遇,那些千锤百炼的钢板,就如同是一块块的豆腐一样,顷刻间便四分五裂,化作了烟尘,向着天地四方洒去。

“杀!”就在轰击破裂这些汽车残片后,林白眼眸一寒,淡淡出声,发出了最后的审判!

只见随着他的话语声,那一股接着一股的剑气登时愈发沾染凛冽,犹如一道道流光,浩瀚之意更是冲天拔地而起,直叫人觉得有一种豪情万丈之感!虽然滔天的火舌也澎湃如潮,威压如狱,但在这剑气之前,却是显得渺小无比,似乎连提鞋都不配!

嗤!电光石火间,那无穷无尽的剑气陡然汇聚,并成一缕,仿佛成了一柄真正的锋锐的利剑,骤然划破万丈长空之后,登时撞击在了那审判者身上,发出一声如撕布般的清越之声。

望着那已将自己完全吞没的剑光,那名审判者眼眸中满是惊惧和不可置信之色。此时此刻,在生命不断消逝的边缘,他甚至有一种如在幻梦中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以往都是自己在审判其他人,但如今为什么自己又会成为被审判之人?也许这一次,自己根本就不该来!在生命流逝的最后一瞬间,在被死亡那种冰冷的触觉彻底笼罩的一瞬间,这名审判者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疑惑,突然有懊悔生出。

剑光凝聚在一起,耀眼夺目到了极致,甚至于都叫雷蒙和理查德将眼掩上,不敢再往战局里多看半眼。在他们两人的面上,也是写满了惊惧,尤其是那之前对林白的手段,抱有极大疑惑的理查德,更是呆愣愣的张大了嘴,连一个字儿都发不出来。

“噢,上帝啊……”而等到流光散却,看到那审判者被剑华完全吞噬后,连分毫渣滓都没在世间留下的空地,理查德瞳孔骤然收缩,望向林白的双眼,已是堆满了畏惧。

他突然有一种庆幸感,庆幸这名审判者的不知死活,让他知道了林白的手段是有怎样的强悍。如果没有见识到这一幕的话,以他此前心中对林白的疑惑,恐怕就算是雷蒙给他发出指令,要他撤回那些监视之人,他也会暗地里再派去几波人。

而假若他真是那么做了的话,恐怕那些兄弟也要难逃一死,而若是被这个煞星察觉到,恐怕自己也必将要跟这名审判者一样,在剑光下化作飞灰,消失在天地之间,不留分毫痕迹。

“雷蒙,我们的车子被炸了,看起来得麻烦你送我们一程了!”仿佛刚才那些剑光根本不是他发出的一样,又像是根本没有斩杀了一名审判者一般,林白抬手将飞剑收入鞘中,然后转头望着雷蒙,笑眯眯道,那神情随意的就像是刚刚只是踩死了一只不知死活的蝼蚁。

“不可思议的林,你又让我见证了一次神迹!”心有余悸的向着林白看了眼,发出一句感慨后,雷蒙急忙伸手推了推身畔正目瞪口呆望着林白的理查德,急声道:“去通知兄弟们,让他们派辆车过来,我送送林先生。我刚才交代你的事情,你也赶快去办。”

被雷蒙这么一撞,理查德才算是醒悟了过来,惊慌失措的向着林白看了一眼后,掉头就走,那步履匆匆的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连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此时此刻,在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便是赶快将派到医院周围,监视医院内动静的人员从那里撤离,否则的话,恐怕自己和那些兄弟,都要成为这煞星的剑下亡魂。

“雷蒙,我看你这个新收的小弟心理素质不怎么样啊,就这么丁点阵仗,就让他这么惊惶,要是阵仗再大些,岂不是都要被吓尿裤子了。我看你还是得再招几个能干的手下才行。”看着理查德那惊慌失措的模样,林白轻笑着调侃道,目光中满是促狭之色。

雷蒙闻言面色青白不定,只是呵呵陪着笑脸,但心中却是腹诽不止。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在你眼里居然还是丁点小动静,真不知道你所谓的大动静又该是何等恐怖。而且只要是个心理正常的人,在看到你闹腾出来的这动静后,能不吓得心惊胆战吗?!

“林,我看你这一趟怕是不会那么平静了。这才刚刚开始,就闹出了这么多事情,接下来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跟我开口,我一定尽力帮你。”陪着林白干笑了几声后,雷蒙见气氛有些紧张,便出言缓和道。

“没事儿,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华夏有句俗话说得好,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刀枪。他们只要不怕死,想找事就尽管找好了!”听到雷蒙这话,林白轻轻抚摸着掌中的飞剑,眼眸中杀机一闪即逝,而后颇为玩味的向着雷蒙看了眼,淡然笑道:“不过看这阵仗,以后麻烦你的地方恐怕真是少不了了,也幸亏我在这边还有你这么个朋友!”

听到自己客气的一句话,被林白当了真,雷蒙不禁干笑不止。但他也明白,林白所说的也绝对是实情,单看今天这动静,以后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到时候就算自己不想跑腿,不想跟着林白擦屁股,恐怕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条过江龙过来之后,会把这潭水搅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弄得浊浪滔天,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与此同时,雷蒙心中更是笃定了一件事情。不管那些高层们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但自己都必须要向他们再进言,告诫他们必须要改变以前的想法。而且就算是那些高层不听自己的话,自己也绝对不能和林白交恶,一定要保证两人之间不发生冲突。

“林白,这是怎么了?”就在雷蒙心中思绪万千之时,此前因为炸弹余波侵袭而晕倒过去的李秋水终于悠悠醒来,心有余悸的向着那仍旧在熊熊燃烧的车子扫了眼后,疑惑道。

“刚才来接我们的那名司机,是一名想要杀我们的天人,刚刚被我杀了。”见李秋水醒来,林白疾步赶过去,伸手将她从地上挽起,然后柔声道:“放心吧,都没事儿了。”

“可是我刚才跟公司里的人通过电话了啊,那人的确是公司聘任的司机没错。他怎么会是天人,又怎么会过来杀我们呢?”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不仅倒抽了口冷气。

“很简单,说明这些人是早就有预谋了。”林白淡淡一笑,接着道:“这也说明,在和黄的内部,恐怕也有些人不想我们见到老泰山,不想我们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怎么会这样?和黄的人都是爷爷和爹地精心选出来的,他们怎么会这样做?”听到林白的话,李秋水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失落之色,喃喃自语,话语中仍有些怀疑。

“希望这一切都是意外,并不是和黄内部的人在捣鬼吧。别多想了,你还是好好休息,等会儿就要去医院了,要精精神神的过去。不管有没有人想要咱们的命,都要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图谋最终都只是徒劳无功!”听到李秋水这话,林白轻笑出声,但眼眸中仍有疑色。

虽然嘴上这样宽慰李秋水,但经过了刚才这三番五次的事情后,林白越来越笃定,自己遇刺以及李开泽遭遇车祸的事情,恐怕跟和黄内部的人脱不了干系。虽说那些人乃是李嘉程和李开泽精心选出来的,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为了利益,人会做出怎样的事!

只是一时间,林白有些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调动如此之多的势力。

但林白可以笃定的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那些人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假若真把念头打到自己和李秋水身上,想要他们命的话,他林白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哪怕是把底蕴全部暴露,都绝对不会让那些人得逞,伤到李秋水一根寒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