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3章 疑云重重(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林,李先生所在的医院到了,你们去忙,我还有些事情,就不过去探望李先生了。”车辆穿行过无数街道,来到一家私家医院门口后,雷蒙踩下刹车,然后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林白善意一笑,接着道:“还是以前那句话,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联系我。”

“放心吧,到了你的地头上,肯定少不了给你添麻烦的时候。”听得雷蒙这话,林白抬手拍了拍雷蒙的肩膀,温声笑道:“有时间的话,带查理来找我玩,咱们可以再来几把梭哈。”

“我们兄弟可是输怕了,不敢再跟你赌了!”听到林白这话,雷蒙爽朗大笑,眼眸中更是露出了怀念之色,虽然时间只是过去了短短一年有余,但过往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轻轻叹息一声后,他郑重望着林白道:“林,多保重。”

“放心,多少难关我都熬过来了,不差这一回。你们美利坚的水虽然深,但我这船也不小,不会因为一点儿浪涛就翻船的。”林白轻笑一声后,道:“时局多变,你也多保重!”

“放心吧。”雷蒙轻笑一声,然后转头望着李秋水,道:“美丽的李小姐,咱们就此别过!等过段时间,我再带查理过来探望你父亲,用你们华夏的话说,希望他吉人自有天助!”

“多谢。”李秋水闻言后,微笑颔首,然后向着林白望了眼,两人便推开车门下车。

“有机会联络我,我带你们去吃纽约最正宗的中餐!”等到两人下车后,雷蒙从车中探出头来,向两人挥了挥手后,一脚踩下油门,如风驰电掣般向着街头冲去。

但就在头转回车内之后,他的脸色却是骤然变得阴沉下来,而且眼眸中更是满满的担忧之色。他越来越笃定,林白绝对是觉察到了什么东西,对自己也有了一些戒备。必须要将这个发现告诉那些高层,不管他们究竟是有什么打算,都不能再玩火了,否则必然要玩火自焚!

“这个人还挺好的。”望着雷蒙离去的背影,李秋水轻叹一声,然后有些疑惑的向显然有些心事重重的林白望去,道:“怎么了,难道这个人不可靠吗?”

“雷蒙是可以值得结交的朋友,但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好像他是在瞒着我什么东西。我也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他身后所代表着的那些东西。希望以后再见的时候,还能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吧。”林白闻言后,轻笑着摇了摇头,面颊上的神情颇为复杂。

从机场到医院这一路上,虽然雷蒙竭力表现的一如往常,但林白还是能看得出来那种情绪并不是发自肺腑,而是经过了刻意伪装。虽然雷蒙的演技很高超,但却没办法逃出林白的双眼。而且就林白所知,雷蒙和查理这对兄弟的感情极深,不管雷蒙做什么,都会把查理带在身边,而这一次查理没有过来,显然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但林白所想不明白的是,究竟这些不对劲的地方是有什么隐情。不管他怎样推算,都实在是找不出任何把雷蒙,以及他身后所代表着的势力当做敌人的蛛丝马迹。

“这么严重?”李秋水显然是没想到林白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张大了嘴,疑声道。

“也许只是我多想了吧,人心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林白闻言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向着医院望了眼,道:“走吧,还是赶快去看看老泰山,看他情况怎么样。”

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重重点了点头,眼眸中更是有悲伤神色闪过,然后便跟在林白身边,疾步向着医院内走了进去,想要看看父亲的情况究竟如何。

虽然美国在一些人心中,向来是被称作象征着民主与自由的灯塔国,但实际上,在这个地方,并不是就不存在阶级之分,而且等级的森严,更是要远甚于其他地方。

就比如李开泽如今所在的这个私立医院,它虽然是医院,但根本不对那些寻常百姓开业,针对的只是一些顶尖的富豪,即便是其中最普通的一间病房,每天的护理费用都要以千为单位来进行计算,而且还是美金!当然更高的花费,代表着的就是更好的体验和享受,比如在这家医院里,你根本感受不到寻常医院的那种阴森和冰冷,反倒是鸟语花香,恍若公园。

虽说像李开泽这样的情况,在美国也可以安排到一些寻常医院里面就诊,但那些医院的条件都极差,人手不够,器材差,甚至于连国内的一些寻常的三甲医院都大有不如。

“姑爷,小姐,你们可算是过来了。”就在林白和李秋水乍一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一个面容慈祥,看上去大概在六十来岁的老人疾步向两人迎了过来,而且林白分明发现,在这老人的目光望向李秋水的时候,更是带着一种望向久别子女般的不可掩饰的宠溺之色。

“福伯……”看到这老人,李秋水眼圈登时一红,一头扑到那老人怀里,泪眼婆娑道。这老人便是此前李秋水在机场时提到的那位福伯,以往每次李秋水前来美国探望父亲,因为李开泽生意繁忙的关系,多是由这位董叔陪同,可说李秋水也是被他看着长大的。

无论是对李秋水,还是这位福伯,两人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却如祖孙。如今看到久违的福伯,再想到父亲的情况,以及在机场遇到的危险,李秋水自然难免伤心落泪。

“小姐,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您就别伤心了。大少爷若是知道你跟姑爷过来看他,一定很高兴的。”看着李秋水的模样,福伯也是连连抹着眼角,宽慰李秋水了一句后,有些疑惑道:“我听公司的人说,早就派车去接小姐和姑爷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到。”

“公司的车发生了一些事情……”听到福伯这话,李秋水便将机场的事情讲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小姐,你没事儿吧?!”福伯闻言后,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向着李秋水身上扫视了一遍,见没有什么伤痕后,这才怒不可遏道:“都怪公司的那些人出的蠢主意,我都跟他们说了,还要跟以前一样,我去接你们的,他们偏要我在这照顾大少爷。幸亏小姐你没出事儿,不然的话,我非跟他们拼了我这条老命不可!”

“福伯你放心吧,有林白跟着,我不会有事儿的。”见老人一幅怒发冲冠,要去找人兴师问罪的架势,李秋水心中不禁一暖,急忙宽慰老人道。

“我听老爷说了,姑爷是有大本事的人,也只有他才能帮得了大少爷。”听到这话,福伯才算是平息了怒火,然后转头望着林白,诚恳无比道:“多谢姑爷照顾小姐了,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儿,我就算是百死也难辞其咎!”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照顾秋水是我的本份,老人家不用这么客气。”林白闻言后,微微一笑,眼眸中也是露出暖色,他如何看不出,这位福伯着实是把李秋水当亲孙女看了,回应一句后,他有些疑惑道:“福伯,你知道去接我们的那名司机的身份来历吗?”

“那人好像是叫年达,是公司在唐人街那边招来的人,他来公司才两个多月,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等等跟公司那边的负责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查查那姓年的底细。”福伯闻言后,皱眉思索了片刻,缓缓摇头,然后有些歉疚道。

“福伯你不知道就算了,也不用让公司的人去查了,应该也查不到什么东西。”林白闻言后,轻笑着劝阻了老人。按照此前那人行事的暴戾和决绝手段,显然是很早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供人查询的蛛丝马迹。

而且在公司里面必然还有内鬼襄助,让内鬼去查,又能查出来什么东西。若是这电话打出去,反倒是会叫打草惊蛇,说不准惊扰了那内鬼,以后的事情就更不好查了。

“姑爷和小姐从国内赶过来,奔波了这么久,怕是累了,我先带你们去吃饭,然后再去看大少爷?”见林白拦阻,福伯也没有再坚持,然后看着林白道。

“不用了。”林白轻笑着摆了摆手,道:“我这趟是来探望岳丈他老人家的,还是先看了他老人家的情况,再说其他的吧,不然的话,就算去吃饭,也吃不安生。”

福伯闻言一笑,虽然没有做声,但眼中显然掠过一抹喜意。他在和黄待了一辈子,不管是李秋水,还是李开泽,都没拿他当外人,自然知晓许多外人所不知晓的事情。

林白和李开泽因为李秋水而引发的矛盾,他也是心知肚明。虽然在林白来前,李嘉程就已给他打来电话,叮嘱他要好好对待林白,诸事听林白的吩咐,但他对林白还是存了些疑虑。生怕林白因为之前和李开泽的矛盾,做事不尽心尽力,刚才的话,算是个小小的试探。

而如今林白所表露出的态度,明显说明了他这一趟过来,并没有抱着那种看笑话的态度,而是实打实的想替李开泽解决麻烦,这显然是绝了他的后顾之忧,也不为李秋水的归属担心。

福伯的这点儿小心思,又如何能瞒过林白的双眼,只是他也明白,这也许就是老年人所独有的一些小智慧,为的也是李秋水,便也不点破,跟在他身后向病房走去。